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大炕亂睡小說在線閱讀_時光與你共眠

第六章 吃掉糖果(1) 唐果擡起頭,有些目瞪口呆,然后慌亂地看著對面的林若瑤對洛城報出咖啡廳的位置。
放下手機,林若瑤的表情有些無奈,「要不要離婚是妳跟他之間的事,和我說沒有用。我跟洛城的關系有些復雜,也許并不是妳想的那樣。不過有一點我必須要告訴妳,兩年前我放洛城的鴿子,并不是婚前恐懼癥東北大炕亂睡小說在線閱讀_時光與你共眠。那場婚禮,其實是我用來要脅另一個男人的手段,唉,只可惜那個男人并不在乎。」
林若瑤突然頹然的樣子讓唐果有點兒犯傻,重複道:「另一個男人?」
林若瑤坦誠:「是。我喜歡的人并不是洛城,他也知道,我倆的關系很大一部分是兩家父母的意思,還有一部分……洛城一直就是我用來刺激另一個男人的工具。所以,洛城是娶了妳還是別的什麼女人,其實我并不太在意。」
急轉直下的消息讓唐果有些接受不良,「你們難道不是因為我,才……」
林若瑤搖搖頭:「我必須承認,他娶妳的確是讓我有點兒意外,也有一點兒嫉妒。他認真起來,算得上是個好男人。我今天來找他并不是為了算帳,而是想要知道他娶妳是不是出于沖動或者報復。我不知道妳了不了解他的背景,婚姻對于他來說不是一個人的事,而是一大家子的事。如果他對妳不是認真的,我當然會勸他和妳離婚。耽誤連累一個無辜的女孩總是不道德的。但如果他對妳是認真的,那……我只能說,妳就自求多福吧。」
唐果還沒完全消化林若瑤的話,洛城就已經推門闖進了咖啡廳。服務生上前招呼,他理也不理,徑直走到角落,抓起唐果的手腕就往外走。
「你放開我。」唐果想要把手抽出來。
洛城黑著臉,回頭看了她一眼,二話沒說上前一步眾目睽睽之下就把她扛了起來,一路走了出去。
林若瑤隔著咖啡廳的落地玻璃窗,看著洛城像個獵戶似的把肩頭掙扎踢動的獵物丟進靳原那輛悍馬的后座上,轉身呼嘯而去。她輕笑著搖搖頭,叫服務生結帳,抓起桌上的車鑰匙,在全咖啡廳里人們的注視下,瀟灑離去。
洛城把車開得飛快,沈著臉一句話也沒說。唐果被摔了個七葷八素,從后座上爬起來,被車內凝固的氣氛影響,也沒敢開口。
一路飆回洛城城郊的別墅,悍馬帶著一聲刺耳的急剎沖進車庫。洛城下車拉開后門,伸手就去抓唐果。她四處躲避逃竄著不配合,洛城乾脆一步躥了上去,把她逼到角落,「妳說離婚是什麼意思?」
唐果被他兇神惡煞的樣子嚇得話都說不清:「我……反正……你和她……不過……」
「無論林若瑤和妳說了什麼,都讓她見鬼去吧。妳想跟我離婚,門兒都沒有。」洛城又向前逼近了一些,唐果的背已經抵靠在車門上,再也無處可躲,雙手擋在胸前,可憐兮兮的表情讓人恨不得一口把她咬死。i
看著小丫頭戒備的樣子,洛城無奈又傷心,「早上的話都白對妳說了。看來我得做點兒什麼,讓妳徹底明白,我要妳,不是說著玩兒的……」

第六章 吃掉糖果(2) 洛城多少有點兒慶幸開的是靳原的悍馬而不是自己的輝騰,雖然后座都還算寬敞,起碼悍馬的底盤高一些,不那麼容易被人順道路過參觀。
家門口就近在幾步遠的地方,可洛城已經被小丫頭氣糊涂了,饑不擇食,寒不擇衣,這氣頭上也不擇場地了。
況且,嫩黃色的紗裙讓唐果看起來像只小雞雛一樣柔嫩可口,因為急著上班,早餐都沒來得及吃就被若瑤堵在了辦公室,洛城現在的胃口大的像餓了一輩子,單薄的紗裙沒兩下就被大野狼扒扯了個乾凈。
小丫頭躺在后座上,深色的皮座椅讓她的皮膚顯得更加的白嫩如玉。洛城發現她有些瑟瑟發抖,不知道是冷還是害怕。
她不應該冷的,車早已息了火,空調的涼氣在夏日總是散得很快。還好不是停在大太陽地里,否則不一會兒車里都能烤死人了。
更何況,還有他貼近的身體,帶著他炙熱的體溫,如同烈火,瘋狂地燃燒著兩個人的理智。
洛城脫掉了自己的襯衣,覺得滿肚子的怒氣都成了從骨子里升騰出來的無法抑制的燥熱,還沒有做什麼劇烈的活動,緊實的皮膚上已經有了一層薄汗,包裹著形狀美好的肌肉,像銅鑄的一樣閃閃發光。
這小丫頭,她把他忘在腦后兩年他還沒找她算帳呢,她居然敢說要跟他離婚。聽林若瑤在手機里若無其事地講出那句話的時候,洛城差點兒把車開到高架橋下面去。他長這麼大還沒有如此失控過,幾乎是搏命一樣把車開到了咖啡館,就差直接撞破落地窗沖到她面前去了。
他現在無暇去想自己為什麼會失控。在暴怒之下,有他不愿承認的惶恐。這麼深的惶恐,是因為害怕唐果會離開他,卻絕對不單單是因為害怕唐果會離開他。
從昨天大哥洛軍給他打電話,說林若瑤早在他之前就調查過唐果,到今早林若瑤出現在辦公室里,一直有一種難以壓抑的逆反情緒在洛城的腦子里翻騰。他像是一個快要上戰場的斗士,渾身都有一種等待燃燒的爆發力。
唐果,作為他的妻子,是洛城這輩子第二件完全自主的選擇,而不是別人硬加在他身上的。第一件,是律師這個職業。洛城的父親,洛老爺子一門心思想讓他從政。就為這麼個簡單的職業選擇,當年都是洛城付出了艱苦的斗爭才得來的。
他不想失去他這一次的選擇,他一早就知道一定會遭遇各種各樣的阻礙,他有準備。但無論他準備的多好,如果女主角不愿意配合,那他一個人孤軍奮戰又有什麼意義呢。
所以他急切地想要唐果明白,他要她,無論是從身體上,還是精神上,他需要她。他需要她清爽單純的靈魂,救贖他壓抑憋悶的人生。
身下的唐果是他的一股清泉,帶著誘人的芳香,一口一口地填補他空洞的欲望。身體的欲望,更是精神的欲望。
內心的惶恐,讓洛城把唐果抱得太緊,她困在車座與他的身體之間,幾乎喘不過氣。她輕輕地推他,反而讓他的動作更加的狂躁。
他的舌尖在她的甜蜜中突然嘗到一絲鹹味,開始的時候洛城還以為是自己臉上滴下來的汗流到了嘴里,直到感覺懷里的小女人無聲顫抖的抽泣,他才撐起身體。
唐果的胸膛急速的起伏著,兩潭湖水不知道什麼時候漲了潮,漫過纖長的睫毛,自眼角匯聚成一顆珍珠。小女人咬著嘴唇,像是要忍住抽泣,可那顆珍珠還是在她眨眼的時候滾落了下去。
洛城一時慌了神,把唐果抱起來放在腿上,摟著她光溜溜的后背哄她:「果果,怎麼了?哭什麼啊?妳要是不愿意,我不做就是了。」
唐果也不回答他,趴在他懷里哭出聲來了。
「乖,果果,我不是要強迫妳,我只是……只是不想妳離開我。我不知道若瑤跟妳說了什麼。我和她在一起只是家里的安排,并沒有什麼感情……我要的是妳,就算所有人都反對,我也不想放開妳……我知道我也許有些急了,但妳不要再提離婚的事了好麼?」
唐果的哭聲更大了,把洛城的嘮叨統統堵了回去。
在辦公樓里那場雷陣雨洛城起碼還有一層悲催的襯衣幫他遮擋,這一次,小女人的淚直接滴落在他們緊緊相擁的胸口,徹底把那里澎湃的烈火澆滅了,只剩下越來越柔軟的酸疼。
「乖……果果……不哭了……回家老公給妳做炸醬麵吃……」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43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