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大抗亂TXT_時光不負情深百度云

第五章 醋罈總裁(7) 怕誰來誰。人生就是如此狗血。
唐果甜蜜蜜的笑容和廖靜無可奈何的欲言又止同時出現在門口。辦公室里的兩個人有一秒鐘的怔愣,仿佛電影中高手對決時的定格,
唐果手里拎著一個保溫桶,傻乎乎看著貼在一起的兩個人,似乎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背后的廖靜已經自覺地以手遮眼,轉身離開。
洛城率先反應了過來,一把將若瑤推開。若瑤忘記了要松手,扯得他下面一陣鉆心巨痛。洛城抵著桌子蝦子一樣蜷縮起身體,彎腰呻吟著解釋:「果果……不是妳想的那樣……」
唐果訕訕地點了點頭,仿佛沒電的機器人一樣木然地說:「總裁,對不起,您忙,我……我先走了。」
「哎……」若瑤出言想要叫住她,被洛城拉住手臂往后一甩,撞到桌子差點兒摔倒,皺眉怒瞪他:「嘶……你……」
「果果……」洛城一只手捂著下面,踉蹌著沖出辦公室,腿腳不靈便終是晚了半拍,眼看著電梯門在他面前遮住了唐果頹然孤單的小身影。
他猛拍電梯的按鍵,卻擋不住顯示屏開始下降的數字,轉身向樓梯間跑了兩步,結果痛嘶著差點兒翻倒在地。洛城齜牙咧嘴地掏出手機,打給大廈管理處:「我是洛錦城事務所總裁洛城……」
唐果看著電梯墻壁上映著的身影發呆,女孩表情木然回望著自己。
洛城讓她在家休假,她便沒有穿上班的套裝。精心挑選的嫩黃色圓擺紗裙怎麼也比不過名家設計的性感裹身洋裝。墻壁上映著的女孩嘴角漾出一抹嘲諷的微笑。有些游戲是大人才能玩的,小孩子就該閉上眼睛,非禮勿視。
手里還拎著她特意為洛城帶來的唐氏祖傳秘方綠豆湯,想幫他退退火。卻沒想到人家有另外更先進熱辣的方式。
她像個旁觀者,對自己看到那樣一幕之后的無動于衷而傾佩不已。大腦一片空白,沒有了一早起來便充溢的幸福愉快,也沒有撞破洛城奸情的不甘和傷心,完全,徹底,空蕩蕩的,什麼情緒都沒有。
她想起兩年前從汽車旅館逃離的那個早上,也是類似現在一樣的麻木,仿佛事不關己一般,看起來灑脫,神經大條不以為然,其實,是自我保護一般的逃避。
唐果現在只想給自己找點兒事情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去唐家西餅店幫忙?還是去她老爸的服飾店挑幾件新衣服換換心情?反正今天是休假的日子,她就當自己沒來過事務所就是了。
唐果還在自我安慰,電梯卻猛得一震,停了下來。她擡手去按開門鍵,電梯無動于衷,她慌亂中把操控面板上所有的鍵都按了一遍,全部沒有反應。掏出手機,沒有信號。雖然電梯的頂燈還亮著,她卻感覺黑暗像潮水自四面八方迅速涌來。空白的大腦輕易便被各種恐懼占領,只是從控制面板前挪到門口,都仿佛感覺到電梯微微地顫抖傾斜,不知何時就會像失控的大怒神,將她交付與地心引力。
唐果伸手想要把兩扇門扒開,試了幾次,顯然沒有那麼大力氣。用力拍門求救,只聽見自己無助的聲音在狹窄的空間里回蕩,卻得不到回應。她記得電梯停下之前大概在四五層左右,原本在這幾層的一家廣告公司剛剛搬走,定然是空無一人,奢望有人能聽到她的呼救,機會渺茫。
四層樓應該還不算太高,算上地下車庫,十幾米而已。唐果想起網上看過一篇文章,說是想要在壞掉的電梯墜落時增加生存機會,應該身體緊貼角落,雙腿微曲。她顫抖著挪回角落,雙手扶著電梯墻壁上的扶手站好,擡頭看著頂燈絮絮叨叨地念著什麼,視線漸漸模糊,擡手一抹,全是淚。
出息,唐果,就看看妳這點兒出息。她努力想要自己鎮定,剛剛遭受打擊的神經卻比平日更加脆弱敏感。她為什麼今天這麼倒楣,出門沒有看黃歷,早知道這樣,她就應該老老實實呆在家里。她才二十二歲啊,雖然已為人婦,可準確的說還沒有認真談過一場戀愛。她還想要開一間小花店,生一男一女兩個小孩,她還想和老公孩子一起去迪斯尼和迪拜玩,她還有好多好多的愿望沒有實現,她還不想成為明天小報角落的一行小標題,被人看到之后唏噓感嘆。
等待總是讓時間度日如年,唐果想到嘮叨龜毛的老爸,溫柔理智的老媽,八卦毒舌的潘帥,雖不愿面對,卻還有那個讓她暈頭轉向的洛城。能夠留在她大腦里的人臉并不多,唐果悲傷的發現,只不過才幾天,這個莫名其妙蹦出來的老公,居然已經和那些陪伴她二十二年的親人朋友一樣,占據了她心中的一席之地。
媽媽說的對,她應該更小心保護自己才對,不應該讓一個自己完全都還不了解的男人,就這樣輕易虜獲了她的身心。也不知道現在選擇退出,還來不來得及。
才剛剛開始悼念她這來得快又去得快的感情,金屬磨擦的尖厲聲音便在耳邊響起。唐果緊閉了眼睛,等待著電梯驟然落下的那一刻。
身體因為一股大力而側倒傾斜,她驚聲尖叫,卻發現自己只是被人用力一拉,便跌進了一個結實溫暖的懷抱。
「沒事了……我的小糖果,別怕,沒事了……」溫柔的安慰在他的胸口嗡嗡的共鳴,唐果睜開眼,擡起頭看著洛城模糊的臉,「哇」一聲就哭了出來。

第五章 醋罈總裁(8) 洛城抱著唐果有些手足無措:「果果,別哭了,沒事了,是我讓電梯停下來的……對不起,嚇到妳了,我也是不得已,追不上妳,又怕妳跑了不聽我解釋……」
好在大廈管理處有洛城大哥之前部隊轉業的老部下,一個電話過去,雖說是接近上班時間,還是讓他以權謀私了一下。
電梯門打開的那一瞬間,看到小丫頭彎曲膝蓋像只小青蛙一樣滑稽的姿勢無助地站在角落,滿臉淚水,瑟瑟發抖的樣子,洛城不禁有些后悔自己的沖動之舉。如今小女人溫暖柔軟的一小團縮在自己懷里,哭得梨花帶雨的樣子,更是讓他的心都快碎了。
洛城橫抱著唐果走出電梯,在搬家后還未來得及打掃的雜亂走廊里找到了一把遺留的電腦椅,想讓她坐下來。可她卻緊緊地抓著他的衣服,哭得正在興頭上,說什么也不放手。他最后只能摟著她站在椅子前面,任由她抱著,把他的襯衣前襟抹滿了鼻涕和眼淚。
直到懷里的暴風雨聲響見弱,洛城才開口問:「果果,哭夠了么?可以聽我解釋了么?」
唐果用力擤了一把鼻涕,這才放開他,有些窘迫地看了一眼面前的狼藉,依舊賭氣地說:「有什么可解釋的。」
洛城挑著她的下巴,讓她擡起頭看著自己:「妳是我的老婆,這種有可能破壞咱們夫妻關系的誤會,當然要解釋。」
洛城的目光一向是唐果無法抵擋的殺傷性武器,她轉開眼神,一邊還時不時抽氣,一邊嘴硬道:「我倒覺得……那個美女更……適合做你老……婆。」
洛城嘴角微翹,捏了捏她的小下巴,「吃醋了?」
唐果沒回答,把他的手拍開,扭過了臉看別處。
看到唐果這樣彆扭的樣子,洛城心中多少有些欣喜。小丫頭若知道吃醋,那她對他便是已經生出一份感情來了。他就怕她對愛情懵然不懂,只是單純對自己的接近和踰矩行為不知道如何拒絕,最后弄得自己像個強人所難的登徒子。
「如果妳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訴妳。」洛城抓住唐果的兩只小手,握在一起。
「不稀罕……」唐果嘟囔著,可不過半秒,她又轉了回來,質問道:「你錢包里照片上的女人是不是她?」
「我錢包里的照片?」洛城有些訝異,「我錢包里從來沒放過照片啊。」
唐果咬了咬嘴唇:「兩年前……我明明看到了……你和一個漂亮的像……仙女一樣的女人……摟在一起的……照片……」
洛城努力回想,突然恍然大悟:「原來兩年前妳是因為……」
唐果尷尬地扭過頭。
洛城深吸了一口氣,自顧自說:「她叫林若瑤。AK總裁林亞惇的大女兒,自小嬌縱放肆慣了,經常做一些不合常理匪夷所思的事,妳不用管她……」
唐果又等了一會兒,見洛城沒有再講下去,又回過頭,「就這樣?」
洛城聳聳肩,「我從來不在錢包里放照片,那張照片是她放在我錢包里的,后來我發現就拿出去了。不信妳檢查。」
唐果按住了洛城想要掏錢包的手,「不用檢查。我其實就想問你一個問題,你和她,是什么關系?」
洛城坦然道:「她是我的……我之前的女朋友。可是我們已經分手了。」
唐果依舊紅紅的眼眶里又開始閃動著水光:「那兩年前,你和我在那個教堂登記的時候,她和你是什么關系?」
洛城遲疑了,掌中的小手很明顯地動了一下想要抽走,洛城用力握住,「果東北大抗亂TXT_時光不負情深百度云果,妳聽我說……」
唐果還是把手抽了出去,因為用力過猛,雪白的皮膚上留下了殷紅的痕跡,「是因為她會來,所以今天你才給我放假的么?」
洛城依舊看著她,并沒有回答。唐果當他默認,「對不起了總裁,破壞了您的好事,我現在就回家……嗚……」
洛城眉頭緊皺,一把將唐果推到墻邊,一雙大手捧住她的小臉,不由分說地就用自己的唇堵住了她胡說八道的小嘴……
唐果掙扎扭動著推搡,洛城卻說什么也不放開她。唐果氣急敗壞,張嘴就咬,洛城身子頓住,強忍了就是不放。唇齒間頓時有血腥味彌漫,唐果心中打鼓,最終敗下陣來鬆了牙,洛城這才略讓開了一些距離。
「小傻瓜。」洛城用大拇指抹掉唐果臉上的淚,「解恨了么?」
唐果看著洛城鮮血淋漓觸目驚心的嘴角,走廊沒有開燈,陽光穿過幾道玻璃墻讓他的臉在陰暗中顯得有些蒼白,儼然吸血鬼變身,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
洛城用舌尖舔了舔傷口,疼得齜牙咧嘴地說:「這樣就對了。不管妳老公是不是真的有別的女人,妳都應該先好好教訓教訓他,別動不動就說離開。這么輕易就放手,那不是白白便宜了外面不正經的女人。」
唐果張了張嘴,不知道要怎么接口。
洛城用手輕撫著唐果的臉頰,語調無比誠懇:「無論妳信不信,事實就是,從兩年前開始,我就再沒跟林若瑤有過糾纏。今天,是她兩年來第一次主動來找我,質問我為什么娶了妳。」
「你為什么娶我?」唐果機械性地重復了一遍,有些緊張地挺了挺腰。
洛城又湊上前輕啄了一下她的唇,聲音低沈蠱惑:「我跟她說,很簡單,我喜歡妳,我喜歡和妳待在同一個空間的感覺。我想要妳,兩年前是,兩年后依然是……」
唐果臉頰飛紅,有些呆愣地看著他再次湊近放大的臉。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42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