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大炕(精修版)第二部_時光有點小悲傷十一章

第七章 唐家大戰(3) 洛城只求幾人之間的氣氛不要太尷尬,于是簡單地自我介紹:「我是唐果的同事。」
「對,對,同事。」唐果從一開始的震驚中醒過來,心虛慌張地應著,有些語無倫次,「今天我沒開車,洛……老……正好順路送我回來。」
『洛老』,這都用上尊稱了。洛城額角繼續三條線。
甜甜哪里能看不出來自己閨女的異樣,假裝隨口問道:「不是說今天總裁放妳的假麼,怎麼又回去上班了?」
「呃……」唐果并不是個善于說謊的孩子,一時竟然無語,只好退到甜甜身后,使勁給洛城遞眼色。
洛城的回答倒也不算是謊話:「因為總裁需要她。」
「哦。」甜甜也不戳穿,「那就麻煩小洛了。如果方便,上來一起吃個飯?」
「不行。」唐果跳起來,對上甜甜充滿疑問的眼神,有些支吾:「老……洛……他還得回家……忙……工作,對吧。」
看著唐果眼中的乞求和期盼,洛城在內心無奈地輕嘆了一聲。這大好機會擺在這里,讓他這做慣了律師抓住別人漏洞就拼命攻擊的人怎麼舍得放過。而且,他看的出來,小丫頭是個被動的性格,若他不再主動一些,不知道要這樣不明不白的憋屈多久才能有出頭之日啊。
「工作是有些沒做完……」
唐果拼命點頭,「那就忙去吧,忙去吧,不耽誤你了。」
「……不過,吃頓飯的空還是有的。」
唐果覺得,自己頭頂上的天空仿佛都要塌落下來了。
「只是初次拜訪就兩手空空總不太像話。」洛城打算給唐果一點時間和母親解釋,不舍得看她那樣為難,「正好我車上還有一些別人送的燕窩和茶磚,我也用不上,不如借花獻佛。」
唐果已經沒有多余的功夫琢磨為甚么洛城車上會有燕窩和茶葉的問題,光想著等一下洛城要面對她爸就恨不得挖個洞跳進去冬眠他一兩年。
甜甜看著洛城的背影消失在樓道門口,長嘆了一聲:「果果,還不跟媽說實話,嗯?」
唐果以手扶額,都快哭出來了,「媽,我不知道要從哪里說起才好啊。」
甜甜摟著閨女的肩膀安慰她:「談戀愛又不是什麼罪不可恕的事,說出來怎麼了?況且我看小伙子一表人才,難不成有什麼難言之隱?」
「也不是什麼難言之隱,就是……我跟洛城……我們倆已經……爸!」
唐果看到穿著圍裙站在樓梯上居高臨下皺著眉頭看著她們母女倆的男人,心里一聲炸雷。天,這回真的要塌了!
唐雙把T恤的袖子卷到肩膀以上,露出依舊結實的三頭肌二頭肌各種肌,虎虎生風地揮舞了一下手里的菜鏟,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妳說妳和那誰已經怎麼了?!」

第七章 唐家大戰(4) 唐果拉著甜甜的衣服躲在母親背后,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本想先跟母親招了,以母親二十年來在她面前表現出的淡定性格,雖然會無奈,也許會生氣,卻應該不會真的暴跳如雷。等一下面對父親,也算多一個人在自己戰壕里,絕不會看著她送死。
家里就屬母親最開明。想當初母親頂著父親要跟她離婚的壓力硬是送唐果出去留學。如果現在讓父親知道,她在國外睡了個女婿回來給他,不知道會不會直接把她剁碎了當配料丟進炒東北大炕(精修版)第二部_時光有點小悲傷十一章鍋里翻熟,吃到肚子里也算是哪里來的哪里去了。
唐雙走下幾階臺階,拿菜鏟指著甜甜背后不住向后縮的唐果嚴肅問道:「誰是洛城?妳和他已經怎麼了?」
甜甜向前走了一步,撥開唐雙手里的菜鏟,搓了搓手指上沾到的油,聲音平靜:「怎麼拿著鏟子就出來了,滴的到處都是油。你炒菜關火了麼?別再給我燒漏一只鍋子。我那可是讓唐晶從德國大老遠背回來的。」
「甜甜,這不是等半天不見妳回來,出來看看。鍋子燒漏了我再給妳買,不就是德國麼,咱下個月就去,買一打回來好不好?」唐雙耐著性子回答甜甜的問題,一擡頭看向唐果,又端起了嚴父的姿態:「妳躲什麼?敢做不敢當是怎麼的。」
唐果哪敢說實話,在父親像是要殺人的目光里繼續后退,直到后背撞上走進來的洛城的胸口,尖叫著轉身就要跑。
洛城一把拉住她,回手圈進懷里,揚起頭對唐雙自我介紹:「伯父,我就是洛城。有話咱們屋里說,這里人來人往的,影響不太好。」
若說剛才唐雙的表情還算是嚇唬自家閨女,這回可就是真的要殺人了,眉毛都立起來了,揮舞著菜鏟就要干仗:「你個臭小子,把你的髒手從我家果果腰上拿開……甜甜,你推我干什麼……」
甜甜雙手抵著唐雙的腰就往樓上推:「咱先回家不行麼?非得在這里大吵大鬧?」
「不是,妳難道沒看見,那不怕死的臭小子摟著咱閨女呢。」
「許你摟別人閨女,就不許別人摟你閨女?」
「甜甜,妳這不強詞奪理麼。我那都是陳芝麻爛谷子的事了……」
「沒聽過輪回報應么?」
「……」
洛城看著唐果身材嬌小的母親連推帶搡的把比洛城還壯的丈夫推進電梯,不禁心生佩服,同時暗自鬆了一口氣。起碼,唐果的母親看起來應該還是個通情達理的人。
直到電梯門關上,洛城才撿起掉在地上的禮品盒子,推了一下呆愣在原地的唐果,「走吧。」
唐果往后縮了一步。
洛城單手箍住她的小腰,「不敢回家了?那要不乾脆就跟我回我那里?」
唐果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不要。」
「那就前面帶路。」洛城歪過頭,疼惜地吻了一下唐果的髮頂,「別害怕,妳爸若是動粗,有我在旁邊給妳頂著呢。這件事真的追究起來,也不能算是妳的錯。我明白,哪里有這麼好的事情,如此輕易就讓我白白撿回家這麼好一個老婆。放心,我就算被妳爸打死,也不會讓妳傷一根汗毛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43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