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襪好大好深再快點_明明動了心豆蔻蔻在線

半熟橘子香-22。又一次的捉奸在床 「小晨,起床了。」
葉母做好了早餐,去敲葉晨臥室的門,沒有人應。推開一看,床鋪空著,書桌淩亂。
「欸?這孩子,什麼時候走了?」
葉父從報紙裏擡起頭,「也許去學校復習功課去了吧。」
「這麼早就去了,也不吃飯,怎麼考得好試。」
「你那麼擔心他干嘛,他自己不會買著吃。都那麼大人了,他自己要學會照顧自己。你總手把手的抓著,孩子長不大。」
「葉晨是不是你兒子啊,外面的東西不干凈,吃了鬧肚子怎麼辦。我今天請了假,在家照顧那個小的。唉,依依這孩子,不省心。」
「你接受你黃師兄委托的時候,不是挺積極的麼,怎麼,現在又閑麻煩了?」葉父的語氣明顯發酸。絲襪好大好深再快點_明明動了心豆蔻蔻在線
「你什麼意思,葉晨都這麼大了,你還抓著過去的事情不放?他們去那種地方,怎麼也不能把這麼小個孩子帶過去吧。」
「反正也不是他們親生的,就是個累贅,送誰誰也不肯收。就你上趕著往自己身上拉,巴巴的就帶回來了。你說這兩年,他們是來過一次電話關心過,還是寄過一次依依的贍養費。咱們也不是什麼富裕人家,哪有閑錢多養一個孩子。」
「你這個沒良心的老頭子,我們照顧依依是為了錢麼?你都快奔五張去的人了,還沒事吃莫名的飛醋。去,趕緊上班去,要不遲到了又扣獎金。」葉母撤走桌上的盤子,若有所思的頓了下,壓著嗓子問:「唉,老張家那口子說有門路能搞到外貿的單子,要去中山路那邊練攤兒,讓我也湊把手。你說我去還是不去?」
「就你還練攤兒,別出去給我丟人,碰到熟人怎麼說。」
「丟人倒是不怕,就是要我投五千塊錢的頭款。咱們哪來那麼多錢啊。」
「那不正好,趁早斷了你那念相。先搞好你婦聯那攤子事情吧。」
葉母有些不甘心的走進葉晨的屋子幫他疊了被子。收拾完桌子,一擡頭,發現了桌角居然放著他的準考證。她拿起那張小紙片,心裏還想呢,這孩子怎麼這麼丟三落四的,也不知道沒有準考證能不能考試,都是本校裏的老師,應該可以通融的吧。
葉母抱著葉晨換下來的衣服出了他的臥室,轉身看到對面緊閉的房門,一個荒唐的念頭突然從腦海中閃過,心臟一下子吊了起來。
門推開的聲音很大,葉母動作太猛,險些跌進屋子裏。看到床上緊擁的那兩個孩子,她感覺渾身的血液都涌到頭上來了,一陣子暈眩。
葉晨聽見聲音醒來,還有些迷糊。淩晨的時候,依依咳嗽了幾次。葉晨好心疼,撫摸著她的額頭臉頰,看著她因為生病而皺著的眉頭,一直不愿睡去。天快亮的時候,葉晨終于抗不住,頭一沈,就被周公徹底拉走了。
最近復習功課很耗心血,昨天又背著依依走了那麼久的路,身心俱疲,這一睡,竟格外的沈,連父母一早在外面斗嘴都沒聽見。
葉晨皺著眉頭對上模糊的焦距,看到站在門口一臉驚憤的母親,身體像只蝦子一樣的從床上彈起,腦子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媽 ……」

半-23。又一次的捉奸在床 心臟跳得厲害,葉晨發現自己居然全身都緊張到開始發抖,手不由自主地攥緊了拳頭。
被發現了,被母親發現了。一個詞從他腦海裏閃過,「捉奸在床」。
腦海裏嗡嗡作響,怎么辦,會怎么樣,會被抓進警察局么?
「你……你們……」母親的手指指著他們,一下下都仿佛戳在葉晨的心頭上,一陣陣的發虛。
葉晨不敢講話,也不敢下床去攙扶靠在門上,有些搖搖欲墜的母親。他似乎從來沒有見過母親這樣的生氣過,非常的不知所措。
母親幾次開口,都沒有講出話來。
這兩個孩子,實在是,太不像話了!
她努力的穩定自己的呼吸與情緒,理智告訴她,現在不是沖著孩子發火的時候。
依依也醒了過來,揉揉眼睛,看到站在那裏的姑姑,條件反射的躲在了葉晨的背后。
「依依,妳是不是昨晚又纏著妳晨晨哥哥了?妳知不知道妳生病了,會傳染的。」
葉晨感覺到依依的小手緊緊的抓著自己的衣服,指甲扣到了肉裏,刺痛。
「媽,是我不放心,才半夜過來看看依依。」
母親看向葉晨,臉色嚴肅,「小晨,現在是什么狀況。你還要不要去考試了?」
葉晨看看表,這才發現自己睡過了頭,忙跳下床。剛邁步,回頭看看一臉無助可憐的依依,又看看母親,很不放心,怕母親會把罪過都怪到依依身上。
「媽,依依在生病,讓她好好休息。別訓她,昨晚是我怕她生病不舒服,非要和她一起睡的。下午依依還要去打針,如果您沒空,我考試回來帶她去。不要為難依依,否則我今天不去考試了。」
母親不可置信的看著葉晨,都說兒大不中留。這孩子才多大,毛還沒長齊,居然敢威脅大人了,而且,還是用自己的前途來威脅,真是越大越不知好歹了。原本強自忍住的火氣又開始亂竄。
「你看看你說的這是人話么?你再不走,也不用去考試了。」
葉晨其實心裏也急了,他長這么大都沒遲到早退曠課過,更別說錯過考試了。
「媽,對不起,那我走了。別為難依依,您要罰,我回來您罰我。」
「你以為媽媽是不講理的人么。我絕對不會無緣無故,隨隨便便就對依依怎么樣的。準考證在桌子上,我去幫你把早餐打包。」
「我不吃了,來不及了,您給我點兒錢,我在外面買吧。」
「媽,不要為難依依。」出門的時候,葉晨還是那句話。
「小晨,別急,和老師好好講,多給你點兒時間,路上小心點兒。」
關上門,葉母深吸一口氣,轉身徑直去了依依的臥室。
女孩子眼神怯怯的看著葉母走進屋子。沒有了葉晨的保護,她像個沒有了殼的蝸牛,在葉母烈日般的目光下,漸漸脫水,畏縮成一團。
葉母不講話,站在門口看著這個女孩,心情復雜。她知道這個女孩可憐,她也想一碗水端平,把她當親生女兒一樣的對待。都說女兒是媽媽的小棉襖,當初懷葉晨的時候,她也想要個女兒的。可惜葉母生葉晨的時候出了些意外,徹底斷了她生二胎的期盼。
說起依依,按理說應該是個惹人疼的孩子才對。模樣漂亮可愛,平時也很安靜乖巧,從不惹是生非。葉母當初也是抱著想添一個女兒的心才把依依接回的家。可這兩年過去了,她對依依卻怎麼也疼愛不起來。
依依剛長到半歲,親生父母就出意外死了。葉母的學長黃戈北夫妻兩個沒有孩子,而這個女孩也沒有其他親人,于是就收養了她,改名叫黃依依。三口之家雖說不上多和睦,卻也算平靜。黃戈北夫妻工作很忙,沒空管依依,就顧了個老太太帶著她。老太太腿腳不好,依依也便很少出門,總是一個人玩,性格出落得格外的安靜。
依依很乖,從不頂嘴和任性。但她卻也缺少同齡女孩的陽光和天真,她的沈默似乎并非是完全因為乖巧,而是因為習慣。
葉母有時候會覺得,這個女孩像個隱藏很深的定時炸彈,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爆掉。這種惴惴不安讓葉母下意識的心懷戒備。
葉母感覺的出來,葉晨喜歡這個妹妹,雖然他們從來沒有像其他兄妹一樣在大人的面前表現出親密,甚至在外人看來他們兩個還有一些疏離。葉晨和依依從來不在一起打鬧,也鮮少在一起玩耍。可作為母親,她還是敏感的察覺到,他們之間的疏離,并不是感情不好,反而更像是故意保持了距離,想要隱瞞些什麼。
葉母想起之前在舊屋發生的一些小事,之前并未過心。但聯系到今天早上推門看到的這一幕,她忍不住一陣心驚。

葉晨是她唯一的兒子,只要有可能會傷害到葉晨的,她都不能容忍。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48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