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大坑繼集_旭鳳攻潤玉受生子虐

第四章 總裁的床(7) 包包掉在了地上,兩個身子緊貼,洛城能清楚地感覺到懷里小女人微微的顫抖,像極了兩年前他第一次抱她的時候。
他不喜歡唐果臉上一閃而過的失落,看來那個臭小子在她心中的位置比他預想的還要重要一些。他明白,就算是只寵物陪伴了二十多年也是有感情的,何況是個人,更別說那小子這麼多年估計沒少獻殷勤。
女人都是這樣的,對男人的殷勤接受的太過理所當然,就很容易身在福中不知福,但有朝一日失去了,才發現心中空落落的,開始后悔。洛城對此深有體會,所以他不能讓唐果有這個后悔的機會。他一直覺得談戀愛不能太激進,但放任她慢慢接受自己更不是個好方法,他必須得讓她盡快深切地明白,她現在是他的,別想有什麼其它的心思。
「說,這兩年,妳有沒有做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洛城低頭咬著她的耳朵問,大手在她的腰背上隔著衣服輕輕摩挲,癢癢的讓唐果忍不住想打哆嗦。
腰間的動作是曖昧的動作,耳邊的聲音是低沈蠱惑的聲音,男人的臉色卻是嚴肅而認真的。唐果嘴唇抖了抖,腰上的手就又緊了幾分,似乎有要把她勒斷了的趨勢,趕緊搖頭:「沒……有,沒有。」
洛城卻還是不依不饒,一邊磨蹭一邊追問:「妳怎麼證明?」
唐果無言,這怎麼讓她證明。若她還是個女孩倒容易些,可她兩年前就被他開了苞,現在豈不是如何也說不清。
「我沒法證明。」她頹然道。
洛城舔了一下嘴唇,早餐明顯還沒吃飽,面前這張糾結的小包子臉實在是讓人食指大動,食欲大增。
「那我來驗證一下好了……」最后幾個字模糊在唇齒之間。唐果果斷發覺這個男人說了半天都是借口,他只是單純的想要占她的便宜而已。
唐果向后仰頭,想要躲開洛城唇間的侵占。洛城吸住她的嘴唇跟了過來,逼得小女人向后下腰快到極限了。唐果用雙手在洛城懷里推搡著,只是她呼吸都已經被人徹底虜獲,渾身因為緊張和缺氧癱軟如蠟,剩下的那一把小力氣,洛城完全忽略不計,他乾脆順勢把她放倒在了沙發上。
坐墊柔軟,唐果覺得自己像是一下子陷入到了一片棉花糖梨面,上面一個沈重的身體跟上來壓制著她,長腿盤著她的膝蓋,雙肘支在她的肩膀旁邊,雙手插進她的頭髮里,捧著她的臉,呼吸著她的呼吸,糾纏著她的香舌,她全方位的被包圍,先鋒軍早已入城,燒殺搶掠,無處可躲。
小丫頭吃完早飯還沒有刷牙,一股子淡淡的奶香,身體柔軟溫熱,嚴重挑戰著男人的征服欲。洛城趁自己暫時還有殘存的自制力,淺嘗即止,放開她的唇舌,略撐高自己的身體,近距離的打量著那張緋紅粉嫩的小臉。小丫頭被他吻得櫻唇紅腫,一雙圓眼睛水潤朦朧,視線有些微微的顫抖飄忽,瞳孔散大黝黑,深不可測,映著兩個苦苦隱忍的男人的臉。
唐果覺得自己又快要暈了,著實認定自己是特殊時期失血過多的副作用。大腦也嚴重缺血,傻乎乎地問了一句:「驗證好了麼? 」
洛城嘴角微勾,答道:「取樣不足,還需要深入調查一下。」

第四章 總裁的床(8) 一只大手指尖仿佛帶著電,一路從T恤的下擺深入到棉質內衣的下緣。洛城感覺到手掌下的身體縮了縮,想要躲避,而他沒有給她機會,直接挑起那塊布料,就毫不猶豫的取而代之。
唐果櫻哼了一下,紅著臉視線飄向別處,一只手抓著洛城的手腕,像是要將他拉出去,卻又沒有使力。后搭扣并沒有解開,內衣因多出來的侵略者而變得緊繃,皮膚與皮膚緊密貼實,幾乎連動的空間都沒有。
洛城仔細地看著小丫頭的臉,沒有錯過她因為自己的手揉捏撥弄而皺眉咬唇的每個細微的表情。看著身下的女人因為自己的動作而動情,享受那羞卻糾結的反應大概是男人最為得意驕傲的時刻。這種成就感比之激情迸發的那最后一刻更能讓男人上癮而最終欲罷不能。
濕潤的觸感在唇邊,下巴,頸窩一點一點的暈開,情欲的漣漪隨著蓬勃的脈搏擴散開來。洛城聽到唐果如催情劑般低柔的懇求:「……不可以……」
「我知道……」洛城如此回答著,卻并沒有停下另一只手卷起她T恤的下緣向上推去的動作。雪白粉嫩的小兔子蹦跳著脫離而出,頂端如風中寒梅,鮮艷怒放。
洛城正低頭欣賞著白雪紅梅的美景,唐果雙臂環胸,扭動著想要縮躲到沙發抱枕中間去,嘴里喃喃地念著:「不可以……今天不可以……」
「我知道……」洛城重復著他的答案,把她從抱枕中間挖出來,向上拉著她的手腕,讓她在自己面前完全的展開,迎接他急落而下炙熱濕潤最虔誠的膜拜。
敏感之處受到的強烈刺激,加上偶爾胡茬掃過皮膚的戰慄,唐果覺得自己快要瘋了,更加大幅度地扭動著求饒:「不要……求你了……總裁……」
「嗯?」洛城提高了聲調,懲罰性地輕咬一下。
唐果嚇得尖叫,趕緊改口:「洛……洛城……不要……」
「叫我老公……」洛城一邊吮吸著挑逗,一邊指導她。
「老……老……嗚嗚……」唐果身子一抖,沒出息的直接崩潰了。
什麼叫『老嗚』啊。洛城滿頭的黑線,卻也無可奈何,誰叫咱小糖果太敏感了呢,他這還沒干甚么正經的呢,只是親親摸摸,雪白粉嫩的皮膚上就留下了一片曖昧的印記。想著兩年前也是,他覺得自己算不上有多麼英勇,小丫頭都沒堅持到最后直接給他暈了。
他伸手摟住顫抖著嗚咽,因為情欲的余韻渾身潮紅的小丫頭,輕聲安慰:「好了,好了,沒事了,乖,不哭。」
他只是想教教她誰才是她的男人,他知道她今天不能做,只想略微親密一些,怎麼搞得好像他真的把她怎麼著了似的。
「你欺負人……」小丫頭嗚咽著控訴。
「是,我欺負人。要不讓妳欺負回來?」洛城脫掉自己的T恤,拉著小丫頭的手放在自己胸前。
唐果淚眼婆娑地看了一眼,挑了挑眉,伸出食指在洛城的胸肌上使勁兒戳了戳,哽咽著蹦出兩個字:「好硬。」
洛城還沒來得及驕傲,唐果就湊了過來,張開小嘴就咬。
「嘶……」洛城緊吸一口涼氣,低頭看到胸肌邊緣兩排小小的牙印。
說讓她欺負回來她還真不客氣。
「咬得好,咬得好。」洛城嘴里應著,心里暗想,等過幾天妳親戚走了,看我怎麼找還回來。
唐果似乎還不解恨,挑眼瞪著他:「驗證完了麼?」
洛城忍不住想樂,小丫頭倒是一根筋,還惦記著這事呢,趕緊說:「行,我相信妳,算妳沒做對不起我的事。」
「什麼叫算我……」唐果不服氣的回:「那你呢?」
洛城樂道:「妳連我這個老公都認不出來了,我還以為妳不在意呢。」
唐果臉一紅,沒敢說自己臉盲的事。要知道,當助理如果臉盲那問題可就大了。雖說是找工作找到了個老公,可不能因為有了老公就把工作丟了。
洛城把小丫頭摟進自己懷里,肌東北大坑繼集_旭鳳攻潤玉受生子虐膚相貼,輕聲說:「以后不許再忘了我了。妳得乖乖記得,我是妳的老公,妳是我的老婆。我們在主的面前發過誓的,要誠實遵照上帝的誡命,生活在一起,無論處于什麼環境,都愿意終身愛惜,安慰,尊重,保護彼此,以至奉召歸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42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