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媳婦不懂的_時光有點小悲傷 夏月21

第七章 唐家大戰(7) 「爸,你在胡說什麼。」唐果率先跳了起來,「我什麼時候有婚約了?」
唐雙示意甜甜拉住唐果,還算耐心地解釋:「話說果果有個青梅竹馬,叫潘帥,我們兩家一直走得挺近,果果和潘帥的關系也一直很好。兩家早就說好了兩個孩子的婚事,就等果果年紀再大一點兒就成事兒了。我們對潘帥知根知底,那孩子本性不錯,自然更放心一些。潘家對果果也不錯,況且潘帥沒有媽,我們也不用擔心婆媳關系的事情。潘家跟我們住得也近,我和她媽也方便照顧著。」
洛城點點頭:「我理解伯父伯母的苦心,只不過婚姻這種事情也不是人品好,家住的近就算得了數,也得看彼此的感情,不是麼?我知道伯父伯母是青梅竹馬,我也很羨慕您二老的感情能歷久彌新,經久不衰。可我對唐果的心思也并不會因為是半路相識就少了半分。」
這麼赤裸裸的表白唐果反應到不大,她一臉的驚訝,是奇怪她什麼時候跟洛城說起過自己父母的事?
唐雙不以為意:「感情這種東西是可以培養的,也是可以變的。」
洛城微微一笑,順著唐雙的話:「那倒也是。您可能覺得果果和她的青梅竹馬自小感情不錯,但那也可能會變的。說起來,唐果那個青梅竹馬我們見過的,還一起喝過酒。」
「哦?」二老對看了一眼,都有些訝異,「并沒有聽他們說起過啊。」
洛城此刻表現出十分的自信:「果果對潘帥只有兄妹之情,沒有男女之意。在這方面,我和潘帥短暫的聊過。他剛好也和我們事務所人事部的一位女員工之間有些糾纏,所以潘帥和唐果的婚約一事,我想……」
唐雙皺了眉頭,打斷了洛城:「別捕風捉影胡說八道,咱東北媳婦不懂的_時光有點小悲傷 夏月21們潘子一直對果果衷心不二,怎麼會和別的女人有糾結?」
洛城掏出自己的手機,翻出一張照片遞了過去,「我是個律師,當然不會說毫無證據的話。潘帥知道我會來找二老,還給我發過一張他和那位女士的合照。請伯父伯母過目。」
唐果也好奇地站了起來,潘帥什麼時候跟事務所的員工搞到一起的,她怎麼都不知道。
照片是用短信發的,發件人正是潘帥。點開小圖,是兩個人的大頭照,露著一點肩膀,兩個人都是光溜溜的,看樣子都沒有穿衣服。唐果一眼就認出了潘帥,而另一個女人的臉她不太熟悉。潘帥看著鏡頭雙眼微瞇,不同于往常習慣性的正氣淩然,第一次發覺他也有這種頹廢性感的表情。
「臭小子,居然……」唐雙臉色立馬就沈了下來,有些慚愧尷尬怒其不爭,也不再說話,扭過頭沈默。
唐果眼角抽搐兩下,沒想到潘朵拉居然也有這麼狂放的時候,只是為何他會發這種照片給洛城,她實在想不通。
甜甜把手機遞還給洛城,沈思了片刻,突然問道:「你說你叫洛城?」
洛城點點頭。
甜甜追問道:「那你在洛錦城事務所任什麼職位?」
洛城頓了一下,照實回答:「我是洛錦城事務所的……總裁。」

第七章 唐家大戰(8) 唐雙回過頭,若有所思地看著洛城。甜甜少有的皺了眉頭。小伙子電話里只說自己是律師,是唐果同事,卻沒想到會是唐果找的新工作的事務所的總裁。
甜甜又問:「那我們家果果在你的事務所里任什麼職位?」
洛城看了一眼甜甜身邊的小丫頭:「唐果是我的私人助理。」
甜甜的目光在兩人身上轉了一圈,「我和果果她爸不一樣,我并不反對果果交朋友。原本我對你也沒有太大的意見。但聽你這麼一說,我不同意果果再在事務所工作,也不支持你們兩個再保持戀愛關系。」
「媽?」唐果頗為意外母親居然也會反對。
洛城急于解釋:「伯父,伯母,并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我并非利用職務之便對唐果有所企圖。我和唐果是兩年前在LA就認識了的。」
唐雙眼風掃過唐果,「妳什麼時候去過LA? 」
唐果低頭縮在沙發里,支吾道:「LA……離學校很近嘛……」
甜甜搖搖頭:「我并不是對你的人格有所懷疑。一方面,我擔心你們兩個之間的戀愛關系會影響工作,另一方面……另一方面,你們兩個的事,你可和你家里父母說過了?」
洛城心里一沈,答道:「還沒有。」
甜甜點點頭,「我就知道。我雖然是個家庭主婦,但也并非不聞世事。你的父親洛建民洛老,我還是略有耳聞的。」
唐雙這才后知后覺,「甜甜,你是說,這小子是洛老的兒子?可他看起來也就二十多,撐死了三十,洛老都快八十了吧……」
甜甜看著洛城,后者并沒有否認。
甜甜繼續說:「婚姻之事,有所謂門當戶對,我們只是小市民家庭,不敢攀附權貴,也不愿被別人如此誤會。如果我沒有想錯,你和果果也許已經走到了很親密的關系,今天才會登門造訪。可正如你說,你和果果認識了兩年,你卻還沒有和你的家人知會,想來關于你們兩個的事,你自己對家里也是有所顧慮的。你應該是個理智明事的孩子,我們家果果年紀還小,我自己的閨女自己知道,她并不適合你們那個圈子,我也不想讓她背負太多的壓力,我只想她找個簡簡單單的家庭嫁過去,不求榮華富貴,能相夫教子過個平平淡淡的小日子就夠了。希望你能理解。」
唐果一臉的茫然,完全不知道母親在說什麼。看看這個看看那個,卻又不敢開口問。
只見洛城原本斗雞一樣的狀態瞬間就熄了火,他低頭思考了一會,再擡頭,雙眼中卻依舊是堅定的神采,他直面甜甜的注視:「我明白伯母的顧慮。是我考慮不周,我會馬上回去和老爺子說明原委。一切會按照禮數來的。果果,」他轉向瞪著眼睛搞不清楚狀況的唐果,看她懵懂的樣子忍不住輕笑了一聲:「乖乖等我。」
從唐果家出來,洛城還在考慮要怎麼跟老爺子開口,手機響起,是大哥洛軍。
「晚上回家吃飯吧。」
「好。」洛城深吸了一口氣,「爸知道了?」
洛軍對自己這個弟弟一直跟親兒子一樣的照顧,可這一次也護不住了:「若瑤剛通過他父親跟咱爸正式提出了和你解除戀愛關系。老爺子正在氣頭上,回來的時候小心點兒。」
洛城掛了電話,站在車邊看著小區院子里玩耍納涼的老老少少,下班回家互相打招呼的住戶,拎著菜往家里趕的主婦。想起剛才唐果的母親的話,洛城不免唏噓,這樣簡單的生活,何嘗不是他想要追求的呢。
他不愿意走仕途,老爺子就總說他沒出息。可什麼才是有出息?當了多大的官,爬到多高的位置,也保不了什麼時候就被人扯下來。自己多廉潔,多自律,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到時候也許連自由都被剝奪了,還不如做一個平常人更自在。
洛城想,他和唐果的母親的想法并沒有矛盾,和一個自己愛的女人,生一個可愛的孩子,每天下班趕回家給他們做飯,周末陪老婆看電影,帶孩子去游樂園,簡簡單單,快快樂樂,一生就不算虛度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43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