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大學女友小艾12p_文筆好的高質量的仙俠

CH5-7 狗屁。 我跟麻清允,彷彿有條怎么斬都斬不掉的線,不管怎么拉開彼此的距離,終究會在巧遇中,抹滅這份努力。過去半年,我是多么克制自己,不去接他打來的電話,不去看他傳來的訊息,急急忙忙地把一切誘惑都刪除,徹底執行「眼不見為凈」的最高法則。喜歡跟接觸是兩回事,我可不想一邊跟小脩交往,一邊卻跟他牽扯不清。這種水性楊花的事情,我唐水柔真的做不太來。
「真巧,妳在這。」簡簡單單的五個字,在心中不斷迴蕩。他的聲音,磁性依舊,緊扣心弦,哪怕催眠自己要忘記,卻能被輕易地使我呼吸一窒。原來我這么想念他,想念這個曾經陪我度過午夜時分的人。
「真巧,你怎么在這?」附和他的話語,強迫僵硬的嘴角往上勾。眼神不自覺地巡顧四周,沒發現孟媛芬的存在。
「下來買個水,媛芬在樓上醫院照顧我丈母娘。妳呢?該不會半年沒見,想送我一張超音波照片吧?」語調是在開玩笑,眼底的冰冷卻化不開。我知道麻清允是在諷刺我這半年的閃躲。
兩年前,是他退卻;半年前,是我逃避。當朋友能當成如此曖昧不明,真佩服咱們的本事。多多少少都能感覺到彼此的變化,下意識地迴避痛徹心扉的傷口。
「若要請滿月酒,我一定會給你打電話。」言不由衷,都是我們錯過的原因。然而這份感情走到現在,多少都有不甘心,不服輸的成份。
「行了,快告訴我妳怎么會來這里。是不是受傷了?」眉頭輕皺,我知道麻清允那個愛管閑事的性格又發作。壓抑住想逃跑的沖動,越是絕境,越是要淡定面對。
「沒有,只是來安撫受害人的家屬。日子過得挺忙碌、充實。倒是你,什么時候請我吃彌月油飯啊?」既然已經有各自的歸屬,我也要懂得放下。或許很痛、很苦,這都是我必須面對的道路。為之前的懦弱負責任。
「最近也在忙司法考試,沒有生育計劃。媛芬也表示不想這么快生,恐怕還要等一陣子。」
「司法考試?什么時候要考?是考檢察官嗎?」記憶中,麻清允的第一志愿就是當上檢察官。以他的能力與自信,我想成功上任,應該不成問題。雖然他在感情上的敏感度真的拙劣到想讓人一頭撞死的地步,但在其余的地方,他算是人才中的人才、精英中的精英。
「當然,馬上就要考試了,若考上,說不定還能一起破案。為了這個,我可是很努力地準備。唐水柔,妳會為我加油吧?」眼睛彎著笑,看得我心虛異常。我……最喜歡他燦爛的笑容,非常的寧貼,帶有迷人的稚氣。
「為你加油,加油加油加油!」選擇忽略他曖昧的字眼,我不顧他人眼光地在便利商店呼喊。麻清允又是笑了笑,大掌摸著我的頭顱,很溫和地給予鼓勵。
沒有推開,沒有斥喝,我沉迷在這份溫柔。直到一只手狠狠地拍掉我跟他的聯繫,一抬頭,小脩那發青的連映入眼簾。驚愕地張開嘴,支支吾吾地想解釋什么,卻怎么也說不了。越距的事情就清楚地擺在學弟眼前,我的辯解都是欲蓋彌彰。
真的是尷尬到了極致,有種偷情被抓包的羞恥感。
「麻清允先生,請你自重。不要對我的女朋友毛手毛腳的,哪怕你們是朋友的關係。」很慢很慢地說出口,我從未見過小脩如此生氣的樣子。這是一種佔有欲,不能忽視的愛戀,是我以前所看不清的。
「抱歉。」姍姍然地舉起雙手,麻清允皮笑肉不笑,瞧了我一眼,又繼續開口:「就因為我們是朋友,才會這樣。如果這么不放心水柔的交友狀況,那么你拿鏈子圈住她,不就得了?」
一句調侃的話,讓我打從心底地犯冷。錯愕地看著麻清允這個人渣,不敢置信地聽聞。我在他面前,只是一只呼來喚去的狗嗎?什么叫做拿鏈子圈起來?這到底是什么狗屁理論啊!

CH5-8 驚愕。 小脩聞風不動,俊逸陽光的臉龐只閃過一絲幽暗,我想若不是我人還站在這里,他大概會毫不留情地打爆麻清允這個渣男。
「這是我跟水柔的事情,就算是情人,我還是會給予基本的尊重。麻清允先生大概不明白吧,只會把自己在乎的事情鎖在身邊,卻死死地不愿意放棄任何一項。」無一不諷刺,學弟說完便緊抓住我的手,不等他回神,就走出便利商店。
沒有掙脫,我知道是我一時的迷惘,導致他尷尬的立場,狠狠傷了他一回。暗下眼眸,直到兩人走進小巷,他像是爆發一口積壓已久的怒氣,怒踢墻壁一腳,沉默蔓延在彼此之間,滿滿的愧疚感,使我向前一步,緊緊摟住他僵硬的身軀。下一篇大學女友小艾12p_文筆好的高質量的仙俠
「對不起。」低聲道歉,不敢抬頭看他。「我錯了……真的。」
從來沒想過我跟他第一次撒嬌是用在這里,有種無奈羞怯的感覺。只見被我摟抱的小脩嘆了口氣。大掌撫著我的髮絲,似輕似柔,就像是挑撥一只小貓一樣。
「學姊不要離開我。」小聲呢喃,把內心所有的憂慮都傾訴。
「好……不會離開你。」突然,我發現自己的罪惡有多深重,竟然讓這么陽光開朗的小脩變得如此卑微。他終究是有多愛我,才能吞下這么多委屈。明明知道自己應該推開這個人,卻不忍看到他失望難過的表情。身軀貼合,我從一開始的忐忑,到濃濃的愧疚。
「脩,我餓了。」這份溫存沒有持續很久,哪怕我多想彌補剛剛的錯誤。還是敵不過肚子的饑餓感。「我還要去上班……。」
「剛剛有幫妳買一份妳喜歡的早餐,連豆漿都幫妳買好,有沒有很貼心?」俊俏的臉龐掛著輕輕的笑,眼底十分無瑕。
「有,只有你對我這么好。」覺得有點可笑,我愛的人覺得我是狗,真正給我真心的人卻無法回應這份感情。
對上他的眼眸,深深地倒抽一口氣,彷彿是下定決心,墊腳吻上他的唇。沒有過多的悸動,冰涼的觸感使我想要分開,卻被抓著手,充滿薄荷的氣味彌漫在口腔,強迫自己投入這個從涼轉熱的初吻。
抵在墻壁,腦袋昏沉沉,綿密的吻一再加深,直到我呼吸困難,他才放開我,任身軀靠著他。
「對不起……本來想等妳真正愛上我后,才碰妳的……只是我忍不住……對不起。」
「沒事,是我主動的嘛。」不討厭,不喜歡,留在心中的只有平淡。「我要回去了,你等會回學校小心一點。」
如果要跟這個人白頭偕老,大概是沒有任何問題。平平淡淡,安安穩穩地過日子,也算不錯的選擇吧。離開溫暖的懷抱,簡單地做著告別,帶著一股惆悵地離開。揮別小巷的陰暗,迎接外頭的陽光,一夜沒睡的我頭痛欲裂,拎著小脩準備的愛心早餐,一步一步地走入醫院。
按照組長之前告訴我的位置,搭上電梯就來到了加護病房的樓層。悠長的走廊出乎意料地空無一人,緊皺眉頭,莫名的驚慌使我往前沖。臣岳不是來看守了嗎?為什么沒有看到人?難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小姐,請問妳有什么事嗎?」試圖打開房門,卻發現早已被鎖緊,護理站的人看見我的異狀,迅速前來詢問。
「那個昨晚被送來的李警官人在哪里?他原本不是在這個病房?」
「啊,妳說的那位警官,在一個半小時前,搶救不及而宣布死亡,已經移送到太平間了。」護士的回答讓我渾身一震。
「怎么可能!不是說已經完成手術了嗎?」不敢置信地喊叫,雙唇顫抖著。
「似乎是身體又出現異狀,詳細情形我不太清楚,麻煩妳再詢問動刀的醫師。」微微鞠躬,她見我呆愣在原地,沒說什么就返回護理站。
抓著門把,失魂落魄地跪在地板,在一個夜晚,迅速失去了兩位優良的刑警、同事。心中的悲涼難以訴說。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29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