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隊友們臉色難看,忿忿的握緊武器,有氣找不到地方發出來”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四 00.欺騙

「徵人組隊,二十五等副本團,組滿五人開團!」

一個新手玩家拿著組隊木牌「王怪踏青團」,坐在熱鬧的玩家公告區徵求隊員,街道上來來往往,有幾名玩家聽到叫喊聲撇頭看了一眼,發現只是個十等的新手玩家,紛紛扭頭繼續行走。

新手玩家毫不在意別人的目光,露出有些天真的笑容,自逕舉著組隊木牌,熱情邀請隊友加入。

9130

新手玩家知道自己練功速度不快,第一次接觸游戲令這人樂翻了,隨便一個花草樹木就能消磨好一段時間,至今有一個星期了,天天解一些有的沒的雜線任務,同期的玩家們都已經升上二、三十等,而自己等級始終停留在十等,因為太低等了,沒有所屬公會。

新手玩家心思尚為單純,對這些不以為意。

這天,新手玩家接到一個支線的循環任務,為了獲得任務材料,必須進入五人副本,于是新手玩家首次出了新手村,來到城鎮玩家公告區,打算組個野團,找一些路過的玩家一起合作。

新手玩家懷抱著純純的理想,高舉著手中的組隊木牌,一遍遍喊著口號。

沒多久,傳來四道系統提醒聲,新手玩家點開系統介面一看,隊伍頻道已經組滿五人隊伍。

四個陌生人進入隊伍中,先是熟練的一眼掃過瞥了隊伍名單,眾人紛紛將視線停留在隊長那欄,暗自訝異新手玩家才十等而已,居然敢進二十五等副本。

不過,四人隨即會意過來,這個副本是個有名的循環任務,打熊掌換取獎金,設置成任何等級玩家都可以接,有許多不知情的新手都會興致勃勃接了任務就冒失的跑來闖闖,也不看一下自己的等級是否符合。

這人就是個不知副本險惡的蠢新手,純粹解任務的吧……眾人皺眉想著。

「二十五等循環任務?打熊掌?」新手玩家滿懷期待的望著隊友們。

四個人都皺起眉,一言不發,不知該對這個情況說些什么,已經入了團,要拒絕似乎有些困難。

新手玩家多少有點自覺等級落差太大,自己就是來蹭經驗的,語氣客氣的說:「各位哥哥姐姐,我只是要過任務,撿一個熊掌就行了,如果有多余的熊掌,你們儘管拿去,我在這隊上沒攻擊力,可以幫忙補血,不會造成大家困擾。」

「好吧,當作帶新手過副本,純解任務。」其中一個妖族的近戰系玩家,一看大致隊友有三十等左右,覺得多一個累贅不是問題。

「沒意見,我只是想打熊掌賺點錢,少一個人分熊掌反倒是好事。」另一個人族女法師說。

「別拖累我們就行了,開團吧。」男守護系玩家說。

新手玩家眼見隊伍大部分的人都同意了,將期盼的視線望向最后一個人。

一個穿著亞麻色披風,看不出所屬職業,挺沉默的人族男玩家,點點頭表示:「隨便。」

新手玩家渾然沒察覺隊友們心思,燦爛一笑,一蹦一跳的走進副本NPC對話,并傳送至副本。

「到齊,出發!」

進入副本沒有十分鐘,隊友們很快就為自己的決定感到后悔。

四個隊友們臉色難看,忿忿的握緊武器,有氣找不到地方發出來。

「我的天呀,小白啊……」

「運氣很不好,遇到小白了……」

新手玩家顯然是第一次下副本,還沒搞清楚狀況,對于一些潛規則懵懂無知,在守護系拖怪時,立刻往前爆沖,成功的吸引怪物群注意力,造成暴走,這不打緊,還在死回副本重生點時多次迷路,搞了大烏龍。

這個循環任務有個規定要五人到齊才能打王怪,新手死回副本重生點,眾人被迫停留在原地,等新手玩家重新復活走來,等了十多分鐘卻不見人影,一問之下才知道這人不會走回來!一直鬼打墻轉圈!

「對不起,我不會分辨地圖方位,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很抱歉給大家添麻煩……」新手玩家第三次死回副本重生點,在隊伍頻道不停的道歉,整個快哭出來了。

而其他隊友們火氣快要爆發了,雖然每個玩家第一次游戲都是無知的,需要教導開導,但他們可不是這么有耐心的人。

現實一點來說,如果這是個公會團或是朋友團,留著一點情面,那也就算了,但這只是個野團,一群不認識的人,退了隊就不會有連繫,打不著關係,誰還管這些?

在這些人心中,新手玩家已經被歸類為小白,列為黑名單,出了副本后打死不相往來。

當下,四個隊友就有三個翻臉了,直嚷著運氣糟透了,要退隊,甚至有人直接爆粗口。

面對眾人一票指責,新手玩家愣在重生點手足無措,眼里積滿淚水,其實,新手玩家不算是小白,至少個性不白目,會做出這些舉動純粹是不懂規則,而非故意搗亂。

大家早已經沒了耐性,沒人愿意花時間走回重生點領導,新手玩家看不懂地圖方位,四面皆是墻壁,感到很挫折,就想蹲在地上大哭。

這時候,一直沉默的人族男玩家忽然開口,「站在原地別動,我來。」

這句話化解了危機,有人愿意出面做掉最麻煩的事,讓隊友們怒火暫熄,新手玩家沒多久便看到人族男玩家向自己走來。

「大哥,謝謝你。」新手玩家感激的說。

而人族男玩家只是酷酷點個頭,沒有多說什么,僅花了兩分鐘,他們終于走出有如迷宮般副本地圖,回歸隊伍行列。

小摩擦就這樣過去了,氣氛到此又回歸和諧,新手玩家戰戰兢兢不敢再出差錯,最后一路順暢,隊伍成功吃掉王怪,爆出一堆寶物。

新手玩家接受一個熊掌,把任務物品分給其他隊友們,其余獎品依照系統自動平均分配給所有人。

「運氣很好,我拿到五顆強化石,這一趟值得了!」妖族近戰系玩家語氣很興奮。

「我拿到三顆合成石,不錯了。」女法師說。

「我獲得二十五等藍鞋!哈哈哈,可以賺一筆錢!」男守護系玩家說。

眾人互相交流意見,大家清一色拿到好寶物。

新手玩家羨慕的聽著,也看向包裹,隊伍中自己出力最少,只拿到三顆彩蛋,在市面上這些彩蛋很便宜常見,開出大獎的機率太低了。

新手玩家點擊彩蛋,忽然閃開一陣光芒,包裹中躺了三個紫色名字物品。

新手有點不敢相信,揉了揉眼睛,囁囁的說:「那個……我開到紫色階級物品了。」

隊伍頻道處于獲得寶物的興奮喧嘩中,沒人關注新手玩家,最后還是人族玩家注意到這聲細微聲響,問道:「拿到什么?」

「二十五等炎之石、二十五等銀項鍊、二十五等地藤劍……我的彩蛋開出這三樣物品。」新手玩家吞了吞口水。

隊友們停下手邊事情,臉露吃驚,紫色階級的物品極為罕見,這個新手玩家人品這么好,開出了三把神器?

「真幸運!紫階很稀有搶手呢!」妖族近戰系玩家說。

「羨慕,銀項鍊是法術系玩家至寶呢。」女法師眼神緊盯著項鍊。

「炎之石我老早就想要了!」守護系玩家說。

人族男玩家則是輕輕挑眉,難得多話一些:「這三樣全是紫階寶物,起碼可以賣到市價三百萬元。」

新手玩家不好意思的笑了,把三樣寶物遞上前,大方的說:「如果不介意,這些東西就給你們用吧。」

隊友們又是一驚,睜大眼睛盯著三樣神器,動作有些遲疑:「真的給我們?」

「是呀,我的等級還用不到,留著也是浪費,不妨就送給你們吧!」新手玩家說。

三個隊友互看一眼,從對方眼里明了到,這人不只是小白,還是個單純無知,很好騙的小白。

沒心機成這樣,根本就是要人來騙嘛!

新手玩家不疑有他,樂呵呵的將三樣寶物遞給其他人,不料人族男玩家做出攔阻動作。

只見,人族玩家慎重的說:「小新手,別那么輕易把東西給別人,交易一旦成立,就再也要不回來了。」

新手一愣,偏頭想了想說。

「大哥,很感謝你關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吃一點虧沒關係,游戲里能夠用三樣寶物就能交到好朋友,這是很愉快的交易。」

對單純的新手玩家來說,在朋友間談金錢利益太傷感情了,有好東西當然大家要一起分享,自己拿不到好處沒有關係。

「隨便。」人族男玩家定定的看了新手玩家一會,知道說再多也沒有用,便揮了揮手不再說話。

「別說的那么難聽嘛。」女法師湊上來,一面摸走銀項鍊,一面笑呵呵的問道:「這樣好了,小新手,神器先借我一個星期,等小新手等級到了二十五等,我會歸還回去,如何?」

「是呀,小新手等級不到應該還用不上高階神器,不妨在練等期間,先借我們用用吧?」妖族近戰系玩家露出貪婪的眼神,拿走地藤劍。

「加個好友!日后方便連繫啊!」守護系玩家把炎之石拿走。

「好,說定了哦!」新手玩家說:「那就約好了,一個星期后我們約在城里見面,不見不散。」

「好!」

「可以!」

副本結束,大家傳送至門口,交付任務。

新手玩家進行交易,將三樣神器交易給隊友,與對方告別后,懷著愉快的心情,笑呵呵的下線了。

待眾人散去后,人族男玩家停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搖頭,嘆了一口氣,他知道神器一旦被這些人拿走,就不會還回來了。

不過同時他也明白,就算現在隊友們不騙,新手玩家這樣的性格,手端著這三樣神器,無知的到處亂晃,未來遲早也會被其他人騙走。

他很想告訴那位新手,不是什么交易都能圓滿達成。

人心難預料,有些事情,不是付出多少,就能得到回報多少,這么簡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