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被同桌男孩摸出水了_斗破蒼穹

第三十二章 鳳凰驚夜 第三十二章 鳳凰驚夜
月明星稀,大概就是指今夜的天空吧!
我仰望著那片純凈的夜空,久久凝視著那散發柔和光芒的月亮。
天空上,若是星辰燦爛,就表示月亮黯淡無光。相反的,倘若明月高掛,便無法望見星光閃爍。兩邊都是一樣的美好,卻始終無法出現在同一片天空上。既然今晚夜空的王者注定是月亮,星星就別再貪戀這舞臺了!
「皇上,一切已準備就緒。」一身黑色戎裝的燿瞳英挺帥氣,向我點頭示意。
「開始吧。」我握緊手上的劍,朝前方那燈火通明的洞穴率先邁出第一步。我的長髮高高扎成馬尾,隨著晚風飛舞,身披紫金鎧甲,深紫色披風在身后飄揚。我從未像此刻如此肅穆威凜,如此地具有──王者之氣。
「小心保護好妳自己,千萬不要逞強!」身著男裝的鳳湘翊直到此時仍不忘在一旁碎碎念。
「知道了,拜託你放心吧!」我無奈地逸出一絲苦笑。雖然我沒武功,但至少我還懂得閃躲!以前和同學玩躲避球時,我幾乎沒有被球打到過!更何況他和燿瞳這兩個在鳳凰王朝武功排行第一和第二的高手就在我身旁,我還不夠安全嗎?
「叫我怎么放心……」他輕嘆,隨后卻是舒展了緊皺著的眉頭,低聲說道:「也是,差點就忘了妳是個不能小看的女人!」
「這算是讚美嗎?」我撇撇嘴,轉眼間隊伍已經來到了洞穴入口。
「來者何人?」駐守的軍士見到我們,紛紛抽出劍警戒地守備著。
「讓開。」我冷冷地喝道,并未拔劍。
他們見來者不善,舉起劍朝我們逼近幾步。我身后的士兵見狀亦準備拔劍與之對抗,卻被我抬手制止。
我揚起眉,目光冰冷帶著殺氣,聲音壓迫而威嚴。「朕再說一次,讓開!」
他們一聽見是皇上,臉色立刻一變,連握劍的手都在微微顫抖。似乎是被我的氣勢震懾到,也似乎體認到我的身分不是他們這種小咖招惹得起,終是讓出了一條路。
我大步走進了洞內,眼角余光瞥到兩旁已不能用壯觀形容,密密麻麻的士兵。雖然早就知道人數不好輕易應付,卻沒想到親眼見到時會是如此的驚人!儘管內心極度擔憂恐慌,我臉上依舊保持著帝王的傲然,彷彿這些武裝的軍兵對我來說根本不足掛齒。
最后,我停了下來,和眼前那一臉不可置信的人保持著數公尺距離。
我揚起一個得體大方的微笑。「好久不見了,皇兄!這么晚了還不休息,想必是有什么有趣的事吧?」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出現在這里?」他握著寶劍的指節因用力過度而泛白,瞪大的雙眼中滿是懷疑不信。
「因為聽聞皇兄這段日子代替朕這個皇帝十分勤奮地舉行『軍事操演』,朕決定提早回國親自看看,果然有模有樣啊!皇兄一定費了不少心思吧!」
「你都知道了?」他擰起眉,發現了我身后那些他昔日的盟友們。「你們這些該死的叛徒!」
呃,其實你誤會了。你的計畫我早就知道了,地點也是木蘭幫查出來的,老實說這幫「該死的叛徒」根本沒提供到多少情報。不過我卻一點也不想同情他們,要誤會就儘管誤會吧!
「皇兄,你想要做什么事朕很清楚。現在停止一切都還來得及,回頭是岸吧!」我放柔了聲音,幾乎是懇求地勸道。今晚我真的不想見到任何人流血!
他蒼涼一笑,抽出了劍指向我。「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也不可能有退路了。今晚就在這里做個了結吧!殺!」
他一聲令下,周圍的士兵立刻舉起武器,朝我們蜂涌而至。
「等等!」我急忙大喝。「先別急著打!」
鳳湘祈狐疑地望著我,抬手示意兵士們暫停行動。
我暗自吁了一口氣。幸好,還有機會!「皇兄,你不惜犧牲這么多人的性命,究竟為了什么?這個皇位對你來說真的這么重要嗎?」我的目光深切而哀傷,期望能打動他的心,哪怕只是一點點,都有可能避免一場血戰發生。
「我只是拿回屬于我的東西!我本是太子,理所當然是由我繼承皇位,可是卻……一定是你陷害我,我才會被廢位!不然怎么可能會由你繼位!你這個陰險狡詐的可惡小子,當初竟不知最該防範的人就是你,才會被你反咬一口!」他已失去了往日的從容,在我眼前的不再是朝上意氣風發的攝政王,而是一個被仇恨和權力蒙蔽了雙眼,因而瘋狂的,可憐人!
我搖頭嘆息。「你怎么確定是朕陷害你?」即便鳳湘翊從未和我提起他為何會成為皇帝,但我相信他決不會為了登上皇位而陷害兄弟!
他的目光開始游移,語氣也不如先前的強硬。「大家都這么說……這根本就不需要確定!不是你還會是誰?」
「大家都這么說,你就相信?你有沒有自己判斷的能力?」幸好最后當皇帝的不是你,否則鳳凰王朝就會敗在你手上!我前進了一步。「皇兄,適可而止吧!往者已矣,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現在這樣不好嗎?雖然朕曾經荒唐過,但朕已經改頭換面了!如今國泰民安,百姓安居樂業,何必再引起紛亂,製造更多無謂的犧牲?」
我在他眼中看見一絲動搖,正想繼續勸說,那該死的左喬卻站出來壞事。「王爺!千萬不要動搖了心志!就算投降下場也是一死,不如拚命一搏,還有機會找回屬于王爺的位置!王爺萬不可忘記這些年的憤恨!」
鳳湘祈一聽完左喬的話,臉上再無為難之色,憤怒地高舉起劍,一字一頓地說道:「這是你和父皇逼我的!這段時間我所承受的恥辱和不甘,今晚就要向你全討回來!」
「既然如此,那也沒辦法了。」我閉上眼,重重嘆了一口氣。當我再度睜開眼時,里面已沒有了任何情緒。我抽出劍,宣示般地高舉著。「給朕拿下逆賊!」
不過是一瞬間的事,原本縈繞著緊張氣氛的洞穴頓時成了戰場。
兵器相接的碰撞聲、刀劍畫過血肉的撕裂聲、嘶喊聲、哀嚎聲……我的理智在尖叫,幾乎瀕臨崩潰!這不是在拍電影,是真的有人在我面前死去,一個接著一個!
空氣中瀰漫著鐵鏽味般的血腥氣息,令我噁心暈眩!眼前只有紅,無止境的一片紅……
我的腦袋已無法思考,但我強迫自己必須振作起來!我答應過鳳湘翊,我會保護好我自己!就當現在是在看一部3D寫實的血腥片吧!也只能這樣了……
我打起精神,一抬頭便望見一位士兵提劍朝我砍過來。我舉起劍鞘驚險地擋下那一劍,他卻再度發動攻擊。
眼看那一劍就要落在我身上,那士兵卻突然在我面前應聲倒地。溫熱的血濺到我的臉上,我驚魂未定地望著站在那人身后的燿瞳。
「皇上,沒事吧?」
我點點頭,伸手擦了擦臉上的血漬。「我沒事。你別管我了,快點去抓住鳳湘祈吧!擒賊先擒王,抓住他一切就結束了!」
「可是……」他的眼中盡是擔憂。
為了證明我可以顧好自己,我抬腳朝身旁一位叛軍用力踹下去。「你看!沒什么好擔心的。快去!總不能把所有人都殺光吧?」
「微臣知道了。」他了然地頷首,提劍沖破包圍網。
我只能以劍鞘抵擋,擋不了的就躲。我還是過不了心里那一關,無法動手殺人!
鳳湘翊始終在我的身側保護著我,替我解決我下不了手的敵軍。這是我第一次見到這么殺人不眨眼的他!沒有過多華麗的招式,手法俐落狠絕,一擊斃命。
仁慈溫柔如他,在殺人的當下,他心里會有什么感覺?一定也和我一樣掙扎難受吧……但置身戰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大家都沒得選擇……
突然,我望見一枝長槍直直朝我飛來。鳳湘翊提劍往身前士兵脖子上一抹,立刻沖過來為我抵擋。
「鏘!」
一聲巨響,長槍是被鳳湘翊擋下來了。但我卻在此時被身后的士兵猛地一拽,一把冰冷的劍就這么架在我的脖子上。
卑鄙小人!竟然搞假動作!
「全都放下武器,皇帝的命現在在我的手上!」那士兵大喝,握劍的手上加重了力道。我感覺脖子上有溫熱的液體緩緩流下。
鳳湘翊又是焦急又是自責地望向我,幾番猶豫,終是將手中的劍扔在地上。
「皇上!」聞聲趕來的燿瞳驚慌地盯著我脖子上的劍,痛苦憤怒地握緊下面被同桌男孩摸出水了_斗破蒼穹了拳,卻也只能放下手中的武器。
我方的士兵見狀紛紛扔下了武器,叛軍歡聲鼓舞,將我們團團包圍。
就要結束了嗎?我揚起一個淡淡的微笑,看了看鳳湘翊,再看了看燿瞳。
別難過了!看到你們這樣為我擔心,我真的很欣慰!這輩子,總算沒有白活了啊……明明答應你們會保護好自己,我卻食言了,對不起……
我閉上雙眼,開始回想以前護理課時老師教授的擒狼術。我知道這樣風險很高,反正橫豎都是一死,在我死前至少要多踹這搞偷襲的可惡家伙幾腳!
首先是小腿脛骨吧!我只要勾起腳,就能用腳后跟踢中他的小腿脛骨……
我倏地睜開眼,正準備行動,架在脖子上的劍卻忽然滑落。身后的人伴隨著悶哼聲向前倒落,我看見他的頸子上和握劍的手上各插了一枚飛鏢。
「欸?」我不解地朝后方望去,入眼的是那群身著黑衣,扎著高馬尾的女子們。
「救駕來遲,請皇上見諒!」為首的女子向我一抱拳。雖然蒙著面,我卻從她的聲音中清楚聽出她是穆琴。
「謝謝妳們!」我點點頭,心里一陣感動。和木蘭幫的協約只有助我查明叛變的計畫細節,并未要求她們參與戰斗,她們怎么會過來?
鳳湘翊和燿瞳見我脫離挾持,立即拾起地上的劍,沖到我的兩側護衛著我。
「對不起……」鳳湘翊不斷低喃道,愧疚地凝望著我的傷口。「是我沒保護好妳!」
「沒什么,小傷而已,別自責了!」我輕鬆一笑。
「我不會再讓妳離開我的視線了!」他定定地望著我的雙眼。「我,一定會用我的生命保護妳!」
「好。」我輕輕點頭,心底有一股微妙而甜蜜的感覺迅速蔓延開來。「一切都還沒結束!我們一定要贏,這樣我們才能一起活下去!」
「嗯,一定要贏!」他回以一個熟悉的溫柔微笑,再次揮起了劍。
有了木蘭幫的加入,情勢漸漸變得明朗!雖然叛軍人數眾多,但我方多的是以一抵百的武功高手,幾番廝殺后,鳳湘祈明顯佔了下風。
「王爺,先撤退吧!以后還有機會!」了解到情勢不妙的左喬悲痛地喊道。
鳳湘祈環顧四周倒下的叛軍,雖是不甘,卻也只能沉重地宣布:「撤退!」
我收起了劍,嘴角勾起了一個滿意的弧度。
叛軍集結成群,往洞穴的另一個出口撤退,卻在洞口被攔了下來。
「皇兄,投降吧!」鳳湘云站在洞口中央,橫著劍沉聲說道。在他身后的,亦是一大群武裝的兵士。
「你……你竟然……」他瞪大眼驚訝地望著鳳湘云,最后慘然一笑,頹然地扔下了手中的劍。「呵……天要亡我啊……」
「王爺!你忘了還有一道出口!」左喬焦急地提醒著已經陷入絕望的鳳湘祈。
出口?我詫異地望了一眼鳳湘云,他明明說這里只有兩個洞口啊!他亦是一臉疑惑地聳聳肩。
只見左喬拉著鳳湘祈往左側石壁跑去,在一塊石磚上用力一推,石壁竟緩緩打開,里頭是一條秘道!
「快逃吧!王爺!」他們拋下了自己的士兵,逕自往秘道深處奔逃。
「追!」我大喊,在石壁還沒完全關上之前,也跟著進入了秘道。
秘道幽暗窄小,寬度僅容二人并肩而行。燿瞳手持火把,走在前側,鳳湘翊則提劍小心地在我身旁護衛著。
我們清楚聽見鳳湘祈和左喬奔跑的腳步聲,循著聲音跟了上去。但沒過多久,那迴蕩的腳步聲竟然消失了。
「難道是逃了出去?」我緊張地看了看鳳湘翊。
「不像是。并未感覺到前方有新鮮空氣。」他搖了搖頭,加快了步伐。
果然!他們還沒有逃出去,而是在前面停了下來。
他們為什么不繼續逃,前面有什么障礙嗎?我瞇起眼,往鳳湘祈的前方望去。
透過左喬手上的火把,我發現了一個銀色的小東西在火光的照映下閃閃發亮。
「參見皇上,微臣已帶隊平安歸國。」熟悉的銀鈴聲音響起。
他接過身旁士兵的火把,清楚地照映出他的臉。俊美的臉龐上隱隱有著倦意,一雙桃花眼卻是笑著。
「月疏桐,你總算趕上了!」我鬆了一口氣,微笑著看向他身后的天羅國軍隊。他怎么知道這里還有條秘道?我傳給他的信中分明沒有提到啊!
「哈……一切都結束了!」鳳湘祈忽然大笑,那瘋狂而凄涼的笑聲讓我渾身毛骨悚然。
「王爺!我們殺出重圍吧!屬下會拚死護送王爺逃離!」左喬悲壯地提起劍,語氣令人敬畏地堅定。
「沒有用的!在秘道的出口等著王爺的只有軍隊。王爺,放棄吧!你已經沒有逃走的機會了。」月疏桐垂下眼,輕輕地說著。
「皇兄,只要你投降,我還能保你一命啊!」我以一個弟弟的身分哀求著哥哥放棄。雖然他三番兩次想殺我,又是個偽君子,但這一刻我卻突然同情起他!他不過是個迷失在仇恨與慾望間,無助彷徨的可憐人罷了!
他緩緩地轉過身面對我,揚起了一個蒼涼悲哀的笑容。「湘翊,其實你是個可愛的弟弟!在眾多兄弟姐妹中,皇兄最喜歡的就是你……雖然不知道那是不是裝出來的,但從小每當你看見皇兄時,臉上露出的真誠笑容總是能讓皇兄消除一整天學習太子之務所積聚的疲累……你眼中的尊敬,不是對太子的敬畏,而是對兄長的敬愛,真的讓皇兄十分感動……我不知道我們為何會走到今天這一步,只是皇兄,無法笑著祝福你當個好皇帝……唉!要怪只能怪我們同樣生在帝王之家……」他的眼神讓我害怕,不知怎地,我一直有種不祥的預感,心臟不安地狂跳著……
在我還來不及反應之時,他已迅速奪過左喬手中的劍。手起刀落,一道豔紅劃過空中。
「不要!!!」

第三十三章 塵封的記憶 第三十三章 塵封的記憶
如果將痛苦分為十等分,失去親人的痛會佔了幾分呢?
這幾日來,鳳湘翊沒有哭泣,沒有頹廢,行事依舊如往常,偶爾,還是會對我露出那溫柔中帶著無奈的笑容。可是,我知道他在悲傷,而我無法走入他的悲傷之中……
自鳳湘翊登基以來的第一場叛變,以鳳湘祈的自盡畫下了句點。鳳湘祈的家眷被褫奪王爺府一切特殊待遇,貶為庶人,永世不得再踏入王都。
左喬在鳳湘祈自刎后亦跟著自盡。至于其他參與叛亂的大臣,輕則降職停俸,重則發配邊疆。朝堂上一時秩序大亂,在我和鳳湘云,以及洛清秋、月疏桐等朝臣夙夜匪懈、持續努力下,終于回歸平靜。
由于這次叛變涉及到許多重臣,有能力的中階官員晉升遞補空缺,但也只能勉強湊數,朝廷人力短缺的問題還是越發嚴重!因此,我加速了科舉制度的推行,估計在今年秋天就能舉行第一場鄉試。
今天依舊下了一整天的雨,不大,卻令人心煩!彷彿每滴雨都染上了濃濃的愁緒,試圖將這片哀傷滲入大地。
我摒去所有隨從,獨自坐在曲廊盡頭的階梯上,靜靜聽著冷雨從屋檐滴下。
如果雨水能洗去所有悲傷的記憶,那就再下得久一些吧!倘若只是徒增傷懷,拜託……停止好嗎?
「雖然仍是季夏,穿得如此單薄在這里吹風還是很容易著涼的。」一件披風輕輕地落在我身上,伴隨著熟悉的溫和聲音。
「謝謝。」我回頭微微一笑,順勢觀察他的神情。他的臉色十分平靜,正因平靜,才讓我擔心!他總是習慣把情緒都放在心里,一個人默默承擔。一定很累吧……凝視著他許久,我才有些猶豫地緩緩開口。「你……需要有人陪你說說話嗎?」
我不會叫他「不要難過了!」,悲傷久抑在心底是會生病的,該發洩的時候就該盡量發洩。我只是希望他多少能向我傾吐一些藏在他內心深處的事,讓我也能為他分擔些許痛苦!
他長嘆了一口氣,最后在我身旁坐下,望著那濛瀧細雨幽幽地說道:「我還沒有告訴妳我為何要喬裝成昏君吧!」
「嗯。」我點點頭。他終于要對我坦誠一切了嗎?
「我的母后原是天羅國的公主,為維持兩國和平而來到鳳凰王朝和親。」他的聲音極輕極柔,彷彿一根雪白的羽毛輕輕拂過肌膚。「雖是政策聯姻,但母后容貌絕麗堪稱后宮之最,性情亦溫婉體貼,很快地便得到父皇的寵愛。」我想也是!能生出鳳湘翊這種漂亮到沒天理的兒子,全太后的外貌不可能不出眾。
「一旦有了寵愛,迎面而來的便是無止境的陷害、暗算,母后當年也是歷經千辛萬苦才生下了我。因為是皇子,越發招人嫉恨,那時我差點就死在乳娘的『一時不注意』下。」他說得云淡風輕,彷彿在說的是別人家的事,我卻聽得驚心!后宮……真是如此險惡之處?那他的童年……又是怎么捱過來的?
「從此以后,母后為了保護我,刻意疏離父皇,并且時時告誡我,唯有當個愚鈍皇子才能活命。儘管當時不解母后的用意,亦不甘心,我仍是照著母后的吩咐行事,在人前表現得貪玩懶惰,父皇對我失望透頂,眾人同樣只當我是個無用的皇子。」
「那么你的學識及武功,又是怎么習來的?」該不會是個無師自通的天才吧?
他的嘴角勾起一個淺淺的弧度。「人果然是很奇妙的動物,越是得不到的便會越感興趣。母后千叮嚀萬囑咐我不可讀書及練武,更加燃起了我對學習的渴望。我只能從藏書閣悄悄偷出書籍,在宮人都以為我睡下時挑燈研讀,遇到不懂的地方就託燿瞳向人請教。」果然是人上人和普通人的差別……若是我媽叫我不要讀書,我肯定放完鞭炮后就去睡覺!
他望著自己手指上的薄繭,輕輕摩挲著。「至于武功,也是偷來的,偷偷地躲在暗處觀摩皇兄的武術課,偷偷地趁禁衛軍操練時研究動作。若是燿瞳來到皇宮,便和他練習。到了我十三歲時,高聳的宮墻已無法阻擋我,我偶爾會在夜闌人靜時到宮外去,找那些江湖上的混蛋『練劍』。」混蛋?!他剛剛說了「混蛋」這個詞嗎?全太后,對不起!是我把你兒子帶壞了……
「別用那種驚訝的眼神看我,用那種說法較為簡單明了,更能讓妳聽懂。」
「喔……」
「總之,宮里、宮外的人漸漸對我失去戒心,我才能安然無恙地活到了十七歲。」
「十七歲……是你登基時的年紀吧?」
「沒錯。我一直以為我的一生注定要這樣過了,但父皇卻突然告訴我,他原本屬意的繼位者是我,皇兄只是避免我樹大招風的擋箭牌。」什么?鳳湘祈也太可憐了吧!從小到大始終認定將來的皇帝是自己,結果卻只是個「暫時」的擋箭牌,難怪他會如此不甘!不過鳳湘祈母親的家世背景雄厚,在鳳凰王朝算是數一數二的大家族,想來他身為太子的期間,應該不會受到太多欺負。若是鳳湘翊一開始就被冊立為太子,說不定現在已經缺條胳膊斷條腿了……
「父皇為了讓我名正言順登基,誣陷皇兄勾結外戚,廢其太子之位。我雖不贊同,卻也沒有拚死反對,我的確是個卑鄙的弟弟,呵……」他的唇邊逸出一絲苦笑,黑曜石般的眼瞳深邃不見底,好似他無邊無際的無奈與愧疚。
「連我都看得出鳳湘祈不適合當皇帝,你父皇為了鳳凰王朝的將來那么做,倒是可以理解的!」雖然覺得鳳湘翊他老爸很無情,也同情被自己親爹陷害的鳳湘祈,但這是帝王之家啊!身為一國之君,一切都得以國家利益著想,親情之于他們,是奢侈品……
「可是皇兄自幼待我不薄,見我被父皇責罵,或被父皇的其他嬪妃們取笑,總是站出來為我說話。每次見到皇兄我都很開心,我是真心把他當大哥看待!當然,我羨慕過皇兄,卻不是覬覦他的太子身分。我羨慕皇兄可以光明正大地學習那么多東西、得到父皇關愛的眼神,而我卻只能偷看;父皇每次見到我的表情,不是失望就是厭惡,有時我會想,如果父皇亦能如看皇兄那般看我一次,該有多好?也許是這個緣故,我不由自主地想親近皇兄,一來是因為皇兄就像我的父親,二來是期盼和皇兄在一起時,多少能分到父皇施捨的慈愛,但父皇卻總是比較我和皇兄,無止盡地比較……現在想想,皇兄一定會覺得老愛黏在他身邊的我,十分虛偽噁心吧!」他的眼中蒙上一層薄霧,聲音開始有些沙啞。
「不是這樣的!你又不知情,就算有錯,也是你那自以為是的父皇的錯!」我拼命搖著頭。真的好心疼……我開始對先皇當初的選擇有了懷疑,這樣做真的是最好的嗎?不僅讓他們原本難能可貴的兄弟之情變了質,鳳湘翊也從小失去了父愛,甚至造成了如今的悲劇!要不是鳳湘翊有辦法重生,他老早就被鳳湘祈毒死了,先皇所做的一切不就徒勞無功?難道以先皇的權勢,無法保護倘若一開始便為太子的鳳湘翊平安登上皇位?唉……或許他也有他的無奈之處,許多事不是旁人可以輕易評斷的!
「不管如何,你始終對鳳湘祈極為寬厚不是嗎?就算他不只一次想要奪你性命,你也不忍見他死去呀!」
「我并不怨皇兄,也能理解他為何容不下我,是我虧欠了他太多!父皇指示我登基兩年之內,必須保持昏君的狀態,好試探其他兄弟有無謀反之心。我本打算若是皇兄安分守己,便盡可能給他權力,即便那很可能會威脅到我的地位。可是皇兄……他為什么就是想不開呢?現在一切都太遲了……」他終于沒辦法再用冷靜的面具隱藏他的痛苦,顫抖的聲音出賣了他一直壓抑著的情緒。他將頭深深埋進掌心里,無助地垂下肩膀,那單薄的側影看得我好難受,一股濃得化不開的苦澀哽在我的喉間。
「已經都過去了……」我張開雙臂,輕輕地環住他的肩膀,用彷彿母親哼唱搖籃曲的溫柔嗓音緩緩說道:「都過去了……現在再來追究責任也無濟于事。你能做的就是成為一位明君,好好治理鳳凰王朝,別讓這一切白費……」
感覺在我懷里僵硬的身體漸漸放鬆下來,我安心地舒了一口氣。等等……我現在在干嘛?我抱著他?我主動去抱他?!天啊!我到底在想什么?失心瘋了嗎?
我迅速放開他,慌張地縮至一旁的角落,盯著鞋子結結巴巴地說:「那個……我不是故意的……啊對!在我們那里,安慰人時都會用擁抱的方式,我是在示範給你看!」什么跟什么啊!笨蛋蘭漪妳可以不要再耍白癡了嗎?完了完了……他一定會覺得我是很隨便的女生!
懊惱之際,感覺有人從背后輕柔地攬住我。
「咦?」我忍不住輕呼,身體頓時僵住。
他慢慢收緊手臂,即便隔著衣物,我還是能清楚感受到他溫暖的體溫。「這不是你們安慰人的方式嗎?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收下這個安慰了。」
我還活著嗎?怎么感覺意識已經脫離身體了?心臟跳得這么猛烈會不會爆掉?
我愣愣地盯著從屋檐滴落的殘存雨滴,說不出半個字來。「雨好像停了……」半晌,我才吐出這么一句話,一說完我立刻有了想要掐死自己的沖動。
「呵呵……」他輕笑起來,溫熱的氣息噴灑在我滑膩的頸子上,有點癢癢的。「得妻若漪,應該是件很幸福的事吧!」他微微一嘆,溫柔的聲音宛若一瓣桃花飄零在波光粼粼的水面。
雨后的天空,清澈明凈。一道絢爛的彩虹橫跨了天際。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37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