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大坑集未刪節另篇_時光不在你還在 小說

第五章 醋罈總裁(3) 靳原小心的打電話確定了好幾次唐果不在二十層才闖進了洛城的辦公室,一副怨婦嘴臉沖到洛城辦公桌前,雙手撐著桌子哀叫:「洛蝎子你夠狠的啊,全事務所的飯都定了就跳過我一個,知道同事們都嘀咕什麼麼?真沒想到你是這麼個見色忘友過河拆橋的人。兄弟我哪兒對不起你了,周六的局把咱手下最得力的妞兒都送出去下套子了,你不知道我有多舍不得。」
「舍不得就別舍啊。你當我不知道是Judy她自己看上那個大頭兵了。你被女人甩了別把氣撒到無辜的人身上。況且就是個伴兒,真舍不得你當初就多余帶出去。」洛城眼睛都沒從熒幕上挪開,「另外,少拿你那套哥哥妹妹的招數往我家唐果身上使。你要是活得不耐煩了直說,我讓我哥送你倆顆子彈,你哪兒涼快哪兒自行了斷去。」
「你他媽把我當什麼人?你憋屈這麼多年好不容易看上一個,咱兄弟是那種隨便截貨的人麼?我替你高興還來不及呢……」靳原狠狠咬牙,平時伶牙俐齒的對上洛城這不理不睬的態度突然就說不出話來了,憋了半天,丟下一句,「我明白你剛找到一個嫩妞兒正在興頭上。但咱們是什麼身份?玩玩而以,你還能翻天不成。紙包不住火的,兄弟,你就算偷吃也還是低調點兒的好。沒有不透風的墻,林若瑤怎麼折騰你,你可能都習慣了。但別忘了,她爸可不是個簡單角色。我還就不說你家老爺子了,你等著吃不了兜著走吧,回頭誰吃槍子兒還不一定呢。」
洛城依舊沒有擡頭,淡然道:「我的事不勞您費心。」
辦公室的門『咣』一聲被帶上,桌子上的顯示器都跟著晃了三晃。洛城看了看自己連續打錯的三行字,終于挪開了視線,雙手一推,座椅滑到窗邊,轉了半圈,面對著落地窗外的車流。
兩年前跟唐果登記多少有些沖動的成分,但沈澱了兩年也早明白自己要的是什麼了。洛城被林若瑤訓練了這麼多年,自然知道『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但他同樣相信,自己這麼多年律師也不是白干的。他就不信他能替那麼多人追回公正公平,卻連自己的人生都無法掌控。
洛城回身按下秘書內線:「讓后勤部來兩個人把唐果的桌子搬到我辦公室里來。」
唐果抱著從助理律師辦公室收上來的卷宗剛從二十樓的電梯里出來腳步就頓了一下。她看著角落空出來的一片地毯明顯比別處乾凈的方形空地,小心翼翼地問秘書:「廖姐,我的辦公桌呢?」
廖靜用下巴挑著點了點總裁的辦公室,一個字沒敢多說。跟著洛城這個龜毛的總裁五年多,她能一帆風順穩穩當當地坐在這里不是沒原因的。
唐果低頭看了看手里的卷宗,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深吸一口氣,挺胸擡頭輕輕敲響洛城的門,聽見里面回答:「進來。」
「總裁,這里是助理律師讓我送上來的文件。我已經做了簡單的標示,這個是……那個是……」唐果盡量讓自己表現的專業,但聲音還是有些發顫。洛城中午吃飯前在電梯里搞得那一齣弄得她現在連擡頭看他一眼都心跳過速,害她下午一直在樓下裝忙碌躲他。好在事務所里雜事還真不少,總能讓她找到借口脫身。
「放這里吧。」洛城正在聽電話,對唐果也不避諱,伸手指了指角落新添的擺設,讓唐果候著。
唐果低頭蹭到自己的辦公桌前面,心里止不住的打鼓。他這做的要不要太明顯,私人助理的頭銜已經夠曖昧了,座位又離他這麼近,平時關著門,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就算真沒什麼,你不讓別人亂想都不人道。更何況,他這明顯的以權謀私,非要鬧得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麼?
唐果嘗試著用手搬了搬桌子,紋絲不動。就算她搬的動,洛城也不會眼看著她從他給她安排的位置上躲開。當她揪著桌角嘗試把桌子拉走的時候,一只溫熱的大手突然覆上了她的小手腕。
「妳要做什麼?」洛城的聲音近在耳邊。唐果手一抖,便松開了揪著的桌腳,身子還呈用力狀傾斜的角度,仿佛故意投懷送抱一樣就跌進了洛城的懷里。

第五章 醋罈總裁(4) 唐果手忙腳亂地站直身體,跳開一些距離,低頭道:「老……洛城,這樣不太好吧。我還是在外面辦公比較方便。」
聽到這個稱呼,洛城的臉色又黑了一下,不過他沒再繼續在稱呼上和她糾結,而是問道:「有什麼不好?妳是我的助理,這樣比較方便我安排監督妳的工作。」免得一下午都見不著人影,被什麼人偷偷劫走了他都不知道。
是方便工作還是方便別的什麼啊。唐果頭低得更低了,看著視線里自己的高跟鞋和近在咫尺的一雙锃亮的皮鞋,莫名想起前幾天的那雙毛毛腿。
一只手伸進她的視野,她還沒來得及有反應,下巴已經被人擡了起來。
「或者,妳在想些別的什麼?」洛城瞇眼打量她,眼看著她雪白的皮膚從臉頰一路紅到領口里去。
「沒有。」唐果扭開臉,向后推了一步。
洛城跟上一步,「那妳臉紅什麼啊?」
「我哪有。」唐果又退了一步。高跟鞋的后跟磕在落地窗下面突出的保護欄桿上,驚聲尖叫。
「啊!」
小丫頭雙手揮舞,小嘴微張,一臉驚恐的生動表情極度地取悅了洛城。他本來只是想逗逗她,可此刻,墨黑的眸色竟又深了幾分。
「小心。」他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拉回自己懷里,低頭輕聲道:「這玻璃結不結實我可沒測試過,從二十層樓摔下去應該挺疼的。」
唐果后怕地側過頭向落地窗外看了一眼,雖說樓下的人還沒有小到像螞蟻,但也已經讓她有些眼暈,下意識地就往面前的男人懷里鉆了鉆。
洛城受之坦然,摟著懷里的暖玉溫香,剛才電話里帶來的種種情緒都瞬間拋之腦后。下午唐果一直在樓下忙,他自己沖泡的咖啡忘了加糖,有些苦,此時此刻,他更需要一點不一樣的味道中和一下。
唐果從窗外轉回視線,才后知后覺地發現自己和洛城的曖昧狀態,小手剛要有些動作,就被傾向前的胸膛擠在了兩人之間。已經熟悉的男人的氣味瞬間占領了她的呼吸,侵入她的口腔,一路吸入她的肺腑,虜獲她急速飆升的脈搏。
一只大手墊在她的腦后,唐果感覺到自己的背緩緩地貼在了落地窗的玻璃上。隔著薄薄的衣料,玻璃窗竟有些微涼,和前面男人火熱的胸膛雙面夾擊,讓她猶如置身冰火兩重天。而且剛才他還說,二十層樓,摔下去應該挺疼的……
洛城不知道唐果在想什麼,只是把她略為顫抖的身子摟得更緊了一些。這個吻多少因為那個電話有些賭氣的意味而更加深入。女孩甜蜜清純的氣息滌蕩著他的理智,平復他胸口的一絲燥熱煩悶。
這才是他渴望的,想要的,單純而沒有任何功利的雜質存在,誰也別想改變他的決定。
學法律的人多少有一部分是比藝術家更加不切實際,這世上沒有任何一部法典可以給予人類完全的公正與公平,他懂的越多就越不甘心,就越讓他無法像靳原和他們那些兄弟一樣認命。
唐果的大腦很快就因為缺氧退化到了286的運轉速度。等辦公桌上的電話鈴聲響起,洛城放開了她的唇,把手從她的衣襟下抽出來,她靠在窗邊好半天才算找回了自己的呼吸與理智,然后被燙到一樣,跳離落地窗邊,回頭看了一眼,就小兔子一樣跳回自己的位置,蜷在了寬大的電腦椅里努力平復狂跳的小心臟。
背對著洛城整東北大坑集未刪節另篇_時光不在你還在 小說理好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他從套裝裙里拉出來的襯衣,唐果偷偷地打量著坐回桌前接電話的洛城。深沈嚴肅的側臉在俊美無比之外,另有一番不怒自威的氣勢。認真工作的男人最性感。如果他不是動不動就要把她抓過去品嘗一番,唐果倒是挺樂意和他在一個辦公室里工作的。
洛城接起電話就沒怎麼說話,一雙漂亮的眉毛皺成兩個突起的小疙瘩,似乎是很困擾的事。他從桌邊翻了兩個文件夾,遞給唐果:「時間差不多了,今天妳可以先下班回家了,順便幫我把這個送到人事部。」
唐果抱著文件夾,還有些不相信他就這樣放過了自己。出門之前,她回頭看了一眼洛城,正對上他望過來的目光。洛城拿著電話聽筒對她淡淡微笑,淡然堅定的嘴角仿佛開出花來,甜蜜的漣漪在唐果心頭一圈一圈地蕩漾開去。
唐果低頭咬唇,其實,就這樣也挺好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42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