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兒媳婦都不回家過年,婆婆氣的_明星艷史系列高圓圓

星-46。冥冥中事情的真相 依依覺得自己是幸運的。
起碼,還有楊嬸這樣不嫌棄她的人,回家還給她做了豬腳面線壓驚。
楊嬸雖然已經從女警那裏了解了過程,還是把依依拉去一邊,仔細的詢問依依究竟發生了什麼。末了,楊嬸抱著依依囑咐:「女孩子要懂得自保,絕對不能輕易讓男人碰。名節毀了,以后會嫁不出去的。」
楊嬸說得隱諱,依依似懂非懂。
依依和麥子并肩躺在麥子的床上,她突然想起晨晨哥哥曾經對她做過的那些事情,甚至想起了那個她一直不愿去回想的可怕的雨夜。
她已經被晨晨哥哥碰了,那她以后會嫁不出去麼?
還好還好,晨晨哥哥說過會娶她的,她還可以嫁給晨晨哥哥。
突然依依又想起女警的話。秦坤那樣對她,是要判刑的,會關進去三年五年。晨晨哥哥那樣對她,也算猥褻麼?
依依不是不懂男女有別,但是她不愿承認她的晨晨哥哥會對她不利,她不覺得晨晨哥哥是個壞人。
晨晨哥哥并沒有一個殺人犯的爸爸,也沒有一個做妓女的媽媽,那按照女警的邏輯,晨晨哥哥應該不算壞人吧。
但是父母如何,跟一個人是不是壞人有任何聯系麼?
還好自己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講過那些事情。如果警察知道了她和晨晨哥哥之間的秘密,晨晨哥哥會不會也被關起來。
依依翻了個身,看著暗花的的確良布墻裙發呆。不知道晨晨哥哥在醫院好點了沒有,有沒有人告訴他,她今天發生了什麼事,他有沒有緊張她,有沒有想她呢。
「妳睡了麼?依依。」麥子的聲音在黑暗裏輕飄飄的鉆進依依耳朵裏,聽起來有點猶豫。
依依扭過頭,看著暗夜中的那個黑影,「怎麼了?」
麥子沒有出聲,呼吸平穩,等了好一陣子才問:「妳的手腕疼麼?」
依依擡起手,看著黑暗裏腕子上模模糊糊的一圈白色紗布,傷口隨著脈搏跳動著,像是一個有生命的封印,「有點兒。」
「對不起。如果放學咱們一起走的話,妳就不會被小流氓截了。」麥子真誠的道歉。她打扮得像個小男生,輕易的逃過了混混們的注意。
「沒關系,也多虧了妳報警不是麼。」
「因為我很怕一錯再錯。」麥子深吸一口氣,「對不起,依依,真的對不起。昨天是我……我看商音哥哥把我扔下送妳回家,心裏嫉妒,所以去晨晨哥的學校,說妳被小流氓糾纏……我的烏鴉嘴,害得晨晨哥哥受傷進了醫院,今天還害妳真的碰上小流氓,我……對不起……嗚……」
依依回過頭,繼續對著墻裙發呆。她不知道要怎麼怪麥子。
一切仿佛是冥冥中注定了的。
因為她,昨天商音在晨晨哥哥的肚子上留下了一個洞。
報應不爽,今天她的手腕就被秦坤燙了一個疤。
她隔著紗布,摸著那個依然會頓痛的傷口。
多年之后,依依再次看著腕上的疤,才真正懂得,這世上的傷害,大多并不是故意而為。陰差陽錯,不是那麼容易分得清究竟是誰的責任。就連所謂的好人與壞人,界限也不一定就劃的那麼清楚。
嫉妒,自私,偏見,執拗,每個人的身上都背著這些所謂的劣根性。沒有誰比誰更完美。她想起看過的書中那六顆沒了身體的頭顱,他們相當于死過一次,回望經過的那些事,才發現自己陷入的各種不幸,卻并不是那些他們曾經怪罪或者記恨了一輩子的人帶來了。因果輪回,最終追溯到自己一瞬間下的某個決定,不經意說的某句話,甚至腦海裏一閃而過的某個念頭。
只是人活著便有執念,便無法真正抽身旁觀,于是總要讓自己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妳會原諒我麼?」麥子哭兩個兒媳婦都不回家過年,婆婆氣的_明星艷史系列高圓圓得凄慘,又怕楊嬸聽到壓抑著的哭泣聲,聽起來像半夜的鬼怪。
依依翻過身,看著朋友不停抽動的黑色輪廓,「如果我不原諒妳,妳會把我從妳床上踢下去麼?」
依依聽到黑暗中麥子抽泣著笑出來的聲音,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星-47。葉晨病床邊的女孩 依依站在白色的鐵路醫院大樓下面,看著那一排排整齊的窗口發呆。太陽光從窗玻璃上反射過來,她不得已瞇起眼睛,但是依舊無法分辨她的晨晨哥哥住在哪一間。
葉晨的父母把依依送去麥子家之后,打過兩個電話。卻并沒有讓依依來看過葉晨一次。就連楊嬸說要燉點湯過去探望,都被葉母以葉晨現在不能吃油膩的東西,需要休息不能見客婉言拒絕了。
麥子也為依依打抱不平,就算不是親人,畢竟也一起生活了兩年多,不能兒子因為依依受傷,就連看都不讓看吧。就算是蹲監獄也讓探監不是麼,依依一個小女孩能有多大的罪過。
放學麥子就把依依橫豎硬拉到醫院來了。依依本來是不愿意來的,她心中還是有障礙,覺得自己害了葉晨,恐怕自己出現會給他帶來更多不幸。但她的確很想念晨晨哥哥,她不知道他現在是個什麼狀態,傷口疼不疼,會不會抱怨她,會不會不愿意見到她。
而且,依依的腦子裏還有秦坤的事留下來的一些疑問。她不知道這個現實中的晨晨哥哥究竟和她一直以來以為的那一個哥哥是不是同一個人。她不知道葉晨對她做過的那些事情,究竟是出于什麼目的和想法。
從她住進葉家之后,葉晨跟她之間發生的事情都那樣的理所當然,水到渠成。開始是懵懂好奇,后來是習以為常。太過信任,太過自然,以至于她從來沒有認真思考過有什麼不對。而秦坤當著她的面拉開拉鏈的那一剎那,她突然意識到,那不是屬于光膀子或者摟肩膀一樣正常的行為。
晨晨哥哥跟她的這個游戲,這個只屬于他們之間的秘密,究竟是個多大的秘密呢。
「走吧。」麥子拉著依依的胳膊,「窗戶上又沒有貼名字,妳站在這裏看也看不出來。咱們進去問問。」
如果沒有麥子,依依想,她一個人一輩子也找不到葉晨的病房。
依依跟在麥子身后,抓著自己的書包東張西望。她覺得她們像是電視裏演的殺手或者特務,因為不想讓葉晨的父母看到她們,而格外的小心翼翼。
326房的門口插著病人的資料卡,一共四個孩子,依依一眼就看到了那一行:葉晨,男,14歲。
門上的窗口太高,兩個女孩子看不到裏面的情形,也不敢貿然闖入。好在326房靠近一側的樓梯,她們兩個就躲在樓道的那一方角落,偷偷的監視著326的房門。
偶爾有幾個不認識的人出入,護士來過兩次,便再沒有動靜。
麥子終于按耐不住,「要不,我去看看?」
「不要啦。」依依拉住她。葉母不喜歡麥子,她是知道的,如果迎面碰上,豈不是尷尬。
「那就在這裏等著麼?要等到什麼時候,天都快黑了,再不回去,我媽要打著燈籠找出來了。好不容易來一次,妳都不想看看晨晨哥麼?妳說,妳是現在回去,還是看一眼再回去?」麥子甩開依依的手,徑直走過去。
依依猶豫了一下,也跟了過去。
有個人開門出來,依依覺得自己的心臟坐云霄飛車一樣騰空而起。等看清,卻并不是認識的人。她拍拍胸脯,猛喘兩口氣。特工果然不是隨便誰都可以做的,心臟要足夠堅強。
門沒有關嚴,從縫隙中,剛好可以看到葉晨的床。
葉晨看起來很好,半靠在枕頭上,氣色還算不錯,好像說到了很開心的事情,嘴角微微的勾起來。姑姑姑父都在,背對著門口坐在床邊椅子上,另外還有個女孩站在旁邊。依依看不到她的臉,但只看著那一頭黑緞子般的長發,和身上入時的寬擺裙以及腳下精致的皮涼鞋,就讓依依覺得,這個女孩高貴的像個公主一樣。
她是誰?
晨晨哥哥的同學?
那個坐高檔車的女孩?
那個拐了晨晨哥哥破壞他們約會的人?
為什麼她可以陪在晨晨哥哥旁邊,跟他說笑?
姑姑姑父不要依依了,難道是因為這個女孩麼?
無數的問題在依依的腦子裏冒出來,一時間煙霧彌漫,亂了陣腳。
走廊裏有人經過,葉晨聽到腳步聲朝著門口看過來。依依的身體一頓,轉身向樓梯跑去。
「依依。」麥子在她身后喊她。
依依皺起眉頭,這個麥子,是真傻還是假傻,這不是明擺著告訴姑姑姑父在外面偷看的是自己。但她已經管不了那麼多,只是一個勁兒的瘋跑下樓,逃一樣沖出醫院。
可她只是想看看晨晨哥,為什麼要逃呢?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49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