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亞洲19p_文筆好的高質量現代言情

CH4-7 隔絕。 倒抽一口氣,努力讓自己扭曲的面孔平靜下來,四眼相接,我卻狠不下心扭頭就走。莫名的鼻酸,使人仰頭逃避。兩人讓沉默蔓延,錐心刺骨的是因為我很愛他。
「唐水柔,我讓妳摔一次,妳就原諒我一件事情好不好?」打破寂靜,麻清允說的話向來都很耐人尋味。大概是精神上無法給予安慰,現在要尋求肉體的賠償吧。
我扯開一個笑容,一個箭步就勾住他的手,將人怒摔在地上,劈頭就是大吼:「你他媽的混帳家伙!老娘辛辛苦苦地救你馬子,一句謝謝不說,就把我推倒讓我吃沙受傷!你不是很在乎我嗎?不是把我當成妹妹嗎?靠,有人這么見色忘友的?這么給摔啊,我會摔到你爬不起來!」
他躺在那,不斷地咳嗽,扶著墻壁想要站起,卻又狼狽地倒下,頓時讓我啼笑皆非地把人給拉起,感受他手掌的溫度,再度隱藏我內心的想法。在孟媛芬徹底抓狂前,我還想偷偷竊取麻清允的柔情,哪怕是一點點,哪怕是施捨,我也心甘情愿。
「你還能走嗎?」渾身髒兮兮,被我搞一次就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體能真的不是普通的爛耶。「唉,搭著我的肩膀,我們進去擦藥。」
「不、不用。」手還放在我的肩膀上,背卻靠在墻壁邊,麻清允很曖昧地摟著我,閉上眼睛,似乎是在享受這份寧靜。「我只是很高興,感覺回到我們第一次見面,妳什么話都不說,直接給我致命一擊。」
「白癡,你這抖M。」沒有推開他,我就這么站著。內心知道我才是真的欠人虐,完全是不懂得愛惜自己。
「唐水柔,我們回到過去好不好。」
「回到過去,你就沒有孟媛芬了。」自嘲地勾起嘴角,「你這么愛她,一定捨不得對不對。」
「嗯,真的捨不得。」輕輕地放開我,麻清允的臉太過悲壯,會讓我誤以為發生了什么事。我正想開口,他便出言打斷:「進去吧,時間不早了。」
當兩人的身子徹底分開,我也沒有留下來的理由。點點頭,轉身往家門走去,忍住回頭的沖動,心底很明白他正目送我的離開。在這一刻,我心中滿是抽痛,但還是希望能有見面、認識的機會。可惜,事實上從這晚開始,麻清允這三個字,徹底地消失在我生活當中。
他不再來找我、不再打電話給我、不再上線密我,我們從最親密的紅粉知己,墜落成最遙遠的陌生人。一直在言語推開他的我,沒有任何資格去挽回這段關係。
每日痛著睡、哭著醒,斷斷續續地過了整整一年半的時間,我對他的愛,強大到無法想像的地步。而守護我的騎士學弟,依舊毫無間斷地陪伴在我身邊。
有人問我:「為什么他這么優秀,妳卻遲遲不接受他?」
我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只能扯開牽強的笑容,輕輕地搖搖頭,說是沒感覺。因為我所有的知覺,都送給那個悄悄離開的人。
要我實現承諾,卻不給我這個機會。多么的諷刺跟矛盾?
麻清允,這兩年到底過得怎樣呢?為什么要留給我使人眷戀不已的甜蜜擁抱,轉過身便消逝在我的世界?若不是依稀能聽得見傳聞,我真的以為他是否掛了。
然而,我跟他的緣份,若能徹底做個了斷,或許我還能在沒有他的天空下,茍且偷生地喘口氣,可惜在煎熬的兩年過去,畢業的某一前夕,我接到一封讓我手機直直落的簡訊。
「水柔,好久不見。妳有時間跟我和媛芬一起吃個飯嗎?由于我們要結婚,找不到適合的伴娘人選,妳是她的救命恩人,又是我的好朋友,是一個很具意義的人,能不能幫我們這個忙?」
張嘴,眼淚隨著機子掉落,他送我的禮物,碎成好幾片,受到強烈刺激的我,已經爬也爬不起來了。

CH4-8 埋怨。 兩年的時光并沒有改變我們什么,我還是一樣懦弱,他還是一樣殘渣。暗下眼瞼,毫不留戀地把這個該死的簡訊給刪掉。麻清允,如果你打算離開我的世界,就請走得乾乾凈凈,我不是你呼來喚去的寵物。
下定決心,我抹掉掛在臉頰的淚水,沖去廁所好好地洗刷,順道把我濃厚的思念,全部釋放得一滴也不剩。出來甩著溼漉漉的頭,直接躺在枕頭上,不去注意那不斷顫動的手機,單純享受這一刻的逃避。可惜我的心逃的了一時,卻躲不了一輩子。眼淚再度浸濕枕套,眼睛哭腫難看,恨透自己的沒用,迷迷糊糊地睡去。
「唐水柔!妳快點起床,今天不是要去警察分局實習嗎?」翌日,時鐘剛轉到七點,就聽到媽媽的嘶吼,我爬起來,頭痛欲裂地下床疏理,沒過多久就走下樓,簡便地吃著早餐,聽著家人們的叮嚀,其實腦袋一片空白,機械化地進食,并且搭爸爸的順風車,到實習地點。
一到目的地,我換套衣服,剛坐進內政辦公室,就聽到實習主管介紹新人來給我們認識。快畢業,有很多人會來做文書工作,有助于今后職場的便利性。
「這位是今后擔任我們司法實習生的麻清允,請大家好好跟他相處,并且介紹一些工作地點給他認識。水柔啊,昨天妳不是跟我說,上次交給妳的案子都結束了嗎?可以請妳帶他一下嗎?」早在講出麻清允三個字,我就停下手邊的工作,抬頭對上一個過分熟悉,下一篇亞洲19p_文筆好的高質量現代言情卻又顯得陌生的人。
靠啊啊啊啊啊啊啊!泥馬的!為什么世界這么小?為什么明明兩年沒遇到,昨天收到他的簡訊,卻他媽的在現在碰面!不就是天要亡我嗎?可以不要這樣虐我嗎?
內心不斷嘶吼,臉上依舊維持鎮定,知道我這該死的伴娘之旅,是推不掉,僵硬地應允:「是的主管,我會好好帶他的。」
忍住全身的顫抖,我低頭不愿意看麻清允熱烈的注視。去你媽的緣份,去你媽的實習,整個臺北這么大,還能在同一個分局工作,真是神巧。
「請多多指教,唐小姐。」一雙手朝我伸出來,使我不得不握上。溫熱的感覺、厚實的觸感,頓時感到眼眶有點熱。
「好,你就先坐我旁邊吧。」退后一步,我指著一旁的桌子,見他點點頭,便一聲不響地坐下來。他也絲毫不客氣,拉著椅子坐上。
「為什么昨天沒有回信?是因為不想當嗎?」劈頭就問上這一句,大概也不想跟我轉圈圈,麻清允向來霸道、強勢、欠扁的態度又灑潑到我身上。
「上班時間,請好好工作。」冷冷地回答,我不再理會他的騷擾。見他沒說話,似乎真的打算在晚上好好處理這件事情。抿起嘴,內心充斥著不舒爽,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等到辦公室都只剩我們兩個時,忍不住率先爆發。
「我們都這么久沒見了,傳一封簡訊就要我幫你們?會不會太夸張。何況你真的打算現在就結婚嗎?」二十二歲,剛畢業,哪一個正常大學生會想要結婚?真愛,靠,真愛還真偉大啊。
「這是我跟媛芬的共同決定,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妳才會明白。唐水柔,妳幫我這個忙吧,之前平白無故消失,是我的錯,但妳也不是很希望我離開妳的生活?不要只顧著埋怨我。」
突然之間,我彷彿失去了聲音。轉頭便無可抑制地狂笑出聲。到頭來,我這么悲慘都是自己害的,是我眼睛殘廢才會把心交給這個人。不斷地抽搐,最終講出兩個字:「我當。」
這是我最不可寬恕的自虐,為了你,我愿意再捅自己一刀。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29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