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來東往原唱_明日花綺羅ol制服系列種子

青-10。晨晨哥哥你尿床了!* 那紅潤的唇就在那麼近的地方,葉晨只要略偏頭就便可采擷,但是他還是問了,他怕依依會反抗,如果驚動了父母,好日子可就到頭了。
女孩子在葉晨的懷裏不安的扭動,臉頰緋紅。她對性的認知雖然一片空白,但是嘴對嘴的親吻,還是見過的。每一次電視上出現這種畫面,或者在街上看到躲在角落裏的年輕情侶,葉晨的母親總會面露鄙夷,說他們不干好事,下流,不要臉。
依依不想被罵不要臉,但是葉晨的氣息那麼的近,呼吸撫過耳邊敏感的神經,騷動著小女孩的心。雖然她還小,但是深藏在基因之中的人類對于異性的化學反應慢慢的啟動了,心跳開始加快,血液開始升溫。只是腦袋裏那還未完全建立的薄弱的道德觀在做最后的掙扎,「哥哥,姑姑說,好孩子不可以親嘴。」
「隔壁陽陽的媽媽不是也經常親陽陽麼,因為陽陽很可愛啊。哥哥要親依依,因為依依也很可愛。」
依依不置可否,葉晨等不了這麼久了,手臂一緊便將她摟了過來,嘴唇就湊了上去。
依依下意識的想要躲避,第一下吻,吻在了鼻尖上。葉晨用另一只手勾起女孩的小下巴,又一次貼了過去。
這一次,四片嘴唇總算碰到了一起。葉晨只感覺依依的唇溫溫軟軟的,并沒有書裏寫的什麼觸電的感覺,只是覺得很舒服。他張開嘴,用舌頭輕輕的舔著依依柔軟的唇瓣,想要嘗嘗有沒有書中說的甜蜜的味道。
正如你我所知,當然什麼味道也沒有。不過,葉晨感覺到懷裏的女孩在微微的顫抖。
其實他也很想顫抖,他吻到她了,他吻著自己的女人。如今回想起來很可笑,但是當時他就是這樣想的。依依,他的女人,雖然現在還不能真正的占有她,但是他已經得到了她的初吻。當然,那也是他的初吻。
他們之間毫無技巧可言的初吻本身也許只是唇舌的碰觸,但是心理上的滿足與興奮讓身體條件反射的開始悸動起來,小晨晨脹到有點疼痛。葉晨抓起依依的小手,放在那裏。
他也不知道要讓依依怎麼做才能解決自己內心難以言喻的快感與空虛。依依的手碰到那個勃然大怒的小晨晨,只是習慣性的握住。
葉晨有點不敢面對依依清澈的眼神,他用手指撫過她好奇的睜大的雙眼,輕柔的說:「依依,閉上眼睛。」
依依乖乖的閉上了眼睛。
葉晨開始慢慢的誘導她配合自己,「依依,輕輕的用手摸摸小晨晨的頭……嗯……略用點兒力……噢……咕嚕……」
葉晨覺得自己快要瘋掉了,他一只手捧著依依的頭,繼續專注的吻她的唇,品嘗著柔軟溫暖的感覺,另一只手指引著依依的小手,笨拙的取悅著自己的小晨晨。
完全沒有什麼技巧,甚至一下太輕,一下又太重,快感卻像潮水一樣,從小腹升起,一波波沖擊著大腦。
葉晨指導依依的手漸漸偏離了方向,沖著小依依伸了過去。
「不要,哥哥,癢。」
依依壓著聲音抱怨。
「繼續,不要停。」
葉晨不理會依依的抗議,只想讓她繼續她笨拙的揉搓套弄。
也許是依依在睡夢中已經習慣了被玩弄小依依,淺意識裏已經接受了葉晨手指上莫名熟悉的撥弄,居然沒有再反抗。他們雙唇相接,互相探索著彼此的身體,玩的不亦樂東來東往原唱_明日花綺羅ol制服系列種子乎。
葉晨現在滿腦子都是書上看到過的文字,一段段變成畫面,播電影一樣在眼前閃過。他好想翻身壓上依依的身體,把自己送入她的體內,真切地感受一下這男女之間極致的愉悅。
好在他的大腦還有一絲清明,知道依依還小,還無法接受他的巨大。而這一絲理智的殘留,卻不是真的因為怕傷害到依依。他現在更怕的是依依如果大叫,父母一定會來查房,那時候,他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
葉晨試探著想要撬開依依的唇齒,女孩卻越發把嘴巴閉得更緊。他懲罰性的在依依的唇上一咬,依依吃痛,握著小晨晨的手也是一緊。
那一握的力量像是按下了某個開關,積累的興奮感突然如火山爆發,葉晨感覺自己似乎一瞬間小便失禁了,一跳一跳的噴射出來。
葉晨腦子裏暫時一片空白,前所未有的極致快感,在一陣陣的隨著他第一次的爆發席卷全身。他根本也無心去注意到,依依握著不斷跳動的小晨晨而驚訝的表情,也沒有注意到,他們現在還蓋著被子。
依依從被子裏抽出手,手指上還有沾染的白色液體。就像許久沒有用過的水管子突然通了水,顏色略微有些發黃,而且不算濃稠,散發著一股子魚蝦腐臭的味道。
「哥哥,你……尿床了。好惡心喲……」

青-11。完了被母親發現了 依依嫌棄的把手上的精液抹在被子上,并沒有發現這所謂的「尿」和平常有什麼區別。
葉晨有些不知所措,他沒有想到自己真的會射出來。前后不過五分鐘的時間,激情隨著小晨晨的宣泄迅速的退下。他清楚地感受到,壓在自己下身的被子現在有暖暖的一灘濕潤。
「天亮了,依依回自己床上去吧。」
葉晨尷尬的沈默良久,放開了依依,讓她自己回去。再不回去,母親來叫他們起床的時候看到這番情景,那就不需要解釋,直接受死就對了。
依依這次不像之前每次回自己的床的時候那麼粘人了。她撩起被子就跳下床,動作利索的很,只想要快點兒逃開「尿床」的葉晨。
精液濃厚的味道因為被子被掀起而彌漫在空氣裏,葉晨一把拉住依依,湊在她耳邊說,「不許告訴我爸媽今天發生的事,否則我……」
他想不出來怎麼威脅依依,反而是依依嘻嘻笑著點頭,「不會,我絕對不會告訴別人哥哥這麼大還尿床的事情。呵呵。」
望著依依消失在簾子的那一邊,葉晨松一口氣。看來依依真的當自己尿床了,估計以后說不定會因此偷偷嘲笑他。他倒不怕她嘲笑,他只怕她會說給別人聽。依依不懂,不等于別人聽了不會想到究竟發生了什麼。
葉晨有些猶豫要不要告訴依依這不是尿床。享受了第一次激情爆發的快感,他不可能就此罷休的。他會期待和依依把這個游戲進行下去。但是他怎麼解釋每次的尿床。如果他和她說了,她還會不會繼續陪他玩這個禁忌的游戲呢。
被子漸漸涼下來。葉晨這才反應過來,還有戰場需要打掃。
他脫下自己的內褲。剛才依依一直是從褲腿裏抓著他的小晨晨,如今內褲上也流了一灘黏稠。他先把自己擦干凈,換了一條內褲走出去。剛打開門,就看到母親也打開了臥室門出來做早餐,葉晨暗自慶幸,還好自己沒有光著屁股。
他在洗手間抽了一大堆的衛生紙,不敢拿在手中,只好揣在內褲裏,鼓鼓的一包。他沖著鏡子看了看,還不錯的樣子。
葉晨剛打開廁所的門,就楞在了原地。
他和依依的臥室的門大開著,母親站在他的床邊翻弄著他的被子。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心理作用,他覺得有陣陣的精液氣味從敞開的門口飄過來。
葉晨的腦子嗡的一聲炸開,有那麼一瞬間很想掉頭就跑。他第一次明白什麼叫找個地縫鉆進去,他恨不得會隱身術從此再也不要讓人看見。
不單單是擔心害怕,還有羞愧難當。這和第一次見到依依時漫溢出來的一點點不一樣。這一次是無法忽視大量的存在。
男人第一次的宣泄被母親這樣看到,以母親的經驗不可能不知道那是什麼。葉晨的腦子已經亂成一團無法思考,只能站在那裏,內褲中依然兜著一兜衛生紙。
母親拆了被套,掀了床單,抱著出來,看見站在廁所門口的葉晨,臉上有些尷尬,但是并沒有講什麼,也沒有發火,一臉思索的表情從他身邊走過。
聽著母親開了水龍頭,開始嚓嚓嚓的清洗被他弄臟的寢具,葉晨還是沒有敢動,恐怕一動,這片刻安寧就會被打破。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48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