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玩的日常小游戲_明星女群交小說

半-36。哥哥怎麼可以食言 「依依,下午去滑旱冰吧?」麥子把碗遞給依依。
楊嬸拿筷子敲麥子的頭,「女孩子家,一天到晚就知道往外跑。明天就上課了,收收心吧。」
「就是因為明天又要回去上課了,今天才更要玩一下啊。媽,商音哥哥也去噢。」某人似乎忘記了當初說「誰理他們兩個人就是豬」的話。
依依心不在焉的夾了一箸子空心菜,「可是我跟葉晨哥哥說好了的,今天下午去游泳。」
「是麼?那咱們就去游泳。」 麥子一向很好說話,「約了哪裏?」
「少年宮。」依依含著筷子頭,若有所思。
晨晨哥哥究竟去哪裏了呢?不是說好了下午一起去游泳的。晨晨哥哥那麼忙,他們好久沒有一起出去玩了。這次好不容易才可以抽出半天時間給她的,可等她滿懷期待的回家,他居然不在。
有什麼事情,會比他們一起游泳更重要。也許有很多。但是在依依的心裏,能和晨晨哥哥去游泳,是她期待了很久的事,那就是比天還大的事。
有什麼人,會比依依對葉晨來說更重要。也許有很多。但是在依依的心裏,葉晨是現在唯一可以通過那道門的人。至于以后,她自然無從知曉。
院子裏的人說什麼黑色的高檔車,漂亮的女孩子,是怎麼回事呢?是什麼人帶走了她的晨晨哥哥。
晨晨哥哥做了保證的事,怎麼可以反悔的呢。怎麼可能一句話不說就丟下她和別的女孩離開了呢。
「依依,吃飯啊。昨天沒睡好麼?還是中暑了,怎麼沒精打采的?」楊嬸關心的摸摸依依的額頭,「如果不舒服,下午就不要跟著我家麥子到處瞎跑去了。就留在我家睡午覺,想睡多久睡多久。」
依依裝了一肚子心事,吃了兩口飯就飽了。楊嬸看她這個樣子,怎麼也不放倆個女孩子出門,連推帶搡的把她們塞進麥子的臥室。

躺在麥子的床上,兩個人都毫無睡意。依依看著天花板上緩緩旋轉的電扇,覺得有點頭暈,便坐了起來。
「怎麼了?」麥子背對著她問。
「我還是回家去看看吧,說不定晨晨哥已經回家了。」依依跪在涼席上,想要從麥子身上跨過去,不料被麥子一把推坐回床上。
「妳就歇著吧,晨晨哥下午才不會陪妳去游泳呢。」麥子半張臉埋在枕頭裏,講話含含糊糊的。
依依以為自己聽錯了, 「妳怎麼知道?晨晨哥和我說好的,他還跟我做了保證的。」
麥子翻個身,斜眼看著依依,「他打電話來了,說他要和他們班長一起出去。他不會回來陪妳了。」
班長?是那個坐高檔車的漂亮女孩?
依依自然不信,「他什麼時候來的電話,我怎麼不知道?」
「妳還沒到我家之前他打來的。」
「那妳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依依用力向著麥子的手臂上拍下去。什麼嘛,害她又是期待又是擔心的飯都沒吃好。
「剛才我沒想起來嘛。」麥子揉著胳膊,小聲抱怨,「要死啊,下手那麼重。」
「妳怎麼沒把妳自己忘了啊。」依依很生氣。
「哎,不就是晨晨哥不陪妳去游泳嘛。如果妳想去,我也可以陪妳去啊。咱們現在就去。」麥子來蠻勁了,伸手就去拉依依。
依依縮在床內側,一邊躲一邊往墻上靠,「我不去……我不去……」晨晨哥不陪她去,她一個人去干嘛呢。這兩天一直都在期待著下午和晨晨哥去游泳的,做夢都在想著。剛才還有一絲僥幸,一點幻想,說不定,晨晨哥回來看到她留的字條,會過來麥子家接她的。可是麥子的話直接把她的最后一點念相也戳破了,想著想著心裏覺得委屈,就這樣哭了出來。
依依一哭,麥子就老實了,爬到依依身邊,手忙腳亂的安慰著:「怎麼哭了,不去就不去嘛……對不起,我應該早點兒告訴妳的……我都說了對不起了,妳怎麼還哭啊……妳別哭了,妳再哭讓我媽看見,又要說我欺負妳了……拜托拜托……」
兩個女孩肩并肩靠坐在床上,誰都沒有講話。窗外的蟬叫得聲嘶力竭,屋內風扇“噠噠”的追趕著鐘表的秒針。依依哭累了,臉上皮膚有點兒發緊,頭暈暈乎乎的,一片空白。
「依依。」麥子突然開口。
「嗯?」依依的腦袋猛地抖了一下,她再差一點就要坐著睡著了。
「妳喜歡葉晨?」麥子問,肯定的語氣。
「嗯。」依依把被汗粘在額頭上的頭發撥開。
「喲,你早戀噢。」麥子調笑著用一根手指頭撥弄依依的臉頰,「看我告訴葉媽媽去。」
依依臉紅了,推開麥子的手,狡辯道:「妳才早戀呢。不許胡說。」
「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感覺啊?」麥子坐正了身子看著她。
依依嘟起嘴,認真的想著,「就是想要跟他在一起吧。」
「那妳以后會嫁給他麼?」
依依咬了咬嘴唇,「我不知道。」
她想起兩個人玩的日常小游戲_明星女群交小說晨晨哥哥那天抱著她說過的話:「等依依長大了,哥哥還會娶依依做老婆,我們摟在一起睡,一輩子都這樣好不好。」
小女孩的心中,愛情還沒有預留一席之地。她只是不想要孤單的一個人面對黑夜。葉晨的懷抱雖然還未夠寬闊,起碼在寒冷的冬夜,可以給她一份溫暖。
在那樣一個年歲,這就是依依需要的一切。

半-37。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葉晨啊,你怎麼又把蠟紙裝反了。」印刷室的老師幫葉晨把刷了油墨的蠟紙從滾筒上小心翼翼的剝下來,嘴裏繼續念念有詞,「做事暈暈乎乎的,想什麼呢?不是中暑了吧,怎麼看你的臉那麼紅?」
「沒事,老師,真的沒事。」葉晨心虛的用手背抹掉鼻尖上的汗,余光瞄了瞄旁邊正在數卷子的姚祧,果然抓到她抿著小嘴偷笑,手裏數到一半的卷子又放了回去,拿起來垛整齊,繼續從頭數。
葉晨的腦袋從再次走出家門,上了那輛車之后,就一直沒清醒過來。像是把外面林蔭路上所有的知了都塞了進去,吵得他腦仁直跳。
中午他們在學校外面的館子裏吃的午飯。一人一份不怎麼正宗的韓國涼面,外加兩碟小菜。姚祧跟什麼也沒發生一樣,跟他聊著學校裏的事。葉晨只是低頭吃飯,偶爾「嗯」,「啊」的支應一聲。
葉晨的腦子亂了。那個他從來都看不順眼的女孩,那個他怎麼也超越不了的火星人,那個總喜歡像看傻子一樣瞥他的冰疙瘩,吻了他。
那應該是個吻吧,雖然落點有些許偏差。他下意識的用舌尖舔了一下嘴角,竟恍然仿佛嘗到了冰激淩的甜香。這是不同于依依的一種味道,更濃郁,更香醇。若說依依是一杯青澀的果汁,晶瑩剔明。那姚祧便更像一杯奶昔,層層疊疊的泡沫,讓他看不通透。
「還有數學卷子我們就都弄完了吧。」姚祧甜脆的聲音打斷了葉晨的思路,他回過神,看到最后一張4開的紙從油滾子下面飛出來,忙停住了機械的轉動搖把的手。
「嗯。」他把一摞剛印好的物理卷子遞給姚祧。
「今天多虧了有你幫忙,如果我一個人弄,不知道要弄到什麼時候去了。」
「嗯。」葉晨不知道要說什麼。他犧牲掉了和依依出去游泳的時間,在這裏站了一個下午,很難說心裏是什麼滋味。
「咱們歇一會去喝點水吧。你不要真的中暑才好,你的臉真的很紅。」姚祧的語調裏帶著些許揶揄的氣味,這讓葉晨感覺有點沒面子,「我不用休息,你如果累了你就去休息吧。我把數學印好了就要回家了。」
「還惦記著你妹妹呢?」姚祧過來拉葉晨的手臂,「走吧,車上還有一個冰激淩,不把它吃掉會化的。」
葉晨看了一眼旁邊低頭忙碌的印刷室的老師,默默的把手臂從姚祧手裏抽出來,「老師,我們出去走走,五分鐘后回來。」
「啊,去吧去吧。」老師依然沒有擡頭。
并排走在學校的林蔭路上,姚祧的發絲偶爾掃過葉晨的手臂,被她的手摸過的那裏,癢癢的,像是有點油墨過敏。
葉晨略側過頭看著旁邊的女孩,樹葉間細碎的陽光落在她的頭發上,臉上,讓她像塊寶石閃閃發光。他還是覺得姚祧一點也不像演苗若蘭的曾華倩,她比那些明星漂亮多了。
腦子裏胡亂的想著一些有的沒的,葉晨看著姚祧窄窄的肩膀,突然很想抱抱看,她的身體是不是跟依依一樣的柔軟。
他只是好奇,只是好奇而已。
坐進開著冷氣的車裏,葉晨感覺到渾身的細胞都在慢慢的收縮。身體和大腦也開始清明起來。
「你不吃麼?」姚祧把吃了一半的冰激淩遞過來,「這一半是你的。」
葉晨搖搖頭,有些話,不知道是現在問好,還是等把數學卷子也印完了再問好。
「那你喝點水吧,你嘴唇都起皮了。」姚祧又遞過來一瓶礦泉水。
「噢,謝謝。」
清涼的水順著食道沖進胃裏,讓葉晨徹底冷靜了下來。
他清了清嗓子,做開場白:「姚祧,其實我……」
「你怎麼不叫我桃桃了?」姚祧搶白。
葉晨的話被她堵在喉嚨裏,這女孩,還真不是個懂得給人留面子的。
「或者叫我姚姚也行。我爸給我起名字的時候,說要借詩經裏面『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句的倚音。但是很少有人用這個『祧』字吧,從小到大,很多人念錯,我都習慣了。而且你知道『祧』是什麼意思麼?」
葉晨搖搖頭。
「『祧』」就是廟的意思。所以我的名字就是,姚家的廟。」
葉晨笑了,伴著姚祧清脆悅耳的笑聲,甜蜜的冰激淩和微涼的礦泉水。原本要說的話,也就這樣無影無蹤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49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