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奧特曼的h動圖是哪部_昏昏欲睡容顏夫婦免費

星-56。她的命格誰的劫難 葉晨坐在自己的床邊,看著對面緊閉著的房門。
依依,他總算又想起她了。
出院之后,葉晨一直都在忙碌。每次在大腦略放松的空隙想到依依,就告訴自己,過陣子讓父母接她回來。
一天拖過一天,拖到了今天,他覺得自己一定要接她回來了。
葉晨也許不知道什么是喜歡,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歡依依什么。他只知道現在自己急切的需要依依柔軟的身體。姚祧弄亂了他的情緒,他想抱著依依,讓他迷茫的心,找到一個穩定的支點。
依依躺在床上翻了個身,不知道為什么,有點兒心慌慌的睡不著。
她已經習慣在麥子家的生活了。楊嬸人很好的,比葉晨的媽媽熱情很多。依依又是比麥子乖巧,更討楊嬸喜歡。外人都要看不出來誰才是楊家的親女兒了。每天還有麥子陪她玩,除了沒有晨晨哥,依依的日子簡直是前所未有的暢快。
唯一不好的,就是麥子家沒有多少書可以看。
麥子的父母都不是念書的人。倒是麥子的書架上,有很多很多的漫畫和武俠小說。可是依依對阿拉蕾和七龍珠都沒興趣。憋了幾天,終于勉為其難的拿本武俠開始翻。但翻不了幾頁,就會被麥子拉走,跟大院裏的女孩去跳皮筋了。
依依在這院子住過,所以人都很熟。這棟老樓,是她偶爾會懷念的地方。當年她和葉晨住過的那套房子,現在已經住上了別人。她撐著皮筋的時候,會看著曾經是葉晨臥室的那間屋子的窗戶發呆,想起那段和葉晨相擁著入眠的日子。
依依有些迷惑她跟晨晨哥之間的關系。不是親兄妹,但比親兄妹還要親密。這是不是大人口中的愛情,她不知道。
以前,她很享受這種關系。但現在,她怕他,也怕自己。
依依還是不明白晨晨哥和她從小玩的「游戲」,那個不能對人說的秘密,究竟是什么。她隱隱感覺那是不對的,但她并不反感。她無法問別人,如果她問了,晨晨哥跟那個刺頭一樣被抓進去怎么辦。
她喜歡晨晨哥抱著她的感覺。那是代替了父親,母親,專署于哥哥的溫暖的擁抱。記憶裏從來沒有人那樣抱過她。那樣全無芥蒂的,全身心地接受她。將自己的心跳分享給另一個人,需要付出全部的信任,那是會比甜言蜜語更讓人感動的事。
晨晨哥對于她來說,是一個可以依靠的港灣。他背著她去醫院的脊背,他抱著她入眠的懷抱,他為她留下傷疤的身體,占滿依依小小的心靈。
依依可以關上心門,不去在意別人說什么。但是她無法忽略葉晨為她流的血。她看著他在她的心門前倒下去,讓她不由得一次又一次的回想著那些評論她身世命運的話。
她覺得自己像個隨時會出鞘的刀,她無法控制,她也許真的只能給愛她的人帶來厄運。如果命運是這樣,那她寧可不要這個懷抱,只要遠遠的看著他就好了。
依依偷聽到葉母給楊嬸的電話,說晨晨哥出院了,學業落下很多,要專心學習,他們工作很忙,照顧不過來什么什么的。
依依知道,自己被人嫌棄了。所以她更努力的做一個乖巧的女孩,從不開口說要回葉家,勤快的幫忙楊嬸做家務,只希望楊嬸不要也把她送出去。
至少現在她想他了,還可以偷偷回去看他,至少現在她還能對著曾經住過的地方發呆。如果走得太遠,她也許會迷路,再也回不來了。
「……小龍女哪有黃蓉厲害啊。黃蓉聰敏機智,精通天文地理,會做飯,學武還那么快,那才是一代女俠。」麥子拿著本射雕搖頭晃腦的,「依依,你要是有那武功,就不會被小混混欺負了。」
「又亂說話,去,倒垃圾去。」楊嬸照著麥子的頭就拍過去,這孩子,都說了多少次別跟依依面前提小流氓的事,就是不長腦子。
「我去吧。」依依笑瞇瞇的接過楊嬸手裏的垃圾袋。
「依依,讓她去。這丫頭,從妳住過來就越來越懶了。」
「沒事兒,我去吧。我剛好出去走走。」
「那順便去買斤牛奶吧。」
「好。」
依依拎著垃圾走到門口的時候,一個黑影從門洞的陰影裏竄了出來,從身后一把抱住了她。
她滿腦子裏還是玉女劍跟打狗棒法,第一反應就是把手裏的垃圾袋向后甩了過去。
「啊~」一聲慘叫,袋子裏的罐頭瓶正中偷襲者的頭部。依依身上的束縛也應聲而松。
依依回頭,葉晨捂著腦袋靠在墻邊,身子正緩緩滑下,眼看就要坐在地上了。
「晨晨哥?」依依驚訝的把手裏的武器丟在一邊,慌忙跑過去,「你沒事吧?」
葉晨窩在墻角,眼神迷離的看著依依,氣若游絲,「依依……如果我死了……妳不許嫁給別人。」
依依手忙腳亂的想要察看葉晨的傷勢,聽他這么說,一著急淚「噗」的就噴了出來。她抓著葉晨肩膀搖晃,「晨晨哥,你不能死……嗚……依依不讓晨晨哥死……嗚……依依不是故意的……嗚……」
葉晨被女孩的淚水這么一沖,立馬又活了過來,坐直了身子,抱著女孩安慰著:「別哭,別哭。依依,乖。晨晨哥逗妳玩兒呢。他們不是說,要做了妳的老公才會死么。晨晨哥還沒娶妳呢,不會死的。」
依依一聽,哭得更傷心了,一通天馬流星拳送進葉晨懷裏。葉晨抓著她的倆個小手腕,「別打了別打了,再打真打死了。」
依依停下來,一邊狠狠的瞪著葉晨,一邊繼續抽嗒抽嗒撇嘴。
葉晨嘆一口氣,摸摸自己的頭,疼得齜牙咧嘴,「妳還真是我的掃把星,見到妳我準受傷。」
「我不是故意的,哇……」
完了,哭起來沒完了。葉晨頭皮一陣發麻,拉著依依站起來,手足無措的左右瞅瞅,看見地上的兇器,拎起來就逃去垃圾堆。
等他回來,女孩的陣雨剛下過去,頂著倆只兔子眼,眼巴巴的看了他一會兒,小嘴一撇,又要開始。
葉晨忙上前阻止她,「乖,依依不哭。晨晨哥頭上被妳打了個大包出來,妳幫晨晨哥去拿個毛巾,再弄點冰塊來好么?」
依依忍住淚,仰望著葉晨的腦袋,尋摸著突起物,一邊抽泣,一邊問:「晨晨……哥……要不要……上醫院?」
「不用,找點冰塊敷一下就好。」
「可是……到哪兒……弄冰塊……啊。」
葉晨摸摸口袋,掏出一張票子,「去,買盒冰激淩。」

星-57。游戲還能不能繼續 葉晨和依依坐在天臺的水箱上,水泥圍子在白天吸足了陽光,坐上去隔著兩層布料屁股還是能感覺到溫熱,挺舒服的。
但再舒服的溫度,也不如身邊這飄著少女芳香的體溫更誘人。
太陽快掉到對面樓的縫隙中去了兩個奧特曼的h動圖是哪部_昏昏欲睡容顏夫婦免費,紅彤彤的,像個鹹鴨蛋黃。葉晨按著頭頂的冰激淩盒子,轉過臉,看著沐浴在晚霞中的依依,小臉蛋兒也紅彤彤的,像只蘋果。
好想咬一口。
唉,頂著個冰激淩腦袋還是冷靜不下來啊,只感覺頭上那個大包隨著心跳突突的抽動。
葉晨還沒有湊過去,依依已經轉過臉,「晨晨哥,你還沒說你今天怎么來了,是……」她很想問他,是不是來接她的,但是她忍住了。
「我不能來么?」葉晨伸手把她摟在懷裏,蹭了蹭她的頭發,「想我么?」
依依沒有回答,而是反問他,「晨晨哥不上課么?」可問完了才想起來,自己也在放國慶的假。
「上啊。不過學校不開,所以上不了晚自習。」葉晨貪婪的聞著依依身上的奶香,還是這個味道好聞。比冰山身上那種甜香更讓人安心。
一種踏實穩定的味道,會讓他安靜下來的味道。
女孩乖乖的靠在他懷裏,毫無戒備。葉晨摟的緊了些,感覺著臂彎裏軟軟的小身體隨著呼吸緩緩的起伏。依依的身子骨真得很軟,總讓葉晨覺得再用力都能把她團一團塞進書包裏。
這個女孩才是他的。不會讓他心驚肉跳,不會讓他煩躁不安,不會算計他,也不會讓他氣得想揍人。
「妳想我了么?」葉晨貼著依依的耳朵輕輕說:「我想妳了。天天都在想妳。」
依依縮了縮脖子,打了個哆嗦。
「妳冷了?」或者是覺得自己這話說得太肉麻。
葉晨略放開在自己懷裏蠕動的女孩,依依從他懷裏揚起頭,用手抹掉脖子上的水,指指他頭上頂著的冰激淩,「它化了。」
葉晨揭開蓋子,冰激淩已經化了一半,順著手指往下流。他忙用嘴去接,吸溜溜喝掉了多大半。然后把勺子遞給依依,看她把裏面半融化的部分吃完。
依依意猶未盡的舔舔嘴唇。
「還想吃么?」葉晨問依依,看到女孩的臉突然紅了。他想起之前在家裏吃冰激淩的事,胸口有股暖流悠悠蕩漾。欲望有點冒頭,但他還沒有失去理智,知道哪些事在隨時可能有人上來的天臺是不能做的。
葉晨伸手拍拍依依的小腦袋,揶揄道:「哎,依依,妳的小腦袋再想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依依把盒子蓋好,放在一邊,兩條小腿懸空的來回搖晃,仿佛踢著一個不存在的球,「沒想什么啊。」但語氣明顯是心虛的。
她其實是在想,男人的奶究竟能不能做冰激淩。
葉晨把依依摟回來,用手挑起她的小下巴,「是么?讓晨晨哥看看妳在想什么。」
依依扭動著不配合,后來干脆從水箱上跳了下去,仰著臉,看著葉晨,然后表情無比的認真的說:「晨晨哥,我們以后不要那樣做了好不好。」
葉晨心臟一沈,這次換到他心虛了,「為什么?」
「那樣做是不好的……」依依想著被警察帶走的刺頭,「……是會被警察抓走的。」
葉晨跳下水箱,看著眼前比自己矮一頭還多的女孩子,終于意識到,依依也開始長大,開始懂事了。
「誰告訴你的。」
「就是……電視上……一個流氓……被抓……」依依說的支吾,但是葉晨聽得明白。依依已經知道自己對她做的事情是不對的了。
從兩年前他們開始探索彼此的身體,這個只屬于他們的游戲,葉晨玩的不亦樂乎。從害怕,到安心,到渴望。
兩年過去了,現在的依依,已經不是那個懵懂無知的依依。而他,也不是那個對女孩子只單單是好奇的葉晨。
那這個游戲,還怎么名正言順的玩下去。
「妳……不喜歡我那樣對妳?」葉晨小心翼翼的問。
女孩低著頭,看不到她的表情。葉晨的心像是在空中飄著,不知道會飄向哪裏。
依依沈默了好一陣子才開口,「也不是。不過,我不想晨晨哥被抓起來。」
葉晨松一口氣,心臟放回胸膛裏,「那妳喜歡晨晨哥么?」
依依點點頭。
「晨晨哥也喜歡依依。」他把她摟在懷裏,嘗試著解釋:「接吻,擁抱,那是彼此喜歡的兩個人才會做的事情。流氓會被抓起來,是因為他對不認識的人做那種事。晨晨哥和依依彼此喜歡,警察是不會抓我們的。」
當然,葉晨現在已經知道,對十四歲以下的女孩子做那些足夠構成猥褻幼童罪了。
「真的么?」依依仰著臉,想要在葉晨的眼中看到肯定。
面對著這樣一雙純凈的眼睛和這么近的嘴唇,葉晨幾乎沒有猶豫,便湊了過去,「真的,依依,我喜歡妳。」
太陽終于羞卻得躲進了大樓的縫隙中,鹹蛋黃融化了。
楊嬸接過依依手裏的牛奶,「怎么這么晚才回來。麥子都出去找妳兩趟了。」
依依笑嘻嘻的洗手,準備幫忙做飯,「碰到晨晨哥了。」
「啊,依依妳要回去了么?」麥子在客廳裏伸著脖子望過來,哀怨的哼哼,「不要啊,依依,妳就留在我家吧,沒人陪著我多沒意思啊。我家絕對管吃管住管交學費,零花錢妳就隨便跟我媽要,她對妳比對我都親。」
「妳個臭丫頭,依依來了妳都快懶得飯都不自己吃了。過來,幫忙擇菜。」
「不要啦,我還要看射雕英雄傳,妳有依依這個親女兒就行了,妳就當我是撿的吧。」
「這孩子,有沒有良心啊。不如依依留下來,把妳送去育幼院好了……」
依依笑著看母女兩個拌嘴。在楊嬸家住得挺開心的,楊嬸和麥子都是很直爽的人,也從來不把她當外人。相較與葉家,她更喜歡留在這裏,只是可惜沒有晨晨哥。
今天葉晨一直沒有提要她搬回去的話。她猜他肯定是自己跑過來的,并沒有跟姑姑講。
如果晨晨哥可以經常這樣過來看看她,她就挺滿足的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50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