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寡婦玉米地玩男人_星際女頻文推薦

第二章 見面禮的過肩摔(3)- 沒有非分之想,說明你不是她的菜。 男人,到底是女人生活里的前菜,色拉,主菜,甜點,還只是一罐調味劑?
煮了兩年的湯,淡出了苦澀。
淺嘗即止的辣,燙麻了舌尖。
擺在面前這一盤色香味不俱全的菜,是否該隨便拿來填飽肚子呢?
葉沙把自己的包甩在背后,搖曳生姿地步出女更衣室。
路遙正站在體育館門前等她。他背著光,臉上的五官模糊一片,背后玻璃門外是一片嫩橘黃色的夕陽,白色的運動裝,高大挺拔,天使下凡一樣,耀得她瞇起了眼。
真是,沒了男朋友,看公豬都像潘安。
倒不是罵路遙是公豬,他雖然不帥,但也算是個五官端正的平常人。可葉沙覺得自己能一直把他當哥們兒整天身體接觸卻毫無非分之想,大概也是因為他不是她的那盤菜。
她自認不是個外貿協會的忠實會員,但她畢竟是個學藝術的女生,對美的追求畢竟還是比常人更苛刻一點。找對象是要找人品沒錯,可對方怎麼也要看著順眼才行。她看著路遙,釀不出什麼濃情蜜意,只會讓她在校場上斗志昂揚。
實話說,路遙那非常人能及的身高,那肌肉壯碩的體型,那單眼皮,那小眼睛,還是挺招白人姑娘喜歡的。運動陽光就十足,可惜算不上型男。穿衣打扮這回事,還是要天賦的。
先天優勢還得加后天努力才會讓女人迷了神魂。就像那個露水男,天生的衣服架子,肌肉身形修長優美,五官俊俏美好,表情豐富靈動,穿衣打扮夸張出挑卻又適時適人恰到好處,簡直是……
該死的,她怎麼又想到他了。
「學長,怎麼還沒走?」葉沙晃過去拿背包甩路遙,「等著請我吃飯呢?」
路遙伸手接住她的包,隨手同他自己的包一起背在肩頭,「妳就不能矜持點剝削我?以后我沒錢娶不著老婆妳得賠我。」
「我是在激勵你努力賺錢的決心與意志。整天這麼得過且過的,你夠錢娶誰啊你。」
路遙勾了葉沙的脖子拉著就走,「我娶不著老婆我就娶妳。」
「你敢娶我,我就吃窮了你。」
「妳吃窮了我,我就把妳賣了讓妳肉償……」
葉沙沖路遙胸口就是一拐子,「真沒想到啊,原來學長你如此陰險毒辣。」
「……我算算按照現在豬肉漲價的趨勢,那時候能賣多少……」
路遙胸口一縮,躲開葉沙的攻擊,繼續掰著手指頭算, 「不行,還是先把妳餵胖了合算……」
「你居然說我是豬。 」
「妳要吃窮我,不是豬是什麼……」
兩個人打鬧著出了體育館。路遙正大步走著,身邊的人突然一頓。他疑惑回頭,看著突然一臉嚴肅的女孩,問:「怎麼不走了?」
「那好像是我室友。」
葉沙努力地辨認著遠處穿著短裙坐在長椅上的女孩。
路遙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
「妳說蕭蕭?看錯了吧,那美女怎麼可能是蕭蕭。她平時不是戴一個大眼鏡麼。而且,她怎麼可能大冬天穿得這麼涼快。」
「笨。戴眼鏡不能摘了?穿衣服不能脫了?」
話雖如是說,葉沙也同樣心有疑惑,所以沒敢確認。
路遙拍怕葉沙的后背,「走,過去近點看不就知道是不是了。」
「等一下。」
葉沙一把抓住路遙,躲到一邊。
「干嘛?」
路遙站在明顯擋不住他身影的電線桿子后面低頭問葉沙:「怎麼跟狗仔似的。」
「你看,有個帥哥走過去了。」
是個身材頗為高大的男人,很騷包地歪戴著一頂禮帽,看不見臉,身上穿了一件灰色修身長款大衣,樣式挺怪的那種。
路遙頗為不屑,「妳們女生真奇怪,居然說這種娘們兒是帥哥。他當他拍《上海灘》啊。」
葉沙更為不屑地『切』了他一聲,酸葡萄心理了吧,這衣服穿在路遙身上就是一只布口袋,同樣的身高硬是沒人家那個范兒。
蕭蕭應該是認識那個男人,站起來打招呼。不知道是因為穿太少還是害怕,蕭蕭整個人似乎都緊縮著在哆嗦。
男人好像是要伸手去摟她,蕭蕭別過身躲開。男人挑開大衣的衣襟,不知道說了一句什麼。蕭蕭氣得扭過頭,一個勁兒擺手后退。最后腿彎撞上長椅,向后跌去,被那男人一把拉住撈回敞著的衣襟里。
媽的,居然是個變態。葉沙腦筋里一道靈光閃過,這男的不會就是那個讓蕭蕭紅著臉盯著愛情動作片顫抖著聲音問自己『做那個』什麼感覺的所謂男朋友吧。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人。
葉沙的火氣呼呼冒上來。那邊男人擡手很是輕佻地捏上蕭蕭的下巴。路遙一把沒抓住,躲在電線桿后的女孩就像個蒸汽小火車一樣沖了出去。

第二章 見面禮的過肩摔(4)- 女人都是水做的,他來幫兄弟試水溫。 Ardon在學生會所外面左右看了半天,就沒發現一個貌似模特的雌性,倒是有個女孩子坐在長椅上,應該是在等人。
那女孩年紀很輕,穿著有些不敢恭維。上身裹著一件一看就知道是人造皮毛的翻毛絨短外套,配一條樣式老舊裙擺都已經卷了邊的圓擺牛仔短裙,腳上一雙灰白的雜牌球鞋,有些窮酸。露在外面的兩條腿雖不算長,倒還白嫩筆直,大概是因為冷,緊緊地夾著。全身唯一亮眼之處,大概就是白凈的圓臉上鑲著的那雙眼睛。
在夕陽的映照下,那眼仁兒像兩顆透明的琥珀,迷茫地注視著不知道什麼地方。若眼神能說話,那雙眼睛該是不知出了幾本詩集,還都是念來感覺特有深意卻誰都看不懂的那種詩。
他情不自禁地就走了過去。
「歐陽,你來了。」
女孩站起來跟他打招呼,羞答答地,低頭看著他的鞋尖,整個人縮成一團。
Ardon眉頭一挑,明顯這姑娘認錯人了。
聽到她在等歐陽,Ardon有些訝異,難道她就是歐陽說的那個『野模』?別開玩笑了,怎麼可能。她皮膚是挺白凈,人也挺純的感覺,但她無論是身高還是身材距離模特的標準都太遙遠了。難道是做平面的?那也太胖了一點。雖說她按照普通人的條件來說,身材比例倒是正常,但正常比例的普通人是沒法上平面的。
再說歐陽和那新女朋友都在一起一個多星期了,她怎麼可能還認錯人。Ardon自認身高體型跟那個小雞仔兒也差太多了。
這姑娘有意思,自稱是個模特,還上位做了歐陽的女朋友,讓歐陽一個多星期都擺不平,手段估計不是一般的高。
Ardon來了興趣。女人都是水做的,他不介意幫兄弟試試水溫。
他故意不說話,伸手去摟她。女孩別扭地躲開,同時擡頭看他。看了一眼,似乎有點疑惑,瞇著眼睛湊過來又看一眼,總算看清,后知后覺地說:「你不是歐陽。」
Ardon擺出他自以為最迷惑人心的微笑,用最溫柔的語氣輕聲地解釋:「我不是歐陽。我只是看姑娘妳穿這麼少坐在外面吹冷風,很是心疼。」
他敞開自己的大衣衣襟,「要不要我的大衣幫妳擋擋風,很溫暖的。」
蕭蕭有點被嚇到,連忙擺手后退,「不用了不用了,我男朋友馬上就會來了……啊……」
撈住她腰身的同時,Ardon心中不免冷笑。給他來這以退為進欲拒還迎失足摔倒的伎倆,還真是夠老套的。
Ardon佯裝無比心疼兩個寡婦玉米地玩男人_星際女頻文推薦地勾起她的小臉,總算說了一句人話:「讓自己的女朋友大冬天在外面吹風的男人,不要也罷。」
平時滿嘴沒正經的Ardon說完了這句人話之后零點五秒鐘內發生了什麼,他完全沒有預料。只記得眼前一花,身體被外力一扯飛了起來,然后背后就是一陣劇痛,疼得讓他差點暈過去。
不正經的人以后還是別假裝正經的好。
「沙沙?」
這身手,蕭蕭看見個影子也認得出是沙女俠本尊。
「葉沙!」
路遙慢了一步趕過來。
「啊……嘶……」地上的人皺眉呻吟。
葉沙拉著蕭蕭的手,上下打量:「妳沒事吧?」
蕭蕭搖頭,「沒事。」
「怎麼自己一個人穿這麼少不戴眼鏡在外面傻站著?」葉沙回頭朝路遙一伸手,「外套,拿來。」
「我網上訂的隱形眼鏡還沒到……唉,沙沙,不用了,我不冷。」
「冷不冷是一回事。」葉沙殺氣十足地瞪了一眼躺在地上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摔斷了脊梁骨不敢起來的男人,「沒事惹一堆蒼蠅。」
「沙沙,我又不是大便。」蕭蕭不喜歡葉沙的比喻。
「妳小心被這些臭男人占便宜。」
葉沙幫蕭蕭拉上拉鏈。路遙的外套穿在蕭蕭身上,直接蓋過膝蓋,保暖又安全。
「我沒有啦……」
蕭蕭擔心地看向依舊躺在地上沒敢動的男人。她姐們兒出手也太厲害了,上來就一個完美弧度的過肩摔。她知道葉沙的程度,恐怕把人家摔壞了怎麼辦。
葉沙轉身正要教訓地上的人,一個背影卻擋在了她前面。
「Ardon?」
歐陽遠遠地就隨著圍觀群眾的目光看到了這邊的情景。匆匆走近,赫然發現躺在地上的是自己的兄弟。
他第一個反應就是一把就揪住站在一邊的男性的衣服,「你……」揪住之后才意識到對方比自己塊頭大出許多,一時不知道是要質問還是要放手。
路遙拍開他的手,指指站在中間的女孩,非常熟練地出賣朋友:「不是我,是她。」
中間這個個子矮,他應該對付的來。歐陽上手就抓她肩膀,「妳為什麼……啊……」
「沙沙,別……」
還好蕭蕭阻止得及時,葉沙只做了一個起手勢,沒真的把歐陽摔出去。不過就這麼拉著他手腕一扯,就差點把歐陽手腕拉脫臼了。
蕭蕭攔住葉沙,低頭解釋:「他是我男朋友。」
「他就是你男朋友?」
葉沙指向那個一看就是個紈绔子弟,跑過來不由分說就動手的男人。
蕭蕭使勁點頭。
葉沙沒好臉色地上下打量蕭蕭的男朋友,怎麼這麼眼熟。
「蕭蕭,這是怎麼回事?」
歐陽黑著臉,把Ardon從地上扶起來。
蕭蕭連忙解釋:「誤會,歐陽,一切都是誤會。我朋友不知道他是你朋友,我朋友見你朋友跟我講話,就以為你朋友要……然后我朋友就把你朋友……」
「講句話就把人往地上摔?」歐陽打斷她,「看妳平時裝得柔柔弱弱的,摸不得,碰不得,還當妳是……沒想到妳居然跟這麼野蠻的女人做朋友。物以類聚,我看妳也好不到哪兒去。」
葉沙怒了,上前一步,指著歐陽的鼻子:「你……」
而歐陽身邊的人做了同一個動作,上前一步,指著葉沙的鼻子:「妳……」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52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