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還在上課_日本免費的毛片視頻

CH3-10 不好的預感 學會辦公室的門板虛掩著,我探了探頭,只見秦子寧倚在窗臺前正在講電話,細碎的黑髮遮住他那雙狹長漂亮的眼眸,不說話的時候,他的嘴角始終緊抿著。
正猶豫要不要敲門,旁邊社聯會辦公室的門突然推開,何莫學長嘻皮笑臉地沖著我打手勢,那意思是在說:恭喜妳踩到老虎尾巴啦。
抽搐著嘴角,我沖他聳了聳肩,意思是:要殺要剮隨便。
我推門而進,秦子寧淡淡掃了我一眼,我踮起腳尖,輕輕地移動到他面前,聽到他「嗯」了一聲掛斷電話。
窗外大片日光奢侈的全落在他身上,衣領被風掀起來,微敞的領口露出些許玉色肌膚,這男生當真俊美到沒天理啊!
心跳加速、口乾舌燥… …,不行不行,秦子寧討厭花癡,我絕對不能露出覬覦他皮肉的表情。
我咳了一聲,穩了穩心神,輕輕喊他一聲:「學長好!」
他掛上電話,冷冷地問:「知道我為什么找妳?」
你不說我怎么會知道!
「唔…. …」我動了動乾澀的喉嚨,陪著笑臉:「學長大人我知道錯了,能把那封信還給我嗎?」
他從口袋掏出那張早已經被踩的破破爛爛的告白信,我伸手要拿,他卻縮回手,退回辦公桌后面,一副『保持距離以策安全』的模樣。
我的手就這樣尷尷尬尬停在半空中。
「… …之前那些真的都是意外啦,學長你放心,就算是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學妹我也絕對不敢對你有任何非份之想。」表面十足的狗腿樣,心中滿滿都是咒罵:碰一下會死啊,當我是瘟疫,總有一天讓你吃我的口水… …,哼哼。
他抽抽嘴角,十分鄙夷地以一個「嗯」字回應。
「只要你把信還給我,并且絕口不提這件事,我以后會離你遠遠的。」我就差沒有指天立地發誓,「真的,學長,我保證。」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要我還給妳可以,我們來做個交易。」他淡淡的說。
那原本就是我的東西耶!
我壓下沖口而出的髒話,笑咪咪的問:「什么交易?學長請說… …」
秦子寧該不要是要跟我簽什么『假女友條約』、『同居條約』吧?偶像劇都這么演的。
「妳來學生會… …」他停頓了一下,似乎在思考著用詞,「當我的—」
咦?咦?真的是?
這老梗了喔,會長大人,更何況我是不可能愛上你的。╮( ̄▽ ̄)╭
「妳來學生會當我的助理。」
「助理?」我瞪大眼睛。
「不過,學生會目前好像沒這編制… …」他擰起眉,咳了一聲,在我的注視下似乎顯得有些不自在,「算了,算了,妳來當我的秘書吧。」
我只聽說總裁有總裁秘書、總經理有總經理秘書,沒聽過學生會會長也要私人秘書,事業是做多大?
「蛤?秘書?可是學生會不是有秘書組了嗎?」
「嗯。」他又嗯了一聲,很快恢復高高在上的倨傲模樣,「少啰嗦,我叫妳來妳就來,問那么多做什么?」
我環顧四周,不知何時大家都離開了,剩他一人還在辦公室里,剛剛進學辦時還看他講電話,大概是忙到事情做不完吧?
學生會長看著雖然風光實際上是吃力不討好的職務。
唉,好可憐。
我沉默了一會兒,轉而反應過來,「可是,為什么要我?我什么都不會,而且我才不想進你們那官僚又腐敗的學生會!」
「第一,我是妳的直屬學長。第二,妳是我的直屬學妹。」
「那第三呢?」我也不知道我哪來狗膽問他第三個原因。
「第三,沒有第三。」他一副沒得商量的口氣,「這件事就這樣說定了。」
深呼吸兩口,做好一個猙獰的微笑表情,然后才抬頭狠瞪他:「如果我硬是不要呢?」
「熊維妮,趁我好商量的時候妳就識相點。」他嘴角輕輕上揚,「不要忘了,妳的把柄通通落在我手里。」
我咬咬唇,一把熊熊烈火直躥上心底。
切!我是瑪莉亞天使上身了才會覺得這家伙可憐。
參加擊劍社頂多練習辛苦了點,但是漪漪學姐會借我18X漫畫,還有學長換衣服時不小心外洩的春光可供觀賞,比起學生會那種是非之地,我再怎么笨也明白『趨吉避兇』的道理。
我想方設法就是要逃掉,「可是,我已經參加社團了耶,我怕沒時間兼顧學生會… …。」
「嗯—」秦子寧發出意義不明的一聲。
「我參加的那個擊劍社啊,」我手扭著衣角繞圈圈,「很辛苦、很累喔,我們光是熱身運動就要繞體育場跳二十圈青蛙跳,除了平時練習之外,一年級的還要負責清洗護具、整理場地、拍攝影片、寫訓練日記… …,哎呀反正就是事情一堆很忙啦… …。」
「嗯—」鏡片后的眼光一閃,我有種不好的預感。(→_→)

CH3-11 百年難得一見 平靜過了幾天,我正暗自竊喜暴君秦子寧大概就此作罷,但是禮拜五社團活動這天,當我如往常一樣到擊劍社時,漪漪學姐卻把我拉到一旁說話,委婉的暗示我以后都不用去練習了。
「漪漪學姐,妳是在逼我退社嗎?」我傷心欲絕,「虧妳們還是因為我的加入才達到不被關社的門檻,妳怎么可以這樣對待我,隨隨便便利用完我后又拋棄我……」
「沒有啦,不是啦,學妹妳千萬不要亂想,實在是……」漪漪學姐哇的一聲抱住我,「學妹對不起,我們也是迫于權威,會長大人說要砍我們經費,妳也知道我們社員人數少,就靠學校補助經費支撐……」
「既然如此,我也不想漪漪學姐為難,我去參加別的社團好了。」我眼眶含淚,「妳別攔我。」
「如果妳真的想參加別的社團,我絕對不會攔妳,只是……」
漪漪學姐吞吞吐吐的言詞讓我意識到,這學期,喔不,或許在秦子寧畢業前,不會有任何社團敢收留我。
我的直屬學長不是人,是、賤、人!(╬ ̄皿 ̄)
仗勢欺人的家伙最討厭了!
太過分了!
我怒氣沖沖跑到學生會辦公室,顧不得禮貌,推開門劈頭就問:「秦子寧呢?」
「又一個來找秦子寧的?」一句輕笑響起。
順著聲音來源,我發現何莫學長半靠半躺在長沙發上,他拿開手上的iPad,沖著我不懷好意地笑:「要拿號碼牌喔。」
何莫學長不是社聯會的嗎?怎么老愛往學生會跑?
我翻了翻白眼,語氣不善地說:「學長,我有急事,可以讓我插隊嗎?」
何莫學長沒有對我不友善的態度生氣,雙肩一聳,做了個「妳請自便」的手勢,指了指里頭虛掩著門的會長辦公室。
我捏緊拳頭沖了進去,只換來秦子寧冷冷一句:「進辦公室都不敲門?膽子大了?」
那渾然天成的氣勢啊,我吞下怒氣,重新退回門邊,敲敲門板。
「進來。」真矯情,還真當自己是皇帝了。
「會長,這些是我們準備拿去參加烹飪賽的作品,請你試吃看看,給我們一點意見嘛……」
幾位烹飪社的女同學圍在秦子寧身邊嘰嘰喳喳,雖然他始終抿著唇沒說話,但已經用眼神表明了自己的極度不悅和不耐煩。
「會長,我們真的很需要你的意見,隨便什么意見都好,請不要不說話嘛……」
秦子寧拿起小茶匙,每試吃一口,眉頭就越緊皺一分。
「妳們是以『附中烹飪社』的名義參賽的吧?」他終于開口了。
「對啊!」眾女開心點頭。
「我只有一個意見──」
「會長請說。」眾女喜出望外。
「建議妳們用個人名義參賽。」
「為什么?」
「免得丟學校的臉。」
聽了秦子寧毫不留情的「建議」,眾烹飪社成員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噗──」我忍不住噴笑出聲,早就領教過秦子寧的冷血毒舌,不禁在心中為這些烹飪社員掬一把同情淚。
「若妳們能把討好我的時間用在好好思考這個烹飪競賽上,我相信妳們絕對不會拿這道甜品去參賽。」
「謝謝會長的建議,我們會好好檢討、改進……」眾人垂頭喪氣的離開。
秦子寧斜了下眼,看見站在一邊捂嘴偷笑的我,面色更沉了,「有事快說。」
好可怕的氣場!
不,我不能退縮,熊維妮加油!
「那個……子寧學長……」我嘴唇抖了半天,牙一咬,「其實,我是想說……想說……」
「妳到底想說什么?」
「有你這么優秀的學長當我的直屬,我真是太高興了,而且學長又如此『關照』學妹,我真是感激到痛哭流涕啊!」
「不用謝我。」他嘆口氣,語氣有些無奈:「妳是我抽籤抽到的。」
原來是抽籤抽到的?我心里涌現一股莫名的失落感。
算了,現在不是小兒女傷感的時候,還有更重要的任務,「所以說,像學長你這樣的極品來當我的直屬,想必心里十分委不要~還在上課_日本免費的毛片視頻屈……」
「嗯,的確,而且……」他看著我,慢慢說了兩個字:「很煩。」
我在心里罵了千萬句草尼馬,嘴上卻誠懇的講:「所以說啰,學長不用太『關照』我沒關係,拜託放生我吧,放任我自生自滅……呃,我的意思是,我自己會照顧自己。」
「嗯……」他沉吟片刻,似乎在思考什么,「但是,『直屬制』是附中的傳統。」
「我知道,這些我統統都知道!」我急急打斷他的話,「子寧學長貴為學生會會長,有必要以身作則,如果有人問起,我一定說子寧學長是百年難得一見、體貼又溫柔的學長……」
「嗯……我了解了。」他看我一眼,漫不經心的說:「如果妳不想退出擊劍社,那我就不勉強妳。」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04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