不要了好大太深了動態圖_無煙炭是不是死不了

77 合作情況。 「我明明……明明沒對他做過任何事情。」
「誰說的?您的存在,對于任總來講,應該是最大的慰藉。」
說完這句話,梁助理將車子開到我家的公寓門口。
「需要下車去幫您嗎?」
「不、不用,麻煩梁助理在這里等我,我很快下樓。」
「知道了。」
整理好情緒,我下車走入公寓,在搭乘電梯的同時,透過里頭的鏡子,看見自己的身影。
這么、這么平凡且懦弱的人,何得何能得到任白川的深愛呢?
「麻清澄,妳真傻。」這句話,好想送給八年前那未滿十八歲,眼瞎看不清任白川深情的傻瓜麻清澄。
我知道梁助理說的,是一個開頭,若深入去挖掘任白川身上的祕密,恐怕會使我崩潰無數次。
霍壬、李宜光、葉萱如和梁助理他們說的話,交織在我的腦海里,另我難以承受。
這份深情,我捧抱著,惟恐過去的錯過摧毀至今的交集。

如果可以,我甚至想回到十年前相遇的那個秋天。
跟那個注定喜歡上他的我說:「他是一個很好的男人,有時候嘴巴很壞、有時候言不由衷,可更多更多的時候,他待妳如珍寶。加油吧!去追求他、去呵護他,抓緊了就不要說放手。不要放棄,任何時候都不要,因為這個人,他比妳堅定一百萬倍。」

可惜人生沒有「如果」,可惜我蹉跎了十年。十年后再讓我親手剝開任白川心上的結痂,目睹他流血的傷口,我怎么捨得?我狠不下心。
然而從另外一方面來說,結痂后有兩種結果,一是癒合,二是成為疤痕。歷經了這么多年,我再無睹,終究會錯過,徹底落下不可抹滅的痕跡。
「堅強點,妳不是在別人面前,一直一直都很堅強的嗎?妳在李宜光面前,是怎么說的?妳說妳敢,妳說妳能堅持,那就不要怕了。」不能對十年前的我說,我便對鏡子里的自己說。
沒什么好哭的,沒什么好怕的。
堅持下去,肯定能跟任白川過一輩子。
「知道嗎?」
電梯到達樓層,我瞟了鏡不要了好大太深了動態圖_無煙炭是不是死不了子最后一眼,開口:「妳是這么愛他。」

轉過身,我走出電梯,把剛才的對話徹底封印在記憶中,順道也把那些不可抹滅的焦急、憂慮和懦弱,全部掩埋。
任白川要我了解全部的他?沒問題。
早就迫不及待了。

徹底收拾好已經過了一個小時,我拖著行李箱走出公寓。不見唐堯和可安,我推測他們是去接親家,連孩子們都帶出去,也是夠嗆夠辛苦。
梁助理依舊坐在車上,見到我,下車幫助我放行李在后車廂。
「需要載小姐去買什么東西嗎?日常用品之類的。」
「不用,該帶的我都帶了,不需要刻意買。」
「好,那我先載您至任總的府邸。」
「謝謝。」客氣道謝后,我一時沒有說話,等過了兩個街口,才說:「對了,梁助理剛才說任白川一開始有酗酒和憂郁癥的狀況,歷經治療后才好轉,那么又是為什么會與霍先生開設公司?」
既然現在有個現成的可以問,不需要費心去找。
「是霍總提出的邀約。」
想也是。
「霍總是跳級生,十八歲就已完成碩士學位,遇到任總是在霍總二十歲,拿到雙碩士的時候。霍總的計算能力非常強悍,我們私底下都戲稱他是移動計算機。他想要創業,缺乏資金更缺乏知音。任總為人低調,所為不欲人知,仍是被多方打聽的霍總知道其功績,主動交涉,后來兩人的想法一拍即合,任總本身又有錢,于是順利開設管理顧問公司。」
「哇,這你知道得好清楚。」沒有任何褒貶的意思,是單純對于他的記憶力感到讚揚。

78 偷偷參觀。 「這只要是我們公司的人都知道,畢竟這段經歷,被霍總強行加在官網上頭,藉此表揚自己的意志力和耐力。」
「什么意思?」
「霍總好像找任總多次,都吃了閉門羹。詳細用什么方式說服,我不知道,可霍總真是用了心力。」
何止用了心力,根本連心意、情意都用下去了好嗎?
「我明白了,謝謝你。」
這樣我對于任白川在美國的經歷有初步的認識。
當然還有很多秘密需要去探索,但非一蹴可幾,必須慢慢探索。
之后我沒再提問,梁助理同樣沒開口,安靜把我載到任白川的高級公寓。梁助理送我到門口后,表示仍有其他事情需要去完成,先走一步。
梁助理才剛走,夏若妍的簡訊傳過來。看了一下,說今天設計部門沒什么大事,主要要決定的事宜都在早上傳給我。要我別勉強身體,今天早點休息,明天再去公司。
我拉著行李箱走進公寓,途中撥了一通電話。
「首席?」夏若妍很快接通。
「今天若真沒有什么事情,我就真不去公司,剛掛好點滴,正要回家。」
「好。」
「明天是不是有一場會議?」我走到公寓大廳,對著那群公寓管家打聲招呼。
「對,會討論CE行銷企劃。」
「那明早我會準時出席,今天麻煩妳了。」于情于理都是要打這通電話。
「不會。」
打從上次的爭執,我跟夏若妍的溝通方式簡直是禮儀範本。就我單方面來看是沒有想要改變的意思,畢竟她都這樣看我,我主動去示好豈不是大寫的抖M?
聽到她說完,俐落掛上電話。
搭乘電梯上十七樓,到達任白川的公寓門口,刷一下我的指紋。
「喀。」
竟然真刷我的指紋就行!任白川到底是多黑科技,連我的指紋都能暗自輸入。
進入公寓里頭,仔細看了一輪--嗯,沒什么變化。
換上拖鞋,繼續拉著行李箱到臥房,臥房一樣被打掃得很乾凈,我把衣物放入更衣室的柜子里,由于我帶的不多,只佔了一個小空間。
等收拾好我的肚子是真餓了,去廚房找了一點東西吃,在冰箱里找到開過的牛奶放入微波爐溫熱。
喝著牛奶吃著餅乾,我坐在客廳沙發發呆。
之前來都是有任白川在,如今我一個人,感覺非常的奇異古怪。況且我這個人是坐不住的,吃完一包餅乾,我就想來個大探險。
任白川的家那么那么大,我走過的卻是寥寥無幾,得趁這個機會好好了解一下。
打開主臥房對面的房間,里頭空蕩蕩,半點東西裝飾也無。接連打開兩三間房,都是如此,印證任白川先前說的話,他家真的沒有客房。
「嗯?怎么開不了?」走廊最末的房間卻是怎么使力都擰不開。
好吧,任白川也想保有一點隱私,我不要給人偷看。
綜合來說,我認為任白川的家非常非常寂寥,沒什么東西,除了食衣住行外,根本沒半點可以玩樂的東西,這真的很不OK,一個人如果一直在工作怎么會快樂!
想到這里我立即傳訊息給任白川:「我剛才參觀過你家了!」
放下手機沒到兩秒,任白川回傳訊息:「哦?誰讓妳偷看?」
「拜託你家根本沒有好偷看的地方好嗎!」他上鎖的門我都沒好意思拿髮夾來解,這算哪門子的偷看?
「看空屋也是偷看。」
「你又沒說不準看。任白川,我們買點東西放好不好?」
「什么意思?」
「有那么多間空屋,你都不打算把幾間裝潢裝潢擺東西嗎?」而且奇怪的是任白川這個工作魔人竟然沒有半間書房耶!太詭異了吧。
「不打算。」
「喂!那也搞個書房之類的啊。」
「妳認為我像是有時間在書房做著辦公的人?更何況,就算我有時間,在哪辦公不是都一樣。妳想買什么、擺什么都可以,不過別搞書房浪費時間。」
這么說任白川是答應我啦!yoyoyo,干得好麻清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01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