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黑下土以墨小說合集_文筆好的高質量現代寵文

CH4-5 心涼。 心情異常地平靜,對于麻清允跟孟媛芬先走的事情,我表示沒有意見。與其在心情這么混亂的時候來增加困擾,不如全都滾蛋,少看得心煩。
「這不是擺明的事情,有什么好難過、失望的?」
「靠,我發現妳比我妹還M耶!是有什么毛病嗎?」聽到我這自虐的話,張芹連哭都忘了哭,氣得狠狠地拍了我腦袋。
「打什么呢!妳這瘋女人,我就是M!怎樣?我不能當M嗎?老娘就是要給虐,不行嗎?不行嗎!」莫名其妙地激動,講出來的話都是幼稚無比。心中的一塊大石頭終于放下,本來我一直很畏懼告訴她這個事實,如今被揭穿,也就是這種打鬧,比預期中的好太多了。
「好啊妳,唐叔跟唐姨知道嗎?他們知道妳這么欠抽嗎?」
「知道啊。」快速回答,雷得她臉都黑了。
「我真的覺得這世界都反了,再跟妳講話,一定會被妳氣死。老娘要去找臣岳求安慰,妳快點滾去睡覺,看睡一睡會不會好一點。」贈送我一枚白眼,張芹憤怒起身,指著我罵:「妳若真的做什么腦殘的事情,小心我揍扁妳!」
「以妳這個不愛運動的飼料雞,要揍扁我這火雞王根本有得拼,乖,去找臣岳吧。」擺擺手,催促人趕快離開。而張芹也沒多說什么,瞪眼就跑出去了。
躺在沙發上,我思考了很多事情,例如我是否是一個M?還有我是否要繼續盲目無知的給麻清允虐?
但腦袋混雜成一團,什么都想不清楚,只覺得他媽的累,反正我喜歡他的事情大概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也不用矯情,不過為了防止他女朋友繼續找碴,我還是迴避一下比較正確。
或許是看情敵眼紅吧,我總覺得孟媛芬是故意溺水,想要引起麻清允的注意……畢竟哪有一個人溺水,是全身好好沒傷口,連抽筋都沒有?哇靠,整個比我這救生員還矯健。
想到這個我就氣,老娘游泳沒這么累過,還被麻清允給用力推了一次,靠,就算我在工作,你也要感謝我一下吧?豎起眉毛,越想越不爽,一旁的柜子擺放我的手機,一拿起,就看到幾封未讀的訊息。而且全部都是麻清允這精神虐待者傳來的。
怒火啊怒火,看到他打的第一封簡訊,我就覺得我要升天了。
「看到妳昏倒了,還好嗎?」
靠,若不是你們在我面前摟摟抱抱,我能頭昏腦脹得暈過去嗎?老娘的玻璃心一再受到刺激,能夠堅定地喜歡下去,我都佩服自己的強悍。
「媛芬說要謝謝妳,改天請妳吃飯好嗎?」這是第二封簡訊,我內心狂吼不好,卻還是耐著性子看下去。
「剛剛媛芬的媽媽聽到她溺水,要我們趕緊回去……我看妳還在睡覺,所以就先不吵妳了。醒來之后要給我報平安哦。」
連續三封破爛簡訊,我沒有一封是想回的。媛芬媛芬媛芬,為什么我們之間要多一個名詞叫「媛芬」?真命天女的威力真的這么大嗎?為什么我多么努力都比不上?
泥馬,老娘不爽追逐了,雖然還是喜歡這個廢物,但我決定收斂這點。立馬回傳了一封簡短的訊息回去。
「不用這么客氣,好好保重身體。」
或許麻清允看到會火冒三丈,或許會瘋狂Call in ,可是我已經快速地關機,打算逃避他那越線的關心。唉,失戀者的情緒,總是起伏得特別劇烈。希望得到關注,又不希望再度受傷,在這之間不斷徘徊。
該保持距離的人,終究還是留住啊。閉上雙眼,感受手中手機的冰冷,透心涼到心底。

CH4-6 實現。 或許是因為太痛,腦袋自動抹去那些傷心的回憶,我與學弟他們待在南部海灘,每天歡笑、打鬧地過日子,除了在午夜時分,我會被這份孤單給冷醒,睜著眼睛看外頭的景色,滴答滴答地掉下心疼的眼淚。被我關上的手機,沒有被我再度開啟,靜悄悄地陪伴在我身旁。
原以為,總有一天我有告白的機會;原以為,總有一天他會注意到我的喜歡。我以為的事情很多,卻沒有一件事情成真,有種美夢甦醒后的空虛,掙扎反覆。
「學姊,我們該走了。」小脩敲著門板,提醒是時候要離開這個讓我大徹大悟的地方。才過兩個禮拜,我就已經明白很多從前看不清的事情。閉上雙眼,將要流下來的淚水逼回眼里,從這里回去,要面對的事情更多、更複雜,我很畏懼,但也無法逃避。
「走吧。」露出笑容,我與他并肩離開民宿。過沒幾天就是學校的暑期特訓,眾人在車上也是歡樂嬉鬧,沒有過多的不捨。而司馬叔叔更在放我下車的時候,大力地拍著我的肩膀,一再推薦他的侄子,要給我當男朋友。
「水柔啊,我家這只雖然笨了一點,不過他真的是一個很細心的孩子,妳要他往東;他不敢往西,妳吼他一句;他不敢回半句。啊妳要配他,實在是委屈了一點,不過叔叔保證,他絕對不會欺負妳!」聽到這話我忍不住噗哧笑出聲,惹得一旁小脩害臊地漲紅臉。
「叔叔!我們還要去學校呢,快走啦!」
「哎呀!你這小子怎么這么不懂我的苦心,我這是幫你把妹耶!」
「苦什么啦,不要再說了!我們快點去學校上黑下土以墨小說合集_文筆好的高質量現代寵文!」不想再被爆料,學弟不斷催促著,而司馬叔叔盧不過他,吼了一聲便開車上路。我在后頭揮揮手,望著他們漸行漸遠的車子,內心有種落寞的感覺。
回家吧,回家就不是一個人了。不會因為害怕孤獨,又投奔軟弱。
無可奈何地笑著,我走進我家門前的巷弄,沒走幾步就碰上在我家門堵我的麻清允。說真的還挺不意外,這廝基本上就是一個腦,總是在閃別人巴掌后,給妳摸摸臉,呼呼秀秀一番便假裝沒事。我討厭這樣子的虛偽,卻享受這樣子的溫柔。
「妳回來了。」不是疑問句,是一種很清淡的語調。麻清允看著我,神色有些憔悴。
「我回來了,進去坐坐?」該有的邀請還是有,可惜我們都知道答案是什么。
「不,只是這幾天沒打通妳的電話,擔心妳。」保持一段距離,不冷不熱,早已失去那熟悉的溫度。曾經我們是那么知心、要好,如今什么也沒有,只剩下無比的唏噓。
「工作忙,沒時間接電話。找我有事嗎?媛芬還好吧?」假裝沒事,是我對他的唯一寬容。
「還好,休息幾天就沒事了。單純想給妳打個電話……那天的事情,真的很對不起。」
「那是我的工作,為什么要跟我說對不起。」我嘴巴是這么說,臉上卻失去了微笑,空洞地別過頭,不想看到這張讓我心軟的臉龐。「麻清允,你到底在害怕什么?你就這么害怕我離開你嗎?」
「我只是覺得我們之間多了好多距離,以前都不是--」
「都這樣過四年了,你究竟長大了多少?想要我們跟以前一樣,吵吵鬧鬧地過活嗎?不可能!我會變,你也在改,我們之間穿插了太多人、太多事情,為什么當面臨這些蛻變后,你還是這樣糾纏?」打斷他的話語,直接戳破彼此的虛偽。
對不起,因為我愛你,造成了改變。現在我選擇往前,請不要再把我留在原地,飽受你們甜蜜的精神虐待!
「沒有糾纏,又怎么會有繼續。」麻清允突然笑了出來,「對不起,我之后還打算繼續麻煩妳,就算我們都早已改變,還是有那些初衷改不了,妳說不會離開我的,請妳實現這一切。」
他字字句句是在討債,我突然納悶自己為何會喜歡上這種厚臉皮的人。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29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