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有恨(上) by 李忘_新娘獻身敬老院

CH3 親吻的資格(1) 其實嚴格說起來,這也算不上是什么人生中的重大事件,但對當時的我而言,卻覺得那像是某種成長的象徵,邁向新階段的開始——是的,我終于要從幼稚園畢業了。
想到我終于熬過和葉青玄每天從早到晚相處、被他精神折磨的日子,我就熱淚盈眶,感動不已。這三年還真是漫長,幸好我就快可以解脫了!
但葉青玄可就沒這么樂了,隨著畢業的日子一天天接近,他的臉就越來越臭。
「任玫,妳覺得我們上小學后還會同班嗎?」
「呵呵呵,誰知道呢?」呵呵呵,希望我們永遠不要再同班了。
「妳看起來很期待。」
「因為就快畢業了嘛。」我繼續笑的合不攏嘴。
廢話,誰不期待呢?再我看來,我們兩個處在一起根本就是彼此互相壓榨。雖然我們仍上同一個小學,但應該不會就這么剛好,又進同一個班級吧?分開來絕對會有好處的,如今他卻這般不捨,難不成他有嚴重的自虐傾向嗎?
不過現下我也顧不了那么多了,一心期盼著畢業典禮能快點到來。
在我們的幼稚園,彷彿是種傳統似的,每次畢業典禮上,不管是小班、中班還是大班,都要做話劇和音樂舞蹈等等之類的表演,宛如一場小小的成果發表會,所以每次接近畢業時都會忙得不可開交。
其實想也知道,幼稚園小朋友們的表演根本不可能好看或專業到哪里去,所以純粹只是拿來娛樂家長、提供笑料給他們尋開心用的。
打從我第一次演出開始,我便一直扮演反派角色,我想大概是因為我演技太精湛的緣故吧?還記得我第一次就挑大梁飾演灰姑娘的壞姐姐一號,正式演出當天,我邊想著平常教訓葉青玄的樣子,一不小心就罵的太認真太投入了,結果惹來臺下家長們笑聲不斷,一舉搶光了灰姑娘的光彩。
但是直到今天,我仍然搞不懂他們為什么要笑,我只知道我從此之后都跟壞心眼的角色們脫不了關係了。
反觀葉青玄,因為天生生得一副好皮囊的緣故,白白胖胖的又討人喜歡,所以不是演王子就是演可愛的小男孩之類的角色。雖然我演反派角色也演的很開心,但不得不說這待遇也差太多了吧?我每次的下場不是很凄慘不然就是不得好死欸!他憑什么能住在王宮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啊!
我就是看不慣只有自己一個人吃虧,所以這最后一次的表演,我無論如何都要拖著他一起下水才行!
「我們兔兔班這次的畢業話劇就決定是白雪公主了喔!各位小朋友還有什么意見都可以提出來分享。」某天下午,老師向我們如此宣布著,于是我馬上舉手。
「任玫有什么好的想法想說說嗎?」
「我覺得,這次白雪公主的角色,應該讓葉青玄來當。」一聽完我的提議,大家都瞪大雙眼,開始竊竊私語著,似乎是從沒想過女生角色可以由男生來扮演。
「大家想想看,他的臉本來就粉粉的,扮起來絕對不會跟女生有什么差別,而且他演王子那么多次了,相信你們也看膩了吧?這樣一定會有趣很多。」說完話的當下我真覺得自己實在是太有創意了。
聽完我的話后,不少人點著頭,似乎挺贊成我的說法的。
「雖然是很有創意的想法,但我們也得聽聽看青玄的想法呢……」老師有些為難地說著,于是大家的目光便一起落到了我們話題中的主角身上。

CH3 親吻的資格(2) 他頓時紅了臉頰,微微顫抖著開口, 「可…可是我不……」他著急的像是下一秒就會哭出來,彷彿受了什么極大的委屈似的。
看到他這個樣子,其他人似乎都感到于心不忍而且心軟了,由其是一些女生,甚至還跳出來幫他說話。 「叫葉青玄演女生真的不好啦!」、 「對啊這樣他太可憐了。」、 「就是說嘛!」
叛徒!剛剛到底是誰在一旁點頭一邊附和我的?而且他明明連話都還沒說完,居然就有人跳出來幫他了!妳們難道沒發現那小子根本就是裝出來的嗎?
我瞪向葉青玄,而他只是繼續用一副委屈的表情眨巴著眼看回來。
「嗯…既然青玄不愿意,那也沒辦法了……」什么!老師居然連妳也被收買了嗎? 「不過老師有另一個提議,不如讓任玫妳來演公主吧!」
等等……什么!?
「既然是想讓觀眾有耳目一新的感覺的話,我想這樣也有相同的效果,畢竟妳之前都是演反派角色,而且妳演技這么好,一定沒有問題的!」不,重點根本不是演技的問題啊!
「老師,我能不要嗎?我…我寧愿去演魔鏡也不想演公主啊…」
「可是我覺得這角色很適合妳,妳就試試看吧!而王子的部分,就讓青玄來演,大家沒問題吧?」
不公平啊!我明明很明確的抗議了,老師妳對待兩個人的反應怎么差這么多?
最過分的是不但沒人跳出來為我伸張正義,甚至還有些人開始起鬨!
「哎唷,王子和公主耶!」、 「任玫心里其實一定很開心吧!」、 「喔~都臉紅了呢,吼~有人害羞了喔!」
為什么事情又變成這樣!我好想尖叫。
你再賣個可恥的萌試試!你再裝委屈試試!這根本不道德!
我真怕我當下一沒忍住沖動就要去掐死他了。
*
所以事情就變成現在這樣了,我嘆了一口氣,手扭著有些過長的粉紅色裙擺。

雖然說,這只是一場幼稚園的畢業發表會,但事實上,卻比很多人所想像的認真多了,要滿足這年頭家長們的虛榮心還真不容易,多年后再回想起來,我總是這么想著。
而且再怎么說,我們好歹也是這場畢業典禮的主角,無論如何也馬虎不得的。
其中最悲慘的是,我還得飾演公主,那話劇中的女主角,因此老師們花了特別多的心思替我梳妝打扮。
「妳演公主,一定要好好表現才行喔!放輕鬆,老師會把妳打扮的美美的。」老師一邊說著沒什么鼓勵效果的話,一邊在我臉上涂涂抹抹,這表示我就算被化妝成怎么樣都不能反抗。
終于打扮好之后,我照了照鏡子鼓起勇氣查看自己究竟變成哪副模樣。
「這……這是我嗎?」不,不是像小說中情竇初開的女主角看到打扮后的自己驚為天人、心花朵朵開,順便假裝嬌羞的扶著臉時的那種語氣,而時差點沒昏過去的驚嚇。
我身上那件禮服,是打死我都不會再穿第二次的粉紅色蓬蓬裙,邊邊還鑲著白色蕾絲,而且幾乎長及腳踝。而那張涂了粉底和腮紅的臉頰更是使我不忍粹睹。
葉青玄,你好樣的!看你把我變成哪副鬼模樣!
終于到了快上臺的時刻,我縮在舞臺邊的布幕后,偷偷瞧著觀眾席,一邊安慰著自己,再過沒多久,所有折磨就會結束了。
就在這時,我的手突然被牽起。
「妳穿這樣很好看。」他說著,嘴邊還噙著一抹微笑。
臭小子!你居然還有臉跑來說這種話!我們都還沒上臺,你就已經入戲太深了嗎?我送給他不應有恨(上) by 李忘_新娘獻身敬老院一記白眼,突然覺得他的笑容越看越不順眼。
可惡!沒想到就算到了要畢業前的最后一刻,我竟然還是徹徹底底的輸給了眼前這家伙。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41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