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19p_文筆好細膩的仙俠言情

CH7-7 尷尬。 雙手忍不住高高舉起,向天空放聲尖叫,想把一整天的委屈沉悶都發洩出來。這舉動當然會引起旁人側目,但我還是絲毫不介意,惹得小脩也跟著我一起製造噪音。
未來我們會變得怎樣我不知道,或許會吵、會鬧、會分手,最后形同陌路。也可能我拋下所謂得不到的執念,專心一意地跟他走入禮堂,為他相夫教子,當一個好太太。這些都無法猜測,只想把握現在的快樂,迎接小脩畢業入職場,成為下一屆的菜鳥警察。
嘴角彎彎勾起,透過后照鏡,我也看到他開心的笑容。這個笑容,好久不見。那一晚除了影響我的態度,連他也開始小心翼翼地對待我,生怕我又對他提出分手的要求。如今小脩終于笑出來,發瘋癲狂似的模樣不會使我畏懼,反而多了一抹安心。
「到了。」騎了大約十幾分鐘,沿路不斷受到矚目的我們在一家感覺挺高級的西餐廳停下,小脩替我拿下安全帽,輕輕地拍拍我傻愣的臉龐。「怎么發呆成這樣?」
「這里很貴吧?」低頭看著認識他四年來未替換的中古機車,我退怯地想要離開。
「偶爾吃一次,不算什么。走啦,不用害怕,我真的有帶夠錢。」拿過我手緊抓的鑰匙,他把我帶入餐廳,溫和不失熱情的服務生馬上前來帶位,四周還有營造氣氛的音樂,聽得我這個凡夫俗子昏昏欲睡,若不是要面子,恐怕早已睡到流口水。抬眼瞟了小脩一眼,見他的模樣跟我差不了多少,實在有些好笑。
一旁站著的服務生還在滔滔不絕地介紹今日餐點,可惜我得知價錢后連水都喝不下去。有錢吃是一回事,有心思花又是一回事,我捧著充滿不知名語言的菜單,偷偷地往小脩那靠。「我們真的要在這里吃嗎?一杯水都要一百多,夠我吃兩個便當外加一只雞腿耶。」
「聽說這家的小羊排很好吃,我們可以來嘗嘗。」大概是打鐵了心思要在這里享用餐點,我們糊里糊涂地點了最簡單的套餐,從前菜開始吃起,味道不濃厚,顯得清淡微酸,成功地引起味蕾,對這個晚餐有了些微的興趣。
而小脩也不是什么強迫癥男友,管我怎么吃都開心,兩人有一句沒一句地閑聊,多半還是像個餓死鬼,菜一上來就開始大快朵頤。滋味還算不錯,不過還是頗心疼那價錢。老天……我竟然在兩個小時內吃掉五十個雞腿便當的價錢,理當應理所當然會很飽,為何還是感覺有些空虛?
「水柔不好吃嗎?」小脩見我飯后甜點吃完,正含著湯匙神游太虛,便出言關心。
「沒有啦,挺好吃的……只不過下一次我們還是吃路邊攤下一篇19p_文筆好細膩的仙俠言情就好,這音樂、氣氛真的讓我無法放鬆。」害怕太放鬆就睡死,那場面就尷尬啦。
「好,我們偶爾吃一次也好。」他笑笑地要服務生拿帳單來,從錢包拿出白花花的鈔票,頓時間經過這餐,我們內心都消瘦不少,除了臉上帶著虛弱的笑容,剛剛進入到腸胃的食物彷彿從未存在。
「走吧,看你一副沒吃飽的樣子,我等會請你吃滷味。」無可奈何地拍拍對方肩膀,兩人笑笑便要離開。沒想到在門口,我詫異地巧遇許久不見的孟媛芬。
絕美的五官閃過一絲慌亂,勾在男伴臂上的小手迅速放下,兩眼瞪大地看著我。一陣沉默蔓延,站在她身邊的不是熟悉的麻清允,是一個長相頗平凡,身材高大的男子。
我皺眉不語,明白小允為何口口聲聲地說他跟媛芬回不去。眼前的狀況,擺明就是一人出軌被捉,尷尬無比。

CH7-8 事實。 這份對視沒有持續很久,很快孟媛芬就轉過頭,對搞不清楚狀況,一頭霧水的男伴笑語:「維達,你先進去好不好?我遇到朋友,想聊聊天,等會再吃飯。」
很清楚她口中的好友就是在指我,默默地握緊小脩的手,想要得到一些鼓勵。不知為何,我實在不太喜歡跟孟媛芬講話,這在我精神方面是一個很沈重的負擔。
「如果害怕,我們就去吃滷味,不要想這么多。」感應到我的情緒,小脩作勢想把我帶走,一旁的孟媛芬馬上就拉住我的另外一只手,強勢不可拒絕。
「我們談談吧。」下巴頂向對面的咖啡廳,態度好像今天出軌的人是我,而不是她。說真的,他們夫妻的事情,我是不太想搭理,麻清允是我生命一個鬼打墻的魔咒,多一次見面就是多一次心酸,心里很清楚這是自虐,沒事給他虐就算了,干嘛還要給他老婆虐,是發瘋嗎?
「不用了,我們沒什么好談的。今天的事情不管我看到什么,都不干我的事。我不想淌這個渾水,再見。」僵硬地拒絕,見媛芬的臉色微微變異。她咬著下唇,眼眸冷瞪,如果眼神可以殺人,她大概想把我千刀萬剮吧。
「他是我母親的主治醫生,我們的關係比妳跟麻清允還要清白。至少我們是來餐廳吃飯,而不是去賓館度過春宵。」沉默許久,她開始口不擇言,像是惱羞成怒,伸手想推我一把,卻被小脩擋過。
「小姐,請妳自重。不管是去哪里,只要內心無愧就好,何必多費唇舌來辯解?說到底也不就是心虛嗎。」第一次看到學弟這副模樣,那晚何嘗不是他心中的一根無可忽視的刺,但他卻選擇了包容與原諒。
「你算什么東西,麻清允若回來,這個破布袋馬上就貼上去了。什么內心無愧?我跟他離婚是遲早的事情,到時候我想看你還能大氣多久。」甩過小脩的手,孟媛芬的氣勢依舊高傲,卻有種讓人難受的可悲。
只有即將戰敗的母雞才想奮力一搏,在我眼里,大家都很悲慘,不斷在情愛中繞圈,找不到所謂的出口。
我以為小脩會有更激勵的反應,沒想到他只是轉頭對我笑笑,佯裝沒事,「走吧,誰離婚干我們什么事呢。肚子還餓吧?去吃滷味好了!」
「好,這次我請你,看你要點多少份青菜都行!」拍拍胸脯,我們都在偽裝,不敢顯露最真實的自己。愛一個人,真的好不容易……越愛越回去,愧疚到連做人的資格都快沒有。
多想讓這一刻成為永恆,我不再受麻清允的誘惑,回應他純真的感情。可惜孟媛芬說得很對,他們倆離婚的日子,大概我與小脩也走不下去。
「上車吧,我一定不會跟妳客氣的。」再度戴上安全帽,靠著他寬厚的背脊,眼眸輕輕閉上,不再想以后……不再想其他複雜的問題。然而隨著風飄渺,耳邊繚繞著一句蕩漾人心的話語,「我不是不在乎……而是太愛妳。」
強忍鼻酸,事到如今我又怎能減少給他的傷痛?在我答應他交往時就已經是大錯特錯,愛是泥沼,掙扎只會陷得更深更痛,最后到了萬劫不復的地步。緊緊抱著他,呢喃回應:「對不起,我只是喜歡……不是愛。」
知道他一定聽得見,聽見我最大的努力。可惜我也明白,這個事情終究是鮮血淋漓、錐心刺骨。總有一天,我或許能付出真正的感情,但是那一天,還要等多久?
夜晚的風很涼,心底也涼到發抖。車子一路直行,不再繞道而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33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