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礦井的車_文筆好,肉不膩的popo文推薦

CH9-6 瓦解。 他見我哭泣,急忙地從口袋拿出衛生紙,就這么輕柔地擦試著。「為什么,妳見到我,總是在哭呢?哪怕臉上掛著笑,心也正在滴血。」
平靜的語氣,點破我這三年來的偽裝,他一遍又一遍地抹著我的臉,手勁不重,卻痛得我的心都擰在一起。我把我所有的痛苦都顯露給他看見,任由他傻傻地付出關心與感情,竊取這份溫柔,在愧疚中想得到陪伴。
「小脩,你知道我想說什么的。」眼睛直視著他,就怕露出一點動搖,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決心會被撲滅。
「嗯,妳有什么事情我不知道。」他很沉、很靜,已經不是那個活潑外向的學弟。跟我交往,大概是他最難熬、最難受、最膽顫心驚的日子,導致心思整個都收斂起來,懂得觀察我的一舉一動、面容顏色,體貼又不敢過分,把一切委屈吞在肚子里,包容我的壞、我的傻、我的出軌,「妳想說的話,如果是因為那些照片才想講,那就不必了。」
「你知道了?」有人匿名給孟媛芬寄一疊照片,相信不會漏了小脩才是。我真蠢,以為他什么都不清楚,卻不明白小脩早已知曉。
「那天晚上,我親眼看著你們離去,有沒有這些照片,似乎也不太重要。」一言一句,都像一根根刺,插入我的心房,了解我到底是做了多過分的事。「對我來說,只有妳是最重要的,為了擁有妳,我付出了太多太多,對不起,是我讓妳成為一個罪人。」
眼淚模糊焦距,當下已經是泣不成聲,只能抓著他的手,不斷地掉淚。
「我們重新來過,好不好?」沉默片刻,小脩再度發聲,認真的神情就像他當初要求交往。看到他這樣,我死命地搖頭,就怕一時的軟弱答應這個請求。我不愛他,只是喜歡他。如果不愛他就不要再耽誤彼此,這是我這三年來所學會的事情。可惜,心里多么清楚,還是無法拼湊一句話。
「不要掛念妳背叛過我,因為失去妳的痛,比那個大多了。這兩個月,我知道妳跟麻清允沒什么太大的交集,也觀察過妳的生活狀況,我們還是有機會的。我會比麻清允更愛妳、更疼妳、更呵護妳,拜託不要拒絕我。」
這種對話,我已經聽了太多次,頓時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我們在愛情里,都是被動、任人宰割的,如海底的水草,隨水波浮動。我自己有多痛,小脩就有多痛,他愛我已經愛到能眼睜睜看我跟其他男人摟摟抱抱,只怕我因羞愧離開他。
他獨自一人吞忍兩個月的祕密,我的不誠懇、不老實,究竟傷了他多少?
「對不起,我做不到了。小脩,如果你不是麻清允,不管你多愛我、多疼我、多呵護我,都不重要。就算這世界上沒有麻清允這個人,我想我還是無法對你產生任何愛情,我們注定只能走到朋友,那種最純潔無牽掛的朋友。」意識到我有多過分,就壓抑自己欲奪眶的淚水,強迫平靜地回答。
「我想這樣跟妳過一輩子,沒有得到愛情也沒關係,我會填補妳那一愧的空缺。」
「但是我介意。我們年紀都不小了,太過失衡的愛走不到盡頭,會越愛越累,越走越累。不想讓你最后感到后悔。司馬緹脩,分手吧,我們分手。」將手扯下,退后一步地想保持距離。然而在這一刻,我看到他的冷靜崩解,眼睛噴出了淚珠,捂著嘴跪在地上,上衣的口袋掉出一個紅色絨布盒子,里頭裝了什么可想而知。
今天,他是為了向我求婚才邀我的。

CH9-7 原點。 垂下眼眸,我無法離開,更無法做出什么安慰的舉動。看他哭了又哭,從悲鳴到最后的啜泣,最后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蹲下來撿起裝著戒指的盒子,把東西放在他腳邊,把人給拖起,兩手使力地抱著他,輕拍背脊,聽他逐漸平穩的心跳,我們陷入沉默,直到離這不遠的學校打著下課鐘聲,一陣一陣地迴蕩在心中。
「小脩,我只能陪你到這了。」
「不能再更遠嗎?」他過了一會,才開口挽留。眨著濕潤的眼眸,我哭著笑了,笑著哭了,滴滴答答地落下。
「不能,我累了。你也放手吧,不要再愛我。」不敢面對他那憔悴的臉,心疼我對他所做的一切。這條路我們走得太遠、太長,成為一種拖累。我拖累他這三年的青春,使他對愛情產生一種畏懼,而這場惡夢終究要走到盡頭。
「那妳也把心還給我,還給我好嗎?」這聲音有著哭腔,保有太多委屈,小脩已經筋疲力盡,痛苦得彷彿快要死去一般。在這一刻才明白,我就是他的全部依靠,掏心掏肺是為了我們的天長地久,我卻把他的真心賤價販賣給麻清允。多么罪大惡極的一件事,我全干過一輪。
「總有個人,會再賠你一個。」將手鬆開,我避開他那痛不欲生的臉龐,緩緩起身,縱使心痛也毫不留戀地轉過頭,「可惜那個人,永遠不是我。」
想要邁步離開,右手卻被小脩拉著,低沉憔悴的聲音傳入耳:「讓我陪妳最后一次。」
深深地抽泣,我不忍心拒絕他最后的要求,忐忑地點點頭,一前一后地走到這附近的公車站牌,沒看見他的表情,寂靜蔓延,一臺公車朝這開來,沒有任何的告別,我上了車,留他在原地。
當車門關起的那一刻,我忍不住回頭見他瞪大眼睛流淚的樣子,渾身顫抖地走到后頭坐下,恍恍惚惚地看著窗外,想到我們第一次對話也是在公車上,他開口跟我要了真正的手機號碼……那時候,我還以為他是哪來的紈褲子下礦井的車_文筆好,肉不膩的popo文推薦弟,只會把妹的廢物呢。
過了片刻,包包里面的電話震動發響,劃開螢幕,來電的正是剛剛分離的小脩。我不知道該如何決定,腦袋渾濁不清,猶豫之后還是接通電話。
「水柔……妳就聽我幾句話,好不好?」很沉、很靜,我不敢做其他的回應,就怕剪不斷、理還亂,淡淡地嗯了一聲,任他訴說。
「一直以來我都很害怕失去妳,到今天我才明白,我從來沒有擁有過妳。能夠陪妳走過很多日子,是我目前生命里,最幸福的一個插曲。而在今天,妳要從我生命里下車。」眼淚再度奪眶而出,捂著嘴不敢發出悲鳴,就怕他發覺會更加煎熬。
「唐水柔,謝謝妳曾給過我機會,而我能做到的只是讓妳喜歡我,不是愛上我。曾經以為只要我認真付出,就能讓妳感到幸福,可惜是我異想天開,讓妳在這愛情的泥沼里不斷掙扎。」
公車上依舊冷冷清清地,如那天相遇的情況一致。天空有點陰沉,還飄下了毛毛細雨。
「可是妳要知道,我這班車是有去無回。當妳之后傷心難過,不會有人再承載妳的憂慮;當妳以后崩潰無助,不會有人再朝妳伸出援手。沒有人當妳的避風港,因為我徹底地付出過,也徹底地掙扎過。是我放棄了妳,不是妳把我拋下。」
「小脩……。」
「所以請妳不要畏懼地去追求幸福,對我妳不需要愧疚。妳的悲傷只會讓我更加難堪。」
鼻一酸,內心抽痛地快要死去,不想再聽下去,折磨人心的話語卻毫不停歇。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34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