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歌一伙人提早了十五分鐘,撕破回城符傳送至付近城鎮。”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四 06.領隊的淫威

三天迅速的到來了。

刑歌一伙人提早了十五分鐘,撕破回城符傳送至付近城鎮。

與烈火獠牙的約定會面地「斯系爾」為狂徒的公會領地,非公會人士無法進入,因此他們就以徒步的方式,如一般訪客從城門口進入。

9128

狂徒公會的城鎮大約有二十多個,而此次選的會面點「斯系爾」算是小型城鎮,因此附近的傳送臺頂多就是涼亭大小。

一陣光芒散去,血霧傭兵團四人率先出現在傳送陣中,「啊」、「哇喔」幾乎所有人同時驚呼出聲,四個人一齊站在不滿一坪的傳送陣中,難免有些推擠。

「喂喂,很擠呢,人貼人實在有夠噁心的,站過去一點,前面那個誰啊,快走出去。」隱形貓率先表達不滿,用手臂用力推了一把前方的人。

被推到的千曜當然也是不爽:「這是我要說的話,靠太近讓我感到噁心,也不看看是誰的體積太大,佔了最大的位置。」

隱形貓將視線瞥向一旁:「要到說隊伍最重的人,應該是白淵才對,他最高最佔位置嘛?」

「喂,不關我的事,我一傳來就閃到旁邊去了,何來的佔位置之說。」白淵滿臉無辜聳著肩。

「哼,通通讓開點,別把我擠在中間!你們才通通是胖子,論起體積,矮人族的我是最小的,」席維斯特也滿滿的不爽。

矮人族只有一百四十公分的孩子身高和外表,席維斯特處于弱勢,傳送的當下只能隨波逐流,像個夾心餅乾被眾人擠到最中間,四面皆是人墻,完全動彈不得,因此火氣最大的人非席維斯特莫屬了。

千曜瞥了席維斯特一眼,冷哼一聲:「你的賣點不就是正太嗎?長相不曉得騙了多少大姊姊的心。」

白淵比劃了一下彼此身高,笑著:「至少差了四十公分,只到我的胸前呢,每次比較身高都覺得挺有趣。」

隱形貓還伸手摸了摸席維斯特的頭,揉亂他一頭金髮,故做慈祥樣:「姊姊給你糖吃,乖乖到旁邊去賣萌。」

隊友們一致的調況令席維斯特當場大怒,這位正太道具師拿出十幾種顏色鮮豔的玻璃瓶,陰陰的說:「游戲外貌不是真實模樣,我的年紀不知道比你們大多少呢!別因為我個子小就以為我好欺負,體積大的人通通去死吧!」

席維斯特朝著自家隊友扔腐蝕液和各種毒藥,下手之狠,活像是要把隊友們再傳來一次重生點似的。

「體積大……那就是胖子的意思啰?你這話意有所指的太明顯了!」隱形貓也怒了,抽起法杖召喚出三只骷髏,作勢攻擊:「你竟敢說我是胖子!席維斯特你找死!來打吧!」

隱形貓雖然是個商人,卻也是個不折不扣的女人,體重絕對是她們誓死捍衛的項目,誰也不能踩中這個逆鱗。

「已經夠擠了,干嘛還召喚骷髏佔位置,看來不發威當我是病貓是吧!」千曜的暴躁指數瀕臨極限,頓時殺心大起,立刻抽出背后的巨劍加入戰斗行列。

「居然說我一百八十三公分的勻稱身材為體積大,真是太令我傷心了。」白淵也加入戰局,亂中加亂。

血霧團的四個傭兵,各懷著心思殺紅了眼,就在傳送陣外圍互相廝殺起來了。

刑歌最后一個傳送來,因此錯過的調解時機,見了隊友們莫名的打起來,她真是哭笑不得。

傳送前她就提醒過了,玩家要一個個傳送,才不會造成擁擠的情形,偏偏這群傭兵都不是聽話份子,每個人都搶快想當第一,理所當然的,最后就全卡在小小的傳送陣中,進退不得,然后演變成現在的場景。

在原地觀望了下,刑歌無言的走去勸架,她最近開始覺得,自己這領隊最常做的事就是阻止這群傭兵搞內亂。

不過刑歌畢竟有著非常強勁的領隊威嚴,這個看似溫柔的少女雙手插腰,清喝了一聲,還在打的隊友們轉頭望了她的方向幾眼,刑歌回予每個人一個淺淺的微笑,笑的多么溫柔動人,和藹可親,只是傭兵們臉色紛紛變了,沒幾秒后,他們自動自發的收起武器,沉默的回歸隊伍,好像什么都沒發生過。

有幾次他們在外頭上演了這一幕,在旁觀望此幕的群眾們,都非常不能理解,為什么一群兇殘的傭兵會乖乖聽一個少女的話呢?真是不能理解啊!

血霧傭兵團的運作總讓外人霧里看花,越看越不懂,八卦雜誌描寫他們無數回,大部分群眾依舊不懂這個團體。

對此,傭兵們私底下的解釋是這樣的:

「雖然她在笑,可是就毛骨悚然,渾身發冷,說不上為什么。」千曜說。

「別試圖挑戰她的底線,否則那女人會讓你知道什么是更可怕的東西。」隱形貓說。

「領隊的淫威?」白淵歪頭深思。

「所以說,刑歌才能當上我們的老大。」席維斯特說。

身為一群傭兵的老大,必定要有一套自己的管理方式,能讓這群傭兵們甘愿服從,這就是刑歌的特殊之處。

卷四 10.來硬的

烈火獠牙話里的威脅濃厚,千曜隨即嘖了一聲,冷笑著:「喂,你會不會太囂張了?」

隱形貓同樣冷笑:「我們不是狂徒公會的成員,可以適當懷疑任何對象,你憑什么要求大家順著你?」

「狂徒公會要做的事,不允許其他人阻礙,我已經事先警告你們了,若還有疑問,那就靠『實力』解決吧,我們戰場見。」烈火獠牙意思表明的很清楚。

游戲世界其實也跟現實世界差不多,實力強的公會話就能說的越大聲,狂徒身為第三大公會,擁有極為雄厚的囂張本錢。

血霧傭兵團五人雖然實力出眾,卻也只有五個人而已,狂徒公會整整有千人以上,若真的要對抗起來,他們幾乎沒有勝算。

「哼,排行榜上的公會就喜歡來這套,仗勢欺人!」

血霧團傭兵們個個臉露不爽,還想再說些什么,不過都被刑歌揮了揮手阻止了。

五大公會之中,已經有三個會長合作對抗天堂之門,其中就連第一王者黑桃也稍微妥協讓步,愿意共享情報提供幫助。

刑歌原本以為好好溝通,便有可能說服烈火獠牙加入合作,只可惜,她錯估了烈火獠牙了。

她平時和德里克、黑桃有私交,對彼此頗為熟悉,談話間不是問題,逍遙也算是很好說話的人,簡單幾句就達成共識了,但是烈火獠牙不同,這人性格非常剛烈,寧折不彎,寧可戰死也不肯屈服,這種人自然不會輕易其他人妥協。

刑歌與烈火獠牙,一個是冷靜的謀略派,另一個是狂野好戰份子,兩人性格沒半點交集,生活圈八竿子打不上關係,游戲運作三年,他們只有幾次見面說話,且還是在城戰中意外碰面,順便問問一下對方戰績如何罷了,要說起來,他們屬于互相知道對方名字和消息,但完全不熟的朋友等級。

血霧傭兵團忽然到來要求交出神獸,豈止是烈火獠牙能接受範圍?因此他毫不留情的狠狠拒絕對方,并威脅阻礙就殺,完全不妥協。

「這人真可惡,不肯妥協聯手就算了,我們有共同的敵人天堂之門,至少也透露一點神獸情報共享嘛,什么都不說就準備趕人是怎樣!」隱形貓在傭兵頻道上吼著。

「烈火獠牙的態度嚴然把其他人全預設成敵人天堂之門,雖然這種做法有好處,但壞處更多呢。」白淵聳了聳肩,「沒想到他這么固執。」

「怎么辦,我們等等發動突襲,用暴力的方式打到他說出來如何?」千曜問了實際一點的方法。

「是呀,苦口婆心的勸告沒聽進去,那么只好使用暴力,讓烈火獠牙吐出實情了。」席維斯特說。

刑歌苦笑了一下,阻止隊友們:「別白費功夫,這招對烈火獠牙沒有用的。」

是的,沒有用。

聰明人也許剛柔并濟威脅利誘會稍微鬆口,看狀況不對就吐出實情,可烈火獠牙不是,刑歌從對方眼里透露的殺意便看出,這人講的不是普通的場面話,「阻礙就一起殺」這句話是玩真的!

在靈魂之刃五大公會之中,烈火獠牙是公認的火爆好戰份子,總是靠直覺做事,對于他來說,這世界上就只有兩種選擇,「是」或「不是」,「要」或「不要」,沒有其他灰色地帶和商量空間。

要說起來,烈火獠牙直線條的性格連聰明的邊都沾不上,他從來不管遠大的利益考量,選哪邊站比較不吃虧,只專注于眼前,傾盡全力奮力去做,寧折不彎,執著的可怕!

因此,江湖上曾經有玩家傳言,正是因為烈火獠牙的特殊性格關係,常常人品爆發受到系統眷顧,幸運至極,隨便吃個小怪都會撿到神器,羨慕死一堆人。

因為其強大實力和魄力,游戲中沒有玩家敢小看他,而去挑戰烈火獠牙的底線。

一旦烈火獠牙認定不說的事情,就打死也不會說,誰逼他都沒用。

和這種人對抗最為頭疼,硬碰硬沒機會,他就是吃軟不吃硬的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日期有延后,不過靈魂之刃第四集今天出版喔~~(灑小花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