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很粉很嫩18p_文筆好的高質量的寵文

CH6-1 黑鍋。 扶著墻壁,不管多難受都使勁爬起。伸手進入口袋尋找手機,現在李警官過世,楊臣岳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怎么連一通電話都沒打來?該不會他也出事了吧?
結果東西一拿出來,我就無言得想要撞墻。哇靠,不是別人不打過來,而是老娘的手機在經過一天一夜的奔波、折騰下,徹底沒電,奄奄一息地黑了螢幕。望著這手機,三年來的使用,已經使它不再那么耐操,動不動就失控、當機,有人告訴我該換了,我卻怎么也捨不得。
深深地嘆口氣,把心底的郁悶轉為動力,去護理站來借電話。好險我還記得張芹的手機號碼,這樣就能聯繫臣岳,向前去給予支援。
「喂?請問是誰?」清冷的話語傳來,喚回我恍惚的神智。
「芹,是我。」我們兩人廝混二十多年,她一定能聽出我的聲音。
「靠!妳終于出現了!干嘛一直不接電話啊,我剛剛打很多通給妳,到底在做什么?」
「我的手機沒電,現在才發現……臣岳呢?妳知道他在哪嗎?」撐著手,疲倦地問道。
「臣岳回警局去了,妳在哪里?聽說現在你們分局前面有一堆記者,若過去一定會遭到包圍。」
「為什么會有記者?案件被他們知道了?」原本刑事調查需要極度機密,就怕打草驚蛇。可是一被記者知道,別說低調了,能不上頭版就該偷笑!
「也不知道是哪個腦殘,把這案件告訴那些媒體。現在大家都在傳是你們同僚救援疏忽,才導致兩位警官喪命。」語氣有種說不出的無奈,張芹很是同情。
哇靠,他們以為警察都是二十四小時隨Call隨到嗎?若是重要的大型突擊,大家理當要在線待命。但是一般的偵查,我們都是盡量不去參與其他小組的案件,怕被人閑多管閑事。如今被記者說我們救援疏忽?可不是在我們傷口上抹鹽嗎?
「真的是快瘋了……不行,我要回警局,不能逃避問題!」
「唐水柔妳不要管!馬上回家去。」
「為什么?我也是一位警察,不能夠置身事外。」憤慨地喊,不能理解張芹的勸告。
「因為他們針對的就是妳!唐水柔妳不要鬧了,我叫小脩去接妳。」
「針對我?怎么可能針對我。」腦袋昏沉沉,不敢置信。我明明沒做什么事啊。
「妳是昨天你們分局的值日警察,但妳卻翹班,錯失林警察打回警局的求援電話……。」無奈地說明,無疑是在我的心頭砍刀。
「不是我啊,昨天我看表,不是我!」辦公室有個班表,除了組長之外,每個人都要輪夜。所以我習慣每天早上看一次,明明昨天看不是我啊。
「那是誰?就算妳現在抖出其他人,也于事無補。記者只會覺得妳在辯解,妳只能保持沉默,對自己或是同僚都是最好的。」張芹這話分明是要我背黑鍋,我抓著手機,瞬間無語。
腦袋不斷回憶到底誰是值班的人,腦袋卻是一片空白。由于填班都是填代號,我并不知道其他人的代號,別人偷改,我也不會知曉。咬住下唇,種種委屈不敵驚覺警局有臥底來得可怕。傻愣傻愣地不知所措。
「唐水柔,回家吧。我知道妳一定不好受,不過今天一查編號,就是妳。如果妳沒有任何證據,誰可以幫妳澄清?外面已經傳得很難聽了,說妳是靠妳媽才順利畢業、入職。」
「妳知道不是的!我雖然很兩光,但是我很努力!為什么要吞下這種委屈?妳難道不害怕嗎?警局內部出現臥底……。」
「與其懷疑別人,我寧愿相信是妳的疏忽。妳的猜疑若被證實,一定會大傷形象!拜託不要干這種事情好不好?不跟妳說了,我去通知小脩帶妳回家。」不等我反駁,張芹強勢地掛掉電話。我聽著嘟嘟聲,茫然、無助、害怕的感覺滲入骨下一篇很粉很嫩18p_文筆好的高質量的寵文頭里。
面對這個困境,最好的朋友卻不愿意相信我。到底是怎么了。

CH6-2 替換。 焦慮地咬著手指,將電話交還給護理站的護士,不斷在這走廊踱步。仔細思考,也知道張芹不是刻意說那些話,只是想阻止我沖去警局,給那些污衊我的記者一個過肩摔。好吧,我承認我是暴力了點,也不致于這么驚恐吧?
想來小脩應該很快就到了,煩躁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心里憤怒地詛咒那個嫁禍我的廢物!就不要給老娘調監視器查到,一定砍死你,就算不砍也要揍個幾拳來洩憤!
不到二十四小時,我失去了兩位同事,遇見半年失連的麻清允,親吻我不愛的小脩。為什么事情會一個接一個來?我好累、好疲倦,誰能給我一個肩膀,讓我依靠一下也行。仰頭閉上雙眼,滿身的疲累使我不顧內心煩躁,脫序地沉沉睡去。
我做了個夢,夢里面有對我溫柔微笑的麻清允,他摸摸我的頭,一次又一次地跟我說:「沒事,不要想太多,事情總會過去。」
「但大家現在都不相信我,連張芹都要我逃避。」
「誰說不相信妳,我相信妳啊。」他的眼底充滿真誠,沒摻半點虛假。
「你真的相信我?」
「當然,我這么愛妳,怎么會不相信妳。」握緊我的手,麻清允這告白使我驚愕地甦醒。瞪大眼睛,從椅子上跳起。哇靠,我到底在干嘛?一早剛親完學弟,現在就在意淫麻清允了嗎?我有沒有這么垃圾啊!只不過是一個夢,卻能這么開心……看來要忘記他,還需要很長很長的時間。
「妳怎么了?突然跳起來是怎樣?」熟悉的聲音,來自后頭。我錯愕地轉過來,看到剛剛意淫的對象,正勾起嘴角,出言調侃。哭么!為什么麻清允會在我后面!而且還露出這么猥褻的臉!
「你怎么會在這?」崩潰到不行,完全不知道該怎么應對。
「嗯,聽說妳出事了,猜想妳應該還沒走,就在這棟樓找妳。還好嗎?」抓過我,麻清允將我帶到他隔壁坐下。這種感覺有點奇妙,明明一早我們不歡而散,現在卻能這么平靜地對話著。好荒唐啊!
「我當然很好啊!倒是你,到底來醫院干嘛啊?」我知道他有說過,但一時間發生太多事情,根本記不得。
「陪媛芬來看我丈母娘。真的沒事?不要騙我。」
「嗯,真的沒事。」垂下頭,也說不出口到底怎么了。心情很混亂,只想找個洞縮起來。「麻清允,你不用陪我了,現在的我可以自己回家。」
不知道小脩怎么回事,為什么會這么慢?實在不想再讓他撞見我跟麻清允在一起,那時候我大概會愧疚得想死吧。
「好,妳回家小心。」眼眸眨啊眨,麻清允沒說什么出格的話,靜靜地目送我離開。這樣也好,平淡的關心,平淡地分離。只是不知道,我的內心會如此地惆悵。眨過欲奪眶的眼淚,不再為他而停留,往前邁進。
有些人,不管怎么付出,他都不會對自己產生內心期望的愛情。哪帕多么多么地愛,也只能以落寞完結。全劇終后,沒有任何番外,偶爾地客串,也像煙火一樣,一秒綻放即逝。
走向電信公司,毅然決然地替換這個不值得留念的過去。東西壞了,需要修理;人若崩了,需要好好療傷。
「小姐,我想換一只手機,順便換一組號碼。」不想在夜晚收到他的簡訊,不想在平日接到他的電話。縱使我多愛他,現在我唯一能動心的,就只有學弟一個人。
景物依舊,物是人非。兩年半前,麻清允曾送給我一支很漂亮的手機,在今天我就要把它替換掉,學著不去留念。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29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