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兩個夫下面一個車是什么字_文筆好的高質量小說

CH3-7 戳破。 我們家每個人的職業,基本上都跟公務人員脫不了關係。父親是國立大學的退休法律系教授、母親是北部某警察分局的分局長、大哥是特戰軍人、二哥是地方法院的法官,而我畢業之后,如果沒有任何延畢的意外,應該就是警察。
「小允最近比較忙喔,好久沒來陪唐媽媽吃飯了。」率先開口的是我那人格有點分裂的媽媽,笑臉盈盈,看得我心里毛毛。
「最近考試比較忙,讓唐媽媽等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麻清允客氣地回答,很公式化,卻又讓人找不了錯,反而產生了距離感。
「大二有什么考試?老子當初可是一路混過去的耶。」身為同校學長,二哥很清楚他們的大學生活,瞇起眼眸,犀利地逼問:「說,你這小子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哥!」看他直接拆人家的臺,我沉不住氣地喊叫。
「叫什么嘛,我有說他跟妳交往嗎?還是你們真的交往,我們都不知道?」
「唐水寺快點啃你的雞腿,少在那邊開你妹妹的玩笑。他們不是早說了是一般的朋友嗎?」向來很疼愛我的大哥直接把東西往他的嘴里塞,臉部表情異常的僵硬。
「對啊,你出一張嘴吃飯就行了,講這么多干嘛。」爸爸也瞟了二哥一眼,隨后夾菜到我碗里,「水柔妳快點吃,好久沒回家,看起來都瘦了呢。小允也別客氣,要添飯跟唐爸爸說。」
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父母的審美觀,老娘我三餐老是在外,那些油啊、鹽啊好像不要錢地灑,每次我都覺得會有三高。沒想到老爸竟然覺得我變瘦了?
「謝謝伯父,每次來都能吃到這么好吃的飯菜。」
「我說你們到底有沒有一腿,我才不相信男女之間會有什么純友誼,又不是古早那時候搞純愛。」放下雞腿,二哥鍥而不捨地詢問,立即又遭到老媽的鐵砂掌,一整個悲劇。
「再吵,我就讓你埋在碗里。」皮笑肉不笑,大概也沒有想要在麻清允面前假裝溫柔,老媽暴力的一面徹底展現。左眼飄了麻清允一眼,見他突然抿起嘴,欲言又止的樣子。
內心忍不住徬徨,擔心家人的起鬨會讓他感到負擔。畢竟已經有一個疼愛有佳的女友,沒理由讓這些事情纏身。我對他的心,早已不單純。
「其實我這學期交了一個同校的女朋友,不是水柔。我們是很好的朋友,一直以來我都把她當成妹妹、知己,最近好像有很多人誤會我們的關係,怕影響到她,我還是跟大家說清楚。」一字一句,彷彿是數不盡的銀針,插進心坎里。
大哥放下筷子,眼神更加冰冷,「你似乎沒有拿捏好,朋友的關係。你的舉動會讓大家誤會。」
溫馨的氣氛頓時降到冰點,我不知道該做什么反應,見嬉皮笑臉的二哥也攤下一張臉。
「對不起,我只是很單純地把水柔當成妹妹。我不知道會造成這么多的誤會。」麻清允立即道歉,搞得我手忙腳亂地幫腔。
「對啦!大哥不用擔心我,你看我這么可愛,在學校的人氣還是很高,不會因為他而身價大跌啦。」
「快點吃飯啊,吵這個做什么。」害怕冷場的媽媽也在那邊催促,但直到晚飯結束,大哥跟二哥都沒再吭聲,讓我這頓飯吃得很想吐。麻清允大概也發覺了這尷尬的氣氛,才剛把碗清空,就匆匆告別。
我看著麻清允的背影,垂下眼眸,酸澀的感覺瀰漫在口腔。這次的飯局,會讓我們有任何的變化嗎?雖然很想逃離這份不屬于我的溫柔,但真實面臨這問題,發現自己有多捨不得。
喜歡,我喜歡麻清允啊。
「妹妹,大哥只是不希望妳受傷。我知道妳已經喜歡上他了。」放下碗,大哥沉穩的語調,戳破我那掩飾得很糟糕的暗戀。
別過頭,兩手遮住臉,悲傷地哭泣著。

CH3-8 懇求。 或許是最親密的家人,輕而易舉地發現除了學弟,別人都不知道的秘密。那種被揭發的痛苦,使我慌張掉淚。
「不是二哥要說妳,男人的外貌都長得不上面兩個夫下面一個車是什么字_文筆好的高質量小說一樣,但內心的齷齪思想跟廢渣程度都是一樣的!他今天若喜歡妳,把妳當成寶,捧在手掌心里呵護。如果對妳沒感情,全部的曖昧行為都只是以好朋友當標籤!馬的,那個混帳東西,既然敢欺騙我妹的感情!」二哥憤恨地說道,惹來媽媽的白眼。
我紅著眼眶,難堪地低下頭,「哥……你別氣了。是我自己要喜歡他的,他什么都不知道。」
「誰不知道妳不喜歡他啊!從你們高二膩在一起,到現在也暗戀他四年了吧?老子就不相信有個男生這么渣,四年來都不知道!」
「好了,你沒看水柔都哭了嗎?」大哥不高興地出言阻止,重重地嘆了一口氣。「麻清允的事情,希望妳能好好釐清、考慮一下。繼續這樣折騰,受傷的只是妳而已。」
見我點點頭便率先離位,也拉著二哥上樓。餐桌上只剩下一臉擔憂的父母。沉默彌漫在彼此之間,眼淚早已沾滿臉龐。
「妳上去休息吧,過幾天不是要去南部打工嗎?不要太勞累了,睡吧。」一直不吭聲的父親催促著,這事情在他心中的沖擊恐怕也很大。畢竟他算全家里,最喜歡麻清允的人。而母親也擺擺手要我趕緊上樓。
見他們這樣,我強忍難過地回到房間。眼淚滴滴答答地掉落在地板,卷曲著身軀,靠著門板悲鳴。我就是傻、就是蠢,明明很清楚他有多么渣,還放任我們的關係擦槍走火。
時鐘聲迴蕩在室內,不知道做這個姿勢多久,直到書包里的手機發出聲響,我拖著已經麻木的雙腳,伸手去拿,看著螢幕的來電是剛剛被責罵而匆促離開的麻清允大爺。
「唐水柔妳睡了嗎?」低沉的聲音傳入耳里,我無聲地滑下眼淚。這份悲情,好像我們是對鴛鴦,強迫被拆散似的。
「還沒有睡,你呢?到家了吧。」
「剛到,怕妳沒有我干擾,會不習慣得睡不著覺,就打電話給妳。」聲音有些吵雜,我聽得不太真切。
「怎么這么吵?你該不會還在我家門口吧?」皺起眉頭,我出言猜測著,覺得這人實在太奇葩,不無可能做出在外守候的事情。探出窗戶觀看,果然能看到他的黑色轎車。
「不用出來,在里面跟我說說話就好。其實我也曾經想過我對妳的依賴,會造成妳的困擾,和其他人的誤會。但是我沒有辦法做到完全分割。唐水柔,對不起,我只剩下妳這個沒有距離感的朋友,若失去跟妳往來的機會,我真的不知道跟誰傾訴、聊天……彷彿跟這世界產生隔閡。請不要不理我好嗎?之后我不會去干擾妳做的任何決定,妳的現實生活,只求妳跟我說說話而已。」
不能想像麻清允是用什么表情說出這種話來的,但多少能體會他的立場。一個太完美的人,除了對我特渣特無賴之外,還能對誰解放自己?
我們都是一樣的,擁有太多別人給予的包袱,沉著得讓人難以呼吸,唯有透過手機通訊,來抒發壓力。可是壞就壞在,我把持不住地喜歡上他,讓我的心破了一個大洞。
我不忍心拋棄這份感情,卻彌補不了內心的空虛寂寞。
「沒事的,我不在乎其他人的眼光,跟你說說話也挺好的,不用擔心這么多,快回去吧。」縱使心里想抗拒這請求,嘴巴依然說出對他的寬容。
緩慢地閉上雙眼,覺得自己做人真是失敗。一個禮拜讓兩個男人用這種卑微的口氣跟我說話。
「真的不在意嗎?」失去原有的霸道與自信,到底是有多么玻璃心啊他。
「靠,你快點滾回家啦!就跟你說我不在意了,還在那啰哩八嗦,等會被我家人知道就慘了。下禮拜二再見面,你不要遲到。」不耐煩地喊,眼神卻死命地望著那臺車。
聽他高興的告別,看他流暢地開車離開。我坐在窗戶旁,有些發愣地等待時間的流逝。
愛上你,是注定要被他人來誤會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28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