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哭放松一會就不疼了高H_新娘催眠控制美女

第七十二章 罰她去翻墻 第七十二章 罰她去翻墻
一支又一支火把整齊地懸在兩側的墻上,將整個議事堂照映得明亮無比。所有木蘭幫成員皆身著黑衣,依髮帶顏色不同排在不同的位置,安靜地站立著等候主子們發話。
我目前雖已不是最晚進入木蘭幫的人,但和耀雪穆琴她們相比資歷仍算淺薄,因此還是站在最后一排的位置。
我按捺不住好奇心,伸長著脖子朝最前方的慕容桑榆遙遙望去。雖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總覺得她和我幾年前見到時沒太大的改變。她仍是穿著一襲血紅色斗篷,遮掩了所有的身形,帶著銀質面具的臉在大大的帽沿下覆上一層陰影,火光投影在那張精緻的面具上,忽明忽滅地閃著微光。別說她這打扮完全隱藏了面目,就連頭髮也沒露出一根。我想說不定連杏愉前輩她們都不曉得自家幫主的頭髮是雪白色的。
我努力撐大著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慕容桑榆看,想要從她身上找出一絲一毫四十歲女人的痕跡。結論是,她把自己包成這樣,我若能看出個所以然來委實是神蹟,因此我只得放棄,又將思緒往另一個方向轉。
我真想問問她:在天羅國這種濕熱的地方還穿著個大斗篷,何必呢?妳不熱我看著都替妳熱了……
「各位姊妹們,今日我與幫主前來,主要是看看各位近來狀況如何,妳們毋須緊張。」副幫主緋寒櫻站在慕容桑榆下面的位置,聲音雖然清細,卻足以讓在場所有人都清楚聽見。
我在心里腹誹著:還叫我們不用緊張,看著妳那張冰塊臉,我們能不緊張嗎?
在木蘭幫里雖然有分階級,但彼此相處時卻是十分平等的,就算對著幫主,我們也能用「我」自稱,而那些所謂的高層們稱呼我們時則是稱「姊妹」,畢竟大家都是女子。因此,我們對上司們雖「敬」,卻不畏。
然而緋寒櫻正是少數能讓幫里成員們望而生畏的高層之一,就算她不講話,那一張「凍死妳不償命」的冷臉就足以讓人退避三舍。相較之下,什么表情都看不出來的慕容桑榆給人的感覺反倒平易近人些。
緋寒櫻和我幾年前初見時似乎也沒有太大的不同,仍是冰山美人一個,也仍穿著跟她冰塊形象很搭的冰藍蠶絲裙裝。這女人……好像也偏愛藍色的衣服呢!怎么最近常遇到愛穿藍衣的人……
「趙太守那個案子,妳們做得不錯,不過以后……」緋寒櫻開始發表對一些重大任務的看法,底下的人皆專注地聆聽著。當她發問時,則多半是由杏愉前輩回答,穆琴偶爾也有答上一兩個問題。穆琴武功高強,做事沉穩仔細,我們都認為她會是杏愉前輩的接班人。
她們說的這些案子我都沒有參與到,不過訓練時也曾聽其他出任務的成員們提起過。雖然沒有什么共鳴,但我還是認真地聽著,也許這對將來我出任務時會有幫助。
說著說著,忽地聽緋寒櫻話鋒一轉:「聽聞,妳們這里藏了個男孩兒?」
我的神經立刻繃緊。這里唯一的男孩,只有平兒。
議事堂里陷入一片沉默,大家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很多人都對平兒有了感情,現在緋寒櫻這么一問,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要對這件事發難,因此沒有人敢出面承認此事。
「不說話,那就是有了?」她語調微微上揚,聽得眾人一陣毛骨悚然,然而那張冷豔的冰山臉上,卻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木蘭幫一向只收女子,眼下突然多出個男孩,誰來解釋一下這是怎么回事?」
「回副幫主的話,那男孩是我的兒子。」我站了出來,緩緩走至最前面,恭敬地垂下頭。
當初是我苦苦相求,再加上耀雪幫忙求情,穆琴才答應說服杏愉前輩讓我和平兒留下來。大家都對我們母子倆十分照顧,我不想因為這件事連累了她們。一人做事一人當,要是因此被趕出木蘭幫,我無話可說。
「把頭抬起來。」她吩咐道。
我順從地抬起頭。她盯著我半晌,微蹙起眉。「似乎沒看過妳。妳是誰?」
「我名叫蘭漪,原在春香院教授舞蹈,半年前才加入木蘭幫。」我如實回答。
「妳說那男孩是妳兒子?」
「是。」我點點頭。「我和夫君原是鳳凰王朝百姓,夫君不幸早逝,留下我和孩子兩人孤苦無依,為了討生活,才輾轉到天羅國來居住。沒想到我們母子倆屢次遭惡人所害,差點就成了刀下亡魂,我必須擁有自保能力,才能保護我的孩子,因此決定帶著兒子投奔木蘭幫習武。眾姊妹們起初不愿,是我不斷哀求才勉為其難收留我們入幫,若有任何不妥之處,全是我一人之過,與她們無關,還請幫主與副幫主切莫責怪她們!」
我這么一大段文言拗口的自白,就算不夠感人肺腑,也該心有戚戚焉吧!我都把自己說得那么可憐、那么卑微,還把所有的過錯都攬到自己身上,縱然有錯,也不至于把我和平兒就這么趕出去吧!不過,緋寒櫻的心腸不曉得是不是同樣也用冰塊做的,對她能否起作用說實話我沒太大把握。
話說回來,怎么我剛才在說話時,一直感覺有道探究的目光灼灼地盯著我看。我順著目光的方向疑惑地看過去,當我對上那雙玫瑰色的眼瞳時,猛地一驚,又趕緊收回視線。
奇怪,慕容桑榆干嘛那樣看我?她那審視的眼神……就像是檢察官在偵訊嫌疑犯,讓我渾身發毛,總覺得她的目光彷彿要直透進我的內心深處,看我是不是在說謊。雖然我那段話是浮夸了些,扣除那些形容詞基本來說也都是實話啊!幫主什么的,果然都是可怕的角色……
「幫主、副幫主,平兒……那孩子,雖然是個男孩兒,但是他十分乖巧聽話,從未給幫里帶來任何麻煩,請幫主、副幫主開恩!」杏愉前輩站到我身旁,低下頭替我求情著。
「請幫主、副幫主開恩!」身后一片響亮的附和聲隨之響起,我怔怔地轉過頭,看到底下那些姊妹們,全都和杏愉前輩一樣,低垂著頭,替我和平兒求情。
我頓時無比動容,有這群姊妹們如此待我,就算最后真的得離開木蘭幫,我也覺得值得了……
顯然,緋寒櫻的心真的是用冰做的,還是萬年冰磚那種。「妳們倒是團結,只不過規定就是規定,要是因為一時心軟就放縱,那么還要幫規做什么?我們可不是什么慈善組織!」
「副幫主,此事似乎不是沒有先例,桑國的馨儀前輩不是也有個兒子嗎?」這次換穆琴站到我另一側問道。
「穆琴,妳在幫里也有一段時間了,難道不知道馨儀是入幫之后才發現懷有身孕的嗎?那是迫不得已的特殊情況!」緋寒櫻的語氣里帶著責備。「而她,是一開始就帶著兒子進來的,這兩者豈能相提并論?」
穆琴雖心有不甘,但也無話可說,只能悶悶地垂下頭。她當然知道這是特殊情況,早在耀雪拿這件事替我求情時,她就阻止過了,可明知如此,她卻還是愿意為我站出來提及此事。
這樣就夠了,穆琴,謝謝妳。
我望著緋寒櫻,堅定地開口道:「一切處分我都愿意承受,請副幫主不要怪罪她們!」
「既然妳都這么說了……」她冷哼一聲,正要說出處分,卻見一直不動聲色的慕容桑榆抬起手,阻止了她。
「幫主有何吩咐?」緋寒櫻有些訝異地看向慕容桑榆。
慕容桑榆的唇幾不可見地掀了掀,然后就看見緋寒櫻凝著臉點了點頭。原來她們是用唇語交流的。
「幫主說,她想見見那孩子。」緋寒櫻轉而看著我。
見事情有了轉機,耀雪便連忙自告奮勇地把平兒從房間帶了過來。
「娘……」平兒本來正在睡覺,被這么叫了起來,臉上還帶著些睡意。他揉揉惺忪睡眼,看了看四周,有些被這么浩大嚴肅的場面嚇到。「這是在做什么?」
我拍拍他的頭,彎下身,指著前面的慕容桑榆跟緋寒櫻說道:「平兒乖,給幫主姐姐和副幫主姐姐問好。」
平兒雖沒見過眼前這兩人,但還是乖巧地朝她們點頭問好:「幫主姐姐好,副幫主姐姐好。娘,這兩個姐姐都好漂亮喔!」
「哼,小小年紀就油嘴滑舌。」緋寒櫻不以為然地哼了聲。真是個不可愛的女人,這么難討好……
平兒有些害怕地拉著我的裙角仰頭望著我,我對他輕輕搖了搖頭,給他個安慰的眼神,意思是:那個姊姊大概是大姨媽來,所以心情不好,我們不跟她計較。
慕容桑榆則是定定地盯著平兒的臉看,那雙玫瑰眸子里有著疑惑、探究、似曾相識,還有許多我弄不清的情緒。
她緩緩走了下來,俯下身來更仔細地打量著平兒。平兒下意識地往我懷里縮了縮,而我困惑地盯著她莫名的舉動。她想做什么?難道她以為平兒是她走失的兒子?可她不是已經有禹湮這么個二十四歲的兒子了嗎?(人家又沒承認……)這樣兩兄弟的歲數未免也相差太多了吧!(完全偏離主題了……)
良久后,她拍了拍平兒的頭,直起了身子。
眾人不禁一愣,幫主這是……什么意思?
就連緋寒櫻也沒搞懂她的用意,試探地詢問:「所以幫主認為,此事該如何處置?」
慕容桑榆轉過頭去,似乎又用唇語對緋寒櫻說了些什么。只見緋寒櫻萬年不化的冰山臉上表情突然變得奇妙,就在所有人猜測等待的目光中,慕容桑榆勾了勾嘴角,揚長而去。
大家還在疑惑為什么幫主就這么瀟灑地走人時,卻聽見緋寒櫻慢慢地開口。「幫主下令,雖然可以不用讓蘭漪退出木蘭幫,但幫中規矩被破壞是事實,處分還是不能免去的。至于處分是……」
我屏住呼吸,等待著自己將要面對的懲處。
她深吸了一口氣,冰冷的嗓音中似乎帶著點遲疑。「處分是,罰蘭漪去練習翻墻兩個時辰。」
我的下巴差點掉了下來。翻墻?這……什么跟什么啊!
雖然這是一個看似很蠢、實際做起來更是蠢的處罰,但不得不說翻完兩個時辰的墻后我的翻墻速度與姿勢的好看程度提升了不少,但也實在夠累人的!
我汗流浹背地用顫抖發軟的腳拖著步伐將自己移回房間,才走到走廊上,便遠遠看見耀雪牽著平兒站在門口等候。
「哎呀!妳總算回來了。」耀雪邊喊著邊帶著平兒朝我快步走過來,和平兒一人一邊攙扶著我的身子。「還走得動嗎?」
我朝她疲憊地笑笑。「可以,只是身體有點痠痛而已,可能是太久沒這樣被操了吧……」
「娘……」平兒擔憂地仰著小臉望著我。「是孩兒害妳被處罰嗎?」
我微笑著摸了摸他的頭。「不關你的事,娘早就預料到會有這天了,況且這處罰比想像中已經來得輕鬆許多。娘在宮中的這些日子,有沒有乖乖聽話?娘看看……咦?好像又長高了些!我兒子真是帥……」
「妳才進宮不到十日,最好能看出他有沒有長高!」耀雪忍不住吐槽。「先別說這么多,趕緊進去歇息吧。」
我被扶到了房間里面,平兒貼心地替我捏著腿,而耀雪則是倒了一杯水給我。
「謝謝。」我接過杯子,隨即大口大口地喝了起來。流了這么多汗,差點沒渴死。
「對了,妳怎么沒告訴我這次集會幫主跟副幫主也會來啊!」我用手背抹了抹嘴巴,將杯子隨手放在一旁小幾后問道。
「我事先也不知情啊!」她一臉無辜。「幫主她們這么忙,不會只為了個集會到天羅國來,應該是有事要辦正好到附近,才順便過來看看。」
「這樣啊。」我點點頭,表示理解。「不過,幫主處罰人,一向這么……有創意嗎?」
耀雪聳了聳肩。「我也沒見過幫主親自下令懲處,如若我們犯了錯,一直都是依照幫規處置。但是幫規里沒有規定帶著兒子入幫該如何處置,所以幫主這么處分……也許有她的用意吧!像幫主這類人處事一向高深莫測,不是我們能妄加揣測的!」說完,她的大眼睛又變得晶晶亮亮的,里面盛滿了對慕容桑榆的崇拜。
此刻我根本顧不上幫主到底有何「高深莫測」的用意,我只注意到一句話──幫規里沒有規定帶著兒子入幫該如何處置……
娘的!我還以為是我入幫時間還太短,對幫里的規矩不甚熟悉,原來還真的沒有這一條啊!這些人知不知道甚么叫作「罪刑法定」?明明沒有明文規定的罪責,居然還要處罰我,我也是有人權的好不好!翻墻也是很累的好不好!
這么一想,心里頓時無限憋屈,感覺身體的痠痛又提升了一個等次,苦著臉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對平兒說道:「乖兒子,待會兒這里也幫娘捶捶。」
「說到這個,妳今天是第一次見到幫主和副幫主吧!」耀雪滿臉興奮地湊了過來,坐在我的旁邊。「怎么樣,有什么感覺?她們很美麗對吧!」
老實說,不是第一次見了。再老實說,慕容桑榆包成那樣,還能看得出來她到底漂不漂亮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不過從她沒被面具遮掩住的那半張臉和那雙絢麗的玫瑰色眸子來判斷,除非她的臉上有個大胎記或被火燒過之類的,不然應該是個十足的美人胚子。至于緋寒櫻,就是個冰山美人,雖然我一直強調前面的「冰山」二字,但不可否認剩下的「美人」也是個明擺著的事實。
于是,我贊同地點了點頭。「的確是美人。」
耀雪這個迷妹一聽我認同她的偶像們,瞬間兩眼放光,用一種「妳真識貨」的表情對我笑著,還很豪邁地拍了下我的肩。「我就知道妳的眼光沒問題。」
我咬著牙,嘶了一聲,幽怨地斜睨了她一眼。「我的骨頭都要散了,妳還這樣對我,是要我早死早超生嗎?」
她難得小女孩般地吐了下舌頭,歉意地笑笑。「抱歉。」
看到小蘿莉這么一笑,我的心頓時就軟了。和我相處了這大半年,她也被我影響了不少,比較有點這年紀少女的模樣。我看著她老糟蹋她青春花漾的臉蛋,像個老太太一樣沉著臉就覺得不順眼,因此一直試圖改造她,目前還有不少待進步的空間。
「和妳開玩笑的啦!」我沒志氣地說,回過頭發現平兒捶完我的腿要來捶肩膀,心里是滿滿的欣慰。這個兒子真是沒白養啊!「妳說幫主今天拍平兒的頭,是什么意思?」
「應該是表示喜歡他吧!平兒這么討喜,人見人愛,很多人第一眼見到他就喜歡了。」耀雪笑瞇瞇地看著平兒說。
「這么簡單?」我有些錯愕。我還以為她又要跟我說什么「幫主自有她高深的用意」……
「不然妳以為是什么?」
「你們給我小心一點,否則當心腦袋不保。」我平靜地說出心里的推測。
她忍不住瑟縮了一下。「妳的腦袋里都裝了些什么可怕的東西啊!這怎么感覺很像皇帝會說的話?放心吧!我們幫主雖然和我們一樣逼不得已殺過很多人,不過絕對是個好人的!」
我在心里翻了個大白眼。妳又知道了?難道她臉上寫著「我是好人」四個大字?連我都不敢說自己是好人了,妳居然還說得出一個殺手組織幫主是好人這種話,實在了不起!另外,不巧小女子我,還真當過一段時間的皇帝……
「妳說幫主是好人,怎么說?」她都用那么期盼的眼神望著我了,我再不開口問豈不是太沒良心?
她立刻神情激動地替我「解惑」,因為是談論別人的八卦所以音量自動壓低了些。「我也是聽說的,據說有次幫主出任務時,發現要追殺的對象奄奄一息、只剩一口氣,當下轉身就離去了。妳說,這不就是表示幫主宅心仁厚、于心不忍不愿多造殺孽嗎?」
我愣了一下,有些遲疑地說:「我怎么覺得,幫主是因為判定那人沒救了,早晚都得死,所以懶得多此一舉拔劍……」
我一如預料地被她瞪了一眼,因為我把她偶像的「宅心仁厚」曲解為「因為懶」。
在她發難之前,我趕緊轉移了話題。「不說幫主了,說說副幫主吧!她……是不是還沒成親啊?」
我實在很難想像誰有勇氣娶了緋寒櫻這尊冰雕回家擺著,每天看著都覺得冷。
她臉色緩了下來,點了點頭。「那是當然。雖然木蘭幫成員可成親生子,但那樣就得退幫,以免出任務時有牽掛。也有像妳這種丈夫死后才入幫的,不過幫主跟副幫主確實都尚未成親。」
「等等……妳說,幫主也還沒成親?」我訝異地睜大了眼睛。
「是呀。」她理所當然地回答。「我還記得妳上次問我幫主有沒有二十多歲的孩子呢!真是太離譜了!」
我沒有半點被她嘲笑的不悅,只是低著頭逕自陷入沉思。
如果慕容桑榆沒有成親,那么禹湮從是哪里來的?未婚生子?嗯,不是不可能,但似乎有點太前衛了,這里可是保守的古代……
好吧,總結慕容桑榆的視覺年齡和尚未嫁人的事實,慕容桑榆與禹湮的身世關係之謎,起碼可以剔除掉一種可能性──
慕容桑榆不是禹湮他娘。
我再次回到宮中時,全寶恩還沒起寢。
我一邊和其他「三阿」宮女們準備公主的洗漱用具,一邊裝作不經意地問道:「對了,今日的酒席……夜王殿下會來嗎?」
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不同于上次的洗塵宴會,今日全棠只邀請禹湮一人共用午膳,算是比較小型簡易的酒席,當然,少不了全寶恩。
對于全寶恩來說,這是相親大會;對于禹湮來說……我想應該是鴻門宴吧!
雖然禹湮好幾次都差點把我給活活氣死,不過我還是忍不住同情了他一下。將軍大人,您……要堅強啊!
「夜王殿下今日似乎有場重要的會面,因此沒能入宮。」阿蓮回答。
呼……好險!我在心里暗自舒了一口氣。
之前住在夜王府的時候,我知道全夜上朝入宮時偶爾會去看看全寶恩,畢竟他們兄妹感情算是很不錯的。我進宮后這些天始終惴惴不安,想著會不會碰上全夜,所幸到今日為止,我只有在那天宴會上見過他。
我本來還擔心今天全棠會不會也把全夜叫來,美其名曰「家聚」,實則和全夜一起對禹湮施壓,「逼娶」全寶恩,我無法確定到時再說肚子疼還有沒有用。
至于全棠嘛……那就完全沒什么好擔心的了!他根本不知道我是女的,也沒見過我如今這張臉。
想著想著,心情頓時舒暢了許多,嘴角不自覺微微上揚。
「奇怪……阿花,夜王殿下不來,妳怎么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阿菊湊近我,懷疑地揚起了眉毛。
「呵呵,是妳看錯了吧!」我乾笑著捧著臉盆后退幾步。不好,一時忍不住得意忘形!蘭漪,妳現在可是個特務啊!特務的條件之一是什么?是喜怒不形于色!看看我們偉大的慕容幫主,那才叫喜怒不形于色的最高境界,看得出她在想什么的只有神而已!(因為她戴著面具……)
「唉,我們可是為此惋惜了好久!」阿槿邊說邊疊著毛巾。「最近夜王殿下都不怎么到茱寶殿來,本來還想說可以藉著這次機會見到他呢……」
阿蓮跟阿菊連連點頭附和。
「妳們都那么喜歡全……呃,夜王殿下啊?」我暗自捏了把冷汗。剛才說得太順口,忘了現在自己不過是個宮女,差點就要喊出他的全名。
「難道妳不喜歡嗎?」她們一致用匪夷所思的目光盯著我。
「呃,喜歡……當然喜歡嘛!」我繼續乾笑。我怎么就忘了全夜是「天仙夜王」、全天羅國上下女性(也許還有男性)同胞的超級偶像,這皇宮里自然也不例外。
「不過夜王殿下怎么至今還沒娶妃啊!雖然他娶妃會讓我們心碎,但總是該成家立業的啊!」阿槿說到這里,突然住了口,小心翼翼地打量四周后,才壓低聲音湊近我們說道:「妳們說,殿下會不會是有隱疾?」
「噗!」
「阿花,妳笑什么?」她們再次齊齊望向我。
「我……我只是覺得應該不是這樣……」對不起,我盡力了,但實在忍不住。全夜啊!你再不成親大家真的要開始懷疑你有「問題」了……
「這妳怎么能確定?」阿槿不服氣地繼續說。「隱疾若是看得出來,那就不叫隱疾了。」
「是呀是呀!」其他人也深有同感地點著頭。聽她這么一說,我好像也不能完全確定全夜是不是真的沒有那方面隱疾了,三人成虎的力量實在太可怕……
「不過你們還記不記得今年豐年祭,夜王殿下的神舞是和一名戴面具的女子一起跳的?」阿蓮忽地轉了話題,聽得我背脊一陣發涼。不會吧……怎么又扯上我了?
「當然記得啊!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來的女人,居然能跟夜王殿下共舞!」拜託,妳以為我愿意嗎?
「難道是哪家的閨秀?李宰相的二千金?還是張尚書的么女?」不好意思,俺只是個在青樓教舞的大嬸……
「這么千載難逢的機會,卻從頭到尾戴著面具不讓人見到長相,該不會是長得太丑、不敢示人吧?」妹妹,說話小心點,姐姐我雖然不是絕頂美人,但也跟「丑」這個字扯不上邊好嗎?
「她要是夜王妃就算了,憑什么一個來路不明的女人可以和夜王殿下這般近距離接觸?」
「對嘛!憑什么?夜王殿下是大家的!」
「要是明年豐年祭她再出現,我們就……」
「絕對不會!」我想也不想便脫口而出。
她們齊刷刷向我投來質疑的目光。「阿花,妳又知道了?」
廢話!我是本人,能不知道嗎?可是我要怎么跟她們解釋?哎哎,一時沖動又忍不住自找麻煩了……
「妳們想想,今年正好是第一百屆豐年祭,才會變換花樣換成雙人神舞。同樣的戲碼每年都演,那多么無趣!」我說得極度誠懇客觀,她們點點頭,似乎也覺得有道理。我放下心來,一時腦袋抽風竟又補了一句:「依我看,真要弄些變化,說不定會變成『三人神舞』!」
她們瞬間如同炸藥被點上燃信般,眼中燃燒著熊熊怒火,嚇得我連退三步。「一個女人就夠讓人惱火了,還又加上一個?絕不允許這般天理不容的事情發生在這世上!絕不原諒那兩個殺千刀的女人!」
我抱緊手上的臉盆,哆嗦著道歉。「對……對不起!」
「阿花,妳的身子好些了嗎?」全寶恩用早膳時,我正忙著為她布菜,她吃到一半時忽地問道,聲音中還因為殘存的睡意帶著點迷糊,就像黏呼呼的糯米糰子。
就會主動關心下人們這點來看,全寶恩不可否認地是個好主子。
我不禁莞爾。「謝公主關心,奴婢歇息一宿之后已經好多了。」昨晚我溜出宮參加木蘭幫會議的藉口依舊是:肚子疼。
「妳怎么老是肚子疼啊?該不會得了什么不治之癥吧!」妳才得了不治之癥!你們全家都得不治之癥……不好,這樣連全棠跟全夜都一起罵到了……
我努力維持著大方得體的笑容。「奴婢不過是天生腸胃比較脆弱罷了,只有時候需要常常往茅廁跑,大抵來說不礙事的。」
她理解地點點頭,目光中帶著深深的同情。「知道了,以后妳想去茅廁就儘管去,別強忍著,我知道那東西是不受控制的,萬一一時忍不住瀉了出來……」
「公主,現在正在用早膳呢!這話題似乎有些不妥當。」阿蓮憋著笑輕聲打斷全寶恩的話。
既然要用悲憫的眼神看著我,就不要在那里狂抖肩膀!我偷偷瞪了其他「三阿」宮女一眼,深吸一口氣,僵硬地朝全寶恩一福。「奴婢……謝公主恩典!」
我怎么覺得每次跟全寶恩說話,自己都會變成智障……
不知道是不是受「拉肚子」話題的影響,全寶恩粥喝了沒幾口后,便意興闌珊地放下了碗筷。
「早膳不合公主胃口嗎?」阿槿見狀上前關心地問道。
全寶恩搖了搖頭。「怎么辦?我好緊張啊!不知道湮哥哥會不會來和我共進午膳……」
我柔聲安慰她。「將軍大人一定會來的。」身為國王的全棠叫他來,他區區一介將軍能不來嗎?不過這么殘酷的現實,全寶恩還是不知道的好。
她聞言臉色稍霽。「是嗎?那太好了……」她的「太好」沒維持多久,又頹然地嘆了口氣。「就是不知道湮哥哥到底喜不喜歡我?」
「公主有問過將軍嗎?」我假裝思考了一會兒后才開口問道。雖然用腳趾頭也能猜到她一定問過,我也的確從禹湮那里確認過了。
「有啊。」
「那……將軍怎么說?」
「我問他能不能叫他『湮哥哥』,又問他喜不喜歡我的舞,還說要天天跳給他……」
「那個,公主。」我忍不住打斷她。這些臺詞就不必重複了,我熟悉得很。「奴婢問的是將軍的回答。」
「他……他說……」全寶恩垂下頭,嬌羞地絞著手指。
想到禹湮那家伙開口沒幾句好話,我便有些好奇他會如何「語不驚人死不休」。眼角余光掃到當時宴會在場的其他宮女們,只見她們各個面面相覷,臉上的表情微妙無比,于是我又更加地好奇他到底說了些什么。
「他說,他不喜歡我,不想娶我,更不想嫁給我。」
我的額頭上頓時冒出無數條黑線。禹湮小朋友真是不知道「委婉」為何物……
不過全寶恩也真是個奇葩,人家都這么直截了當地拒絕她了,她還有啥好糾結的?
她微微蹙起兩道好看的秀眉。「當初我聽到他這么說,簡直難過得快要死掉了!后來……」
「后來?」我接著她的話問道,感覺那個「后來」才是關鍵。
「后來,阿蓮她們告訴我,湮哥哥這么說或許有他的用意。我仔細一想,確實很有道理!」
直覺告訴我那絕對不會是什么有道理的東西,但全寶恩用熱切的目光那樣巴巴地望著我,就等著我問她禹湮的目的是什么,我也只好硬著頭皮問了:「那么……將軍的用意是什么呢?」
「欲、擒、故、縱!」說完,全寶恩還得意洋洋地揚了揚下巴。

<亂入>蘭漪與鳳湘翊之角色配對50問 君今日腦袋打結,但為了「某些原因」(請參照粉專公告)不敢不更文,于是決定來寫個角色配對50問敷衍……啊不是!是讓大家更了解這兩只小朋友XD
期待看到正文的朋友們,對不起!!!君跟你跪!!!君的腦袋目前呈現真空狀態,但又不想硬寫出湊合的文章TAT大家就當打發時間看看吧!沒興趣的話直接略過也行喔!不過君寫這個角色50問也是很認真的吶……
這是從網路上抓下來的題目,原本是100問,但51問開始之后的問題……尺度有點不太適合闔家觀賞XDD所以君就只寫前面的50個問題~~~(其實是想偷懶= =)
開始啰!
****************************我是分隔線喲呼**************************
1. 請問您的名字?
蘭:蘭漪。
鳳:鳳湘翊。
2. 年齡呢?
蘭:目前是二十歲。
鳳:我死的時候是二十歲,現在還要繼續算嗎?
蘭:當然!必須!非得繼續算!不然我明年開始就比你老了!
君:你們夫婦倆自己決定就好,我沒意見。(挖鼻屎)
3. 性別呢?
蘭:曾經當過男的,現在是女的。
鳳:曾經當過女的,現在是男的。
君:根本是人妖夫婦……(汗)
4. 您的性格?
蘭:這一言難盡耶!大概就是正直、爽朗、毫不做作、活潑、大方、嫉惡如仇……
君:(冷汗打斷)大姊……我們時間有限,換人。
鳳:沉穩內斂、細心專注,重感情,卻也因此顯得軟弱。
君:依照我之前的設定的話,蘭漪應該是「個性暴躁易怒、愛吐槽、有被迫害妄想癥,卻對感情的事異常遲鈍」,而鳳湘翊則是「性格沉著冷靜、該強勢時強勢該溫柔時溫柔」。
5. 對方的性格?
蘭:(怒)不是不讓我說嗎?不讓我說就自己去看上一題啊!
鳳:(溫柔凝視蘭)她不管怎樣都很可愛。
君:(唯恐天下不亂)大哥你的「不管怎樣」意味深長啊……
6. 兩人什么時候相遇的?在哪里?
蘭:我還穿著他身體的時候,那時他是我的御前侍奉宮女,第一次來拜見我。在御書房。
鳳:差不多就是那樣了。
7. 對方的第一印象是?
蘭:舉止大方得體、受過良好宮廷教育的能干宮女。
鳳:有變裝癖又娘娘腔的變態。
蘭:(不可置信)真的假的!
鳳:……呵、呵。
君:打架打架!
8. 喜歡對方什么地方呢?
蘭:很溫柔體貼,幾乎沒有辦不到的事,給人很大的安全感。
鳳:都喜歡。
君:鳳湘翊你可以在虛偽一點!
9. 討厭對方什么地方呢?
蘭:有事自己扛著,寧愿讓不哭放松一會就不疼了高H_新娘催眠控制美女我誤會生氣也不讓我一起承受。
鳳:太多人喜歡。
蘭:(無辜)我也沒辦法啊!
君:好啦!都是我的錯可以嗎?
10.認為您跟對方合得來嗎?
蘭:廢話。
鳳:再也找不到和我如此契合的女人。
君:(小聲)那你可以試著找男人?
11. 怎樣稱呼對方?
蘭:翊。
鳳:漪兒。
君:先讓我吐一下……這么噁心肉麻的叫法是誰想出來的?
12. 想被對方怎樣稱呼?
蘭:寶貝、親愛的、honey之類的。
君:(抖)原來妳這么重口味……
鳳:平兒的爹。
13. 把對方比為一種動物的話,對方會是?
蘭:鳳凰。
鳳:小狗。
君:啊哈我懂你!詳情請參照第三十七章。
14. 如果要送禮物給對方,會送什么?
蘭:我自己繡的香囊。
鳳:我母親留下的項鍊。
15. 如果要收禮物的話想要什么?
蘭:嗯……這太多了耶一時很難決定,不如直接給我錢吧!
鳳:……漪兒,妳什么時候變得如此市儈?
蘭:(鼻酸)我一個人帶著孩子生活不容易啊……
鳳:是我對不住你們母子倆,讓你們受苦了……
君:呃,好像偏題了……算了跳過!
16. 對對方有不滿的地方嗎?那是什么樣的不滿?
蘭:啊這不就跟第9題一樣!(怒)
17. 您有什么毛病或習慣?
蘭:一開始緊張時會咬指甲,可是后來就沒出現了,我想應該是我那作者娘親忘記了……
君:啊哈哈……我是讓妳改了那壞毛病!(心虛)
鳳:思考時會皺眉頭。
18. 對方有什么毛病或習慣?
蘭:自己看上一題吧!(已累)
19. 討厭對方對自己做什么事(毛病或習慣之類的)?
蘭:乾!這跟第9題不是差不多?
20. 你因為做了什么(有什么毛病或習慣)而讓對方生氣?
蘭:(面無表情)妳因為一直問重複的問題而讓我生氣。
小記者(君客串):對……對不起!(冷汗)
21. 兩人到現在是什么關係?
蘭:夫妻。
鳳:夫妻。
君:(汗)這位大哥,你好像還沒意識到你已經死了的事實……事實上你死后她是可以改嫁的。
鳳:(怒視君)妳敢!
君:我……只是計畫中嘛……(小聲)
22. 初次約會在哪?
蘭:怎樣算約會?
君:呃,就算你們第一次一起出宮的時候好了。
蘭:我說不出口。翊,你來說。
鳳:(嘆)牡丹樓。
23. 當時兩人的氣氛是?
蘭:詭異。他看到我用他的身體穿著暴露的衣服臉一直很臭。
鳳:哪個男人遇到這種事能開心得起來?
君:難說。(嘆,周圍太多這種男人……)
24. 當時進展到什么程度?
蘭:君臣關係?
鳳:合作伙伴。
25. 常去的約會地點是?
蘭:漪蘭宮。
鳳:御書房。
君:可憐的孩子們……
26. 對方生日了。你會怎樣表現?
蘭:祝他生日快樂。
君:也太隨便了吧!
鳳:我現在才知道自己居然……不曉得她的生日。
蘭:我似乎也沒提過?
君:好好好,都是我的錯……
27. 誰先告白?
蘭:(羞)我吧!月疏桐跟我告白后,我受了刺激自然而然就說了。
鳳:其實是我。(請參照第十四章最后三句。)
28. 有多喜歡對方呢?
蘭:凈重21克。
君:啥?這么少,妳這個沒良心的。
蘭:(翻白眼)妳這個孤陋寡聞的娘!妳沒有看過一篇文章嗎?里面寫說「21克是靈魂的重量,每一個深愛著別人的人,死后體重會減少21克,那21克便是世界上最純潔的愛,就算人去了,可愛還在,那減少的21 克將會永遠留在深愛的人身邊。」!(引用自《我對你的愛凈重21克》)
鳳:就算魂飛魄散,連靈魂都不見了,我也不會忘記她。
29. 那么,愛對方嗎?
蘭:這還需要討論嗎?
30. 被對方說什么話會沒辦法/弱下來?
蘭:「我沒有話要對妳說。」那時我和他冷戰,每天晚上都在他留宿的妃子宮外罰站,就等著他給我一個解釋,但最后等到的卻是這么一句話……那時我只覺得我的世界要崩塌了。
鳳:「臣妾已不再是皇上心中唯一的妻子,如此珍貴之物,臣妾沒有資格繼續留下……」當時她離宮前讓彩珠把項鍊還給我,還讓她轉述了這番話,那是我第一次感到如此強烈的絕望。
小記者:(舉手)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破壞氣氛,只是很好奇這么多年前對方說過的話,你們怎么有辦法記得一字不漏?
君:因為是複製貼上。
****************************我是分隔線喲呼**************************
君:好了,角色50問就到此結束!
小記者:什么?才到了30問而已耶!
君:我累了,怎樣?妳咬我啊!
小記者:果然是不負責任的無良后媽……(murmur)
哈哈君就說了君的話只能聽一半XDD
其實這些字數已經超越平時更文的字數了啦!大家就原諒君偷工減料再減料吧>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40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