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女性網_明年今日國語版

青-8。擋不住的溫暖寄偎 葉晨一瞬間覺得天塌下來了,楞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反而是依依,依舊帶著大笑后的喘息,「姑姑,晨晨哥哥在和我玩兒呢。」
母親看了看依依床上整齊的被褥,很明顯的一夜沒有用過。她有點兒懷疑的看向葉晨,「你們昨晚在一起睡的?」
葉晨依舊不敢回答,保守如母親,這一次是絕對不可能放過自己的吧。
依依對葉晨和葉媽媽的情緒毫無所知,反而比較坦蕩,「姑姑,晚上很冷,和哥哥東方女性網_明年今日國語版一起睡比較暖和。」
「噢。」母親沒有再問什麼,「醒了就起來吧。」
門已經關上,葉晨還在盯著門看,始終難以置信母親就這樣放過了他們。直到依依扯了扯他的手臂,他才回過神,發現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
早飯過后,父親和母親在廚房裏嘀嘀咕咕講了很久,然后又分別拉了兩個人講話。葉晨不知道母親對依依說了什麼,父親一向寡言,只是簡單說些男女有別,依依還小,但是你已經是初中生了,已經是半個大人了,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任之類的淺顯道理。
父親沒有再說下去,但是葉晨已經很滿足了。至少,沒有自己以為會發生的家法伺候。可能父母也覺得他們還太小,兩小無猜,應該什麼都還不懂。
家裏并沒有地方讓他們分開睡,母親在兩張床的中間加了一道簾子。可是一道簾子能隔開什麼。
葉晨剛躺下,就看到簾子邊上露出的一顆小腦袋。
葉晨裹著被子問:「依依,怎麼還不睡覺?」
依依嘀咕著:「我睡不著。」
葉晨催促道:「快去睡覺,別在外面站著,小心凍感冒了。」
依依低頭小聲說:「我要和哥哥一起睡。」
葉晨頓了一下:「我爸媽不讓咱們同床睡了,依依,乖,回去睡覺。」
「可是……」小女孩的嘴唇已經開始顫抖,眼睛不停的眨,眉毛都快糾結到一起去了,眼看淚水就要流下來。
葉晨嘆口氣,揭開了自己的被子,依依馬上變了笑臉,高高興興的鉆了進來。
女人果真天生就是演員。
葉晨知道,他自己也不想和依依分開。他緊緊地抱著懷裏的女孩,感覺她也緊緊地抱著自己。這種互相依偎的感覺,讓他滿足。他想,也許自己不再祈求那麼多,奢望那麼多,是不是老天爺就不會再揭發他們互相尋求溫暖寄偎的行為了呢?
好一陣子,葉晨都沒再對依依動手動腳。只是每天早上,他都要提前醒過來把熟睡的依依送回到她自己的床上去。每次獨自躺回自己的床的時候,葉晨都感覺胸口和被窩一樣空落落的。原來,一個習慣這樣容易養成。
天氣漸暖,他們互相取暖的行為也漸漸失去了理由。葉晨問依依,要不要回去自己的床上睡。依依不回答,撅著嘴,一臉的不情愿。
葉晨想,那就這樣吧。
他妥協給了這個女孩的固執。他那時候還不知道,終有一天,他也會妥協給自己的欲望。
他一直不想承認,但事實上,他骨子裏是個很容易妥協的人。

青-9。第一次親吻的沖動 依依過生日了,母親在她吹了蠟燭之后對她說,依依已經是七歲的大女孩了。
但是對于葉晨,她還太小。他急切的等待她長大,卻也害怕她長大。
葉晨已經從同學那裏學到了足夠多的東西。他知道了七歲女孩子的小妹妹,其實還無法接受他現在已經發育的很好的小和尚。如果他不想傷害依依,那他只有等待。
這個認知并沒有讓他放棄,葉晨反而更加努力的思考要怎樣才能在依依身上尋找到更多的快樂。因為他不知道,等依依真的長大了,懂事了,是不是還會任由他如此褻瀆。雖然他一直篤定這個女孩早晚會完全屬于他的。他從未想過有其他可能。

葉晨還沒有想到要怎樣去誘騙,依依自己卻已經幫他找到了新游戲的方法。
春暖花開,掛在兩張床之間的簾子,一如既往的形同虛設。周末的清晨,葉晨仿佛勤勞的太陽,生物鐘促使他按時醒來,準備要抱依依回自己的床。
葉晨翻過身,靜靜看著晨光裏的女孩。棉布的窗簾過濾過的陽光,有種曖昧的混沌。她臉上有細細的茸毛,臉蛋上白皙的皮膚透著酣睡的紅潤,看起來像水蜜桃一樣可口。
依依感受到身后的動作,快要醒來,長長的睫毛抖動的像振翅的蝴蝶。葉晨用手撥開落到她臉上的頭發,看著她粉嫩的臉頰,微張著呼吸的紅潤小嘴,抑制不住內心突如其來的沖動,俯身吻了下去。
這是葉晨第一次想要去親吻一個人。
葉晨曾經一直都不理解,為什麼人會喜歡用嘴唇去碰觸別人。他的父母保守嚴肅,都不曾親吻他。所以在葉晨的認知裏,嘴巴本應該就是用來吃飯說話的。吻,這個動作讓他感覺非常的莫名其妙。
可是這一刻,他發覺,用神經末梢密集的敏感的嘴唇去碰觸一個人,去感受她的溫度與柔軟,并不需要一個確切的理由。當胎兒的四肢還未解放的時候,唇已經是被用來探索這個未知的世界。這種沖動是寫在基因裏的,是人的本能。在某時某刻某個人面前,自然而然的從內心深處滿溢出來,不可抑制。
葉晨的唇吻著她的臉頰,蜻蜓點水,一點點地靠近她的唇。當他吻到她的嘴角,已經感覺到身體內像個燒開了水的鍋一樣熱氣蒸騰。
葉晨停下來喘息,他怕自己會缺氧厥過去。當他再次伏下身,快要接近她嘴唇的時候,卻猛的停住了。
他感覺到,一只溫暖的小手,抓上了他已經充血的小晨晨。
葉晨的身體僵在那裏。命根子突然被人抓住的感覺,驚嚇大大多過于快感。他不敢動,看著依依的睫毛抖動幾下,大大的眸子便睜開了。
「晨晨哥哥?」
依依應該還沒有醒透徹,眼神焦距有點兒渙散。她可能有點兒奇怪有什麼東西硌到自己,才反手抓住了。因為不知道自己抓到了什麼,所以比平時更用力,上上下下的捏著。原本因為驚嚇而疲軟的小晨晨,受到刺激又重新振奮,就這樣在依依的手裏突然變小之后又漸漸變大了。
「晨晨哥哥?你在被子裏藏了氣球?咦?不對……」
依依感覺到抓在手裏面的巨大越來越灼熱的溫度,轉身來看。葉晨沒有別的選擇,只能跟著她翻身平躺下。
依依習慣性的躺在葉晨的手臂上,在被子裏繼續做著異物鑒別工作。她不講話,他也不講話,只是呼吸開始沈重起來。
「呵呵,是小晨晨?」
依依仰起頭看葉晨,臉上突然笑開了花,為自己猜對了很是開心。一大清早面對著這樣明媚的笑顏,命根子又被溫暖的小手抓著,實在不能不讓葉晨動情。他的大腦噪雜混亂,卻又清楚的只有一個念頭……
「哥哥剛才在做什麼?」
依依鑒定工作結束,移開了手,葉晨心中突然缺了一塊兒,空虛感漸漸升起。他彎起手臂,把依依困在懷裏,「哥哥很想親親依依。」
「哥哥不是每天睡前都有親我的額頭麼?」
「哥哥想親親依依其他的地方?」
「那親臉頰好了。」她把粉嫩的小臉兒扭過來,葉晨輕輕的吻了一下,停在她耳畔,輕輕的呼著氣。依依縮起脖子,「哥哥,癢。」
「我想親親依依的嘴,好不好。」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48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