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男人下藥的女人喝_星際貴女娶夫

第三章 貓與老鼠的游戲(9)- 她一次又一次地迷失在那個男人的懷里 這個時候依然年輕的葉沙,根本還不是Ardon的對手。
他給她蓋個章,以吻封緘,然后他說:「妳是我的。」
就像是所羅門的咒語,把她的理智徹底封存。
蕭蕭沖進門的時候,葉沙已經整理好了一屋子的狼藉。被Ardon坐壞的塑料椅子丟在廚房的角落。摔破的碗的碎片收進了垃圾箱。陽臺上晾著Ardon沖涼用過的浴巾。剛剛被Ardon寵幸過的姑娘兩眼發直地窩在沙發里愣神。
「沙沙……」蕭蕭一進門就朝著葉沙撲了過去,抱著她就哭。
葉沙拍拍她的背,什麼也沒問。
蕭蕭哭夠了,擡著一雙淚汪汪的眼睛,疑惑地看著葉沙:「妳怎麼都不問我為什麼哭?」
葉沙只是伸手摟住她,滿懷歉意地說:「對不起。把妳一個人丟在downtown。」
蕭蕭抹了一把眼淚,「不怪妳啦,妳也不是故意的。妳不知道他把妳劫走我多擔心,我差點兒就報警了。」
「那怎麼沒報呢?」如果抱了警,是不是就不會有后來發生的這一切了呢。
葉沙知道,經過這一夜,她對Ardon已經不能像之前一樣,只當他是人生的過客而已了。
蕭蕭一時語塞,擺了擺手,「啊,反正后來歐陽來了,我想說,又不是外人……」
「妳還真把自己當他內人了?!」
蕭蕭嚇得一縮脖子。
葉沙知道自己對自己不滿的火氣不該撒在外人身上,連忙道歉:「對不起。」
「沙沙,妳怎麼了?妳和Ardon……」蕭蕭小心翼翼,看葉沙的臉色越來越黑,不敢再多問。
葉沙打斷蕭蕭,反問道:「不如妳先說說妳和歐陽怎麼樣?」
「也沒怎麼樣了。」蕭蕭咬著嘴唇,一副不知道是想笑還是想哭的表情。
「是麼?」
沈默片刻,蕭蕭嘆了口氣:「沙沙,妳說的沒錯。男人果然沒有一個好東西。」
葉沙心中一沈,「怎麼?歐陽欺負妳了?」
蕭蕭搖頭,「他是想欺負我來的,還請我喝『茶』。他當我是三歲小孩子,不知道長島冰茶不是茶。他連房間都開好了,但我在他洗澡的時候跑掉了。」
葉沙松了一口氣:「明白了吧,男人一天到晚想的事情就是那些。以后不要再去見他了。」
蕭蕭點點頭,感嘆道:「嚇死我了。我被他帶到motel的時候就想,如果我是妳該多好,至少可以自己保護自己。」
葉沙一陣心虛。
一直以來蕭蕭在她心中就像一個沒有殼的軟體動物。她怕蕭蕭受傷,就自告奮勇地做了她的殼。
蕭蕭性子軟弱,不會拒絕人。她就出手為蕭蕭擋那些『煩人』的同學,『變態』的網友。開始是蕭蕭可憐兮兮地找她幫忙,后來就變成蕭蕭一個求救的眼神,她就默契地挺身而出扮那個黑臉。到最后變成了她自以為是地沖出去護駕。
結果呢,蕭蕭沒有葉女俠一樣可以自保。而自己,卻一次又一次地迷失在那個男人的懷里。
歐陽起碼承認蕭蕭是他的女朋友。而自己呢,只有一句『妳是我的』。『我的』什麼?做完了擦擦屁股就走的床伴吧。
「睡覺去吧。」葉沙拍拍蕭蕭的背,「天快亮了。」
一直到天亮,葉沙都沒睡著。
她躺在和幾個小時之前一樣的地方,甚至一樣的姿勢,看著臥室的那扇門。
他走之前回來吻她,身上帶著自己熟悉的洗髮精和沐浴乳的味道。她摟著他的脖子,感受著他身上彌漫蒸騰的熱水的氣息,像個無形透明的罩子,把那個剛剛還親密無間的身體隔離開。
她心中莫名有種強烈的欲望想要他留下來,雖然她知道以自己的個性,打死也不會說出口。
她等著他說一句話,隨便什麼都好。但他什麼也沒說,只是輕輕吻過她的唇,拍拍她的臉,轉身關上了門。
沒有『再見』,沒有『明天見』,沒有『下次出來喝咖啡』,沒有『改天一起吃飯』。
甚至沒有一絲留戀和捨不得。
她有種不安,好像自己被耍了。
但她不愿承認。
因為他的頭上,還頂著她親手包扎過的傷口。
他為了她而受的傷。

第三章 貓與老鼠的游戲(10)- 可憐的男人,早晚要死在女人這把細腰下。 「別碰我。」
Ardon拍開莫言的手。后者依舊掛著個樂不可支的表情,好奇地打量著他用來遮傷的帽子,恨不得自己現在是透視眼。
「你確定沒被砸成腦震蕩?」莫言自問自答:「不會不會,還能把人家上了,說明大腦小腦工作基本正常。」
Ardon正了正被莫言弄歪的紳士帽,「妳又知道。」
莫言輕哼:「看你今天進來那表情就知道又得逞了。」
Ardon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
「這麼暴力的女人你都能推倒,果真是我們戰無不勝的戰神啊。」莫言托著腮,無比好奇:「你怎麼做到的啊?」
「再暴力的女人也是女人。」 Ardon看著手里那瓶礦泉水,看起來和烈酒一個顏色,但其實非常溫和,毫無刺激,「看著挺厲害,其實也是一個單純的姑娘。」
莫言索然無味,趴在吧臺上,「真沒意思,還以為有好戲看了呢。」她撥弄著臺子上的空酒杯,「生活也太無聊了吧。」
Ardon伸手掐著她的腰,把她從吧臺椅上抱下來,手掌在她腰窩里摸索著,瞇著眼睛看她:「想來點兒刺激?要不要我演給妳看昨天我和她的那場戲?」
莫言學他的表情,眉梢帶媚地看回去:「你不會是想跟我假戲真做吧。」
Ardon手臂一緊,把莫言摟過去,「她可沒妳這麼騷。」
莫言用手捶他的帽子,裝出一把娃娃音:「哥哥好討厭,不要不要。」
傷口頓痛,Ardon抓住她的手,放在兩個男人下藥的女人喝_星際貴女娶夫自己肩膀上,擡頭瞪她一眼,埋首隔著衣服一口咬在莫言豐滿的胸前。
莫言驚叫著推開他,「要命啊。你真的這麼直接?她沒把你從窗戶丟出去?」
Ardon笑得奸詐,卻一把深情的語氣:「妳是我的。」
莫言縮著肩膀一陣哆嗦:「可憐的女人啊,早晚要死在你這張嘴里。」
Ardon把莫言的裙子直接推上來,露出她一截纖腰,上下摩挲著:「可憐的男人啊,早晚要死在女人這把細腰下面……這句是我心里想的,可沒說出來。」
黑色蕾絲的無痕性感小褲褲,包著圓潤緊俏的屁股,讓莫言的美腿顯得更加秀長。她到不以為意,反而用腳去勾Ardon的大腿,「她的腰真的那麼銷魂?」
Ardon把她的腿拍下去,「人家可是正經姑娘,沒妳這麼主動。」話還沒落,已擡手勾住莫言的脖子,把她拉向自己,側過臉就吻了下去。
莫言剛要配合,抱著她的人卻突然向后仰過去。Ardon腰力還真好,兩個人一起慢動作摔在地板上。
「你沒事吧?」莫言在Ardon胸口撐起身體。
Ardon卻笑著贊揚:「這句總算答對了。」
莫言見狀放下心來,伸腿跨坐在他腰上,「這又是哪一出啊。」
Ardon無辜地說:「她家的塑料椅子被我坐塌了。」
莫言愣了一下,仰天大笑:「哈哈哈哈……」
Ardon一個翻身,把莫言壓在地毯上,大手拂過她的臉頰,捋順她的頭髮,順勢捧住她的臉,沈身就吻了下去。
莫言在他下面扭動著身體,不知道是掙扎還是在蹭火。Ardon倒也不客氣,一只手抓向莫言胸前的豐滿,另一只手直接向下探去。
「踹椅子。」Ardon突然在莫言耳邊說。
「嗯?」莫言沒領會戰神的意圖。
「踹吧臺椅。」
莫言不解,但長腿還是踹了過去。吧臺椅應聲倒地。
Ardon突然抱著莫言站起來,對一直在旁邊看熱鬧的人們傾城一笑,「就到這里吧。」
然后幫莫言把裙子拉下來,摟著她又坐回吧臺前。
莫言用手指撥弄著自己的頭髮,疑惑不解:「為什麼讓我揣椅子?」
Ardon聳了聳肩,「我的手指進入她的時候,她開始掙扎,踹翻了她家的餐桌,摔碎兩只碗。」
莫言噗嗤又笑出來,「果然彪悍。然后呢?」
「然后我就抱她進了臥室。」 Ardon看看周圍發現真的沒戲可看了陸續散開的觀眾,「后面就不好在這里表演了。」
莫言臉上浮現失望的表情。
Ardon湊到莫言跟前,曖昧地說:「當然,如果妳想繼續,我不介意我們換個地方。」
「你這算什麼?讓我跟她間接做愛?」莫言一把揪下他的帽子,戴在自己頭上,「你知道的,我對她的興趣比對你多。要我選我還是想直接和她做。」
Ardon一只手捂著頭上的紗布,一只手把帽子搶回來戴好,沒好氣地說:「知道了知道了。」
「然后呢?」莫言收起調笑的表情,「你打算和她怎麼樣?」
Ardon一怔,聳聳肩,「還能怎麼樣?」
「看來,你沒打算收了她。」
Ardon頗認真地想了一下,「和她在一起,感覺挺好玩的。」
「你只是跟她玩玩的話,差不多就放了她吧。」
「妳不是一直唯恐天下不亂麼?怎麼這次對她那麼大發善心?」Ardon奇怪。
莫言抿了抿嘴,「依據你的描述,我覺得這個姑娘不是你玩得起的。」
Ardon不屑,「還有我玩不起的女人?」
莫言對他的自信不置可否,「她不是個隨便的女孩子。你趁虛而入,破了她的身,估計她很在意。你留了電話,她從來沒打過,說明她不想和你再有牽連。上次她為她朋友出頭,在你認出她之后她就跑了麼。后來歐陽連蕭蕭都約不出來,多明顯她是在躲你。這次你使了手段得到她,純屬僥幸。她估計是個硬性子的女生,你這樣沒交代的把她丟下走了,我想你以后別想再有她好臉色看了。」
Ardon不以為意。他一直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還沒有他攻不下來的城。過去那麼多女人,誰不是他想進就進,想出就出。
可是莫言卻無比確定的下了一個讓Ardon困惑的結論:「這個姑娘不一樣。」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53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