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熟婦大白腿_時間海3免費閱讀書包網

最終章(2) 洛城陪唐果去試婚紗的時候,唐果無比好奇地問他:「你和我爸說了什么讓他答應咱倆的事情的啊?」
洛城笑著吻了一下唐果甜蜜蜜的小嘴巴,「我和爸說,如果我對果果不好,您就把我閹了,讓我做一輩子太監。」
唐果挑眉,「就這樣?」
洛城偷偷摸了摸自己被揍了一拳的肚子,一臉痛苦表情,「這樣還不夠嘛?男人最怕就是要做一輩子太監了吧。」
唐果不明白,不過唐雙和洛城就深有體會,惺惺相惜。別說一輩子,當個一年半載的太監也能讓人發瘋的。
自從唐果查出有孕,洛老爺子就勒令洛城開始了他痛苦的禁慾生活。要說洛城當了快三十年的和尚,應該相當精于此道的。可這幾乎是天天縱慾的一個月過得他像上了天堂一樣,驟然回到人間都讓他有種墜入煉獄的錯覺。
面前的小唐果身上是一件抹肩的白色婚紗,蕾絲馬甲卡著她依舊纖細的小腰,托著她因為懷孕越發飽滿的雪白豐胸,純潔稚嫩又性感魅惑,中間深不見底的事業線看得洛城熱血沸騰鼻腔生疼。
他摟著她的腰,下意識的用身體蹭來蹭去,越蹭火越大,越蹭越腫脹到難受。
洛城咬著唐果的耳朵用沙啞的嗓子低聲呢喃:「我的小糖果,我好像給自己找了一些麻煩,我真不應該這么急躁的,原本有別的方法解決咱們的婚事,我真的不應該出此下策??」
唐果顯然沒明白洛城的困擾,驚慌問道:「你后悔要娶我了么?可是我都已經有了你的孩子,你不會??」
「小傻瓜。」洛城用唇堵上了小糖果的小嘴巴,再聽她說那些讓他哭笑不得的話他更要忍不住想好好教育教育她了。現在只怕胎教不好,生一顆更加讓他哭笑不得的小小糖果他怕自己早晚會崩潰。
「啊,對不起,我走錯了。」
有人推開了試衣間的門,看到正在熱吻的男女忙要退出去。唐果聞聲推開洛城,又被男人一把摟回去,把她的頭按在他的胸口。
洛城一臉不悅,抬頭望向門口打斷他好事的程咬金。后者看到洛城的臉下巴差一點掉下來。
「總裁?!你??您這是??」
唐果聽到這個稱呼好奇的從洛城胸口探出頭,就見一個同樣穿著白色婚紗的女子站在那里,想是同樣來試婚紗的準新娘路癡的走錯了門。
以她認人的破爛水平,未能看出此人是誰。但那人卻一眼認出了唐果,下巴徹底掉了下來,只能暫時用手托著,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
Judy當初參與了洛城給唐果下套子的酒局,她只當總裁看上了小助理想要潛規則一下子,卻沒想到這么快就要把人娶回家了。總裁的女朋友是AK千金這是天下皆知的事實,打死Judy也沒想到總裁的新嫁娘居然會另有其人。怪不得AK集團撤走了所有的委託,鬧得事務所好幾個助理律師跳槽走人。
原本洛城和唐果的婚禮沒有想要請太多無關的人,一方面是洛城不想高官顯貴來多了讓唐果家人太尷尬,另一方面也怕賓客太多累到已經有孕的唐果。可大嘴巴Judy既然撞到了好事,也就等于全世界都知道了新世紀近乎絕種好男人洛城終于要死會了。
婚禮當天,不請自來的客人像蝗蟲一樣嗚央嗚央來了一波又一波,都想看看到底是何方仙女下凡讓洛城連林大小姐都退貨了。
自此之后,洛錦城事務所就再沒有人見過Judy此人,一直到??
「總裁?!」
洛城終于擺脫了好奇的各方人士記者和粉絲——誰知道居然有人給他在臉書辦了粉絲專頁——和他的小女人安穩的過了半年的和尚生活。這半年他們都很少會出門,一來不想過多出現在人群中造成混亂,另一方面也是唐果孕吐太厲害,誰也不知道什么味道就能引發一連串嘔吐,實在不方便出門。
唐果就奇怪,母親甜甜當年懷她的時候據說胃口好到爆,別說嘔吐了,噁心的感覺都從沒有過。為此洛城找了各種中醫西醫偏方都沒能徹底解決,心疼的他恨不得變身海馬自己替唐果懷這個孩子。
當瘦到只剩下個肚子的唐果在婦科醫生的診所和許久不見的潘帥狹路相逢,兩個人都是一樣的面帶菜色。
潘帥身邊是一個面如滿月挺著大肚子的女人,見到唐果身邊的洛城驚訝的稱呼讓人面分辨障礙的唐果都一下子認出來那是消失許久的Judy。
潘帥看到唐果,原本攙扶著Judy的手下意識的就鬆開了,搞得Judy回頭狠狠瞪了他一眼。
「好久不見啊。」洛城打招呼的聲音里隱藏了各種無法言說的意味。
「果果妳怎么……」潘帥滿眼都只有顯得更加嬌小彷彿小學生一樣的唐果,心疼到不行,「洛城,你答應我要好好照顧她的東北熟婦大白腿_時間海3免費閱讀書包網,怎么會……」
洛城略側了身擋住唐果,正要解釋,Judy兩步走到唐果身邊,像親姊妹一樣拉著她的手,「最羨慕就是洛夫人這樣只長肚子了,生完都不需要發愁恢復身材。不像我,唉,恐怕生完更叫人嫌棄了。」她回頭看了一眼潘帥,后者心虛的抬頭去看旁邊墻上的小嬰兒海報。
Judy 問道:「洛夫人這是男孩還是女孩?」
唐果愣愣的答:「男孩。」
Judy一臉興奮的摸摸自己的肚子,又摸摸唐果的肚子,「我的是女孩。不如,咱們指腹為婚,結個寶寶親吧?」
洛城一腦門子黑線,大叫一聲:「你們也是夠了!」

前序 叮咚!一則訊息映入眼簾,「親愛的~什么時候入班呀?」
我嘴角一勾,「明天哦??????」
才不到十秒鐘,訊息已經顯示已讀并回傳,「這樣就可以同班第五年了!!!!」
「對呀,很晚了,快去睡吧^-^」
「明天見。」
「明天見ˊˇˋ」確定程薇薇不再回傳,我才收起手機,整個人大字型的攤在床上,看看天花板,再看看四周行李都還沒整理的房間,依然跟半年前一樣啊…
我的爹地在美國開了一間公司,我的媽媽是少奶奶,他們都是在美國出生的那種有雙重國籍的人,只是他們都一直定居在美國,理所當然的,我從小就住在美國,但我和哥哥都很崇尚臺灣的環境,還有臺灣的珍珠奶茶、鹽酥雞、夜市之類的,所以在我們努力的要求下,我宋黛熙小六那年,媽媽帶著我和哥哥以及大姐回到珍珠奶茶的故鄉,不,是我的故鄉。而爸爸和則繼續待在美國奮斗,只是爸爸每個月會回臺灣一個禮拜。
我的姐姐半年前確定上了哈佛的醫學系,爸媽很開心,我很傷心,分隔兩地的超噁爛夫妻終于可以破鏡重圓了,于是媽媽美其名曰:怕大姐“不習慣”在美國生活的日子,又把我和哥哥一起帶回美國生活。
什么不習慣,大姐在美國生活了將近15年啊!
說真的,我不懂國外哪里好,與自己的種族人民們生活多好呀!!而且因為治安問題晚上都不太能出門,而且國外還有那個他!
于是在我每天都極力要求回來臺灣的半年后,也就是現在,正就讀高一的我和現在高三的哥哥又在媽咪的伴隨下回到了美好的家鄉。
而從小六時從美國回臺我就開始跟薇薇同班,同班直到半年前去美國,沒想到如今回來我又能跟她同班,這就是緣分!
但其實和我最有緣分的,是他,或許是天意,又或者是人為的機會,無論什么時候,用什么樣的形式,他都一直在我身邊,而在不知不覺中,我也不習慣沒有他的日子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46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