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邊想要,女的有多難受_文筆細膩的歷史架空小說

CH11-8 坦白。 看到這一幕,我整個人呆滯無神,一旁的尖叫不斷環繞,兩眼對不上焦距,不知道誰打了電話給救護車,也不明白是誰將麻清允送到醫院。此時此刻我只明白一件事,孟媛芬的離開會逼得他發瘋,而他心中的傷痕會引來我無限的自我厭惡。
我后悔了,真的很后悔,很想擁有他,卻又后悔得到這個機會,反反覆覆得快要讓我崩潰,緊握住不再溫熱的大手,記得四年前,他曾拉著我要去吃火鍋……那時候的他,不屬于我,也不屬于媛芬,我還有勝算,可惜被我的懦弱給糟蹋得一滴都不剩。
回過神,我已同麻清怡跟她的男友柳川坐在醫院的走廊上,他們見我的臉色十分蒼白,便出言關心:「水柔姊,妳還好吧?」
「沒事。」牽強地扯開一個難看的微笑,發現滿臉的眼淚,急急忙忙地拿衛生紙擦拭。
「喝點水。允哥他沒事,剛剛醫生說他是疲勞過度,加上精神不濟才會暈倒,等會醒來,打完點滴就可以回家了。」柳川安慰著,遞來一瓶尚未開過的礦泉水。
明明他的疲憊我是看在眼里,為什么我就是不懂得放下過往,給予一點溫柔與關懷?為什么我總是不斷地錯過心愛的人,眼睜睜讓他從手邊溜走。
「好,我知道了。小怡、小川,可以讓我進去看允嗎?」虛弱地回答,透過飲水來緩解喉嚨的乾澀。心情有些慌亂坐不住,知道他們才是麻清允的家屬,便禮貌地詢問。
「妳進去吧,我們先在外頭坐著。」小怡沒有多加刁難,勾起嘴角就答應我的要求。若她知曉我是讓她哥哥痛不欲生的人,這份善解人意還會存在嗎?是否會對我改觀,覺得我不夠資格待在麻清允身邊?不行,不行……怎么辦,我不能失去他,不能!
「謝謝你們。」強迫自己冷靜,露出笑容后便匆忙地走入病房,渾身顫抖,彷彿身旁有惡鬼,折磨我的心智,辱罵我勾引麻清允出軌,逼他一定要做出選擇,落得這種難堪的下場。我快瘋了!這些下邊想要,女的有多難受_文筆細膩的歷史架空小說都不是我的錯,不要怪我,不要怪我。
頭好痛好暈,我失控地跪倒在地上,眼淚如大雨般嘩啦落下。或許是長期的忍耐終于爆發,現在的我已經不能好好管理自己的情緒,直到一道慌張的聲音傳入耳朵,我才從悲傷的強迫情緒給扭轉回來,有點驚愕剛剛的舉動,但原本沉睡后醒來的麻清允比我還吃驚,「唐水柔妳還好吧?」
我傻傻地盯著他,又是點頭又是搖頭,最后反問他:「你呢,你還好嗎?」
「睡了一覺,還打了點滴,情況還不錯。妳怎么了?好像情緒不太穩定,對不起是我讓妳擔心。」沒有猜測中的沮喪,相對于我的焦慮,麻清允顯得平靜許多。
「沒、沒事。」趕緊從地板上跳起,三兩步就跑到他身邊狂搖頭,像是要證明我的活力似地,一直強調自己的健康,不管是心靈還是身體。
「真的沒事嗎?」
「嗯,你醒了,我去叫醫生進來。」轉身要往門跑去,就被麻清允抓住右手腕。
「不問我為什么跑去機場?」
「我不想知道。反正之前說過給你一次機會,你說早上的不算,那這次就算吧。」雖然連他要不要選擇我都不知道,我還是自顧自地講,覺得很悲哀。什么時候,我走到了這種地步?令人絕望、擔憂、心傷。
「今天早上,發現了一張單子上寫著,我跟媛芬的受孕精卵成功結合,結果她取消植入胚胎。」麻清允不打算隱瞞,淡定的眼神中,帶著無止盡的凄涼。他是多么期望有個孩子,能建立一個溫暖的家庭。

CH12-1 平靜。 「你之前都沒發現嗎?」明白歸明白,我還是慶幸媛芬捨棄這個能夠擁有他孩子的機會。好險,她是如此強硬果絕的女人,拖也拖過了、愛也愛過了,走不到盡頭,就在前頭把一切都割捨,不留半滴情面。她能忍受我跟麻清允曖昧,卻無法接受我們的越軌,界線分明,不讓別人繼續傷害自己。
「照片被發現后,她很快地就要求離婚,那時候才剛做受孕不久,根本不知道會不會成功,之后就是吵吵鬧鬧,簽了一張證書,過著兩個人的生活。」
「你真的很差勁……不過我也沒好到哪里。」露出苦笑,心里疙瘩得難受。沒想到以前殷殷期盼的日子來臨后,竟然沒有想像中的開心,反而是如此惆悵。山會轉、人會變,六年來一切都變化太快,快到失去控制,總是在不知不覺中傷害彼此。
「不是妳的錯,不要每次都糾結這個問題。媛芬已經走了,她已經親口告訴我,小孩她不要,我們也走到終點。」
「難過嗎?」情不自禁地握住他的手,想給他一點流逝的力量。我喜歡他意氣風發的樣子,不知多久沒看他的臉上掛起大大的笑容,有點令人懷念。
「難過,心很疼。一想到一個小胚胎就這么死亡,我就無法調適心情,很想去問個明白……我是不是病了?是不是想太多?」明顯焦躁的樣子使我啞然失笑,大力地搖頭。
「傻瓜,你只是難過,不是生病。」聽到我這么一說,兩個人都沉默不語,氣氛卻不怎么沉重。一段感情的結束,是人都會感到難受,前個月跟小脩分手時,大家也是哭得撕心裂肺,眼淚跟倒灌一樣,現在想來都還會感到很疼。很清楚這不是愛,但人不是鐵打的,總是會受到動搖。
我不清楚麻清允跟孟媛芬的感情到底是什么,也不想知道太多,畢竟人都走了,能做的就只是陪伴,反正我的愛,他可能會嫌棄,那給予濃厚的關心總行了吧。
「改天我出院,去吃麻辣火鍋好不好?」不知哪冒出來的一句,麻清允的眼神閃爍了一下,雷得我一頭霧水。
「這些年來我腸胃不好,不吃麻辣火鍋了。」早忘了我們有多久沒一起吃飯,上次那回似乎就是我陪他去挑指甲油的時候,四年前啊,怎么有種恍如隔世之感。
「那我們去那家之前吃過的麻辣鴛鴦鍋,妳吃清淡一點的部份。最近特別想回去那地方,我們還是朋友時,常常能一起出門,像是逛街、三更半夜打電動……啊,妳還有玩獻希嗎?」
「你還敢跟我提這游戲,因為你我可是惡名昭彰,每個工會不給老娘進,沒有對有我打個鳥,自己打嗎?」送給他一個無敵大白眼,想到這里就一肚子火。不過沒玩線上游戲,也不是他的錯,大三的課業實在繁忙,又要帶社團的學弟妹,也剛好跟麻清允鬧得僵硬,亂七八糟地攪成一團,休閑娛樂就被迫終止。
「我前幾天還有上線,一些老朋友說是想妳了。」他這話可讓我吃驚,沒想到四年過去,獻希還在,而麻清允也還在。
「這游戲還沒倒,真是奇葩。」
「我們喜歡的游戲,怎么會倒。」輕輕地笑著,這廝說謊顯得毫無壓力。就這么有一句沒一句地閑聊,等待他吊完點滴,異常平靜地收拾行李,打算搭車離開。
他不是不難過,不是不心疼,是用另外一種方式,調解心中的苦澀。我們都不是圣人,面對感情總是三心二意,繞啊繞卻又兜回原地。如果真有這個緣份,多希望能這樣過一輩子。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34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