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護士喂不飽 14p_文筆好的高質量的小說推薦

CH6-3 污衊。 換過一只手機跟號碼總是麻煩,除了一直找不到我要找的人之外,我對我的電話號碼呈現一種空白狀態。可惡,三年的習慣讓我好不適應,要戒掉記憶的余毒,怎么都覺得苦澀。
插入全新的通訊卡,再次打給張芹。靠,一個早上,就讓我昏昏沉沉地過去,是哪招?果然日子太充實,突然太悠閑有點奇怪。何況我是逃避翹班,這感覺真是莫名其妙。
「是唐水柔對不對?不是要妳在原地等小脩嗎?為什么又突然不見人影?妳跑去哪了?」尖銳的吼叫,驚得我要把新手機給丟在地上。老娘第一次用自己的錢買東西,不想讓它就此喪命啊!
「我去辦手機啊……先把小脩的電話號碼給我,我打給他。」腳想也知道他一定很著急,作為一個女朋友,一個早上逼他發瘋兩次,愧疚之心溢滿懷。
「算妳還有良心!學弟都快急死了,能不能別這樣?我傳簡訊給妳號碼,快點打給他報平安!」怒吼完后,她連再見都不說地掛上電話,隨后聯絡資訊就霹靂啪啦地傳來。
我悲傷地打給小脩,沒嘟幾生就接通。傳入耳的就是他低沉卻著急的聲音,「是學姊嗎?妳在哪里?我怎么都找不到妳。」
難以說明的哀怨從他嘴里說出有種奇異的好笑,知道他是真的擔心我,乖巧地回應他的話語。
「手機剛壞了,我去電信公司替換一只,這是我的新號碼,你登記一下。現在我在醫院大門口,你在哪里?」語畢,還來不及反應,從后背就有溫熱的懷抱。是小脩抱著我……似乎還哭了出來,默默地流淚。
「我很擔心。」簡單的四個字,小脩表露出滿滿的憂慮。
「不用擔心,我沒事……真的沒事。」轉身過來,回抱住他的身軀。「我知道你一定是相信我的,有你的支持,我怎么會受到打擊呢?」
「嗯,我相信妳。張芹已經跟我說過大致情形,妳說妳是被誣賴的不是嗎?有沒有初步犯人的想法?如果那個人改了你們的班表,應該就是刻意讓警局清空,好讓他們犯案。我想改白板上的班表簡單,但你們組長那應該有份電子檔是無法更動。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查看那份檔案,跟監視器畫面。」撫摸著我的側臉,眼底充滿了蠱惑人心的深情。
心中有一絲的悸動,靠著他的胸膛,想投入這份濃烈的愛意。
溫馨沉靜彼此的心靈,最終攜手返家,沒有多的言語,只有想一起面對的決心。在這一刻,我是真的很想愛上小脩這個人。如果能愛上他,我到底會有多么幸福啊。勾起嘴角,準備邁向新的生活。
然而家里沒有半個人,只有母親留下的字條,要我別想太多,好好地待在家里。握緊雙手,等待明天的到來。然而當我再次遇到家人,他們輕輕地嘆氣,摸著我的頭顱,像是要給予安慰。
「張芹把妳的想法告訴我們,經過一天一夜的調查,白板上的班表原本就是妳,但有一個人在妳查看前,把號碼改成別人,最后再改回來。」爸爸坐在沙發上,眉頭皺起,低沉告訴我這件事情。
「那個人是誰?干嘛這么缺德地要陷害我!」摩拳擦掌,超級想沖出去揍人。
「林警官。」
「什么?」驚呼一聲,我立即跳起身,不敢置信。
「是林警官改號碼,似乎是不想妳留夜,製造出有人排班,卻無人在警局的假象。」一字一句,都讓我驚愕不已。
「怎么可能,林警官是腦袋燒壞了嗎?為什么要做這種事情?」
「妳母親初步猜想,林警官跟李警官,兩個人恐怕都是『思鈉』製毒集團的成員之一,警察內部的臥底。」
啪啦,我眨著眼眸,突然不想接受這種令人心痛至極的事實。警察這職業,原本不是很神圣的嗎?為什么要污衊它的存在?

CH6-4 調職。 父親捕捉到我片刻的呆滯,他微微嘆口氣,語重心長地說道:「我知道這對妳是一個打擊,但妳要試著接受這個事實。沈組長跟妳母親提議,先不要把林警官串改的事情公布給媒體,等到事情水落石出之后,再還妳一個清白。妳覺得呢?」
「你們的意思是要我繼續背黑鍋?」
「不是背黑鍋,只是不表態。水柔妳很清楚,如果這件事情暴發出來,對于你們警察的形象傷害多大?一個重案組刑警竟然是製毒集團的臥底?而且和自身喪命于其中。現在不說,是要等之后再說,妳一時的吞忍,可能對案件有新的突破。」
「那要等多久?爸你也知道刑警的潛規則,若我有任何記過、汙點,別說升等,我到底能不能混到退休都不知道。」冷冷笑著,實在不認同他們的寬闊。
「三個月,若三個月內他們無法查明林警察的動機,那組長就會公布那段監視器錄影帶,還妳一個清白。」
「那我要保有那錄影帶的檔案,萬一到時候他們翻臉不認人,我真是不知道找誰哭訴。」警察可以很好,也可以很骯髒。而現在骯髒的人太多,不防身真是對不起自己。
「還用妳說嗎?妳母親早給妳複製一份。」亮出手中的檔案,老爸扯開嘴角,「這東西好好收著,若有任何變動,這是妳的擋箭牌。」
「謝謝你們。」露出寬慰的笑容,知道父母是不可能讓我白白受委屈。
「妳可別謝太早,我怕妳等會聽到下面的消息,會氣得早餐都吃不下。」
「什么消息?」大概是看不慣我開心,爸爸馬上澆冷水上來。
「下禮拜,妳就會被調職到交通局,當警交。」晴天霹靂,我聽到這話驚愕得下巴都要掉下來。為什么?為什么我要調去那恐怖的部門?警交有多恐怖,大概就是警察的地獄,每天風吹日曬,還有可能被腦殘司機給撞死。若不是真有顆忠心愛國的心,恐怕根本不會有人想要去那里。
「該不會因為這件事,我就要被調過去吧?」臉上帶著眼淚寬麵條,崩潰得想要去外頭吶喊,想問蒼天為什么這樣對我!
「嗯,上級似乎覺得妳不適合做這個,要把妳調去--」
「不要!我沒有做錯事情,為什么要把下一篇護士喂不飽 14p_文筆好的高質量的小說推薦我調職!」不甘心地哇哇大叫,剛好讓進門的母親給撞見。
「沒給妳直接打包回家就算是看妳老娘的面子,妳還想怎樣?」冷冷地開口,折騰好幾天的媽媽看起來有夠疲倦。
「這次我很無辜耶!」
「世界上沒有很無辜的事,妳想想為什么這么多人可以陷害,偏偏找上妳?妳這丫頭,把自己深陷危險,卻渾然不知情!我跟妳爸爸已經幫妳檔了很多問題,如果不想干交警,就去當女工!不要啰嗦八唆的,真是吵得要死。」吼得我耳膜好痛,瞪大眼睛好委屈。
「去嘛,干嘛這么兇。」超級無辜地低頭,眼淚都要掉下來。「我已經做得很好啦,每天都認真的工作,誰知道會碰上這種事情啊!」
怒不高興地吼著,不等母親的抓狂,立馬跑回房間,甩上門。真的是快要發瘋了,我到底是招誰惹誰啊!為什么平白無故被調職、汙賴?明明很無辜,還要被吼,有沒有這么悲情?
忍不住哇哇大哭,但我就算多么委屈難過,都要乖乖去交通部報到,苦哈哈地當我的警交。而這日子出乎意料地過得飛快,畢竟老娘每天都太過忙碌,常常忙到最后都忘記這是哪一天、哪個星期。
一眨眼,兩個月就悄悄地過去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29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