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撩到了億萬首席txt_新娘新婚夜被別人玩弄

CH1 指腹為婚不是妳們說了算 (2) 「任玫……任玫……等等……妳不要走那么快啦!」
夏日午后,金黃色的暖陽灑進原本安靜的住宅區巷弄里,蟬聲唧唧,而打破這方寧靜的叫喚聲中還參雜著微微的喘息,并伴隨著有些不穩的腳步聲。
聽到那稚嫩的叫喚聲有一下沒一下地喊著自己的名字,我不但沒停下,反而加快了腳步。
「任玫!妳要去公園嗎?讓我一起去好不好?」
再也受不了之際,我停下腳步,突然地轉過身,一個整整矮我一顆頭的小男孩迎面撞了上來。
「嗚…好痛……」那跟蹤狂抬頭看著我,眼底漫起了迷濛的霧氣。
可惜,裝可憐這招對我沒用。
「你回去,回去啦!」我推著他往回走,「我要去哪里,都是我自己的事,你不要管啦!而且,既然跟不上,就不要跟了嘛!到時候你跌倒受傷了,我又要被我媽罵了,可憐的是我欸!」
「任玫……可是……」我用手指甲緊緊握住他白胖胖的手臂,使他吃痛的叫了一聲。
「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直接叫我的名字!要加姐姐、姐姐!!」
「那,如果我叫妳姐姐,妳就愿意讓我跟嗎?」那小子的眼中又綻放出光采。
「不行不行!你快點走啦!」我嘆氣,這家伙怎么都不會死心的啊?
自從這小子會說話會行走而且有了自我意識之后,我的日子就再也沒有安寧過了。不管我去哪里,他都一定要跟,在任何地方都要黏著我,好像多了一條怎么樣也甩不掉的尾巴。
『任玫、青玄,你們兩個要好好相處喔!任玫,妳年紀比較大,要有姐姐的樣子,知道嗎?』遙遠的記憶中,媽媽的那句話彷彿仍清晰的在耳邊迴蕩。
小時候的葉青玄長得白白胖胖,圓嘟嘟的身材,粉嫩嫩的小臉,笑起來還有兩個可愛的小酒窩,是大人們心中的小寶貝,散發著純真無邪光輝的可愛小男孩,每次走在路上,總會吸引到一大堆婆婆媽媽的注意,從小就很有當師奶殺手的潛力。
『啊!好可愛的一對姐弟啊!』那些婆婆媽媽每次看到我們,總是這樣夸讚著,說完還會自以為寵溺的拍拍我們的頭。
我媽媽什么時候又多生了一個弟弟我怎么都不知道?
我討厭被那些婆婆媽媽們纏住,討厭多了一個跟屁蟲,而且一點也不喜歡被拍頭!
今天出門前,我明明仔仔細細地確認過自家大門旁的每個角落,確定并沒有遭那小子埋伏后,就一溜煙的往大廈的大門口跑去的,沒想到還是被堵了!
「喔任玫來了呢,玄玄。」警衛劉伯伯對著坐在一旁小椅子上的小屁孩說著,「你說你們要去哪里玩啊?」
「公園喔!」說完后還露出一個無害的燦爛微笑。
那個小跟蹤狂!況且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就在這時,葉青玄扯著我衣服的動作拉回我飄遠的思緒。
「可是,任玫,馬麻說明天開始上幼稚園后,要我好好跟著妳的欸……」
「那也不表示你要隨時隨地跟著我!」
想到這件事就讓我頭痛,原本,葉媽媽是打算要再晚一兩個月才送葉青玄去幼稚園的,但是自從我不再去奶媽家后,據說那小子大哭大鬧了一番,著時鬧彆扭鬧了好一陣子。
我是不知道他大哭大鬧究竟是個怎么樣的情景,只知道在我入學后沒多久,他隨后也成了幼稚園的新生。


CH1 指腹為婚不是妳們說了算 (3) 『記住,在幼稚園的時候,我們要假裝我們不熟,不、準、來、纏、著、我,聽懂了嗎?』
葉青玄搖了搖頭,『不懂。』
深深吸了一口氣,不能生氣啊,我告訴自己。每次想教訓這小子時,不知道為什么,到頭來吃虧的一定是我。
『你究竟是哪里不懂?』
『我們不是最好的朋友嗎?為什么要假裝?』
誰跟你最好的朋友!
『反正你照做就是了,不然會發生一堆很麻煩的事。』想到幼稚園里那些臭男生的嘴臉,就覺得無力。每次只要有哪個女生和男生比較要好,就會被他們大肆宣揚一番。
那時我把這種事看得很重,覺得只要一被他們胡鬧,面子都丟光了。
見他似乎還想說什么,我又補上一句,『不然以后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最后他只好識相的閉上嘴,哭喪著一張臉,活脫是個受委屈的小媳婦樣。
雖然昨天這么警告過他了,但畢竟對方是那個葉青玄,我實在是不怎么放心。

「今天,又有一位新同不小心撩到了億萬首席txt_新娘新婚夜被別人玩弄學來到我們兔兔班!大家要好好和他相處喔!來,葉青玄,和大家打聲招乎吧!」
老師說話其間,葉青玄始終低著頭,最后也只是微微應了一聲。真是,裝什么害羞啊?

「欸,方任玫,你們很熟喔?妳和那個新來的?」就在我恍神之際,后頭的小胖和我咬起耳朵。
感謝我那熱心過頭的老媽,說什么都一定要帶我和葉青玄一起來上學,現在就連想假裝不認識都不行。
「認識。」我抬起頭,就這么不小心和葉青玄對到眼,后者回給我一個大大的燦爛笑臉。
「你們看起來很好嘛!」小胖竊笑。
隱約有種預感,我未來的日子都不會太好過了。

*
這天,是幼稚園一個月一次的戶外教學。
美其名是戶外教學,但其實也只是帶我們到附近的森林公園走走玩玩罷了。
我坐在大樹下,和其他女生們分享著零嘴,整片天空呈現出一種淡淡的藍色,樹上蟲鳴鳥叫,多么悠閑愜意啊!
但如果耳邊沒有那細碎的雜音就更美好了!
「走嘛!任玫,陪我去玩球啦!走嘛走嘛走嘛!」說著說著還拉起我的手臂。
真是夠了!要不是我今天心情好,早就一腳把你踹飛了,你居然還給我的寸進尺!
「滾開!我一點都不想陪你玩!」
「連一下下都不行嗎?一下下就好,拜託啦!來嘛來嘛來嘛來嘛……」
見他講話又開始跳針,我忍下一拳打昏他的沖動,看到一旁草地上的酢漿草,突然靈機一動。
「不然這樣吧!我們來玩一個游戲,看你能不能找到四葉幸運草。如果你找到了,別說一下下,我一整天都陪你玩球!相反的,再你沒找到之前,就休想再來纏著我。」
他開心的跳起,「妳自己說的,不能反悔喔!」話一說完,他就屁顛屁顛的跑遠了。
我打了個哈欠,耳根子頓時清靜了下來,終于能好好休息一下了。
直到夕陽西下,差不多要回去時,我才發覺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
太安靜了。
「葉青玄人呢?」老師大喊。
沒有人回應。

那小子,該不會還在某處尋找著幸運草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41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