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女人亂大坑的小說_時光有點小悲傷大結局

第七章 唐家大戰(5) 唐果丟給洛城兩只白眼,「說得我爸好像多粗魯似的。從小他就沒對我和我媽動過粗。」
洛城抱著唐果的肩膀搖了搖她有些僵硬的身體,「那妳還怕成這個樣子。」
唐果低頭不語,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怕。記憶里父親一直都很疼她寵她的,別說揍她,重話都很少說。
唐果第一次看到父親發火,是因為她在學校收到一封情書。當時父親拿著那封信就直接沖到班導家里,好像是要班導讓那個男生退學。當時事情被父親搞得很大,害得那個男生最后被記過。也讓唐果成了同學中被人指指點點的異類。喜歡她的男生一直不少,卻再也沒有人敢當出頭鳥,在那個青春搖曳愛情萌動的年歲,著實讓唐果失落了很久。
她和同齡異性接觸的機會真的很少,別說談戀愛,就算一起寫個作業,或者表演個節目,參加個知識競賽,只要有男生在同一組,就會被父親從中阻止。若不是被唐雙逼到忍無可忍,懶惰如唐果,當初大概也不會一門心思想要離開父母身邊,跑去大洋彼岸尋求自由呼吸的空間。
所以說到最后,唐果會在LA跟洛城發生這樣荒唐的事,始作俑者就是唐雙本人。這樣想著,唐果莫名就有了一絲面對父親的底氣。更何況,身邊還有一個擺出一副要上場決斗的姿態,說要為她舍命擋箭的戰友。
唐果呼了一口氣,攬住洛城的胳膊,「你也放心,我不會讓我爸把你打死的。」
洛城的手臂貼著唐果柔軟的胸部,感受著她跳動的脈搏,想著小丫頭居然懂得心疼他了,就感動的想要摟住她好好疼愛一下。
進電梯的時候,唐果又多添了一句:「我爸要把你打死了還要付法律責任的。今天給你校對文件的時候我剛知道,就算我和我媽都做證說我爸是正當防衛,法官也會考慮到你沒有攻擊我爸的理由以及我和我媽跟我爸的關系過于親密而不予參考我們的證詞的……」
洛城一口氣差點兒沒喘上來。還真是學以致用,隨時理論聯系實際啊。你說這個小丫頭到底是聰明呢還是傻呢。看著小丫頭的髮頂,洛城默默咬牙,等過了今天這一關,看他怎麼好好收拾這個小沒良心的。
唐果家的大門敞開著,從里面飄出一陣陣誘人的飯菜香氣,饒是一直對飲食口味頗嫌挑剔的洛城都有些食指大動的沖動。
雖是自己的家,天天出入,可這空蕩蕩的門洞還是讓唐果生出一種錯覺,那就像是一個巨獸的嘴巴,用香氣誘惑著他們兩個無知的獵物一步一步踏進去,不過至于踏進去會有什麼危險,唐果想不出來,只是莫名的害怕。
洛城推了一下自出了電梯就石化的唐果,咬著她耳朵說:「看來我老丈人手藝還不錯,哪天切磋切磋。妳說,妳爸和我誰會更勝一籌?」

第七章 唐家大戰(6) 唐果扁扁嘴,「就算你做出來鳳髓龍肝八珍玉食,我也得說我爸做的好啊。」
「為什麼?」如果洛城知道唐果的答案,他絕對會三思再三思才問出這個問題。
唐果淡淡地答道:「因為爸爸只有一個,老公可以換的嘛。」
老洛城又一口氣沒喘上來,差點兒當場背過去。他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心肺功能都退化到這種水平了。
洛城長嘆一聲,看來他的戰爭不只是唐果的父母,還有唐果本人。小丫頭原來真的只是被他的主動出擊弄昏了頭,被動接受他的疼愛而已,根本還沒有把他完全放在心上。就算小丫頭因為林若瑤吃了點兒味,也大概就是被那個狂妄張揚的女人身上散發的氣勢給對比的,并不完全是因為他。身在陣前的勇士,突然發覺自己誓死想要護衛的東西,卻原來還不算完全屬于自己的,這樣的認知,讓洛城心頭多少添了一份頹然和無奈。
「那臭小子不會把我的心肝兒拐走了吧,怎麼還沒上來?」門口傳來唐雙一聲低吼,應該是甜甜出手攔阻,人并沒有沖出門來。洛城從自憐自艾中回過神,又聽唐雙抱怨道:「都是妳慣著她,心都野哪兒去了,小丫頭毛還沒長齊呢,居然出去給我勾搭野漢子,妳讓我跟潘哥怎麼交代。」
「有你這麼說自己閨女的麼?」一向好脾氣的甜甜都有點兒急了,「況且咱果果交朋友跟潘家什麼事。」
站在沙發旁邊的唐雙看到兩個小的手拉手走進門,臉又氣得漲紅,伸手一指,「嫌我說的難聽,也得妳閨女做的出來。妳問她,剛才她說他們兩個已經怎麼了?根本不用問,肯定是滾床單那點兒事?」
唐果心虛地向后退了一步,洛城一本正經地開口:「伯父,伯母,我一向抵制婚前性行為,所以,我們是在登記之后才上床的。」
感謝中文里的動詞沒有時態問題,唐雙聽洛城這麼一說,臉上的厲氣都少了兩份,不相信地反問:「你說,你們還沒有……」
洛城回答的依舊巧妙:「我是說,我們并沒有無證上崗的事實。」
唐雙的視線轉向唐果,后者小雞啄米一樣地點頭確認。唐雙輕咳了兩聲,拍拍大腿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擺出一副大家長的派頭,「那咱們就從頭說。你要跟我家果果談朋友,門兒都沒有。」
「伯父……」
唐雙的態度非常的堅決,「你就別浪費時間了,你們倆不會有結果的。」
洛城回答:「我不是單純要跟她談朋友。我今天來是要和二老解釋一下我們兩個人結婚的事。」
唐果剛松了一口氣臉就又嚇得唰白,使勁兒瞪洛城,可對方根本不回頭看她。
「朋友不談就談婚事,你這步驟跳得有點兒大啊。」東北女人亂大坑的小說_時光有點小悲傷大結局唐雙冷笑:「就算你要娶,我們還不一定肯嫁呢。」
丈人看女婿怎麼看怎麼不順眼,這一點洛城心里有準備。自己的大哥都當女婿當了三十年了,還是跟自己的老丈人面合神離呢。一山不容二虎,在人家地頭兒上就的暫時低頭這道理洛城懂的。
所以洛城異常謙遜地問:「敢問伯父拒絕的理由。有哪里我需要努力的,我一定會改進。或者哪里需要注意的,我一定上心。您也許對我還不夠了解,我會盡量回答您的疑問,如果您哪里有顧慮,也請直說無妨。」
擡手不打笑臉人,人家小伙子誠懇的態度擺出來了,唐雙也稍稍收起了自己的流氓派頭:「對你我沒什麼說的。我反對,是因為我家果果已經有婚約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43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