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油車_文筆好高質量的都市文

CH9-2 抉擇。 內心充斥著唾棄自己的思想,眼神失去焦距,不知道車子開往哪里,直到張芹扶著我回家,撞見一臉狐疑的大哥及組長,他們兩在門口拉拉扯扯,惹得我的恍惚頓時有了一絲清明。老天,為何我發現這秘密后,這對夫夫老是在眼前放閃光啊!
無奈地嘆口氣,覺得頭痛地撫著額頭,實在沒力氣跟張芹解釋他們會什么會抱在一起,可以解釋這是在做特殊運動嗎?只見組長滿臉淡定地將繞在大哥背后的手給收起,一臉平和地對著我說道:「剛剛局里有人找妳。」
「我知道。」點頭回應,下油車_文筆好高質量的都市文難免因沖擊而有些虛弱。
「知道就好,麻清檢察官也找妳。」語調慵懶,他無精打采的模樣讓人好想揍他。忍耐忍耐,若不是他是大哥的愛人,我他奶奶地要理會這種人!不,如果沒有他跟老哥的那層關係,我想我根本不會看到他的真面目,更不會有想把他揍扁的沖動。
「是嗎?我明白了。」
「水柔妳還好嗎?怎么今天張芹陪妳回來?」見我臉色蒼白,大哥在聽完我們平淡的對話后,關心地開口。雖然表情沒有多大變化,但好歹也是同一個娘胎出生,早就能察覺這濃厚的親情。
「大哥我還好,倒是你又從部隊里回來了啊,在軍中還好嗎?」不想讓他太擔心,我牽強地露出笑容。卻使他眉頭皺得更深,埋怨似地看著沈云,后者無辜舉起雙手,無聲地用嘴形申訴「老子什么都沒做啊!」
「我過得很好,妳累就帶小芹進去休息吧。」回敬一個白眼給組長,大哥立即催促我跟張芹進房,可能是不想讓人看到他們在打情罵俏吧。這年頭旁人的婚姻、戀情都很幸福美滿,相對于剛剛的鬧劇,真的覺得有種無力的可悲感。
「那么我們先去里面。」拖著癡呆的張三八,一路沒停歇地回到自己的臥房,不管怎樣就躺在床上滾來滾去。立即被人踹了一腳,抬頭就對上一雙犀利的眼眸。她手里拿著孟媛芬大手散落的照片,居高臨下的很有氣勢。
我抿嘴不語,就這么乾瞪眼,直到張芹受不了地嚷嚷:「妳跟麻清允上了本壘了是不是?」
聽聞,毫不否認地點頭,算是承認兩個月之前的荒唐事。果然如孟媛芬所說,夜路走多了,會碰上鬼。連唯一一次偷情都能被跟拍,好想知道是誰吃飽太閑,無所事事地想要阻斷別人的后路,好好過個日子都有擋不了的風波。最近幾年應該是犯了太歲,否則怎么會陷入這種感情的泥沼、愛戀的惡意輪迴。
「唐水柔妳的腦袋是給雷打到嗎?跟一個有婦之夫上床?妳是有多饑渴,哪里找男人不夠,偏偏要找那個混蛋!死丫頭,真的是愛到咖慘死,老娘超級想要解剖妳的腦袋!」整個抓狂,張芹的怒火一發不可收拾。我艱澀地吞口水,眼神逐漸漂移著。
「我喜歡……麻清允。」
「廢話!我當然知道妳喜歡他啊!孟媛芬說的沒錯,妳若喜歡人家,干嘛把他讓給別人?妳以為妳是什么偉大情圣嗎?我不管那女人有沒有外遇,妳都不應該介入他們的婚姻!電視上天天都在罵小三,現在我身邊出了一個極品欠虐的呆子,完全不知道怎么說妳!」
不知道怎么說還說得這么開心,我彆扭地低下頭,有點難過,有點恍然,最多的就是后悔。可是再多的后悔都彌補不了那天的錯誤。
「唐水柔,妳今后到底想怎么辦?跟小脩繼續耗日子,還是打算趁人之危地去侵入麻清允的心房?快做出決定!反正我說的話妳是左耳進右耳出,打定要跟這兩個男人糾纏不清一輩子!妳就選一個吧,今天做了選擇,就要懂得取捨,不要再浪費彼此的光陰了!」霹靂啪啦地吼叫,我捂著耳朵,腦袋亂轟轟地不知所措。
蒙著被子,不想承認這件事情根本不需要思考。哪怕我對小脩多愧疚……心里唯一存在的人,只有麻清允一人。

CH9-3 害怕。 越想越煩躁,想把頭撞昏,死死睡去算了。可惜我是這么想,張芹這個熱血青年可會這么輕易放過我,她見我一副鴕鳥樣,怒不可遏地又踹了我一腳,指著鼻子逼我面對。唉,說到這個就是傷感情,扭了扭又覺得自己有夠欠人虐,老是拖拖拉拉地在兩個男人之間打轉。
「我會好好地跟小脩談的。」呼出一口深沉的氣,起身坐起,把被子掛在大腿,看起來頗狼狽憔悴。
「那就是想跟麻清允過嗎?」張芹也算有通靈的才能,我才說半句,她就能自動自發地接下去,完全不會有任何遲疑及卡詞。對上她的眼,僵硬地點點頭,勉強做出了選擇。可惜只要一想到小脩那痛心疾首的模樣,我就捨不得那么光輝燦爛的臉,露出那種表情。
人家說能捨,才能得。若我可以愛上小脩,那事情根本不需要考慮,可是我這沒有定力、沒有魄力的女人,要說多堅定地跟他過一輩子,能騙得了別人,騙不了我自己。恐怕麻清允輕輕招手,我就像卑賤地眨著眼睛走過去,完全像個忠犬。
「嗯,跟麻清允過。」
「那妳就打電話給小脩,找個時間出來談吧。」一邊說,她一邊從我皮包里拿出手機,這種氣勢完全是想我就地解決。為難地接過,咬著下唇,眼睛都要泛水。「干嘛拖泥帶水,要結束就是現在!妳的個性我還不知道嗎?一定是想了兩天、哭了兩天,明明連人都還沒約出來,在腦袋里就已經分手了上百回。小脩的個性怎樣妳不是不知道,一拖再拖,對妳、對他都沒好處。」
「我會害怕。」患得患失,總是擔心失去了小脩,我沒有任何肩膀可以依靠,會孤零零第一個人。
「妳這樣子,我更怕啊。唐水柔,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一夜情的確不算什么,但現在擺明有人觀察妳的一舉一動,連照片都能拍出來,妳覺得妳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別人還不清楚嗎?」旁觀者清,張芹大概對于我的態度都快要發瘋了,很想死死地搖著我的肩膀,努力地把我這人給敲醒。
望著床上的照片,頓時覺得噁心畏懼。為什么打從思鈉案件出來后,我的人生就蒙上一層灰,充斥著各種不好的流言誹語,揣測我的所有動向行為。她說的沒錯,名聲這種東西,用錢買還買不得,怎么能管上大家的嘴呢?
「妳的道理我明白,可是我現在還不能把分手說出口。畢竟小脩才剛入職場,還在適應環境,在這時候離去,實在是不仁不義。給我一個月,一個月后什么事情都會回到正軌。小芹,求妳了。」軟下身段來求情,這妞向來都是吃軟不吃硬,聽到我這話,也不再多談。只是不斷叮嚀我要做個徹底的了斷,再當烏龜,她就要把我的龜殼給打破。
說著說著,話題也從沉重轉為歡樂,張芹開始對大哥跟沈云的感情產生濃厚興趣,眼光閃亮地想要挖掘一些不為人知的小秘密。毫不客氣地坐上我的床,看來我不講,她是不打算走人。
「大哥什么時候被掰彎的?」瞧,這問題就是如此犀利,完全不拐彎抹角,很有當腐女的氣質。
「國中吧,說他們在一起十五年了。」相對于她的興奮,我淡定許多,畢竟討論的對象是自家老哥,太亢奮感覺有點奇怪。
「什么?我認識大哥這么久,竟然到現在才知道這個秘密!十五年耶,他們到底是怎么瞞的,才能有這種功力啊。」
「也沒有多瞞吧,我爸媽都知道了。」當初還是爸爸暗示我這機密,情緒莫名詭異。
「那妳爸媽沒有怎樣嗎?應該是還好吧,不然他們怎么會在家里曬恩愛?」自問自答,張芹陷入自身的小宇宙,「原來那個傳言是真的,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33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