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課我被男生那個了_文筆極佳的玄幻小說

CH11-2 機會。 「對不起,總是使妳這么難過。」
大雨滂沱,澆濕了全身,右手卻緊緊握著手機,悲傷到極致,反而是笑了,「你知道,我喜歡你多久了嗎?已經是七年了,打從我們認識的第一天,我給你個過肩摔開始,坐在醫院陪伴時,你在我心中就不一樣。曾經我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訴你,唯獨沒講『我喜歡你』,那是因為我們太過親近,親近到我捨不得撕破這股默契。害怕失去造成我的懦弱,懦弱導致了失去。你跟我說你喜歡媛芬,我知道,我有眼睛,看得出來。可是這些年我都支撐下來,我突然不知道該拿哪些理由來放棄。麻清允,我累了,你給我太多希望,又給我太多絕望,這顆心為你跳動,也為你碎裂……。」
「你可以回去挽留,我不會阻止你,也不會哀求你。這是我給你最后的容忍,讓你去追求你所愛,如果媛芬不要你,我愿意給你機會,但如果再把我的真心給踐踏……我可能會發瘋,到時候做出什么行為,我就不清楚了。」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放任他回到孟媛芬身邊。既然自己無法放下,那就糾纏一輩子。
我不打算再堅持自尊,反正我也沒什么好堅持,說穿了就只是愛與不愛罷了。
「媛芬……她已經要離開臺灣。我當初是真的想跟她過一輩子,可惜我控制不了自己,對不起,傷了妳這么深。」麻清允講得很慢,很輕,彷彿已沒有任何力氣。
「如果你做好選擇,再打給我。現在我已不想聽你說任何話語。」所謂的對不起,只是讓自己輕鬆,使別人騎虎難下罷了。縱使我對不起孟媛芬,我也不想因為這樣產生愧疚。這場愛情太過複雜,怎么走到盡頭,我已徬徨。
轉過身,掛上被雨水浸濕的電話,推著車子一步一步地返家。一路上,我沒停止哭泣,淚水混合雨滴,滴滴落在地面。回家的路很漫長,愛情的道路更是遙遠,或許有天我會唾棄自己的癡傻,為何要對一個三心二意的男人這么執著。
但是我徹底愛過,才徹底煎熬過,更徹底悔悟過。放不開的就不要逼迫自己放開,如蔓藤纏繞,有天會感到窒息,卻心甘情愿地糾結,形成一種病態的美感。
不知不覺,雨停落,而家也到了。屋內依舊靜悄悄的,沒有人替我開盞燈,任我一人在客廳折騰,喝口水、洗個澡,再吞下幾顆感冒藥。被麻清允刺激到,已經麻木無神,心痛就任它抽,抽久了就不疼了。
躺在床上,我閉上眼,夜里熱氣環繞,又是一次發燒難耐。揪著被子,強迫自己入眠,只是隔天起來是無人的清晨,看著外頭的陽光,便離開床、走下樓地想呼吸不同的空氣。一個晚上肺部都是灼熱的,難得可以有清涼的感覺。
剛打開門,就見前方停靠的一臺黑色轎車,看我出來,下課我被男生那個了_文筆極佳的玄幻小說坐在里頭的人也就下車,美麗的眼眸眨啊眨,是昨天跟麻清允的話題人物,孟媛芬。另外一位是幾個月前,在餐廳碰過面的外遇男。麻清允果然沒欺騙我,她的確是要走了。
「我等妳很久,終于醒來了嗎?」沒有上一次的狼狽,此時的她多的從容平靜。
「妳怎么會來找我。」看來我家已不是什么機密,隨隨便便都能被找到。
「麻清允,我不要了。托你們的福,讓我選擇了不同的人,來給予我幸福。本來我是打算跟麻清允過一輩子的,直到簽離婚證書前,我都是這么想。當然我人品有瑕疵,但我是來討,妳欠我的道歉。」
一字一句,孟媛芬再度捍衛自己的尊嚴,我聞言輕笑,如果罪惡能因這話而解脫,又有什么不可?再怎么多,也不就是一句對不起。

CH11-3 付出。 這場感情戰役,小脩退出,媛芬也放手,之后就剩我跟麻清允死死地交纏在一塊,沒有了她,不會有人再跟我分享愛情,也沒有再多的三心兩意。想到這里,一句道歉又算得了什么,真的不算什么。
「對不起,祝妳擁有不同的新生活。」靜靜地回答,眼睛盯著她的臉龐,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悲傷。她不是不痛,只是不愿意放下身段,比起她,我的確犯賤多了。
「既然我跟麻清允沒可能,我也就告訴妳他之所以跟我結婚的原因,只不過是一種責任感跟愧疚。三年前我們去墾丁時,我爸聽到我溺水,著急地想下南部看我,沒想到卻出了車禍,被撞死在事故現場。而母親受不了打擊,也病倒了,需要人治病開刀,麻清允替我籌錢,并且因為愧疚,在靈堂前發誓要在他畢業后,跟我結婚,給我幸福……。剛開始,我真的很感動,也很滿足,可惜我始終對妳太有防備,不斷地添加隱形的壓力給他,要他遠離妳,時間也就過了兩年。」
我宛如心臟麻痺了一般,怎么也想不到麻清允藏在背后的秘密,是如此沉重的愛意。這些年,他過得也并不好。在媛芬人生最低潮時,他怎么可能會拋棄她?與其說是選擇,不如是強迫面對事實。
「很錯愕嗎?我也覺得人生如一場戲,用著父親死亡引來的愧疚,得到一場看似幸福,其實內心充滿矛盾的婚姻,他就是把那場車禍怪罪在自己身上,對我產生難以想像的執念。兩年后,為了讓妳徹底放棄,才要求麻清允讓妳當伴娘,說穿了也只是虛榮心作祟,如果當初沒有那么多雜念,說不定我們現在還過得很恩愛,有幾個可愛淘氣的小寶寶。可惜我已經不能生了,不然這個夢應該早實現才是。」
「不能生?這是什么意思?」腦袋混亂成一片,終究只能抓住幾個關鍵字。
「我在大三時檢查出子宮病變,那時候是麻清允同時照顧我與我媽,時間忙得不夠用……連在半夜打給妳的習慣,都因為疲憊而強迫戒除。從那時候我就失去生育孩子的能力,不然他是一個多喜歡孩子的人。」透過孟媛芬,我知道很多以前不知情的事情。
在我埋怨麻清允的同時,他又在做些什么呢?或許這些付出不是對我,但他至少還愿意犧牲時間,去照顧另外一個女人。
「我以前覺得他是愛我的,可惜妳的出現,瓦解我的信心,只有看妳的時候,他才會嘴角勾起笑。不要認為他三心二意,誰都不是圣人,無需那么偉大。何況他是分不清感情的歸屬……。」
透過她,我知道很多不知曉的秘密。原來,他不是故意離開我;原來,他不是故意遠離我。
「縱使他現在還想挽回我們之間的感情,那也不過是被以往的海誓山盟給捆綁住,沒人給他一個解脫。這些事情,我也是冷靜過后才分清楚。愛麻清允太累了,麻清允在我身邊也很累。告訴妳這些,單純因為想讓你們少走冤枉路。我恨妳,但我還是會回報他這幾年對我的付出,就算他不愛我。」
「我想,他是愛妳的。」
「真正的愛,不是這樣子……你們好自為之吧,他的日子也沒有過得很好。」孟媛芬輕輕勾起嘴角,彷彿在自嘲,看了一下手錶便抬頭,「該走了,再見。」
「謝謝妳,以及對不起。」我的聲音里藏有顫抖。麻清允,到底是怎么度過那種辛苦到發狂的日子。難怪,他一直放不開,付出這么多,誰能大度地放開,雖然走到這步也是咎由自取。
看著黑色轎車緩緩開出我家巷弄,身軀微微靠在門板上,心跳得有些快、有些酸、有些難過。此時此刻我說不清對他的感情,是愛,還是一種心疼的牽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34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