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的經歷 楊_027情感口述交換

南晨回到家后,果不其然看見家里的燈又是亮著的,而一男一女的歡聲笑語從客廳傳出。

她很猶豫要不要踏進客廳,或是乾脆直接回房算了,不要打擾母親和許磊兩人之間的獨處時光。

可是當她一關上家門,老舊的門馬上發出足以讓客廳內的兩人聽見的聲響,母親從客廳探頭出來看向一臉尷尬的南晨。

明明是不想打擾到他們倆人的。

「歡迎回來,小晨。」母親笑著接過南晨的書包,「今天媽媽有煮咖哩飯哦,先去換身乾凈的衣裳在來吃吧。」

「……嗯。」

聽到母親親手煮了咖哩飯,南晨還是很期待的,因為她非常愛吃母親煮得咖哩飯,和外面賣得那些都不一樣,飯上淋得是母親自己研製出來的咖哩醬料。

南晨回房換了身清爽的家居服,走到客廳時看見已經有三盤熱氣騰騰的咖哩飯擺在矮桌上,香氣肆意飄散在空氣中,南晨深吸口氣,鼻腔內滿滿都是咖哩香。

交換的經歷 楊_027情感口述交換

母親好久沒有親自下廚了,她真的好懷念這個味道。

因為工作繁忙的關係,經常都是由南晨來準備早晚餐,然后用保鮮膜包好放在桌上,等母親早上起床與晚間下班后回來享用。

但不知是不是因為和許磊在一起的關係,母親的下班時間愈來愈早,以前可能忙到三更半夜才能回家,現在都能比南晨還要早到家。

「還愣著做什幺,坐下來吃呀,小晨。」

母親笑得一如往常般和藹慈祥,南晨坐在那份屬于她的咖哩飯前,小口小口地品嘗著這久未嘗到的滋味。

還是跟小時候吃到的那個味道一樣,沒有變過。

「媽媽很久沒有自己下廚了,怎幺樣,還好吃嗎?」母親看著南晨的臉,緊張地問。

「嗯,還是一樣好吃哦,媽媽做得咖哩飯是最棒的。」南晨甜甜一笑,那是在家人面前才會露出的自然面貌。

交換的經歷 楊_027情感口述交換

「好吃就好,許磊叔叔跟妳一樣喜歡吃咖哩飯哦,所以今天媽媽才特地煮得。」

──原來是為了許磊嗎。

聽到這句話,南晨感覺有股失落感蔓延在心底,母親難得一次做飯,而且還是她最愛吃的咖哩飯,卻不是為了她,而是為了另一個男人。

也罷,這不能怪母親,有哪個女人不想在心愛的男人面前端出自己拿手的料理讓他品嘗呢?

「許磊叔叔覺得好吃嗎?」南晨問。

「很好吃,比外面任何一間咖哩專賣店的手藝都要好上幾百倍。」

「也、也沒有你說得那幺好,真是的……」

看到母親聽見許磊的話后瞬間燒紅了臉,南晨壓下心中那股愈來愈膨脹的失落感,繼續吃著盤中變得索然無味的咖哩飯。

交換的經歷 楊_027情感口述交換

南晨所做得一切努力都只是為了母親,她曾經以為母親也是如此,但現今母親心中有了所愛之人,她又怎幺能與他抗衡?

本就放在不同的位置上,一個是親人,一邊是愛人,這根本無法拿來比較。

她想起母親要將她從外公外婆家帶走那天,顫抖著身軀卻依舊擁護著自己,那樣佯裝堅強的母親。

南晨突然很想問許磊一個問題,應該說她早就想要問了,只是一直找不到適合的時機。

「許磊叔叔,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不用客氣,妳儘管問。」

「你會傷害我的媽媽嗎?」

南晨直視著許磊的雙眼,只要對方的眼睛有任何飄忽不定或是言詞閃爍,她就馬上把這個男人趕出家里,不管母親怎幺想。

交換的經歷 楊_027情感口述交換

她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摯愛的母親,就算是母親選擇的男人也不行。

「南晨,許磊叔叔我啊,聽過妳父親和妳小時候的事情。」

這話讓南晨心下一驚,沒想到母親竟然連這幺家里深層的事情都告訴許磊。

「對于妳的父親遭遇意外去世我很遺憾,在聽聞妳小時候的遭遇時更加為妳感到心疼。」許磊放下手中的湯匙,認真地對著南晨的眼睛,一字一詞的說著,「我知道妳媽媽和妳的苦,所以我不可能會傷害若晴和她所珍惜的人事物,我保證。」

許磊對母親的稱呼已經從那天初次見面的「南若晴小姐」改成親暱的「若晴」二字了。

這個男人沒有逃避她的問題,沒有含糊帶過,沒有拒絕與她對視。

她從許磊的眼中看到堅決以及深深地憐愛,不只是對母親,也同樣對著南晨。

南晨大概能理解母親選擇和許磊在一起的原因了。

交換的經歷 楊_027情感口述交換

「謝謝你回答了我的問題,沒有認為這是一個很荒謬的提問。」

「一點都不荒謬,妳的媽媽從妳那幺小的時候就一心決定要保護妳成長,在離開如冰窟般的牢籠后,回到那樣溫暖的環境下長大,南晨必定也和妳的媽媽有一樣的想法,對吧?」

能猜想到這種地步,南晨根本就沒有任何理由能拒絕這個男人成為母親的依靠了啊。

她甚至開始懷疑許磊是不是和慕恒一樣都有讀心術這種作弊的能力。

「嗯,我要變得強大,強大到不需要依靠任何人的幫助也能守護母親。」

這個目標從未改變,以前不會,現在更不可能。

許磊聽后還想再說些什幺,卻被南晨的母親摀住嘴巴,不讓他再說下去。

「小晨是個好孩子,媽媽一直都以妳為傲。」

交換的經歷 楊_027情感口述交換

「我也以擁有這樣的母親為畢生驕傲。」南晨笑著回應,她感覺心中舒暢許多。

她現在很想立刻把這股喜悅分享給某個人,而在她身邊最靠近的那個人,就非慕恒莫屬了。

「媽媽,我想去打個電話,碗盤我等會再回來收拾可以嗎?」

母親見南晨握著手機,一副興高采烈的樣子,笑了笑,「妳去吧,碗盤媽媽會收得,不用擔心,就好好的去聊聊天吧?」

「我也會幫忙妳的媽媽收拾乾凈,別擔心。」

南晨心中一暖,感覺就好像真的多了個父親,和母親待在一起的畫面是如此溫馨,讓她幾乎就要落淚。

「我會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394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