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被同桌弄濕文字_文筆好的男都市類小說推薦

CH1-5 學弟。 抱著受驚嚇的心情,快速地回到一個人住的宿舍,東西丟一丟,迅速換了一套衣服跟鞋子,連髮型都上網查詢怎么綁、怎么燙,全都弄到好,搭公車過去我想時間也差不多了。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突然有種很洩氣的感覺。再漂亮、再溫柔又有什么用。麻清允不會喜歡上我的,他不會給我這個機會。
頹喪地走出宿舍,搭上通往T大的接駁車,一路上綠蔭斑白,我失神地看著外頭的景色,直到有個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是一個有稚氣酒渦的男生,眼睛不大卻很圓,陽光使瞳孔更加閃爍。
「妳是水柔學姊吧?」
微微一愣,想來這人跟我坐同一班車,應該也是我們學校的學生。
「嗯,請問你是?」哇靠,人真的不能做壞事,處處都有人認識。我對于自己的知名度,再次感到深深的害怕。
「我是行政警察學系一年級的學生,很高興在這里認識學姊!」他很有朝氣地對我打招呼,殊不知我只想一個人看著窗外發呆!
「你好喔,我們見過嗎?不然你怎么知道我是誰。」我已經有這路途不得安寧的心理準備,坑爹啊啊啊!老娘偶爾出門,也要被這種恐怖學弟騷擾,就算你長得很可愛,也不能這樣啊!
「全校有人不認識學姊的嗎?妳可是我們警大的校花,我們男人的夢中情人呢!」學弟也是一個老實的,嘰嘰喳喳毫無委婉,不斷地夸獎。但是我一點都不想當什么夢中情人、警大校花啊!在全都是男人的學校當校花,到底有什么好處?除了走到哪被盯到哪,我真的要拿放大鏡上課被同桌弄濕文字_文筆好的男都市類小說推薦找優點了。
「謝謝。」靦腆地笑著,見他更熱絡地詢問。
「學姊妳是要去臺北嗎?穿這么漂亮是要去找男朋友?啊,我剛剛是不是沒講我的名字?對不起,看到學姊太高興了,我叫司馬緹脩,有點長又有點饒舌,妳叫我小脩就好了。」完全是自嗨類型,我已經無力到頭疼了。
「我是要去臺北沒錯,你呢?」雖然很想要直接句點他,但未了我那親和溫柔的形象,我還是給他一個問號。
「是的!我要去臺北跟我家人吃飯,學姊妳還沒回答我,妳是要跟男朋友約會嗎?」泥馬的,我今天就算要跟我老公吃飯,也不干你的事吧?
「沒有,我沒有男朋友,只是跟普通朋友見面而已。」形象啊形象,唐水柔妳要忍住!小不忍則亂大謀,為了妳的形象要加油!
「真的嘛?學姊這么漂亮沒有男朋友?那我可以追求妳嗎?」實在是太熱情了,渾身散發光和熱是怎樣?明明是讀行政學,為何比我們刑事學的還激動?兄弟你是填錯學校了吧?
「小、小脩啊,我們才第一次見面而已。」哭,早知道就不要去找麻清允了,我這什么命啊,坐個公車都有人勾搭。
「不要緊,學姊這是我的手機號碼,只要一通電話,隨CALL隨到!」燦爛地笑著,車子也在我們牛頭不對馬嘴地閑聊下到達終點站。無言得很,正想要轉捷運,才剛下車就碰上一張臉挺黑的麻清允。老天爺,終于找到救星了!
「小脩我朋友到了,你還要轉車吧?」也不知道隔壁的大爺在氣什么,老娘又沒有遲到。
「嗯,還要搭另外一班公車才到,學姊這真的不是你的男朋友嗎?」誰能夠把這孩子給拖走,實在太泥馬了。
「真的不是,小脩快去搭車吧,時間晚了。」都快哭出來了我,期望學弟能快滾。
「那我就放心了,先走,我等學姊的電話!」爽朗地對我揮揮手,小脩便穿越馬路,消失在眼前。
嘆口氣,頓時覺得我老了十歲。瞧一旁的麻清允,更覺得老了二十歲,「你大爺干嘛擺出一副低氣壓的樣子?不是說要在學校上課嗎?」
「沒心情上課,想說妳會不會被蒼蠅給纏上就過來看看,沒想到還是一只怎么都打不死的蟑螂。」嘴巴狠毒,臉色鐵青。麻清允這是在鬧什么脾氣?學弟雖然煩人,但有他煩嗎?說人蟑螂,有這么可愛的蟑螂嗎?
皺起眉頭,我也有點不太高興了。

CH1-6 逛街。 泥馬的大爺!老娘不發威,給我當驢踢是吧?千里迢迢來臺北看這張臭臉的嗎?虧我今天還精心打扮一番,沿路碰到一個死纏爛打的學弟,陪笑陪到臉都要僵掉,麻清允還不知我的辛苦,竟然是這種態度!
「好像是我很愿意一樣!被騷擾的是我,靠,你在發什么瘋啊?」嘴巴永遠都比腦袋還快,等我飆完髒話,就發現我在他面前的氣質瞬間砍半。大恨我嘴巴肌肉太過發達,這是搞毛啊我。
「行了,我知道妳不愿意。」眼睛瞪了過來,一點都沒有愧疚的樣子。
莫名的委屈積在心頭,我這是招誰惹誰了?陪自己暗戀的男生買送給其他女生的禮物,難過煎熬不說,還沒得到好臉色?若是在平常,我早就回宿舍打副本。忍著一坐公車就會暈車的身體,就算很不舒服,依舊挺了過來!如今還被人耍脾氣,真是瘋了,我再這樣下去真是欠虐到自己都想抽自己。
「我要回去了。」甩過肩膀,想走去一旁的公車站牌等車返回。
「妳才剛來耶,坐公車不是會想吐嗎?我等會開車送妳回宿舍。」大概也知道剛剛的語氣不太好,麻清允緊抓著我的手腕,不讓我離開。
如果今天是一個陌生人這樣糾纏,我一定會給他一個手刀兼迴旋踢,但現在認錯的是麻清允,再大的脾氣都被哄得沒脾氣。好吧,本來就很想抽自己,算是多一個機會讓自己虐一虐吧。
「看到你我更想吐。」心里原諒是一回事,這言語攻擊還是不能少的。
「妳今天會看一個晚上,吐到妳胃酸都逆流!」見我也不走,麻清允接過我右手拿的包包。對于這舉動,有點心動,卻覺得有些曖昧。「包包我拿著,妳想跑都沒錢!」
頓時被這話給破滅我內心所有的遐想,又忍不住在心中冷嗆:「老娘若要走,你全身上下被扒光都不是問題,還防範呢。」
「走啦,看妳要先吃飯還是先去買東西,我都隨妳。」麻清允不知道我的小九九,直接拉著我就往一旁的百貨公司前進。是說里頭還真有那家化妝品的專柜,但你大爺也太直接了吧?這種肉體的接觸,竟然都做得如此自然,我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先去買東西吧,等會吃飯可以慢慢吃。」長痛不如短痛,與其一邊進食一邊糾結,不如馬上把指甲油搞定。
「哦,那就走吧。」向來沒什么意見的麻清允只有附和的份,乖乖跟在我后面,一直接觸的手終于鬆開,兩個人各走各的,心情十分奧妙。
專柜在不遠的地方,剛推出來的指甲油五顏六色地放在架子上,各個都十分飽和亮麗。可惜,小小一罐,就要奪走我一張梅花鹿,坑爹我買不下手!錢都拿起投資我偉大的游戲事業了!
「這家的顏色都不錯,唐水柔妳不買嗎?」才剛走到,里頭的服務員立即替我們做介紹,但錢包空空的我,只能摸摸鼻子四處走看。
「沒,你知道最近電玩打得有點兇,沒錢買。」偷偷地湊過去說話,慘遭麻清允的白眼。
「妳就是這樣,有沒有女孩子的自覺啊?」捏著我白嫩的臉頰,下手有點重,完全不理會店員的推銷。
「我就是沒有,怎樣!快點選一選。」哼,等到我發了,買個二十打!
只見他左挑右選,最終敲定四罐名字都很特殊的產品。我看他一買,眉頭就皺起。那美少女究竟有幾只手?買這么多要干嘛?放在那邊當牌位拜嗎?
「唐水柔,走啦!」在那招招手,麻清允提著袋子,呼喚正在恍神的我。
內心有點酸澀,這爺果然大氣,把妹妹都砸重本的,可惡的臭凱子!最好碰上仙人跳,跳死你這王八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28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