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體育生被調教狗奴_明星系列全集大全目錄

半-40。晨晨哥哥吃醋了呢(補齊) 晚上葉晨的父母出去吃喜酒,難得留下兩個孩子單獨在家吃晚飯。可是兩個人除了依依給葉晨盛飯的時候,他說了聲謝謝,葉晨不小心碰掉了依依的勺子的時候,又說了聲對不起,就再不知道說什麼了。
依依一直沒有開口。有時候擡頭對上葉晨注視的目光,也只是抿嘴笑笑,然后繼續悄無聲息的吃飯。
這樣的沈默讓葉晨莫名的心虛,懷疑依依是不是知道了姚祧占他便宜的事。
但是她怎麼可能知道呢?
而且自己做過什麼對不起依依的事情麼?似乎也沒有。那為什麼要心虛?
「依依,開始學萬以內的加減法了吧。」葉晨努力回想著自己的小學三年級,沒話找話。
「嗯。」依依夾了一塊涼拌苦瓜,葉母特意做的,加了不少蝦皮,怕葉晨天熱上火。但是葉晨怕苦不吃,葉母沒少念叨,每次都是依依偷偷幫他解決掉。
依依也怕苦,但能幫上葉晨,她就心甘情愿。
「怎麼樣?」
「嗯?」依依的小嘴叼著筷子頭,望著葉晨。一雙眸子水汪汪的,清澈的仿佛兩潭春水,映著葉晨的模樣,似乎能看到他心裏去。
葉晨脈搏驟升,臉頰發燙,眼神飄移開去,再不敢直視。
他輕咳一聲,「我是說,學得怎麼樣?」
「還好吧,差不多。」依依甜甜一笑,繼續悶頭吃飯。
「如果功課有什麼不會的可以問我。」葉晨伸出橄欖枝。
依依沒有馬上接話,又吃了兩口飯,才停下來,低著頭說:「沒關系,我可以的,晨晨哥不用擔心,你忙你的吧。而且,我還可以問商音哥哥。」
「商音?」葉晨覺得這個名字有點熟,「他是誰?」
「麥子家商店裏賣的東西就是跟商音哥哥的爸爸進的。」解釋起來有點繞口。
「他懂什麼。」葉晨停下筷子,心裏莫名感覺憋悶。
「商音哥哥懂很多啊。他很聰明的,比我大三歲,因為小學一年級就跳級了,所以今年上初一,跟晨晨哥你一個學校的。他教我游泳,滑旱冰,打球,還帶我和麥子去了很多好玩的地方……」依依的小嘴吧啦吧啦講地熱鬧,葉晨的心臟也跟著跳地熱鬧。
他到底錯過了多少東西呢?依依在他沒有空參與的時候,似乎并沒有閑著,而是享受了許多有趣的事。這是他沒有想到的,因為依依看起來并不是個會交朋友的女孩子。
「妳少跟他們這些壞孩子混在一起,影響學習。」葉晨發現自己的語調比老媽還要一本正經。
「噢。」依依乖乖答應,繼續低頭吃飯。
空氣中又恢復沈默,只有依依咯吱咯吱嚼菜梗的聲音。
葉晨覺得自己話是不是說得太重,還在琢磨如何緩和氣氛,依依突然低著頭開口。
「商音哥哥不是壞孩子。」菜還在嘴裏,有點含糊。
「嗯?」葉晨沒有聽清。
依依擡起頭,臉上帶著很認真的表情,「商音哥哥不是壞孩子。上次我溺水,是他救我上來的。」
原來是那個嘴對嘴給依依人工呼吸的臭小子,怪不得葉晨感覺聽過這個名字。
「反正不要跟他們混在一起就是了。」
「嗯。」依依點頭。
葉晨想,自己也許有點專制了。但是依依是他的,怎麼能讓其他的男孩子染指呢。
葉晨從來沒想過,自己憑什麼限制依依交朋友的自由。畢竟她只是借住在他家的客人。是「寄放」,不是「寄養」。
就像剛才回家的時候姚祧沖他喊的:「可她不是你親妹妹啊。」
所以呢。
這是一個矛盾的邏輯。因為不是親妹妹,所以葉晨沒有權利去干涉她,去控制她。但不是親妹妹并不能阻止葉晨在意她,自私的想要霸占她。
就因為不是親妹妹,他才那麼想要把她裝在盒子裏,珍藏在只有自己才能欣賞,才能把玩的秘密地點。像個小時候心愛的玩具,不舍得與人分享。
可偏偏女孩并不是玩具。就算依依那樣的沈默內向,還是無法阻止別的男生欣賞她的可愛與美麗。這種無力感讓葉晨感到惶恐。
葉晨想,也許應該留意一下這個叫商音的臭小子。
依依收了碗筷拿到廚房去洗。葉晨靠在廚房門口,看著那個還要掂著腳才能從櫥子裏夠到洗潔精的嬌小的背影,突然覺得胸口有些憋悶。
「我幫妳刷吧。」
依依沒有回頭,纖細的小手浸在水裏,熟練的沖洗著,「不用,姑姑不是不讓晨晨哥做這些,怕耽誤你學習啊。」
「我現在又沒有要念書。」葉晨走到依依身后,雙手伸進水裏去搶碗。
「沒關系,平時都是我在幫姑姑的。」
葉晨不由分說地把依依擠到一邊,「她現在又不在。」
依依擡頭看著葉晨的側臉,很想跟他說,他又放進水池裏的那幾個碗她已經洗好了。
葉晨其實也知道依依已經快刷完了,他把那些碗又放回去,這樣才顯得自己是在忙碌。他只是想為依依做點什麼,才會讓他現在心裏好過一些。
葉晨把刷好的碗放在架子上淋干,甩了甩手上的水,回頭看到依依正用手臂抹掉濺在自己額頭的水滴,玩心頓起,打開水龍頭,掬起一捧水就沖依依灑去。
「晨晨哥,不要鬧啦……晨晨哥,衣服都濕了啊……」
依依擡腿往廚房外面跑,葉晨一把將她拉住,拽回自己懷裏。葉晨的手是濕的,水很快滲入依依身上葉晨的舊T恤,冰冰涼涼。依依掛在葉晨的胳膊上,像個蝦子一樣蜷著身子,一邊笑著一邊掙扎。
女孩軟綿綿的身體在葉晨懷裏扭動,輕易的在男孩的身體裏激發了一些久違的沖動。他抱著依依的腰,徑直走回依依的臥室,把還在嬉笑的女孩放在床上。
「衣服濕了,那就換掉吧。」葉晨聽到自己的聲音有些低啞。
依依坐在床邊,挑眉看了一眼葉晨,忙低下了頭,「那晨晨哥哥能不能先出去一下。」
葉晨不但沒有出去,反而坐在了依依的床上,靠著床頭,悠閑的伸直了長腿,「害羞什麼。晨晨哥又不是沒有見過。」
依依的頭低得更深了。洗過太多遍而變得非常薄的舊T恤濕嗒嗒的貼著女孩纖瘦的身體,幾乎有些透明。葉晨覺得,她這個樣子似乎比什麼都沒有穿對他的誘惑力更要強烈。
他略傾了身,拉住依依的胳膊,想把她拉到自己懷裏。依依扭了一下躲開了。
「會把晨晨哥的衣服也弄濕的。」
葉晨擡手把自己的上衣脫掉,「這樣就不會了。」
女孩并沒有再做多少的抵抗,乖乖趴靠在他懷裏,下巴枕著葉晨的肩膀。依依身上涼涼的濕氣讓葉晨滾燙的皮膚無比的受用。他把手從依依T恤的下面伸進去,有一下沒一下的摩挲著女孩的腰背。
這樣抱著依依當然無法幫葉晨緩解多少身體裏面燥熱的情緒。只是不知道父母什麼時候會回來,葉晨不敢太過造次。
「依依,不可以讓別的男生這樣抱著妳,知道麼?」
「嗯。」
「依依,不要再理那個商音了,知道麼?」
「……」
「依依?」
「嗯。」

半-41。青春的無奈與鮮血 對于依依來說,她并不那麼在意葉晨限制她的交友自由。
如果讓依依選擇,相較于跟著麥子和商音出去跑,兩個體育生被調教狗奴_明星系列全集大全目錄她更喜歡在家看書。
葉晨的爸爸年輕的時候就喜歡看書,家裏有很多藏書,書架上是,床頭上是,床下面,還有舊紙箱子裏都是書。
守著一本字典,依依抓到什麼書都看。

書中講的事情都太奇妙了,讓人想都想不到。
原來冰島的火山口可以通往地心,李登·布羅克教授那三個月的歷險讓依依看得欲罷不能。
科學家居然把人縮小到放進另一個人的大腦,用特殊的設備改寫人的記憶。
珍妮·古多爾26歲就走進非洲原始森林,度過了40年的野外生涯,還和攝影師雨果·拉維克相愛。
一個瘋狂的醫生用營養液復活了六個人的頭顱,他們互相講故事給對方聽,度過那段寂寞荒唐的日子……
依依還分不清書裏哪些東西是真的,哪些是人類想象的。她的小小心靈被書中的世界撐得滿滿的,滿到有些混亂,分不清楚什麼是現實,什麼是虛幻。
「商音哥哥,你說,星星上有住著人麼?」依依坐在腳踏車橫梁上,突然擡頭提問,讓商音暫時失去了平衡。
坐在商音身后的麥子用摟著商音腰的手捅捅依依,「哎,咱們的命都在他手上呢,別讓他分心好不好。」
依依不再出聲,默默的看下面飛速撤退的地面。商音哥哥騎得那麼快,地也暈了呢。
依依不是故意要和麥子他們混到一起去的。麥子跟她同班,擡頭不見低頭也躲不過。商音是特意「順道」來接她們兩個回家的。最近學校附近有小流氓截學生的零花錢,這是楊嬸交給商音的任務,保護兩個女孩子安全。
不過也保護不了幾天,初一剛開學,商音還沒有開始上晚自習,再接送幾天,就又要靠依依她們自己了。
商音把車子停在麥子家院門口,讓麥子下車,麥子說什麼也不下,「我要陪你一起去送依依。」
「別搗亂,招人嫌。」商音拉開纏在自己腰上的手,用力一踩腳蹬,把麥子甩在原地,腳踏車歪歪扭扭匯進車流。
依依從商音的身側回頭看氣得呼呼直用腳跺地的麥子,奇怪的問:「商音哥哥,你為什麼扔下麥子啊?」
「依依,坐好。」商音把依依攬回坐正,略收了手臂,向前傾著身體,把她半摟在自己懷裏,過了一會才回答,「我嫌她煩。」
「噢。」依依抓著車把,感覺背后一陣陣傳來的體溫,烤得她直出汗,「商音哥哥,我很熱。」
商音看到旁邊剛好有個賣冷飲的小攤,停下車,「依依,我請妳喝汽水吧。」
「不用啦,我要趕緊回家寫作業。」麥子和她早就放學了,等著商音來接已經浪費了不少時間。如果姑姑姑父下班的時候她還沒寫完作業,他們就會知道她放學又沒按時回去了。而且院子裏的下棋聊天的人們也會傳話給姑姑聽,又少不了一頓嘮叨。
「沒關系,就一瓶汽水,花不了多長時間。而且,作業也可以一邊喝一邊寫,我幫妳。」商音一邊把依依從橫梁上抱下來,一邊沖著老板喊,「來兩瓶北冰洋,再來二十串羊肉。」
「商音哥哥,真的不用了。」依依抱著自己的書包,連連擺手。
「來吧,來吧,我請客。難得我今天心情好,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商音接過依依的書包,和自己的一起丟在小桌下面。
橘子汽水,清冽,酸甜,喝下一口,二氧化碳使勁往鼻子裏鉆,讓人瞬間窒息,巨爽無比。
依依很想喝快一點,好早點回家。商音卻遞過來一串羊肉,「來,別跟我客氣。不吃就是不給妳商音哥哥面子,我生氣了啊。」
「謝謝商音哥哥。」依依勉為其難的接過來,她習慣了做個聽話的乖孩子,一直以來就是為了討好身邊的人活著,還不懂得如何拒絕。
商音灌下一口汽水,學著他老爸一邊搖頭,一邊嘖嘖的嘬牙床子,一臉朽木不可雕的表情。
「妳知道妳那個好朋友是個什麼人麼?」
「怎麼了?」依依一手舉著羊肉串,一手捏著汽水的吸管,不明所以。
「她經常在妳背后說妳的壞話。」商音側過身來在依依耳朵邊上說。
「麥子?她能說什麼啊?」
「她說妳是個掃把星,一出生就克死了父母。后來害養父母去了非洲,現在也下落不明,兩年都沒聯絡了。說誰喜歡妳誰就倒霉,將來跟妳結婚的人都會被妳克死。」
「噢。」依依不以為然,還是那些陳詞濫調,她從記事起就聽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她剛到葉家的時候,院裏的小孩還編過什麼「黃依依,黃依依,注定無靠也無依」之類的。那時候她還挺受傷的,每次聽到都哭。后來慢慢就習慣了,放下了。反正如果真的有所謂命裏注定,也不是她想改就能改的,何必庸人自擾呢。
「妳怎麼都不生氣?」商音像看怪物一樣看著依依。
「有什麼可生氣的?」依依笑笑,反問。在這種時候,她總能表現出一種不符合她年齡的坦然淡定。
「也是。」商音聳聳肩膀,「不過我像妳這麼大的時候,可沒這麼看得開。」
商音咕嘟咕嘟猛灌幾口汽水,像是把它當酒來壯膽,「我記得我爸媽是我二年級的下學期離婚的。那時候班裏的同學說我是沒人要的孩子,為了這件事,我沒少打架。」
依依瞪著大眼睛,「你爸媽離婚了?我看你媽不是每天都跟著你爸談生意麼?」
商音冷笑一聲,「那不是我媽,那是我爸的秘書。不說這個了,妳剛才不是問我星星上有沒有住著人麼?」
「噢。我就是那麼一問。書上說,星星分兩種,一種是會發光的,就是一團火,不能住人。另一種是和地球一樣,一個固體的球,不會發光,但是也沒有住人。只有地球上有人的。」依依停了一下,仰頭問:「只有地球上有人,不是會很孤獨麼?我總覺的,別的星星上也應該住著人的,這樣地球上的人就不會那麼寂寞了。」
商音看著依依的眼睛,覺得那裏面都是星星,亮晶晶,一閃一閃,看久了讓人頭暈,「是,星星上是有人的。妳晚上看到的那些星星上都有人。地球上的人死了,就會住到那些星星上去。他們會遠遠的看著地球上依然活著的親人,幫他們祈福。」他伸手摸摸依依的頭,親密的貼在她耳朵邊上說:「妳的父母也在某個星星上看著妳呢。依依這麼乖,這麼可愛,他們不會舍得讓妳受苦,他們會保佑妳幸福的。」
「把你的手拿開。」一聲怒吼在依依耳邊響起,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到一只拳頭打在了商音的臉上。
她的尖叫和另一個人的悶哼同時響起。
依依站在那裏,臉上滿是驚愕,眼看著那一灘鮮紅,在葉晨白色的T恤上慢慢暈開,卻一動,也動不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49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