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男人一起愛我好爽_星際穿越完結女好看小說

第三章 貓與老鼠的游戲(5)- 那曾經深埋在她身體里的,他的一部分。 人生有時候和寫小說差不多,你永遠不知道某天無意間埋下的一條線,什麼時候就能拉出一條驚心動魄的故事出來。
有些人說一切都是巧合,但Ardon覺得,那更應該是老天有眼,命中注定。
像蕭蕭那樣的宅女,通常是不大關注學校里有什麼動向的。若是GV的男主角裸奔了,她估計還更早一步關注到。
不過,話說回來,GV的男主角穿衣服的時候多麼??
啊,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前兩天歐陽為了勾搭出蕭蕭深藏不露的原罪做了一點努力工作,跟Ardon借用了一條USB。
內容自然是剪接過的,歐陽自己穿著芭蕾舞裙的部分當然要徹底銷毀,而Ardon這種男人公敵自然也要屏蔽加馬賽克。即便如此,那也是一段很令人興奮的短片。
兄弟會每年的新生入會活動略有不同,上一年的算是比較保守。流程簡單說來,就是新生們穿著奇特的衣服出場,先灌酒,被學長們上下其手,扒光了丟進Main Library前面的噴水池,然后在身體某處掛一條長氣球,繞場一周和觀眾朋友們致意。
蕭蕭本著好東西一定要和朋友分享的原則,招呼了葉沙一起看。
越是打破常規的事情,越讓人興奮。人們對敢于做自己不敢做的事情的人總會有一種莫名的膜拜。
視頻是手機拍的,并不很清楚,還搖晃得厲害。但年輕人的熱血和激情的感染力是很強的,尤其身邊還有個閨蜜一起尖叫的時候。
可惜的是片子很短,讓人意猶未盡。以至于這件事情漂浮在葉沙大腦的淺層,Ardon的妖風一吹就給卷了出來。
如果葉沙能預料到手機里照片的主角是誰,也許她會興奮得少一點點。又或者會更加興奮?啊,誰知道呢。
那可都是被歐陽殘忍刪除的精華集錦。
手機的熒屏并不算大,但人也并不難認。畢竟這樣大衛石膏雕像一樣完美的體型,葉沙在腦子里復習了不止一遍,不可能忘記的。
手機里的照片有遠景,也有特寫。你知道的,那話兒的特寫。那曾經深埋在她身體里的,他的一部分。
只是快速的翻過去而已,已經讓葉沙傻眼。
可Ardon像并未在意自己私密處的照片在女孩面前暴光一樣,繼續翻著手機里的照片,外加興奮的講解。
他怎麼可能未在意,他明明就是故意。故意裝成不經意,觀察著女孩的反應,然后慢慢縮短他們之間的距離。
葉沙已然石化。只知道拿著手機的他貼得很近,近得呼吸就吹在她的耳邊。
她覺得自己的心臟就快要罷工了。
雖說每個女人心中都期待一個能把她摁在墻上強吻的王子,但這種事情偶爾來之是激情,天天都想這樣干的是變態。
有時候追女孩子不能太急躁,女人逆反心理很強大的。尤其是對葉沙這種,他不能做的太直接太明顯。
不能說Ardon這手段下流。若是他們剛停下車Ardon就直接給葉沙看這個,估計早就已經被她踹到車外面啃沙子去了。
可是經過一番看似沒營養的對話,他一層一層解除了葉沙的防備。就在他們聊得正投機的時候,是她自己興奮地提到裸奔,又是她自己要看照片的,他不過順水推舟依了她而已,他可沒逼她。就算圣人來了也不能判他有罪。
女孩臉上的緋紅在手機熒屏的光線照射下無處遁形。看了這么多照片,女孩并沒有過激的反應,這是個好兆頭,時機差不多了。
Ardon翻到自己一張對著鏡頭放電的大頭照的時候,停了下來。
他輕輕地,仿佛不小心地用嘴唇碰了一下女孩的耳朵作為試探。
沒有反抗。
他知道,他的獵物現在已經臉紅心跳,春心蕩漾了。
Ardon收回手機,手指輕輕捏住她的下巴,讓她轉向自己。女孩的長睫毛像被捕的蝴蝶,無助地抖動著。他輕輕地吻了上去,迫她閉上眼睛,然后一路輕掃過筆直的鼻梁,落在她的唇上。
他總算又嘗到了他最近一直渴望的味道。他總算明白為什麼自己會覺得她是一杯水。
不同于其他女人的甜蜜又或辛辣,獨屬于她的,淡淡的,清爽自然而又健康的味道。
初嘗無味,卻讓人欲罷不能。

第三章 貓與老鼠的游戲兩個男人一起愛我好爽_星際穿越完結女好看小說(6)- 可不是每個把妳帶去旅館的男人都像我這麼帥。 Ardon加深了他的吻,含住了葉沙的整個唇瓣。他感覺到懷里的身體快要呼吸不過來了。他伸手探進她的衣襟,手指打著圈撫過她緊實的纖腰,迂回向上,想要趁機安撫一下她急速起伏的胸膛,卻沒想到被她一把抓住。
他逗弄著她的舌尖,分散她的注意力。可抓著他的手的那只小手卻一分也未動搖。
無奈他只能反手抓住她的手,拉到唇邊,輕輕地安撫著她的指尖,然后遞到摟著她的另一只手里。
守衛解除,他繼續探入,卻發現,她的另一只手又跑來救援了。
還真是警惕性高,要換成是別的女人,現在早癱成水了。他對自己的吻技還是很有自信的說。
Ardon有點后悔,早知道應該開輛寬敞點的越野車出來才對。把她壓在后座上,雙手拉到頭頂一把抓牢,一勞永逸。
他一邊繼續吻著她,一邊在腦子里設想,把她抱到自己腿上,將她困在自己和方向盤之間的做法技術含量是否太高,這暴脾氣的姑娘乖乖配合的可能性又有多少。
學校老師一早教導過我們,做事情不能三心二意,否則會有現世報。
原本被吻得暈頭轉向的小女人突然一把推開了他。
四目交接的一刻,Ardon從那對眸子里又看到了戰士的斗志。魔法已經戒除,獵物又伸出了自己的小爪子。
他沒再繼續,被摔的心理陰影多少起了點作用。
車頂篷緩緩地縮向后方,潮水漲退拍岸的聲音伴著腥鹹的海風迎面而來,給沸騰的血液略為降降溫。
離開他高熱的懷抱,被海風一吹,葉沙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Ardon脫下自己的外套罩著頭就丟了過去。
「喂,你干嘛?」視線突然一黑,讓葉沙再次恐慌。
Ardon并沒有趁機偷襲,只是左手靠在方向盤上,撐著頭,面帶微笑,饒有興趣地看葉沙手忙腳亂地從自己的大衣里探出頭來,像是看著自己的寵物在耍毛線球一樣:「別凍著,冷就穿上。」
只不過這只寵物不屑于裝可愛,反而對他翻了一個白眼。
趁著自己還有一點定力和勇氣,葉沙披起手里的衣服,手一撐車門就帥氣地飛身跳了出去。
Ardon沒急著追,只是打開車門緩步下車,懶洋洋的聲音隨著海風飄過去:「這麼就走了?」
葉沙的步子頓了一下,卻沒有回頭。
Ardon手插在口袋里,不緊不慢地跟在她后面,好心提醒:「妳不會想就這麼走回去吧?這里離妳住的地方挺遠呢。」
回答他的是葉沙擼起袖子,朝迎面過來的車舉起胳膊伸出大拇指的動作。
司機剎車都沒踩,說不定還踩了油門,直接從葉沙身邊呼嘯而過。葉沙被迫向后退了一步,嘴里低聲慰問著司機的直系親屬。
「妳在怕我?」 Ardon問。
「誰說我怕你。」葉沙條件反射地反駁。
「那妳寧可坐陌生人的車,也不敢跟我呆一會兒。」
被人說中了,葉沙沒有回答。
Ardon靠過來,彎腰貼著她的耳朵說:「可不是每一個半夜把妳帶去汽車旅館的男人都像我這麼帥。」
葉沙心臟猛地一抽,血液沖著腦門子就涌了上來,讓她一陣暈眩。好不容易存夠一口氣,她做了個起手勢,「你想再被摔一次?」
要不是看在蕭蕭說他尾椎骨被自己摔壞了,她會不予警告毫不猶豫再給他來一下。
Ardon站直身子,做舉手和平狀,退開一步。
連續幾輛經過的車都沒理她,葉沙不免也有些底氣不足。Ardon只是不遠不近地站在她身后,偶爾對放慢速度的司機擺擺手。
一看就是一對兒鬧別扭的小情侶,女生還穿著男生的外套呢。別人的家事還是少摻合的好。
葉沙實在不應該穿Ardon的外套攔車,惹人誤會不說,烏漆麻黑的大晚上誰看得到啊。她穿自己那淺色的大衣說不定目標還明顯一點。
Ardon在后面饒有興趣地欣賞那個裹在他大衣里面的小身子,真讓人覺得有歸屬感啊,不能怪人家司機誤會。
根據Ardon的體型量身手工定制做工精良的大衣,穿在葉沙身上自然肥大,肩線向兩邊低低的垂著,很像一張垮下來的臉。估計前面那張臉現在也是這種表情。
這姑娘還真是意料之中的難相與。
Ardon突然開口喚她,聲音放得很溫柔:「葉沙?」
葉沙記得小時候外婆告訴過她,晚上有人在背后叫自己的名字的時候,是不能隨便回頭的,否則會被勾了魂魄。
Ardon并不氣餒,用略受傷的聲音叫她:「葉沙,為什麼這麼急著走。我還以為妳并不討厭我。」
至少剛才她吻得還算挺投入的。
葉沙背對著他伸出中間一根手指,然后繼續她的攔車大業。
Ardon看著她的背影,開始講故事,可憐兮兮的:「葉沙,那天妳有沒有看到我留的電話?我一直在等妳打來。」
葉沙沒有動,但Ardon知道她在聽。
「我一直記得那天夜里我們一起度過的美好時光。我知道我不該提起,妳也許想要忘記吧。但我沒能忘記妳,從那天起,我就一直在想妳。」
這也不算說謊,至少跟那些女人在一起的時候,他經常突然想起她。
「妳不覺得,我們能再相遇也是一種緣份?」
葉沙依舊沒有回頭,但她沒有再朝經過的車舉起左手。
「對不起,剛才是我情不自禁。妳想要逃走,我可以理解。但是現在天色以晚,妳這樣攔車太危險了,我送妳回家?」
反正犯罪工具都讓歐陽提前準備好了,那小子現在估計已經擺平了他的那位。進了她家,孤男寡女,乾柴烈火,還不簡單。松軟的大床怎麼也比跑車的座位舒服多了。
葉沙再回頭,身后的男人早已收起眼中的邪氣,完全是一副被人遺棄的小狗的表情。讓人有種錯覺,是不是剛才趁她不注意換了一個人。
Ardon舉起手,「妳若不想,我不會強迫妳。我發誓,我絕對會把妳安全送回家。」
至于回家之后安不安全,那就看天意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52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