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黑人搶車的電影_春浴完整版高清在線觀看

第七章 妳是我的女朋友(7) – 女人的身體是上帝最美好的作品 葉沙雙手撐在洗手臺的兩邊,看著鏡子里的那個惹火的女子。
深邃的煙熏妝,卷翹到夸張的睫毛,濕潤欲滴的柔唇,還有V字領里白嫩的圓潤和那深不可測的溝。
明明還是自己,應該是熟悉的,卻感覺異常的陌生。
在今天之前,葉沙根本無法想象自己有生之年會如此打扮。就連上次歐陽送來的那件紅色蓬裙,穿上之后都讓她手腳不知怎麼擺。
每個女孩都喜歡漂亮的衣服,她也不例外。
但她對自己的身體缺乏足夠的自信,從小她就總覺得這些美麗的東西距離自己太遠。她追在美麗事物的后面,臨摹她們,描繪她們,一直以為自己只能接近,卻無法得到。
是莫言讓她重新審視認識了自己。
莫言就像只礁巖上會唱歌的水妖,拉著葉沙在浴室里的鏡子前面展示她曼妙的身體。
她幾乎自戀地撫摸著自己。她問葉沙,我美麼?
葉沙點頭。莫言的美有目共睹。
莫言握著葉沙的手,讓葉沙的掌心撫過她的每一條曲線,然后又拉著葉沙的手,摸過葉沙自己的身體。
她和葉沙說,女人的酮體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事物,是上帝最美好的作品。
類似的話,葉沙和她的學生說過。不過,也僅僅是說過而已。她自己從未想過自己的身體是否美麗。在她的眼里,蕭蕭那樣完全符合書本上人體構造學比例的身體才是美的。
莫言卻對她說:妳也是美麗的。每一個自信的女人都是美的,而妳的美麗,不應該被掩蓋。
孤芳自賞也是一種暴殄天物。
莫言站在葉沙身后,除去葉沙身上最后一片遮蔽物。她像個朝圣的人一樣用手和唇膜拜葉沙的身體。
莫言是醫學預科的學生,她比任何人都更了解人的肉身。從未感受過的奇妙感覺在葉沙的身體里堆積,透過皮膚的每個毛孔發散在空氣中,糾纏著每根神經,直沖頭頂。
莫言『打通』了葉沙的『任督二脈』,扶著她的腰,在緩慢的音樂中左右搖擺。
葉沙站在鏡子前面,看著一只蝴蝶從繭蛹中蛻變,奪目耀眼。
女人的光芒來自于她的自信。男人的追寵,是讓女人更加美麗的營養。
莫言說,男人是很簡單的生物。他們就像是向日葵,永遠只朝向最明亮的地方。
而妳是他們的神,可以賜予,也可以索取。
他們就像一群討糖吃的小孩。只有足夠乖,足夠討人喜愛的小孩才值得疼愛。
女人都是虛榮的。就算是葉沙,走進AU,在男人驚艷的目光中,也會扭得更加嫵媚。
葉沙并不習慣人們的注視,但她的身邊有個當自己是女王的莫言,順帶的,連葉沙也被那股氣勢所感染了。
唯一不同的是,葉沙并不在意那些男人怎麼看她。她在意的,只有那凝視她后背,想要把她燒穿兩個洞的那一對。
可他扭過了頭。葉沙有些頹然,她開始動搖,不知道自己這樣釋放了,蛻變了,裝扮了,張揚了,目的到底是什麼。外面那個男人,可真的會如莫言講的那樣在乎。
葉沙整理了衣服,讓卷髮向前垂下,遮擋了胸前略為令她不安的領口,步出洗手間。
她依舊低頭思索著,轉了個彎,險些撞到一個人的懷里。她連忙退了一步,躲向左邊,那個擋著他的人也向那邊邁了一步,她躲向右邊,那個人又跟著向右邊邁了一步。
「對不起……啊……」
葉沙開口道歉,雙肩卻一緊,被人掐著推到墻邊。
她擡起頭,正對上Ardon在頂燈的燈光下略顯猙獰的臉,貼得那麼近,幾乎要撞到她的鼻子了。
「你要干嘛?放開我。」葉沙向后躲開,后腦抵上墻壁。
「我才想問妳要干嘛。」Ardon的視線上下掃過她的臉,「妳就這麼不甘寂寞?」
葉沙學他勾了一側的嘴角冷笑:「我不甘寂寞和你有什麼關系?」
Ardon掐著她肩膀的手順著大露背的裙子撫過她光滑的裸背,猛得摟緊她的腰,「那就讓我嘗嘗妳有多寂寞。」

第七章 妳是我的女朋友(8) – 門如此有規律的響動,是個成年人都明白了。(350加更) 熟悉的霸占意味濃重的吻,帶著他獨有的氣息,葉沙幾乎沒有掙扎便讓他成功的攻城略地,橫掃千軍。
桃子口味的唇蜜,甜滋滋的在舌尖糾纏中彌漫,融化,滲入心頭。
兩只纖細的手臂勾上了男人的脖子,手指探入他的頭髮里,挑逗一樣地撥弄著髮根接髮的一個個小凸起,牽動了他頭皮上的神經,讓他有種想要發瘋的沖動。
她被他緊緊摟在懷里,大手暢通無阻的順著腰線探入裙里摩挲著。
居然穿了只有細線的丁字褲,怪不得那麼緊的裙子上一條痕跡都沒有。
「小騷貨。」他舔過她的嘴唇,一把抓住她緊翹的屁股,狠狠地揉捏。
「別……嗯……嗚……」葉沙可不想在這人來人往的走廊里上演活春宮,拒絕還沒說出口,就被他囫圇吞了下去,一點兒讓她辯解的機會也不留。
他的動作開始變得大膽,連胸前Nu Bra的搭扣什麼時候被他解開了,她都沒有注意到。
偶爾進出洗手間的人,雖然見怪不怪,但如此高大帥氣的男子和火爆熱辣的美女不免也要多看上兩眼。甚至有興奮的兄弟忍不住對他們吹口哨,加油叫好。
雜亂的聲音影響了Ardon的興致,他嘴都沒放開那甜蜜的源泉,直接摟著她轉了幾個圈,把她推進一扇門內,也沒看清是男廁還是女廁,推開一個格子間,就把她壓在了門上,順手插上門插。
沒時間問什麼『你那里還是我那里』,他一分鐘也等不了了,只想把她就地正法。
雙手一擼,火紅的裙子退到腰下,Nu Bra丟在一邊,一只手的手指探進她嘴里繼續糾纏她的香舌,頭早已埋進她胸前不知擦了什麼乳液格外潤滑甜蜜的柔軟之中。
葉沙仰著頭,看著天花板上瑰麗的浮雕,缺氧的魚一樣微張著嘴呼吸。感覺他濕熱的唇蔓延吻過她平坦的小腹,一路向下,靈活的手指慢慢扯掉了裹在她屁股上的裙子。
他擡起她的一條腿,踩在格間墻壁釘著的放東西的小平臺上,舌尖舔過她的大腿內側,一股激流貫穿她的身體,高跟鞋微微顫抖,幾乎讓她腿軟得無法支撐。
她渾身上下除了那條穿了和沒穿沒什麼區別的丁字褲,就剩下兩只火紅的高跟鞋。長長的卷髮貼在濕漉漉的胸口,眉眼迷離。而他雖然衣冠楚楚,卻像是包了一團火,雙眼都燒了起來。
一墻之隔,外面不時有人出入,開門聲,說話聲,洗手的水流聲,刺激著他們的神經。
「沙沙?」濃重的北歐口音,試探的呼喚,竟是那個Rod找了過來。
Ardon的手臂勾著她的腿彎,調整了一下姿勢,故意懲罰一樣的向前挺身,深深埋進她的身體,然后毫不憐惜地動起來。
葉沙咬著嘴唇,不想出聲。
Ardon貼著她的耳朵,低聲地問:「小騷貨,怎麼?還怕他聽見?」
其實葉沙出不出聲都無所謂了,格兩個黑人搶車的電影_春浴完整版高清在線觀看間門如此有規律的響動,是個成年人應該都明白了。
葉沙只覺臉熱的出奇,不敢與他對視,別過頭去,露出一截雪白的脖子,隱約的,還有遮瑕膏下面仍未完全消失的咬痕。
Ardon的動作突然就慢了下來。
葉沙發覺了他情緒的轉變,有些慌亂地擡頭。他什麼也沒說,只是輕輕地吻她,配合著節奏,一點一點地啄著,嘴角,下巴,臉頰,鼻尖,眼睛,額頭……
「葉沙……」Ardon的嗓音突然低沈沙啞,「我該拿妳怎麼辦?」
Ardon光著上半身坐在馬桶上,懷里的女人套著他的T恤,把兩個軟軟的硅膠墊粘在他的額頭上,撥下劉海蓋住,好像封神榜里的某種妖怪。
「淘氣。」Ardon寵膩地抓住她的手,拉在嘴邊輕吻一下。
葉沙坐在他的腿上動了動,赤裸敏感的花瓣擦過略微粗糙的布料,刺激得她又是一抖。
「怎麼樣?又不舒服了?」他摟著她挪了挪,輕拍她的小屁股,「傻丫頭,自己還沒完全好就跑出來發騷。還好是我,就妳這小身板,要真跟Rod回去,他還不給妳玩爛了。」
葉沙臉紅,把他額頭上的硅膠墊向下拉了拉,蓋住他的眼睛。
Ardon把Nu Bra拉下來丟在一邊的紅色小禮服上,捏住她的小下巴,又是一陣懲罰意味的激吻。
葉沙的高跟鞋不小心踩在格間的側墻上,發出巨大聲響,這才打斷了他的猛烈攻勢。照這個狀況下去,再來一次對于他來說一點兒不成問題。至于她還是否消受的住倒是個問題。
他托起她的小腿,手掌輕輕滑到腳腕,欣賞著火紅高跟鞋造就的誘人曲線。光是想著剛才這兩條美腿纏著自己的腰,他就大腦小腦兩頭充血。
休息夠了,葉沙站起來把裙子穿回去。Ardon在一邊不幫忙也就算了,還上下其手制造障礙。好不容易穿好,Ardon上下打量了一下,又把他的T恤給她當頭套了下去。
「干嘛。」葉沙掙扎著露出頭來。
Ardon輕啄她的嘴,「以后不許再穿成這樣出門給別的男人吃豆腐。發現一次,收拾妳一次。」
葉沙媚眼如絲地挑釁他:「那我豈不是更應該天天都穿的這麼清涼。」
「小騷貨。」Ardon一彎腰,把她橫抱起來,「就怕到時候妳沒機會出門。」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55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