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棒可以同時進一個洞里嗎_星際小說

第二章 見面禮的過肩摔(9)- 女人不多摔幾個跟斗是很難變得強大的。 「一個女人如果真的愛你,便會為你做任何事。這就是女人最讓人心疼的一面,也是女人最愚蠢可憐的一面。有時候我真不知道這些女人的腦子是怎麼長的,明知道自己是被利用,還……」莫言擺擺手,及時阻止自己的發散思維帶領自己跑題,「唉,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種女人瘋狂愛上就智商歸零的絕癥,能讓女人無堅不摧,也讓女人無比脆弱。」
歐陽翻白眼,「愛我就會為了我做任何事?如果這麼說,那她一點兒都不愛我。每次都讓我快炸了……咳咳,那個……還在那里裝傻充楞。」
莫言覺得這哥們兒是不是沒帶腦子出門,「她不是裝傻充楞,她根本就是還沒開竅。你想啊,她肯因為你一句話,穿那麼短的裙子傻乎乎在冷風里等你一個多小時,嗯?呵呵,你還不明白麼?」
歐陽頗不屑,「哼,以前還不是有個李颯,天天在我家門口等著堵我,就為了見我一面?」
「那不一樣。李颯是個城府頗深的女人。她等的不是你,而是一次機會。否則她也不會那麼快就跟你家老爺子搞到一起去。她明白得很,你家說話算數的人是誰。」
歐陽的自尊心有一點受傷,不過他不得不承認這是事實。
莫言繼續傳道解惑:「可這個蕭蕭不一樣。她這種單純到呆的女孩子,你只要跟她發個火,生個氣,她絕對乖乖貼過來。就算滿心委屈,為了讓你開心,她什麼都能做的出來。」
Ardon在一邊快聽不下去了,「唉,莫言,我現在懷疑妳到底是不是女的啊。平時天天罵我們禍害姑娘,今天怎麼這麼熱心教那傻小子算計人家小女孩?唯恐天下不亂啊。」
「你才是傻小子……」
莫言一掌拍在起身要湊過來的歐陽臉上,把他推開,轉身對Ardon解釋:「咱們林大少還真是懂得憐香惜玉。我也是為了那個女孩子好。女人不多摔幾個跟斗是很難變得強大起來的。」
Ardon冷笑,「妳當妳是救世主啊。」
「我不是救世主,我只是……挺喜歡那個姑娘的。」
Ardon挑眉,恍然大悟,「原來是妳看上了。怎麼,要讓女人在男人那里栽個大跟斗,然后妳再去趁亂撿個便宜?」
莫言掩嘴輕笑,嫵媚非常,「別把人家說得那麼壞心好麼。」
Ardon以手撐額,「她遇到你們兩個算是……真不知道上輩子做了什麼壞事。」
「你還信輪回啊,那你就不怕下輩子變特殊行業的女人,被千人騎萬人睡啊。」
Ardon慵懶地靠在自己手臂上,無所謂地笑笑,「那不也挺好,躺著就能賺錢。」
就連認識他多年的莫言也對Ardon這種驚人的接受能力表示無奈。為了身體的愉悅不怕死還不怕老天報應的人,估計沒人能治得了他。
「對了,你那個彪悍女怎麼樣了?」莫言更加關心這個剛剛出現的地球上唯一可能與Ardon匹敵的女孩。
「什麼怎麼樣?」Ardon不解莫言為何那麼關心她。
「你打算對她怎麼辦?」
Ardon搖搖頭,包含意味地說:「我沒想對她怎麼辦。」
莫言有點失望,「不會吧。你當初不是挺惦記那姑娘的麼?」
他其實現在也還是惦記,但他的確沒想對她怎麼辦。至少現在還沒有對她怎麼辦的靈感。
再勾引她上一次床?似乎也沒什么意思。女人再特別,拉上床了也不過就為了那單純到無法再單純的一瞬間。如果真的只是追求那一瞬間,至于什麼樣的女人,要不要細心撫慰,堅持多長時間似乎都沒那麼重要了。
雖然這是無數次出手捕獲獵物的最終目的,但如果人做事都剝去表象追求本質,那反而就顯得乾巴巴,赤裸裸,太沒深度了。
深度不一定是你對著真理挖多深,而是當你知道本質在那里的時候,上面鋪了多少土,種了多少花,蓋了多少房子讓它看上去遙不可及。
既然要做一次,自然要精挑細選,從身體到精神,從感官到靈魂要一次性都滿足才夠本。就像圣賢尋到一本好書,要沐浴更衣之后再讀。這樣一個特別的女人,總要想個法子讓他享用起來不那麼枯燥。否則她就和他之前或者之后的那些別的女人沒什麼不一樣了。
不知不覺地,這杯白開水在Ardon心里的地位又上升了一個臺階。他Ardon之前對女人只管享用,哪兒在意過怎麼烹煮什麼火候加什麼調料拿什麼器皿裝盤上桌這些子麻煩事啊。
她還真讓他上心了。
被她摔那麼一次之后,Ardon 多少有點心理陰影。
那次是他毫無防備,若真要面對面干一架,他覺得自己不一定就會輸。
但讓他面對一個女人還要時時刻刻提高警惕做備戰狀態,那絕對是件費力不討好的事情。這也是為什麼他在從歐陽那里得知她們住處之后一直沒有去找她的原因之一。
可是要完全放棄她,他又不甘心。這樣的女人多少是有點兒挑戰性的。要如何挑戰,這個問題居然在Ardon之后相當長遠的一段生命里,占了不小的一席之地。

第二章 見面禮的過肩摔(10)- 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什麼?跟他們吃飯?」
葉沙一手拿著菜刀,一手叉著腰,標準母夜叉形象。
蕭蕭小心躲開,手指指著那把亮閃閃的兇器,「沙沙,妳別激動,先把刀放下行麼?怪嚇人的。」
「開玩笑呢吧,為什麼要我去陪他們吃飯?」
葉沙把刀往水池里一丟,金屬撞擊的聲音驚天動地。刀是德國精鋼的刀,真不知道那老舊的水池會不會給砍漏了。房東若知道了,又是一筆經濟損失。
「那天的事情歐陽很生氣,說是要妳出面跟他的朋友賠個不是。」蕭蕭一邊說,一邊看好逃跑路線,時刻準備著。
「憑什麼要我賠不是。」葉沙不忿,「明明是他先對妳動手動腳的。」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妳把人家摔得也不輕。聽說尾椎骨還出了些問題,人家沒跟妳追究醫藥費就不錯了。」
一聽傷了人,葉沙的氣勢也略有些泄漏,「沒追究醫藥費那是因為有醫療保險。妳就不怕他們獅子大開口?咱倆可不是他們那種有錢人。」
蕭蕭替她打消這個疑慮:「歐陽說,吃飯他們請,不用咱們出錢。」
這就更讓人懷疑,「那更不能去了。誰知道他們要干嘛。」
「可是……」
沙女俠下令,「我不去,妳也不準去。」
「可是……」
「沒什麼可是。」反對意見被專制否決。
沙女兩個棒可以同時進一個洞里嗎_星際小說俠勒令宅女宅在家里,沒有考試不許出門,有課能翹就翹,不能翹也要沙女俠陪伴出席。
宅女不宅,整天想著往外跑找男人,這像話麼。而且還是一個不靠譜的男人,自己那單純天真的小綿羊室友遲早得給那大灰狼吃了。自己一個人犯傻也就算了,不能眼看著好朋友步自己后塵。
當然,葉沙這麼做也是有私心的。
她不想再見到那個男人。如果蕭蕭繼續和歐陽那小子交往下去,他們遲早還是會見面。見面之后要怎樣?裝不認識?不可能。畢竟給人家來了那麼一下。可她的神經還沒有能大條到能站在他的面前腦子里一點兒也不想那天晚上的事情。到時候她會不會發神經做出什麼脫離理智控制的事情,誰也沒法保證。
可是,某些人并不會這麼容易就罷休的。
緣分天注定,躲是躲不過去的。
葉沙一進屋就看見廚房臺子上的兩個大盒子,分別扎著桃粉色和火紅色漂亮的蝴蝶結。
「蕭蕭,妳出門了?」沙女俠表情非常陰沈。
被點到名的囚犯穿著睡衣縮在電腦椅里面,拼命搖頭,「妳丟個垃圾才剛出去不到五分鐘,我換衣服都來不及。」
見沙女俠還不相信,蕭蕭補充道:「我剛下了新的線上游戲,妳走之后剛下好,現在正裝呢。看,才裝了3分鐘。」
沙女俠一臉狐疑,指著臺子上的盒子,「那這些從哪來的?」
「房東太太送過來的。」蕭蕭只敢說了一半。
「里面什麼東西?」
「我也不知道。」這句是實話,蕭蕭還沒來得及拆,安裝完成的提示音就把她拉回了電腦前。
葉沙心想,房東應該不會送炸彈吧,把她家房子炸了貌似對她也沒啥好處。話說,房屋保險保匿名炸彈麼?
她動手解開上面桃粉色的蝴蝶結,蕭蕭也從電腦椅上跳下來,湊過來看熱鬧。
「哇……」蕭蕭看著葉沙手里拎著的小禮服,推了推眼鏡,「是浪文的新款耶……」
葉沙和蕭蕭的反應正好相反,把禮服往旁邊隨手一丟,跟丟塊西瓜皮差不多一樣的態度,然后又略顯暴力地解開了火紅色的那個蝴蝶結。
盒子打開的一剎那,蓬裙像專門嚇唬人的寶盒里的小丑一樣,『嘭』地跳了出來。
剛從地上撿起禮服在身上比來比去的蕭蕭,轉瞬又被這一件所吸引,「哇,好大的蓬裙。」
葉沙把盒蓋往邊上一丟,差點砸到蕭蕭這根花花草草。
「喂,沙沙,妳小心點。」
葉沙別過頭狠狠瞪一眼蕭蕭,「妳才應該小心點,別因為一點小恩小惠就把自己賣了。」
蕭蕭被葉沙一吼,原本興奮的勁頭立馬蔫兒了。
葉沙踱到單人沙發邊,一屁股坐下去,擺了個黑幫老大訓手下的姿勢,「說,到底怎麼回事?」
手下蕭蕭縮著脖子坦白:「其實,歐陽在網上給我傳了個消息。」
這信息時代啊,捆住了人,捆不住心。
「他說今天會送來一份禮物。他沒多說。我也不知道是什麼。」蕭蕭連忙推卸責任,「而且,這些東西的確是房東送來的。她自己拿鑰匙開的門,不是我開的。她放在臺子上就走了,我也沒來得及看妳就回來了。」
葉沙面無表情朝蕭蕭抱著的那件禮服挑了挑下巴,「什麼意思?」
「歐陽說,要我們兩個帶禮物去赴約。而且……」蕭蕭依舊低著頭,卻偷偷挑眼打量葉沙,「他說,如果妳不去,可能有些人會因此多一份困擾。」
「困擾?」葉沙皺起了眉頭。
「他說,有些事情,自己做過自己要負責。」
威脅,赤裸裸的威脅。
葉沙不知道歐陽說的是過肩摔的事情還是過夜的事情。但估計十有八九是后者。他們算準了她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和那個男人有一腿。
好吧,姑娘,當人有了在乎的事情就有了弱點。
人啊,不能頭腦沖動做錯事。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52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