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通過我玩的更好_明星照大尺度

半-38。他的吻VS她的「吻」 「明天的考試沒有問題吧?」葉晨下車之前,姚祧關心的問。
「滅絕師太三天兩頭考試,我早就考習慣了。」葉晨無奈的笑著說。
「也是。」姚祧突然又蹭了過來,在葉晨臉頰上啄了一下,「希望你下個月能進甲組,也就不枉費我今天特意找你出來了。」
葉晨慌慌張張的下了車,心裏緊張前面的司機和外面的大爺大媽有沒有看到姚祧如此大膽的舉動。一直走到家門口的時候,才突然明白過來姚祧的話裏蘊藏了什麼意思。血液猛地沖上大腦,耳朵嗡嗡的響起來。
老天爺有眼,他今天一下午都在走神,可是一道題也沒有看清。他一直是個好學生,可從來沒有作弊過。這個姚祧,她到底要幫他還是害他啊。
葉晨推開家門,看著家客廳裏的仗勢,不得已要先把那個問題放一放了。
門口放著母親出差帶的一個大包,顯然還沒來得及打開整理。葉氏夫婦兩個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依依裹著一條大浴巾,頭發還濕濕的打著縷,光腳站在客廳中間低垂著頭。
「媽,妳回來了。」葉晨嘗試著打破空氣中讓人窒息的寂靜。
「嗯。」母親梗著脖子,呼呼的喘氣,嘴咧了咧,像是要哭,一皺眉頭又憋了回去。
「爸,媽怎麼了?」葉晨猜不出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小晨,依依她……」父親剛說了一半的話,被母親嘶啞的聲音打斷,「你說,我們是故意不好好教她麼?依依這孩子可憐,命苦。我恐怕別人說咱們對人家孩子不好,不敢大聲罵也不敢上手打。可她怎麼就成了這樣的孩子呢。她才多大啊,八歲而已,居然就會出去勾搭男人了,還當那麼多人面前……親嘴。現在不學好,長大了還不定成什麼樣呢。你說咱們家都是正經人,她從哪裏學來的啊。」
「唉,妳怎麼能這麼說依依呢,她一直都是個好孩子啊。妳應該給她機會聽她解釋解釋。」父親摟著母親勸慰著。
「解釋什麼?是我親眼看見那個臭小子跟她親嘴來著,楊家那個小丫頭也在。」
「說不定是那個男孩子欺負她呢。」父親幫著依依找脫罪的原因。
「那她怎麼都不掙扎,乖乖的讓人家占便宜?」
葉晨胸口咣當一聲,心臟一下沈到了底,也顧不得在父母面前隱藏自己,三兩步走過去,抓著依依肩膀,「依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啊?晨晨哥?你回來啦。」依依正關上心門在自己的世界裏走神,葉母的話她一個字也沒聽進去,她的門口只能看見葉晨。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哪個臭小子欺負妳了?」
依依拍拍葉晨的手,「晨晨哥哥,你抓疼我了。沒有人欺負我,我下午和麥子還有商音哥哥去游泳來著。我小腿抽筋,是商音哥哥救我上來的,還給我做人工呼吸。」
麥子最后還是成功的把依依拉去了場院裏的小游泳池。依依一直都有些心不在焉,中午沒吃多少又哭了一場,加上游泳池剛換了水,溫度過低,她又沒有充分熱身,才下水沒多久,小腿就抽筋了。
本來依依就不怎麼會游泳,這一下子可著實喝了不少水。被商音拽上岸的時候,意識都有些模糊了。有大人要給依依做人工呼吸,被商音給推開了,非要自己來。
其實搖晃那幾下,依依就醒過來了,她睜開眼看清的第一個畫面,就是商音憋得通紅慢慢接近的臉。
葉父拍拍葉母的肩膀,「妳看看,老太婆,妳就是太緊張了,也不給孩子個機會講話。」
葉母有點沒面子,橫了老頭子一眼,「是我不讓孩子講話麼?依依在家跟個悶罐子一樣,半天蹦不出一個字來。」
「那是因為妳給孩子的壓力太大。」
「有麼?你說我是說過她還是罵過她。我好吃好穿供著她,把她當親閨女一樣的養著。她就一句話都不想跟我說?」
葉晨懶得聽母親嘮叨,拉起依依的浴巾,幫她擦頭發,「快去換衣服,小心感冒。」
依依乖乖進屋,葉晨剛要回自己的屋,被母親叫住:「小晨啊,我知道你疼依依,但是你現在首要任務是把學習搞好。我看了你給她留的紙條,依依還是個孩子,玩心重。你都已經初三了,不能再跟她貪玩。每個人都在拼,你停滯不前就是退步,一分兩分那都是差距。要是考不上重點高中,上大學那可就難咯。」
葉晨「嗯」了一聲,滿腹心事的關上了臥室的門。

半-39。半路殺出的程咬金 葉晨不知道自己考重點高中有多困難,但是他知道開學小測的題還真是簡單。
因為卷子是全年級統一的,滅絕師太的精心培養讓重點班的孩子們獲益匪淺。葉晨每一科的卷子都基本上是二十分鐘內完成的,然后翻來覆去檢查二十分鐘就提前交卷。
原本進考場之前,葉晨心中還在惴惴,這都是自己印的卷子,自己來答,算不算作弊。雖然這件事應該只有姚祧知道,但葉晨做了八年好學生的良心多少有點過不去。
可看到了題目,還真是有沒有提前看過結果都一樣。
考完最后一科,葉晨飛快的收拾書包。今天不用上自習,現在趕回去父母還沒下班,說不定可以跟依依單獨說說話。
葉母實在覺得依依呆在葉晨身邊對兒子來說是個不好的影響,昨天還偷偷跟葉父商量著是不是應該把依依送走。
但畢竟不是自家孩子,當初也是他們主動讓依依留下來的,冒然送走,一是面子上不好解釋,二是真不知道要往哪裏送。
后來,他們還是決定把倆個孩子都叫出來,開了個家庭會議。
葉母囑咐依依,開學上三年級,功課也開始多起來,就不要再跟麥子那樣不學無術的女孩子到處瞎瘋了。放學要馬上回家寫作業,周末要去隔壁跟著同事的女兒學畫畫。不能影響葉晨學習,不能纏著葉晨玩,等等等等,諸如此類。
而父親也給葉晨定了目標,在年底之前,要坐到重點班甲組前半的位置。如果達成目標,就給葉晨買輛新的腳踏車,換掉他現在騎的那輛快散架的老車。
依依一如既往的欣然接受。葉晨看在腳踏車的面子上,也沒有跟父母較勁。只是他在看到依依那瘦小的背影消失在臥室門后的時候,突然想起了那天下午姚祧在那個柜子旁邊,兩個人通過我玩的更好_明星照大尺度依依的照片前面吻自己的舉動,內心感覺有些愧疚。
那也許是姚祧的初吻,葉晨這樣想著,如果說沒有點男人的虛榮,那是騙人的。畢竟那是幾個哥們想追卻沒有追到的女孩子。
但之后他還是會愧疚,雖然那個吻并不是他主動的。
葉晨自己的那麼多個第一次,早已經交給了依依。他們曾經那樣的親密,葉晨以為,沒有任何人能夠改變他們之間的親密。可是如今橫道裏殺出個程咬金,搞得他心煩意亂。
收拾好東西,葉晨單肩背著書包往考場外跑,而門口跑進來的人,差一點就撞進他懷裏。
「啊,葉晨,你要回家了麼?」程咬金向后退了一步,帶走葉晨胸口那一團溫熱,留下頭發上獨特的甜香,「等等我,咱們一起走。」
「不用了,咱們又不順路。」葉晨面對這個偷襲了自己兩次的女孩還是有點尷尬。
「沒關系,劉叔叔今天有開車來接我。」姚祧的座位就在第一個,收拾東西動作迅速。
「真的不用了。」葉晨想,就是因為有那輛車才更麻煩。

那天母親詳詳細細的問了葉晨關于黑頭車來家裏樓下接他這件事情。葉晨自認心中無愧,照實說了。當然,他不可能傻到承認姚祧還占了他便宜。只是不知道那些長舌頭的大媽有沒有看到,最后傳到母親耳朵裏。
因為是學校的正事,母親沒有責備,只是囑咐他說:「……不可以早戀,你們正處在長身體,長知識,以及人生觀,價值觀形成的重要階段。一旦墜入早戀而不能自拔,分散精力,影響學習,甚至對身體造成不好的……(此處省略三萬字)……總之,早戀有害無益。如果有苗頭,要扼殺在搖籃裏。如果沒有,那自然好,以后也要多多注意。男人,要先成功,再成家。你要有實力讓你的老婆孩子衣食無憂,這是男人的社會職責。只要你出人頭地,什麼樣的女人都會上趕著找你,何必這麼早在一棵樹上吊死呢。你們這個年歲的孩子懂什麼是愛情,愛來愛去,最后畢業都是分手,結果,學業也耽誤了,人生也耽誤了……」
葉晨雖然覺得母親很嘮叨,但是他也同意一點,那就是,男人要愛一個女人,就要努力給她最好的。他現在就是個學生,能做的不多。也不可能輟學去做生意或者別的什麼。拼命的學習,也是為了將來能有更強的實力給依依最好的。當初,他不就是這樣決定的麼。
他算不算早就已經早戀了呢?如果有那麼多母親所說的壞處,他還來不來得及扼殺這份感情。恐怕根須早已經深入血肉,砍也砍不干凈了。
況且,葉晨對依依,到底算不算愛情,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唉,葉晨,你這幾天考的不錯吧。」
程咬金怎麼還在跟著他。葉晨邁開了長腿走得飛快,只想擺脫這個讓他不知如何對待的女孩子。
「唉,葉晨,你是不是應該謝謝我。」姚祧的語氣帶著點得意,幾乎是小跑著跟在他身后,「哎,你走那麼快干嘛啊。又著急回去找你那個妹妹啊。」
葉晨猛地停下來,姚祧一頭撞在葉晨的背上,揉著額頭小聲哼哼,「啊……嘶……葉晨,你干嘛突然停下來?」
他轉過身,眉頭擰成兩個小疙瘩,奇怪這個對男生出了名冷淡的女孩究竟為了什麼非要這樣纏著自己,「妳干嘛要跟著我?」
「一起回家啊。」姚祧歪著頭看葉晨,仿佛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我不會跟妳一路回家。我也不會感謝妳,這幾天考試我全靠自己,因為那天我一道題都沒偷看。」葉晨覺得心裏很坦然,深吸一口氣,「是,我現在要回家找我妹妹,妳滿意了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49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