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崗老熟婦小說_文筆好高質量的總裁文

CH8-9 沖突。 不過辦案又不是靠直覺,等到我們把筆記本送去做筆跡鑒識時,又說這確確實實是蔣君的筆跡。哇靠,這下子真的有通靈的存在,我不信他能鬧雙胞胎,一個去跟我工作交接,一個跟蹤我去賓館!想到就快瘋了,這案子根本就是死胡同,比柯南里的兇手還要奸詐啊!
「那那些不為人知的事情有沒有危險啊?不要妳這個沖動的傻妞,遇到事情就往前沖鋒陷陣,急死妳后面的一群男人。」張芹狗嘴吐不出象牙,什么我沖動?老娘在工作上可是很懂得前后進退,偶爾桶出簍子,也是立即乖巧地修補。這么好的員工,有什么好擔心的?
「放心啦,那些不為人知的祕密,就真的只是秘密,打從我當上刑警,還真的沒有拔槍出擊的機會。」黑著半張臉,突然覺得我的職業生涯有點可悲。
「沒有更好,我可不想看到妳這丫頭到時候打悔過報告打到死。」警察的配備是很風光,但打出一個子彈,要寫一份報告,傷到罪犯一根頭髮,也要寫個報告。任何亂七八糟的雜事,出了紕漏就是要寫報告,想到就覺得煩。
「別說我的工作了,妳呢?最近在鑒識科還好吧?」
「還好啊,整天跟那些機器為伍,看看細胞、指紋有什么不好。」露出淺笑,張芹又把話題轉到我身上,「妳的工作說完了,感情呢?跟小脩過得怎樣?」
「還能怎樣,一如既往啊。」這可是我心中的地雷,一說傷感情,也就習慣性地迴避。
「一如既往就是沒戲唱的意思,妳也別浪費別人的光陰,好好地跟人家說分手。」毫不留情面地點破,張芹向來冷言冷語,有點把我給凍透了。
「兩個人相處得不錯,為何要分手。」說穿了我還是怕寂寞,我怕沒有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麻清允算是不可追憶的過去,我只剩下小脩一個人,怎么捨得分開。
「世界上像妳這么自欺欺人的,大概就妳一個。唐水柔,妳不愛小脩,妳要他干嘛?出事了妳不會第一個打給他,晚上也不會傳簡訊道晚安,連通電話都沒給人家打去過。這是在犯感情的重罪,妳知道不知道?」
「我還要再想想。」低下頭,不想面對這血淋淋的事實。
「又來了,這話題我們講了不下十次,妳卻老是『再想想』,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說妳才好。若不愛人,就放開手,不要拖拖拉拉地到最后給人一個響亮的巴掌。」怒得喝下一杯水,下崗老熟婦小說_文筆好高質量的總裁文犀利的眼神透露出不屑,「別跟我說妳還愛著那個麻清允,他媽的就是一個渣啊!這種男人妳要干嘛?兩個男人若真的不適合妳,就去找下一個啊!難道你的世界只有麻清允跟司馬緹脩嗎?」
「好了,妳不要再唸了,我不喜歡。」
「聽到不好聽的就想當縮頭烏龜了嗎?妳會不會太懦弱了點?這些行為跟--」
「不要講了!我就是知道啊。張芹妳不是不知道我有多痛苦,不要在傷口上灑鹽了好嗎?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會處理!」一頓飯都吃不太下去,頂著眾人的目光,我拿起包包就要甩門出去,才剛走出咖啡廳,又撞上了許久不見的孟媛芬。
她見我沒有什么好臉色,迅雷不及掩耳地揮手,五爪紅印就在我臉上浮現。渾身顫抖地指著我,雙唇微開,「唐水柔,妳成功了。做得很成功,讓我可以對麻清允死心、簽字離婚是妳的豐功偉業。夜路走多了,就會碰到鬼。你們不會有什么好結果的。」
瞪大的眼眸,掉出滴答的淚水,當下我就明白,孟媛芬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了。女人,總是很直覺地觀察誰是情敵,早在一開始,我們在感情的競爭上,就從不相讓。

CH9-1 照片。 雖然是當了孟媛芬的小三,但這么狗血的場景,還真的沒有想過。我摸了摸發紅的臉頰,在里頭的張芹見狀沖了出來,有些驚慌地看著我們,支支吾吾地想要說什么,最終還是拉住我的衣袖,要我冷靜。
我喘口氣,露出一抹欠揍的微笑。說真的對她我愧疚,愧疚得可以卑微道歉,可惜不至于被打還要跪下來求原諒的地步。我賤,再怎么賤也有個限度,不是任人把玩的小丑。
「孟小姐,請不要做出這么脫序的舉動。妳跟麻清允怎樣,是你們的問題,不要因此而胡亂牽連。反正那天在餐廳,妳也早劈腿了不是?為何把自己講得跟貞節圣女一樣。」我眼睛眨也不眨,瞪著孟媛芬,見她臉色的扭曲,兩手一抓想要出拳毆打,卻被我直接閃過,并且擒拿住她的手腕。
「我的確不是什么圣女,也沒有多貞節。但妳明明喜歡麻清允,為什么要把他讓給我!是同情嗎?還是一種悲憫?妳讓他有種愛上我的錯覺,以為這是真實的愛情,不管我怎么壞,他都能夠接受,因為那份不想失去的畏懼,他吞忍了許多我對不起他的事情。可是他心里、腦里想的都不是我,是妳……是妳!」有些崩潰地抽出手腕,眼淚霹靂啪啦地掉落,就像是極受委屈的孩子。
我啞口無言,不知道原來我長期的吞忍也對孟媛芬造成傷害。在感情上我懦弱、無用,且避免不了誘惑。是多么卑微的愛情,然而這份卑微,孟媛芬也感受到,深深切切地受到折磨。
「妳的出現毀了我的愛情,我的婚姻!如果愛他就不要把他讓給我,如果把他讓給我,就不要在背后跟他上床!」一邊說道,她從包包里揮灑出一大疊照片。里頭的男女主角都是我跟麻清允,充斥我們互相擁抱,失控親吻的模樣。
「這是昨天有人寄給我的照片,若不是這個不知名的好心人,我還以為麻清允已經回心轉意,準備跟妳切斷關係,好好過日子了呢。」孟媛芬的表情很惆悵,眼神充滿了凄涼。
張芹彎腰撿起照片,抿嘴不語。我受到不小的沖擊,不敢置信有人跟蹤我跟麻清允,還拍下這么多記錄。
「你們不會好過的!就算我選擇離婚,妳也得不到幸福,憑麻清允還在挽回我們的婚姻,想要得到他還久得很。」冷冷地笑著,笑到抽蓄,最后崩潰得跪在地上。
面對這場糾結的愛情,我們都受盡折磨。連向來高傲的孟媛芬都如此凄慘。頓時間覺得呼吸困難,連眼淚都掉不下來。
「我……喜歡麻清允。」嘴里呢喃著,雙腳也支撐不了身軀的重量,倒在滿地的照片上。張芹驚呼一聲,支支吾吾地想要說什么,卻只能看我們崩潰著。
「這個男人我不要了,給妳,全部給妳。」不知從哪里來的骨氣,孟媛芬抹掉眼淚,就起身撞過我的身軀,離開咖啡廳的前門。
張芹著急地蹲下身,快速地撿起充滿罪孽的照片。我知道她是為我好,但卻無法給予我任何安慰。在此時警局的同僚打電話來,說是剛剛有個女人來找我,就告訴她我在附近的咖啡廳跟朋友敘舊。難怪孟媛芬知道我人在這里,難怪她毫不意外我們的巧遇。
「水柔妳還好嗎?我們先離開這里好不好?」爭執引來很多圍觀,張芹見狀便出言建議。她扶過我的肩膀,將我抬起來。
彷彿全身的力氣都耗費光,坐在計程車上,失魂落魄地靠在張芹的肩膀上。當秘密被人解剖開來,我竟然會如此地畏懼……畏懼到有種活不到明天的感覺。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33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