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那巨大的肉棒插進體內時,疼痛佔據了沐蘭玥的所有神經。

脹的疼到了極點,還沒動作,她就已經疼的抬不起雙腿,抽噎著喊著洛珈:“洛..珈...好疼......”..." />

主持人李小萌丈夫_李小萌八卦

后記:人獸play(完)

當那巨大的肉棒插進體內時,疼痛佔據了沐蘭玥的所有神經。

脹的疼到了極點,還沒動作,她就已經疼的抬不起雙腿,抽噎著喊著洛珈:“洛..珈...好疼......”

洛珈眨眼睛變成人,抱住沐蘭玥:“不做了,不做了,等以后。”語氣里滿是疼惜,卻讓沐蘭玥狠狠撓了他一下。

“你...不行...都說好了,給你生個孩子,你怎幺又變成人形了。”沐蘭玥一邊抽泣,一邊抱怨著。

洛珈修長的手指拂過她的長發,輕嘆一聲:“你很疼,再等等,不著急。”

沐蘭玥擰著眉,噘著嘴望著他:“我等不了了,洛珈,現在就要了我。哪怕我一會喊疼你也不準停下來。”

若是她一呼疼洛珈就停下,那什幺都做不下去了。雖然這話說起來有些自戀,可她知道自己對洛珈的影響力。

主持人李小萌丈夫_李小萌八卦

明晃晃的態度擺出來,洛珈無奈,重新化身為狼,為了不讓自己心軟,趁著沐蘭玥還沒反應過來,直接插到了深處。

“啊——”她大聲的呼出聲,手指緊緊攥著洛珈灰白的長毛。

洛珈輕吼一聲,那層層疊加的媚肉,把他夾的太緊,卻又如同萬千小舌在不斷的舔舐著。

他開始抽動,身形每動一次,總讓沐蘭玥嬌吟著。

花穴已經被撐到了極致,好似下一秒就能被撕裂。沐蘭玥努力的放鬆著自己的身體,她的雙腿纏繞在他的身體上,身子隨著他晃動。

“洛珈...嗯啊...疼...嗯哈...快一點...”在這巨大的疼痛中,只有在抽插時,才有一股快慰。

洛珈猙獰碩大的肉棒打樁一般,不斷撞擊,速度驚人。

“啊啊......啊哈......”沐蘭玥兩腿大開,臉頰緋紅,眼尾的眼淚落入獸皮,像是被暴雨打過花骨朵,萎靡卻有別樣風情。

主持人李小萌丈夫_李小萌八卦

洛珈低吼了好幾次,她的小穴太緊了,讓他不能節制。前掌分開著她的翹臀,好似這樣就能讓她夾得鬆了幾分。

可是實際上卻是依舊緊密,沐蘭玥很疼,可是只要想到洛珈,這疼痛就能被克服。

洛珈到底還是不捨得她這幺疼,速度慢了下來,溫柔的低下頭舔弄著她其他敏感點。

沐蘭玥被他舔的昏昏沉沉,花蜜濕潤了整個的通道,讓他進出順利了一些,洛珈被鼓舞到,更加賣力。

柔軟嬌嫩的白乳被舔成了水娃娃,洛珈伸出前掌,掌前的肉墊同雪白觸摸在一起,觸感奇怪。

沐蘭玥伸手舉起他的狼掌,狼掌有四只手指,尖銳的長爪隱藏在皮毛中,她累的大汗淋漓,卻同他相握著。

小指勾著他柔嫩的肉墊,引得洛珈一抖。

沐蘭玥卻像是來了興趣一樣,舉起一掌不斷的逗弄,看著洛珈的反應就忍不住笑。

主持人李小萌丈夫_李小萌八卦

洛珈惱羞成怒,他也不知掌心竟然如此敏感,掙脫開她的手,低頭用大舌去舔她的臉。

他似乎真的惱了,黑暗中,那可以輕而易舉結束掉生命的獠牙就對準著沐蘭玥的脖頸,粗糲的舌頭似是啃噬,又用力又小心,帶著讓人恐慌的壓抑。

要不是身上的人是洛珈,沐蘭玥恐怕難以不害怕。

男人的肉棒還緊緊嵌在她的花穴內,勃起跳動著,默默摩擦。液體發出的嘰咕聲,絲絲入耳。

她身體一緊,巨獸一頓。

再也不顧忌,這是她自找的。

他舉手投足間,就讓她翻了個面,跪爬著,毛茸茸的身體從背后貼上,碩大的肉棒,用最大力度,最狠的力道,捅進神秘之地。

“啊...嗯啊...慢點....疼...”可惜這次,無論沐蘭玥說什幺,洛珈都聽不進去了。

主持人李小萌丈夫_李小萌八卦

他給了她溫柔,她卻逼著他對她發狠。

每一次,那肉棒后的兩個卵蛋都恨不得跟著肉棒一起擠進去,后背被摩擦的發紅,沐蘭玥無力的趴在床上,可那身后的抽插卻沒有停下。

一下一下,高潮一次一次。

在接連洩了三次后,沐蘭玥哭著求饒了:“洛珈...不要了...求你了...不要了,要死了......”

感覺花穴已經火辣辣的疼的不行了,可是他還沒有洩,白皙的身子滿是斑駁的紅印,小穴口完全合不攏,他還沒停下。

“吼~~”一起。

他捲起她的身子,讓她躺在他的懷中,抓著她的腰腹,上下擺動。

忽然,體內的肉棒再次脹大,沐蘭玥小臉一白,拼命想要掙脫,肉棒像是長在小穴內一般,不論她怎幺動,都被禁錮著。

主持人李小萌丈夫_李小萌八卦

難以忍受的疼痛,還有已經微微鼓起的小腹,撐得她再也支撐不下去,眼一白,昏了過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394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