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領導吃我的奶_春浴完整無刪版在線看

第七章 妳是我的女朋友(5) – 老天爺拜托拜托,派個母夜叉收了他吧 Ardon從莫言的酒柜里翻出一瓶Vodka。透明的玻璃瓶子,透明的純凈液體,水一樣。就像Vodka這個詞的來源。
在你嘗到它之前,它平靜,單純,晶瑩透明,看似無害。入口之后,不甜,不苦,不澀,卻口味兇烈,火一般的灼人。
一口飲下,從口腔到胃里,熱辣辣的燃燒,想要放下,卻又放不下,直飲到頭腦微醺,意識朦朧。
平日里的這個時候,他大概已經帶了『夜宵』離開AU,或者還在朋友的家里聊天痛飲,抑或者和一群白人同學看完了一場冰上曲棍球賽,橫七豎八醉倒在ODZ的launge里。
他極少一個人這樣獨斟獨飲。
他其實很想追出去。這樣的沖動讓他從心底升起一股警惕,一種有什麼脫離了意識控制的感覺,讓他不得不停下腳步,好好思考清楚。
剛出國的時候,他也曾遇到過兩三個特別喜愛的女人,一時滿心滿眼都是她,甚至帶回家里同住,恨不得二十四小時糾纏。
但這種感覺來得很快,去得也很快。
女人是很麻煩的動物,你寵她,她就持寵而驕。
你要證明你愛她,只愛她,所以你要給她買這個,帶她去那里,做各種不合邏輯的傻事。
你要出去和朋友玩,她想去你要帶著去,她不想去,你就得推掉所有約會在家陪她。
好不容易讓你自己出門了,又奪命連環call。沒事就發短信,打電話還非要你說肉麻的話,要不就是要親親,也不管你是在上課還是跟教授在談話。
你打個電話她也要干涉,跟別的女人講了句話就要胡鬧一番。
你郵箱的密碼,你臉書的帳戶,你手機的短信,你不能有隱私,不能有秘密。
無休止的試探,猜疑,不信任。開始的那點甜蜜和激情,『唰』一聲就燃燒殆盡。
所以他習慣了從一開始就說清楚,他可以給她們他在那方面精湛的技藝帶來的享受,但他給不了她們他家大門的鑰匙。
所以他只帶那些女人去汽車旅館,吃法國大餐,但不會讓她們參觀她的臥室,動用他的廚房。
她們想要擁有他,沒問題,只限于他的下半身,想埋多深埋多深,想怎麼玩都可以。至于其他,一律免談。
他這樣安安穩穩的過了幾年,并以為自己會一直這樣過下去,直到遇見葉沙。
他絕對是上輩子欠她的,幾次三番受傷,連八桿子打不著的警察局,他一個星期去了兩次。
她還沒登堂入室已經這樣。若真要收了她,自己練沒練就那如來神掌的五指山,他還要掂量掂量。
莫言開門進來,就看到廚房吧臺邊半醉的男人,和她那瓶底朝天的珍藏,話都不知道要怎麼說了:「啊!……Ardon,你你你你……」
Ardon醉眼朦朧地對她笑笑,「酒不錯。」
莫言深呼吸著壓抑自己想要拿酒瓶子砸人的沖動,「人我給你安撫好了。之后你要買一箱同牌子的Vodka還我。」
Ardon看看她身后,「人呢?」
兩個領導吃我的奶_春浴完整無刪版在線看「人我給你送回她家去了。她說要回去換衣服。」莫言雙手推他,「你差不多也給我走吧,祖宗啊,我這小廟可供不起你。」
Ardon一條手臂搭在莫言肩膀上,皺起了眉頭:「妳讓我現在這個樣子開車回家?我可不可以告妳蓄意謀殺?」
「告,告,告吧。你想告誰就告誰吧。要命了。老天爺拜托拜托,派個母夜叉收了他吧……」
兩天,平靜的過去。她沒有來騷擾他,他也沒去主動找她。
Ardon沒有多想什麼,烈酒的后勁兒強,徹底麻痹了他的腦細胞,一頭醉倒在莫言家。
兒子多日不歸,林老爺子有莫言這個『把活人說死了,死人又能說活回來』的傳話筒,倒不擔心,和本地的老朋友搭上了線,天天吃喝玩樂,那是比兒子過得更有滋味。
混混沌沌躲了兩天,Ardon揮別了宿醉的頭痛,抖擻精神,又是一條英雄好漢。
當然,他不會承認自己在躲,他只是拿不準自己應該怎麼處理這個比Vodka更讓人頭痛的女人。
「Ardon,晚上來AU吧,有驚喜哦。」莫言的電話簡短的沒讓他來得及多問。
不過無所謂,已經好久沒有痛痛快快的玩一下了,只有回歸之前的生活狀態,他才能對自己證明,那個女人對他的影響其實并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大。

第七章 妳是我的女朋友(6) – 每個男人都有賊心,卻并不是每個男人都有賊膽。 Ardon一踏進AU,就像一塊吸鐵石。一群踩著比釘子還尖的高跟鞋的女人呼啦一下子就都圍了過去。
「Ardon,你回國了嘛?好久沒來了。」
「Ardon,你這新髮型好帥哦。」
「妳是說咱林大少爺之前不帥麼?」
「不一樣,不一樣啦。妳不覺得,現在他看起來更……更……」有人詞匯貧乏,說不下去了。
「莫名有種憂郁的氣質,迷死人了。」
Ardon很享受這樣被簇擁著當花芯的感覺,邪氣的笑容重又回到臉上。帶著一群花瓣氣勢壯觀的橫掃AU。不太熟識的客人不免交頭接耳,這是好萊塢明星到場了不成。
Ardon一進門葉沙就看到了他。
知道他定然是倍受歡迎,卻也沒想到如此受歡迎。
其實他只是太久沒來才會引起如此轟動,平日也不過普通客人一名。
可葉沙并不了解,看到這種陣仗,心中不免有些唏噓之聲。
一只手搭上她的肩膀,輕輕地拍了拍。莫言咬著葉沙的耳朵,「你看他能得瑟多久。」
吧臺邊有兩個火紅的曼妙身影,Ardon一眼就認出了莫言,另外一個坐在莫言身邊,竟沒被莫言比下去,不禁讓他多看了兩眼。
這兩眼,看得他一陣心悸。
火紅的兇器一樣的高跟鞋,讓那兩條長腿簡直要踩到人心尖兒上去了。緊身的裙子,幾乎裹不住那圓潤緊翹的完美臀部。墨色長卷髮舞動之間,露出那纖腰裸背。皮膚上似乎擦了一層反光的乳液,在AU昏暗的燈光里閃著誘人的光芒,簡直就是對男人赤裸裸的勾引,讓人忍不住想要把手放上去,體驗一下那美背究竟有多麼滑膩溫潤。
莫言對Ardon拋了個媚眼,她身邊的女子也回過頭,臉上掛著淡淡微笑,朝他舉了舉酒杯。
Ardon的下巴差點掉在地上,那,那,那個女人居然是,葉沙!
葉沙對他臉上的表情非常滿意,回過頭,和莫言相視而笑。
莫言把頭微微地側過來,小聲說:「妳看著吧。」
注意到吧臺邊這兩朵姐妹花的男人當然不止Ardon一個,不過他還算勉強穩得住陣腳。早有無數雙餓狼一樣的眼睛,在AU昏暗的燈光里閃著幽綠的光。像是一群蜜蜂圍繞著花朵,都盼望能有機會深入花蕊品嘗那銷魂的甜蜜滋味。
每個男人都有賊心,卻并不是每個男人都有賊膽。
他們來這里當然是想要找一個美女,來一段綺麗激情。但太過引人注目的女人,那些對自己沒有足夠自信的男人是不會貿然前往的。
貿貿然前去搭訕,必定會有更厲害的男人在后面等著你被美女打槍,丟臉不說,還被別人拿來當炮灰,莫名凸顯他人威風。
所以,莫言和葉沙坐下來有點兒時間了,卻并沒有像別的女孩一樣,馬上有人過去搭訕。
大家都在觀望,暗中比較著自己和對手之間的高低長短,毫無硝煙的戰爭,已是諸多英雄喪志垂頭。或是徹底放棄轉向其他目標,或是繼續觀望心存僥幸。
敢于在她們身邊位子坐下的男人,只要不是沒有自知之明的無腦狂人,便必定是非常優秀的。
兩個北歐臉孔的高大男子進來AU,應該是和莫言熟識的,遠遠便打了招呼。其中一個走到姐妹花背后,卻并沒有去坐莫言旁邊的位置,而是站在兩人之間,文雅地笑著:「嘿,莫言,這位美女看著眼生哦。怎麼不介紹一下?」
莫言假裝生氣,「我就知道陪沙沙來,她一定會遮了我的光芒。早就知道會這樣,我才不介紹呢。」
男子討好地安慰莫言:「怎麼會。你們兩個美女不一樣的,一個如太陽般熱烈,一個如月亮般柔情,誰也不會遮了誰的光彩。」
莫言撒嬌,「那我是太陽還是月亮?」
「妳當然是太陽。但我現在更想感受一下月光的溫柔。」男子的目光落在葉沙身上,態度非常的明顯。
葉沙在心里翻白眼,面上還保持著淡淡的微笑。她實在不太習慣陌生男人這樣直接的調情。
莫言簡單地介紹他們彼此的名字后,便和另一個男子聊了起來。
這個叫做Rod的男子,自然坐在了葉沙旁邊,「妳來自哪里?以前沒有見過妳。」
葉沙指指上邊,「天上。」
Rod好像并沒理解。葉沙解釋道:「星星來的地方。」
「哈哈哈。」Rod笑得豪爽,「妳是個有趣的女人。我喜歡。」
葉沙感受得到背后那兩道灼熱的目光,那種鋒芒在背的感覺,讓她反而擺脫了和陌生人講話的緊張,簡直是故意肆無忌憚的和Rod說笑。
Rod說了個并不怎麼好笑的笑話,她笑得幾乎從吧臺椅上翻下去。
「小心。」Rod眼疾手快,伸手摟住了葉沙的腰。她的笑聲驟然停頓,兩個人便這樣面對面僵持在那里。
腰上的手試探地動了動,葉沙背后被人盯著的感覺卻消失了。她側過臉,看了看Ardon的位子,他正和一個美女臉貼臉的不知道在說什麼,女子笑得花枝亂顫,胸都快蹭到他下巴上去了。
葉沙心中一股無名火竄起,推掉Rod的手,「對不起,我去一下洗手間。」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54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