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水越多男人越喜歡摸_斗破蒼穹異火重生有什么用

第十九章 人「顏」可畏 第十九章 人「顏」可畏
「夜王要穿這樣出宮?」我目瞪口呆地看著全身包得像個忍者的全夜。
他的金髮完全藏在黑色頭巾里,一身玄色立領長袍,臉上還蒙著黑布,全身上下只露出他那雙狹長的丹鳳眼。
我說,這位老兄,咱們是要去逛街不是去搶銀行好嗎?
當全夜一臉糾結,勉為其難地答應帶我出宮后,他另外加上了一個條件,就是必須變裝。
本來這是一件合情合理的事,于是我二話不說回宮脫下紫色龍袍,換上了墨綠色的流云紋錦袍,這是一般貴族的服飾。誰知道,全夜指的變裝竟是如此……Over!
「嗯。」他點點頭,我發現一滴汗從他額頭滑落。
「一定很熱吧?」我好心地用袖子替他搧風,看著他少見的狼狽模樣,忍不住開起玩笑。「難道你是通緝犯?」
他拉下面罩,笑容有些無奈。「比通緝犯還慘!」
「為什么?」
「通緝犯至少還有辦法行走,要是被百姓發現我在街上,皇上與我恐怕回不了宮中了……」
我懂了,這就是瘋狂粉絲們見到偶像時必然會引發的暴動。果然長得好看也是一種罪過啊!
「所以夜王每次上街都是這副裝扮?」
他垂下漂亮的眼睛,有些難為情。「其實,這是全夜第二次上街。第一次上街的時候不知道要變裝,因此……」
「我懂,我都懂。」我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一定在他心中留下了不可抹滅的陰影吧!才會導致他現在這樣的……反應過度。
他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之后活動的場所便只剩下皇宮、夜王府和神殿,再也沒到過街上了。」
可憐的孩子!明明從小生活在城里卻無法好好親身體會市集的熱鬧氣氛,更何況他又不是皇帝,必須被關在宮廷里……
「不過你怎么不戴人皮面具?」那些武俠小說里的角色們每次喬裝的時候,只要按上張人皮面具,要老要少、要美要丑都隨他們開心,多方便啊!
沒想到全夜竟皺起眉頭,一臉的不敢相信。「人皮面具?怎么會有這么可怕的東西?是用真的人皮做的嗎?」
我的臉瞬間布滿黑線。原來這世界還沒有這種東西啊……
「算了,那不重要。」我輕輕地搖了搖頭,再次看向他的裝扮,又是一陣無語。要是他真的穿這樣出去,恐怕才是真正引人注意吧!誰會穿得像個搶匪大搖大擺走在街上?況且他又蒙著面,那么人們的焦點自然就會放到沒有蒙面的我身上……天哪!那也太尷尬了吧!還是我也穿得和他一樣算了?不!那一定會熱死!
天羅國氣候溼熱,普通男子的服飾都是無袖的,只有王公貴族在正式場合的衣服才有袖子,例如全棠的龍袍。不過全夜是天羅國的祭天,為了維持莊重虔敬的形象,他的衣服都是有袖子的。難道是他已經習慣了,所以才能接受把自己包得像顆粽子?
但是我絕對沒辦法效法他,我最怕熱了!所以,還是算了。
他看見我的表情,郁悶地垂下鳳眸。「全夜這身打扮真的很怪異?」
「你要聽我說實話嗎?」不知不覺中,我竟與他「你、我」相稱了。
他立刻點頭,用一種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眼神看著我。突然覺得,這三兄妹都像個孩子……
我嘆了口氣。「你這身裝束,別說我們回不回得了皇宮,你可能就會先被捕差抓到衙門審問了。」
他沮喪地低下頭,就差沒有蹲在地上畫圈圈。
「這樣吧,我幫你出主意!」我信心十足地拍拍他的肩,自告奮勇替他改造。
最后他換上了一襲雪白長袍,上面有著金色葉紋,腰間繫上垂地金色流蘇,頭上披著白色薄紗遮住他的容顏和金髮,有點類似伊斯蘭教婦女的頭巾。整個人立刻從詭異搶匪搖身一變為雌雄莫辨的仙人,說不出的俊逸高雅!
「這才像話!」我環著胸,滿意地對著我的「杰作」猛點頭。
「這樣夠安全嗎?」全夜有些不安地拉拉臉上的面紗。他竟然在懷疑我的「專業」!
「安啦!」我豪邁地對他掛保證。直到后來我才深刻體認到,是我太小看全夜的魅力了!
天羅國的市集和鳳凰王朝迥然不同,按照商店類別分為好幾個不同的商圈。也就是說,賣衣服的都在同一區,賣書的則在另一區。
天色逐漸暗了下來,店家紛紛掛上各色燈籠,一時燈火通明,原本靜態的街道彷彿穿上繽紛的彩衣,活潑了起來!
「天羅國的夜晚一向如此熱鬧?」我一邊驚喜地欣賞著這壯觀的街景一邊問著全夜。
「可能是因為豐年祭即將到來,百姓們才會張燈結綵慶祝吧!」全夜回答的同時,全身上下唯一露出的一雙鳳目還戒備地觀察著左右,生怕一不小心就被人認出來。
我看著他小心翼翼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出來。「我說你這一副作賊的模樣,任誰看了都覺得可疑吧?放輕鬆!」
「說得也是。」他的眼睛瞇了一下,彷彿在嘲笑自己,原本微微聳起的肩膀也放鬆了下來。
我滿意地微微一笑。「你想先逛哪一區?」
「全憑皇上意思。」
「喂喂!出門還稱我皇上,想讓別人知道我們的身分嗎?」這次換我緊張了!我警戒地觀望四周,壓低聲音斥道。呼……好險沒被人聽到!
「不然……?」全夜無辜地眨著眼睛。突然發現,全夜和他哥哥一樣,除了處理政事外,其他時候……都是呆呆的!讓人覺得又好笑又好氣,卻又無法置之不理,也算是某種獨特的魅力吧!
「既然我和你哥哥同年,你就稱我鳳兄吧!我也同全棠喚你夜弟。」心里偷偷樂了一下,明明實際年齡比全夜還要小,卻叫他夜弟,感覺好像佔了他便宜……呵呵!
「好。」他輕柔地點了點頭。
我看向身后因不放心我又會闖出什么禍堅持跟來的燿瞳。「燿瞳,那么你要怎么稱呼我?」
說來慚愧,現在才發現我不知道燿瞳的年齡,只好讓他自己說了。
「微臣不敢僭越。」他低下頭,長長的瀏海遮住了他的眼睛。
僭越……那就是比鳳湘翊大啰!畢竟他也不曉得我的真實年齡。依燿瞳這死忠的個性,是絕不可能稱我「弟弟」的!
「那就稱我公子吧!」我揚起一個頑皮的笑容。
燿瞳抬起頭,會意地淡淡一笑。「是,公子。」他知道我是女人。
我轉回頭,發現全夜正盯著我看,眼中是我讀不懂的陌生情緒。
「怎么了?我的臉上有東西?」我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臉,依舊光滑柔嫩。
「沒什么。」他搖了搖頭,再看他時,他的眼中已是一貫的親切溫和。「鳳兄……想去哪里逛?」
「當然是……」我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最后堅定地指向熱鬧的一處。「那里!小吃區!」
不是有句話叫作「吃飯皇帝大」嗎?美食都和我這個皇帝一樣重要了,當然不能錯過!唉……被陳曦那只好吃懶做的豬影響,我也變得越來越貪吃了!
沒關係,鳳湘翊的身體有本錢,不會胖,嘻嘻!
我雙手負在身后,大搖大擺地在各小吃攤間穿梭。
帶著兩個極品美男逛夜市,一個是如天仙般的王爺,一個是武藝超群的皇家護衛,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其實我也不是個重色的女人,只不過這一切彷彿小說中才會出現的情節,有多少人能夠親身經歷?就讓我小小地虛榮一下吧……
我隨意地將目光掃過各個攤販,眼角余光突然瞄到一樣,在記憶深處的東西……
「糖葫蘆!」我興奮地喊了一聲,拋下身后兩人就往攤子跑去。
「姑娘要吃糖葫蘆嗎?有李子的,也有梅子的。」老闆娘親切地招呼著,笑臉盈盈。「姑娘生得真好看!看姑娘這氣質,不似尋常人家的姑娘,倒像個大家閨秀呢!」
「是嗎?」我尷尬笑了一下。人家今天穿的是男裝吶……算了,這也不是第一次,老早就見怪不怪了!
「老闆娘,梅子的會很酸嗎?」我緬懷地盯著那紅豔欲滴的糖葫蘆猛吞口水。上次吃糖葫蘆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沒想到穿越到這個不同的世界,還能再見到它!
「公子!您怎么不說一聲就跑走了?」燿瞳有些無奈地追上來,后面跟著全夜,正好奇地望著攤上一串串豔紅的糖葫蘆。
「公子?」老問娘聽了燿瞳對我的稱呼,驚訝地盯著我瞧了好一會兒,然后整張臉變得通紅。「真是不好意思……」
「不礙事。」我傾身靠向老闆娘,嘴角勾起一個魅惑無比的笑容。「不過老闆娘,不知道一串糖葫蘆多少錢呢……?」
老問娘癡癡地看著我,就差沒流下口水。「不用錢不用錢,算我請客吧!」
「那怎么好意思呢?」我繼續笑著,笑得更妖了。
「公子不用客氣!」老問娘說著邊遞了好幾串糖葫蘆給我。
「那真是太感謝了!」我立刻接過糖葫蘆,轉身向兩人得意地眨了眨眼,他們只是無奈地搖著頭。
「鳳兄這是詐欺。」全夜的聲音里有著一絲無可奈何的笑意。
「是天羅國的百姓太熱情了!」我糾正他,遞上一串糖葫蘆。「給你!」
「這是……」他接過糖葫蘆,疑惑地在手中轉了轉。
「你沒吃過糖葫蘆?你有沒有童年啊?」我不敢相信地看著他,張口咬了一顆李子的。嗯~這種甜滋滋的感覺真好!是記憶里的味道!
「鳳兄常吃?」
「當然……」才說了兩個字,我立即閉上嘴。差點就露餡了……糖葫蘆是平民零食,身為皇族的鳳湘翊怎么可能常吃?
我連忙擺擺手否認。「當然不可能!只是吃過一次,覺得滋味挺好罷了……」
「這東西真的好吃嗎?」全夜遲疑地將糖葫蘆放進面紗底下,過了幾秒鐘后,我看見他皺了一下眉頭。
「怎么樣?不好吃?」
「太甜了……」
「也對,我忘了你已經過了愛吃甜食的年紀了,男生長大后好像都不太喜歡甜膩的食物。」我不以為意地聳了聳肩,又咬了一口糖葫蘆。
「鳳兄不也是男人?可是看鳳兄似乎頗喜愛糖葫蘆……」全夜一句看似無心的話,差點害我活活被含在嘴里的糖葫蘆噎死。
我拍拍胸口,順了順呼吸。「我當然是男人!只不過比較特別,喜歡甜食。」白癡!竟然不知不覺用起女生的口吻!幸好面前的人是全夜,要是被耳尖的有心人士聽到,還不吃不完兜著走?
我是男人!我是男人!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提醒著自己。
「公子?」
「啊?」我回神,正好對上燿瞳那雙湛藍的燦眸,里頭有著了然的笑意。
「公子走神了。」
我偷偷瞄了全夜一眼。還好,沒什么異樣。我乾咳兩聲,接著故作若無其事地將手上的另一串糖葫蘆遞向燿瞳。「燿瞳要嘗嘗嗎?」
他抬手,微微搖了頭。「不用了,小的不喜甜食。」
這家伙!不稱「微臣」就改說「小的」?都說出門在外不用拘束那些規矩了!真是嚴守本分到近乎死腦筋!
「既然你們都不愛吃甜食,那我們就去吃別的東西吧!」我含著糖葫蘆,悠閑地邁著步伐邊放眼四周,最后目光停在一處白煙蒸騰的小攤子。「肉包子如何?」
「鳳兄胃口真不錯。」全夜有些驚訝地看我手中的糖葫蘆,再望了望那飄著包子香的攤子。
「能吃就是褔!」我說得理直氣壯,不等他們回應就拉著他們的衣袖前往包子攤。「走啦!」
「老闆,來一盤鮮肉包子!」我一在位子上坐定,便提高音量對老闆喊道。
這家包子店的生意還真不錯,店里的位子幾乎都坐滿了。我們的位子位在最靠近馬路的地方,路上行人不論男女經過我們面前時,無一例外皆以驚艷癡迷的目光對我們行注目禮。
燿瞳冷著一張臉,對于人們肆無忌憚的注視不予理會。全夜則因為蒙著頭紗,看不出他的表情。而我,終于能體會那些名人們的無奈心境了!一直被人這么光明正大的打量著,感覺就像是脫光光站在他們面前,渾身不舒服!
我垂下頭,讓兩側的長髮遮住我部分的臉。「這攤吃完,我們就去有包廂的店。」
「我還以為鳳兄是要投降回宮去。」全夜輕笑道。即便他的面容被面紗遮擋著,但渾身散發出的高貴飄逸之氣是無法隱藏的,因此路人的目光焦點也沒少放在他身上。
「公子不會那么容易善罷甘休。」燿瞳的嘴角揚起了一個小小的弧度,從懷中掏出一塊白絹,將筷子仔仔細細拭了一遍。那熟練的動作,那專業的架勢,讓我不禁懷疑……燿瞳其實有潔癖?
「還是燿瞳了解我!好不容易才出宮,怎能輕易回去?告訴你們,今晚不走遍每條街道,不吃遍各攤美食,我是不會回宮的!」
談笑間,一個扎著兩撮辮子的小女孩小心翼翼地端著包子走過來。
全夜主動接過她手中的盤子,然后像我拍小白的頭一樣溫柔地拍了拍小女孩的頭。「謝謝妳。」
小女孩大約五、六歲,大大的眼睛,紅通通的臉頰,十分可愛!她眨著眼睛,一臉天真無邪地看著全夜。「姐姐人真好!」
「噗!」我很沒禮貌地笑了出來,甚至夸張到拍桌。「哈哈哈……」原來不是只有我會遇到這種問題……對上全夜眼中的無語,我基于禮貌試圖憋住不笑,但肩膀還是忍不住抖動。幸災樂禍的感覺真好!
全夜一如料想中的沒有發怒。雖然認識他不久,但在印象中他一直都是個溫柔如水的男子。
他輕歎了一聲,溺愛地捏捏她粉嫩的臉頰。「是哥哥,不是姐姐喔。」
「哥哥為什么要蒙著臉?」小女孩歪著臉問,依舊純真無邪。
「因為哥哥怕麻煩。」可能是因為說話的對象是個孩子,全夜本就輕柔溫和的嗓音又放柔些,像是頂級的松露巧克力在口中融化,緩緩滑下喉嚨,軟甜迷幻的感覺不知不覺中溢滿心間。
我頓時怔了怔,看著眼前這個溫馨和樂的景象,不禁淡淡地微笑了起來。全夜一定很喜歡小孩子吧!他的小孩一定是個漂亮的孩子,不知道會不會繼承他的金髮鳳眼……
「為什么麻煩呢?」小女孩微微仰起頭,好奇地打量著全夜遮住的顏容。全夜索性俯下身子,大方地讓她注視著,反正她也看不到什么。
就在這時,一件我們三人從來都沒有意料到,突如其來甚至莫名其妙的悲劇發生了!
只見小女孩仍是單純無害地眨著大眼,慢慢朝全夜的臉伸出了小手,然后,一把扯下他的面紗!
那瞬間,全夜愣住了,我和燿瞳也愣住了。
他的一頭金髮完全暴露在夜色中,閃著耀眼的光芒,讓人想不注意到也難!
我彷彿聽見周圍響起一片片抽氣聲,隱隱約約的猜測聲開始出現。「那人好像……」
沒過多久便轉變成,震耳欲聾的尖叫聲。「是夜王殿下!!!」
我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當我終于意識到我們即將面臨的處境后,我想也沒想,左手立刻拉起全夜的手臂,右手拉起燿瞳的。「跑!」

第二十章 真的沒有變裝癖 第二十章 真的沒有變裝癖
「你到底是欠了多少人錢?」我回頭望向身后那黑壓壓的人群,對于天羅國女性的聚集速度只能說佩服得五體投地!奇怪……剛才街上有那么多人嗎?
「都什么時候了,還有心情說笑?」全夜臉上再也沒有了一貫的從容溫和,我從未見過他如此手足無措的樣子。
雖然很想幸災樂禍,但說實話,目前我自己的處境也不甚樂觀。
「拉著夜王殿下跑的那個人是誰?」
「那好像是……鳳凰王朝的皇帝!他們進城那天我有看到!」
「好俊美喔!旁邊那個銀髮的也好帥!」
此刻的我們就像三只小羊,三只被餓壞的狼群追趕著的柔弱小羊。
我拉著全夜在人群中穿梭,燿瞳則在前面開路,但全夜的金髮和燿瞳的銀髮實在太顯眼了,我們想要混進人群里也難!
就在我感覺雙腿快要支撐不了自己的重量時,前方突然出現了岔路,我二話不說立刻拐進小巷。「走小巷!」
誰知粉絲們的毅力不是普通的堅強,竟也跟著追進巷子來。
「皇上、夜王殿下,這里交給微臣,你們先離開吧!」燿瞳忽然停下腳步,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轉身舉起雙臂準備擋住人群。
「你個白癡!我是這種主子嗎?」我連忙拉起還愣在原地的燿瞳的手臂,邊奔跑邊開罵。「你一個人要怎么抵擋?要是你敢再說這是你的職責,我就把你丟給陳曦,讓你好好體會狼女的可怕!」
「皇上說的是……嫻妃娘娘嗎?」燿瞳一面跟著我跑一面訝異地問著。
差點忘了,這女人虛假的功夫堪稱后宮之最,公開場合一直都是端莊孝敬賢良淑和的形象,只有和我在一起時才會露出真面目,所有人都被她給騙了!
「那里好像有一扇沒關上的門。」全夜指向前面不遠處說道。
「走!先進去再說!」我拉著他們往前跑,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奮力推開門沖進去,然后立即將門重重關上并放下門栓。
「呼……總算得救了!」我無力地癱靠在門板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夜王殿下!夜王殿下!」身后的門板被不死心的粉絲們用力拍打著,我開始害怕她們最終會不會將這扇門敲爛。
「你們是誰?」一個清亮的女人聲音突然響起,我抬頭一看,兩個年輕女子緊張地盯著我們看,彷彿我們是破門而入的強盜。
的確是破門而入沒錯……剛才只顧著逃命,也不知道跑進了誰家后院。
她們身上帶著一股熟悉的、廉價的脂粉味,就像……我在牡丹樓每天都會聞到的味道。
怎么有種不好的預感……我們究竟闖進了什么樣的地方?
「姑娘別怕,我們沒有惡意。」全夜站了出來,恢復了他溫和的微笑,輕柔地說道。
「夜王殿下?」那兩名女子看清楚全夜的面貌后,皆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全夜苦澀的笑了笑。「請問姑娘,這里是什么地方?」
「這里是春香院……」身著白衣的女子宛如陷入全夜的溫柔魅力中,愣愣地望著他。
春香院……天!這不是才出狼群,又入虎穴嗎?我怎么會這么歹命?
「姑娘?」另一名青女子驚呼出聲,聲音中有著驚喜與不確定。
姑娘?這里哪還有姑娘?不是全夜,她們知道他的身分,也不可能是燿瞳,燿瞳從始至終都沒有這個困擾,那么是……
「我嗎?」我狐疑地指著自己。
「果然!果然是姑娘!」那女子激動地拉起我的手,一副他鄉遇故知的神情。
「我們認識嗎?」我茫然地看著她。仔細看看,她的容貌似乎有點眼熟,好像在哪見過,但又沒什么印象。
「姑娘忘記了,在鳳凰王朝的時候,姑娘曾救我逃離牡丹樓嬤嬤魔掌。」
我想起來了!她是青牡丹。嚴格來說,我會成為紅牡丹,在牡丹樓過了幾天莫名其妙的賣藝生活還是拜她所賜!
「婉月從沒想過會那么快再見到恩人,請受婉月一拜!」她說著竟雙腿一彎就要跪下。
「別這樣,快起來。」我連忙扶起她。我人都還沒死,她跪我是要咒我短命嗎?
「不過姑娘怎么會到天羅國,又怎么會和夜王殿下在一起?」
「那個,姑娘。」我嘆了口氣,有些無奈地解釋道:「其實我不是姑娘。」
「什么?」她先是不解地看著我,接著白皙的臉龐上浮現兩抹紅霞。「難道是……公子?」
「這位是鳳凰王朝的皇上。」全夜替我回答。反正他的身分已經暴露,我的再隱瞞下去也只是欲蓋彌彰,剛才在街上一堆人都知道了。
「皇上?」婉月杏眼圓睜,驚慌地跪了下去。「參見皇上,小女無禮,請皇上恕罪。」
又跪!真的希望我早死嗎?我額頭一緊,再次扶她起來,順便扶起另外一名一臉搞不清楚狀況,也跟著跪下的女子。
「都起來吧,妳們何罪之有?」
「是……」婉月怯怯起起身,不時偷偷打量我,卻又立即低下頭。看來她一時還難以接受我是個男子,而且還是皇帝的事實。
重重地敲門聲仍繼續響著,門環隨之震動發出的金屬撞擊聲提醒著我一件事:此地不宜久留!
「我們遇到了一些麻煩,姑娘這里可有暫時藏身之處?」
「請跟我來。」婉月鄭重地點了點頭,轉身帶路。
現在這時刻正是青樓熱鬧的時候,從前廳傳來的鼎沸人聲就知道這是間頗受歡迎的妓院。我們一路躲避人群,左彎右拐,好不容易才抵達她的房間。
「皇上與夜王殿下請先坐下歇息,另外這位公子是……」
「他是我的護衛。」我解釋著,朝燿瞳招了招手。「過來一起坐下吧。」
他還是那副「臣子不該和皇帝平起平坐」的該死表情,在我無數個眼神警告后,才一臉糾結地在我對面的位子坐下。
「琴兒,快去泡茶。」她向下面水越多男人越喜歡摸_斗破蒼穹異火重生有什么用那名白衣女子吩咐道,那應該是她的婢女。
我隨意地望向四周,婉月的房間很整潔,沒有過多擺飾,清淡素雅,有點像陳曦房間的裝潢風格。
「請用茶。」她奉上茶后,便戰戰兢兢地退到一旁。
唉……我有這么可怕嗎?我也許是鳳凰王朝有始以來最沒有威嚴的皇帝說……
「在宮外就把我當成普通百姓,不需要那么拘謹。」我儘可能親切地微笑。
「好。」她的身體不再那么僵硬,但還是恭敬地垂下頭。
「對了,妳怎么又淪落青樓?」我啜了一口茶,好奇地問道。難道有人一輩子就是妓女命,想逃也逃不了?
「不是的。小女離開牡丹樓后,因為害怕再次被嬤嬤捉住便逃到了天羅國。只是小女從小在青樓長大,沒有其余謀生能力,于是就到這春香院教導姑娘們琴藝,并沒有接客。」
「原來如此。」我了解地點點頭。「這也是個不錯的去處。我還以為妳會找個男人託付終生。」
她的雙頰浮上了兩朵紅云,嬌羞地低著頭說道:「小女雖然卑賤,但還是希望能和相愛的男子成親!」
「說得好!我支持妳!」自由戀愛啊!真難得古代女子會有這么開明的思想,果然她能在牡丹樓排名前三就知道不是個普通的女人。
「皇上,外面的人潮似乎還未散去。」燿瞳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到了窗邊,擔憂地望著樓下攢動的人群。
「她們一時半刻大概不會離開,我們總不能一直待在這里吧?」全夜臉上也露出焦急之色。
「要離開,除非有人先出去將她們引開,不然就是得變裝。」我皺起眉頭,冷靜地分析道。
「請交給小女吧!春香院里有假髮,就由小女扮成夜王殿下引開人群。」
「不行,這太危險了。要是她們發現妳是假扮的,說不定還會圍毆妳!」我立刻斷了她的念頭。這么嬌弱的婉月怎能抵擋的了外面那群餓狼?
「就當是報答皇上的救命之恩,請讓小女去做!」她的眼神十分堅定,毫不猶豫。
一個靈感忽然閃過我的腦海,雖然是個下下策,但似乎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了。
「真要報恩的話,可否借我們幾套衣服?」
「我這里沒有男裝,皇上是要借守衛們的衣衫嗎?」
「不是。」我擠出個尷尬的笑容。「是妳的衣服。」
「女裝?」婉月、全夜、燿瞳三人異口同聲,一起向我投來訝異的眼光。
「原來在鳳凰王朝的傳聞是真的……」全夜看我的眼神突然變得有些……害怕。
「什么傳聞?」
「就是……變裝癖……」他的聲音越來越小。
無言。徹底無言。人果然就是不能留下污點……
「那純粹是個誤會。」我的語調冰冷至極、毫無高低起伏。
「是。」婉月和全夜順從地點著頭,但臉上就差沒寫上「才怪」兩個大字。
而知曉內情的燿瞳竟在一旁偷笑,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我真是看錯他了!
我的臉色沉了些。「不然你們有別的辦法嗎?」
「小女知道了,這就去取衣裳。」婉月欠身準備退下,我趕緊攔住她。
「除了天羅國那種……上下分離的女子服飾,妳還有別種樣式的衣服嗎?當然,不是春香院姑娘們接客時的衣裳更好。」兩個大男人穿上露肚裝成何體統?我就算了,全夜恐怕會在心中留下一輩子的陰影!
至于燿瞳還是穿男裝吧!他雖然樣貌不差,但扮成女子感覺就會很詭異!
「小女還留有幾套鳳凰王朝女子的裝束,請靜候小女取來。」
不久,我和全夜都換上了女裝,雖然婉月給我們的是較為保守的款式,不過全夜的表情還是既掙扎又無奈!
我一襲鵝黃碎花裙衫,嫩綠的腰帶束出窄瘦的腰身,裙襬上繡有大朵白色牡丹,是婉月清純靈秀的風格。我將長髮放下垂在右肩,用一根淡黃髮帶打了個鬆鬆的結,頓時多了幾分慵懶。
全夜則是一襲純白繡梅裙衫,合身的剪裁襯出了他的好身材。他果然適合白色,完美地托顯出他飄逸脫俗的氣質。他戴上黑色假髮,烏黑的髮加上那雙丹鳳眼讓他此刻看來和我像是一對親姐妹!
「就連女裝扮相都是天仙呢!」我由衷讚嘆道。「讓世人知道夜王還有這樣的一面,說不定男性支持者會大幅增加!」
「全夜并沒有皇上這般特殊癖好,真要說起來,皇上比全夜要更適合女裝。」他一邊調侃著一邊用複雜的目光打量我。
好吧,我知道他難以接受男扮女裝,可我穿起女裝也是個不折不扣的美人呀!干嘛一直盯著我看,彷彿我是某種怪物!
燿瞳是最后換好衣服的,當他走進房間看見我和全夜,頓時愣在原地。
「站在門口做什么?進來吧。」我說,同時細細地打量著燿瞳。
明明他穿的是和這春香院守衛一樣的衣服,但普通的衣衫穿在他身上就是像模特兒一般有型,他也戴上黑色假髮,長髮高高束起,額頭上綁著一條玄色頭巾。長髮的燿瞳和平常相差甚多,一開始我還差點認不出來。
一樣地俐落,卻多了分瀟灑江湖之氣。
「公子你瞧,皇上和夜王殿下簡直把這里的花魁都比下去了呢。」婉月掩著嘴笑道,聲音中是毫不隱藏的驚艷。
「微臣不曉得主子這么適合這種打扮。」燿瞳有些靦腆的笑了笑,臉上爬上一層薄紅。
我現在已能分清他對我們的稱呼,我是皇上,鳳湘翊是主子。所以他的意思是……他不知道鳳湘翊的女裝扮相這么好看!
他害羞個什么啊!難道……他和鳳湘翊之間,真像傳聞中,有著某種難以說明的曖昧關係?難道……鳳湘翊對他那后宮三千不感興趣,竟是與燿瞳……?
不,不會的!鳳湘翊說過他不是gay!所以是……燿瞳獨自暗戀著他?
等一下!這太震撼了!要我怎么接受?燿瞳一直是我的偶像,是我的家人,如今卻一夕間變成情敵?
所以我……是那傳說中的砲灰女嗎?怎么會……怎么會……怎么會……(某人完全沒打算搞清楚事實,正陷入自己的想像中糾結著……)
「皇上?」燿瞳有些不確定地喚我。不知道為什么,他平時低沉好聽的聲音在此刻竟聽來刺耳無比!
「干嘛?」我不由自主地朝他射出充滿殺氣地一瞪,口氣兇狠活像被禁食三天之久!
他被我突如其來的敵意有些嚇到,縮了縮脖子往后退了一步,以一種茫然又可憐兮兮地眼神望著我。「微臣說錯什么了嗎?」
《朕不是美人》第一卷 <鳳凰卷> 上卷 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36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