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磨花蒂_日本人作爰視頻免費的

CH3-8 性別平等 我嚇得猛然回頭,看到教官站立在身后… …。
嗯,我想『抓姦在床』說的就是這個意思。
「教官,男生應該也適用『性別平等法』吧?」
「嗯,適用。」教官也目瞪口呆。
「很好,我要告她『性騷擾』。」
「我,高一XXXX班熊維妮,意圖對高二OOOO班秦子寧施以『不正當之身體接觸』,有『性騷擾』之嫌,經教官查證后屬實。我為此深感悔悟… …」
性騷擾?
被我這般青春美少女撲倒那是你榮幸!
我也是很吃虧的好不好?
如果說莫名其妙撲倒秦子寧是鬧劇,那么被他告『性騷擾』就是一場徹底的悲劇。
我一把眼淚一把鼻涕遞出悔過書,嘴里仍不死心的討饒,「不是啊,教官,我不是故意的,大過可不可以不要記了?」
我好歹也是黃花大閨女啊,『性騷擾學長』的標籤一貼,傳出去我還能做人嗎?
「唉,女同學,妳是高一新生所以才不知道吧?」男教官沒好氣地說:「秦子寧啊,每學期都會抓一兩個性騷擾他的來教官室報到,妳不是第一個啦,是妳倒楣撞槍口… …」
「不過,這也不能怪子寧同學… …」女教官打量了我幾秒,聲音突然高了八度半:「誰讓妳們這些高中女生越來越大膽了?子寧同學也是出于不得已,不然妳看看,三不五時就被人偷窺、被人抱住大腿、還假裝跌倒撲到他身上,他該多困擾啊… …」
呃,好像都是我干的… …。
「那是『誣陷』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
「『我不是故意的』這句話,十個進教官室的學生里有十一個都是這樣說。」
「教官… …」我鼻子一酸,眼淚瞬間涌出來,抱頭痛哭起來:「嗚嗚… …拜託啦,我要是因為這樣被記大過,我媽一定會氣到把我趕出家門… …」
「念在妳頗有悔意,也不是說沒有彌補的機會… …」男教官沉吟一會,嘆口氣道:「妳就想辦法記個功來補過吧!」
「『記功』?」我像抓到一線曙光,急切的問:「需要什么條件啊?」
「還好啦,也不是多難,像學期成績校棑前三、擔任班代或社團社長、校際競賽得獎、加入學生會為同學服務… …,只要有特殊優良事蹟,學校是不會吝嗇的。」教官口氣輕鬆的說,一副吃口飯就能得個功一樣。
特殊優良事蹟… …,我回憶從小到大我做過的優良事蹟,校棑前三?別說校排,班排前三都不可能。
擔任班代或社團社長?我當過最大的官兒,就是小學五年級時的衛生股長,還是抽籤抽到的。
校際競賽得獎?如果有大胃王比賽,我第一個報名。
加入學生會為同學服務?喔,不,不!我才不參加那種假掰到死的學生會。
「那個,教官… …,除了這些,還有沒有別的?」我鼓起勇氣向教官討價還價,「像『拾金不昧』、『扶老人過馬路』… …之類比較簡單的?」
「也行,那就記妳個『優良』,三只優良換一只『嘉獎』,三只『嘉獎』換一只『小功』,三只『小功』才能換到一只『大功』,妳就慢慢算要多少次『拾金不昧』多少次『扶老人過馬路』才能將功抵過吧!」
聞言,我石化了。〒▽〒
告白程沐光學長的信被秦子寧拿走就算了,想到從此得背上『性騷擾犯』這條罪名度過高中生涯,我扭著刷子悔恨交加,直把老爸的小黃計程車身當成秦子寧的臉,狠狠刷個晶光亮。
「維妮呀,別再刷了,烤漆會壞掉啦!」就在我試圖摳下引擎蓋上的一塊凸起物,老爸趕緊阻止我:「欸—這是車子標誌啊… …」
老弟在一旁翹腳看電視,飄出一句風涼話:「每次老姊心情不好的時候,就變得特別愛乾凈。」
「熊維新… …」我掄起刷子,喈喈怪笑著步步逼近,「要不要姐姐幫你洗香香呀,小時候都是我幫你洗澡的唷… …」
「呃,謝謝,不用了… …」老弟驚恐的吞吞口水,一溜煙跑回自己房間。
????
我曾經試想過這封告白信的下場:終于有一天我鼓起勇氣拿給程沐光學長,學長不收而且拒絕我、或者學長收了但還是拒絕我,或者直到學長畢業我還是沒有勇氣把信送出去,這封信就永遠躺在我的不要磨花蒂_日本人作爰視頻免費的書包夾層… …漸漸被遺忘,變成青春里一個懸而未決的小祕密。
只是我沒料到的是—這封告白信會被一個『路人』拿走!
路人… …,唉,哪個路人都好,為什么偏偏是秦子寧啊?
b( ̄▽ ̄)d 性別平等,婚姻平權,明天加更來慶祝!!

CH3-9 會長找妳哦~ 一個禮拜后。
早自習的時候,叮咚一聲書包里的手機傳來短訊,我揉揉酸澀的雙眼,拿出手機一看,是陌生的手機號碼,點開,短訊寫著:
放學后來學生會辦。寧。
寧?秦子寧?
他怎么會有我的手機號碼?
我心一驚。
轉念一想,是啊,他貴為學生會會長大人,又是我的直屬,要查出我的通訊方式有何難?
短短一行緊接著句點,沒有一絲拖泥帶水,我完全猜不出來他為什么要找我?
還我告白信?
信是寫給程沐光學長的,以秦子寧的個性,若他沒有拿給程沐光,一定直接爽快地把信撕爛丟進垃圾桶,何必大費周章地還我?
還是,性騷擾的事情,要我道歉?
我都已經寫了三千字的悔過書、吃下一只大過,他還想怎樣?
我將臉埋進了雙臂之間,想到被秦子寧搶走的告白信和那只大過,不甘心地用額頭撞了幾下桌子。
對著那個手機號碼唾棄N次,最后決定裝死。
哼,傳個短訊讓我去我就去?你誰啊哪位啊?
我硬是不去,你也拿我莫可奈何!
「學妹,看妳最近精神萎靡的樣子,學姐這有幾本…嘿嘿嘿,保準妳看了眉開眼笑,壞心情全都飛走。」社團活動的時候,漪漪學姐看我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樣,拿了幾本18禁BL漫借我。
「哇,謝謝漪漪學姐。」我精神一振,雙眼放光,「我追這部很久了,網路連載斷在那處嘿嘿嘿,我等得超心焦啊!」說完立刻翻開漫畫,看得渾然忘我… …。
「大家集合,做熱身了!」『魔鬼魚』少禹學長吹哨子趕人。
「我可以帶回家看嗎?」我戀戀不捨的摸摸書封。
「這有什么問題?妳想借多久都行。」漪漪學姐說。
嗚嗚,漪漪學姐人真好。
二十圈青蛙跳的熱身運動還沒做完,我已經累的汗如雨下,喉嚨乾得像火燒,勉力撐起身體,爬到角落找水壺。
「熊維妮!」
少禹學長一聲大吼,我哆嗦一下,嚇得拋掉懷里的水壺,「對不起,社長我沒打算偷懶,我喝口水就繼續跳… …」
「累了嗎?」少禹學長撇過臉,黑臉爬上一抹不自在的紅暈,「如果覺得累,青蛙跳跳十圈就好。」
咦?
「維妮學妹,身體不舒服嗎?還是肚子餓了?」副社國裕學長親切摸摸我的頭,「休息一下好了,學長買了零食請大家吃。」
咦?咦?
是我的錯覺嗎?
總覺得自從『性騷擾』秦始皇的事件發生后,大家看我的眼光似乎不一樣了,我以為會被欺負還會被排擠,沒想到小芙拉著我這雙犯罪的手摸了又摸,還要我不要洗手。班上女生把我當英雄,連下課都有別班的人偷偷趴在窗臺看我,稱讚我『直率』又『大膽』。
就連社團學長們也對我特別親切,平時小氣巴拉的國裕學長請我吃東西,『魔鬼魚』不但問我會不會累,還主動減去我的十圈青蛙跳… …。
啊,我知道了,一定是秦子寧壞到惡名昭彰,大家雖然表面奉承他其實心里面同情可憐的我,知道我是被誣陷的,所以才對我特別好。
藉此,我看到人性光輝良善的一面。
我躲在體育館暗處,卡滋卡滋吃著社團學長買來的洋芋片,看著漪漪學姐借我的漫畫,看到精采處還激動地狼嗷兩聲,突然一道陰森森的聲音從某處傳出來:
高一XXXX班熊維妮,請即刻到學生會辦公室!
透過校園廣播系統,我可愛的小名兒頓時響徹校園每個角落,我驚恐的噴出一嘴洋芋片碎屑。
想裝死都沒得裝死,走到哪兒都有人用關切的眼神提醒我:熊維妮,會長找妳哦~
什么啊!這家伙根本假公濟私、濫用職權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04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