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做人愛技巧69姿勢圖_春色宜人全文免費閱讀蘇黛宜

第八章某人的性福生活(5) – 葉沙覺得自己好像把自己給賣了 「叮咚~」
門鈴打斷了兩個在客廳里追逐打鬧的人。葉沙愣在那里,看著門口,胸口撲通撲通的聲音震耳欲聾。
這個感覺有些熟悉。似乎也是這樣拋下了所有的煩惱和包袱,像個孩子一樣,肆意玩耍嬉戲的時刻,下一秒,卻帶來那樣的尷尬與不堪。
這樣類似的情景讓人不禁從心底生出一種怯意,怕是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Ardon顯然并沒有她這么多愁善感,好不容易抓住她,摟過來狠狠地親。
葉沙低頭推開他,「去開門啊。」
「等一下再收拾妳。」Ardon只當她是羞卻,并未多想,抓了褲子穿上,三兩步跨到門口。
葉沙閃身躲進廚房。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心虛。這幾天在他這里就像在一個世外桃源,外面是晴是陰,太陽是升是落似乎都與她無關,只是放任自己淪陷在他的溫柔和激情里,什么也不去想。
這一聲門鈴,突然告示她,她還是活在人世間,那門外還有很多和她有關的人,和她有關的事,需要面對的,需要解決的。
突然的,她膽怯了。
「Ardon,快,快,幫我拎著。」是莫言的聲音,一陣紙袋子的摩擦聲,然后是光腳踩上玄關地板的腳步,似乎非常疲憊,明顯的拖拖拉拉。
「呼,累死我了。」莫言晃進客廳,不顧形象地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癱倒。
「妳又去血拼了?干嘛送我這里來啊?」Ardon雙手拎著一大堆各種品牌的購物袋子,丟在雙人沙發上,滿滿一整排,「哪個凱子讓妳這么花?」
莫言擺了擺手,示意他先讓自己喘口氣,然后從自己的包里掏出錢包,遞給Ardon一張黑色的卡,朝Ardon使了個眼色。
「沒別人,就你這個凱子。喏,給你要回來了。我想你把人帶走之后估計三把火沒燒乾凈是什么也想不起來的,回頭人家把你家底刷光了看老爺子怎么收拾你。上次來你這里,你說沒留女生用的東西,我猜這幾天你肯定沒帶她去買衣服吧?我就知道。順手都給你備好了,從里到外,穿的用的,看還缺什么你自己帶她去吧。呼,用別人的卡買別人的東西,即不用擔心錢,又不用擔心家里放不下,多難得的機會啊。爽死我了。哦,對了。」她晃了晃手里包,「我順便買了一個包,限量的,算我的跑腿費,你不介意吧。」
Ardon聳聳肩,把卡順手塞進口袋里。
莫言直起身,左右尋摸著,「你的心尖尖兒呢?怎么?還在床上?你別給人家整得下不來床了吧。」
Ardon哈哈笑著轉身找人,繞到廚房,發現躲在冰箱后面的小貓。
兩人做人愛技巧69姿勢圖_春色宜人全文免費閱讀蘇黛宜「小貓,怎么在這兒?」Ardon走過去,伸手撥開她額前的碎髮,輕啄一口。
葉沙手里攥了一個玻璃杯,低下頭,「我想給莫言倒一杯水,水壺是空的,正在燒。」
Ardon笑著揉揉她的腦袋,轉身拉開冰箱,「傻丫頭,妳跟我講就好了。莫言又不是外人。她不喜歡喝開水,Root Beer就好。」
葉沙偷偷地嘆氣,他還真是了解莫言的喜好啊。她喜歡喝甚么他可知道?
Ardon拿了飲料走了兩步,發現身后的人沒跟上,又走回來,拉起她的手,「出來吧,水壺燒好了會自動跳掉的。莫言給妳買了很多新衣服,過來試試。」
葉沙扯了扯自己身上皺巴巴的T恤,攏了攏頭髮,硬被Ardon拉了出去。
Ardon把飲料遞給莫言,手上一用力,把有些彆扭的葉沙拉進自己懷里,摟住,用下巴磨蹭著她的髮頂,寵愛的意味非常明顯。
莫言看著他們兩個,也不說話,喝著飲料,笑得意味深長。
葉沙感覺更加的尷尬,好像自己沒穿衣服似的讓人上下審視。Ardon不知道在想什么,明顯感覺到了葉沙身體的僵硬,卻也什么都不說,反而抱得更曖昧,仿佛故意做給莫言看的,挑釁一般。
莫言用拿飲料的手指了指沙發上的袋子,「沙沙,我沒買化妝品,不知道妳平常用什么牌子。也沒給妳買鞋。鞋子和男人一樣,一定要試穿,光樣子好看沒用的,好不好穿只有自己知道。反正妳穿回來的那雙紅鞋很百搭,就是鞋跟高了一些。啊,反正出門有Ardon開車,用不了妳走幾步路的。到時候喜歡什么樣子的再讓他帶妳買新的吧。」
葉沙看著那一沙發的袋子,隨便哪個牌子隨便來一件都能讓她至少一兩個月沒飯吃。
「其實,用不著買這么多,我家里衣服也不少。」
莫言看看Ardon,又看看葉沙,笑道:「大家都知道妳是Ardon的女人啦,出去穿著打扮怎么也要給他撐頭。妳不用給他省錢,他家錢多的都不知道怎么花好。」
Ardon摟著葉沙挪到沙發旁邊,拎起一個袋子,「小貓,看看喜不喜歡?莫言那變態的審美觀平常人不一定受得了。不喜歡就讓她都拿走,我帶妳去買。」
莫言不樂意聽,「你說誰變態哪?有了女人就不把別人當人了啊。」
看著那一沙發的袋子,葉沙心里有些難過,覺得自己好像把自己給賣了。
她不習慣別人的饋贈。之前的男朋友送她禮物,她總要回送一個差不多等價的東西。她不想欠別人的,不想讓自己變成一個像母親一樣依靠男人的女人。
可現在Ardon給予她的,她明顯還不起。
她是喜歡面前這個男人沒錯,但她知道自己和他不是一路人。是怕他看低了自己,是怕別人說她貪慕虛榮,還是心里面那一點點小小的執拗。她已經為他拋棄了廉恥,她不想再改變自己,或者說,她不知道自己一旦不再堅持最后這一點點尊嚴,會變成什么樣子。

第八章某人的性福生活(6) – 我以后給妳開一間廣告公司 葉沙沒有接。Ardon手里的袋子在空中停留了五秒,開始變得尷尬。
莫言很識相,說一句「你們慢慢試吧」起身走了。
Ardon把袋子往旁邊一丟,坐在莫言剛才的位子上,冷眼看著葉沙,「人都走了,不用裝矜持了吧。」
葉沙站著沒動,看著沙發上的這些袋子,不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做才更上道又不傷自尊。
又或者自己根本就不應該還奢求自尊這種東西。
男人的耐心總是有限的,即使對自己寵愛的女人也是一樣。
Ardon不明白這個女人在彆扭什么。他就沒見過收了禮物連句謝謝都不會說的女人。換了別人,雀躍興奮,投懷送抱免不了的,或者老成一點兒的,裝作不屑,還是會拋個媚眼,說句場面話什么的討他歡心。
這只小貓傻站在這里是個什么意思?
「妳最好乖巧一點兒。不懂說謝謝,起碼別在我面前擺臉色給別人看。」Ardon上樓之前,丟下這么一句話。
他生氣了。
她見過他暴怒,見過他打人打到失去理智,還是第一次見他生氣。和他平日里肆意張揚,風流無賴的樣子反差很大,講話的語氣淡淡的,卻有一種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煞人的氣勢,讓人光看著他的背影就不免脊梁骨發涼。
自己剛才的確是有些失態。他們剛在一起,有很多事情還要好好聊聊,上來就讓他在朋友面前這么沒面子,的確是自己的錯。
葉沙伸手打開一個袋子,拉出一件修身的牛仔褲。又打開一個,是一件樣式簡潔的白色襯衫裙。
莫言是什么人,心思縝密的找不到縫。她兩眼就看出來葉沙是什么樣的女孩。她知道如果買些什么淑女裝或者性感的衣服,葉沙不可能穿。但休閑也是有質感的,一套一套包括腰帶首飾都搭配好了。看似簡單,卻又帶著各個品牌不同的風格個性。精致卻不奢華,讓人怎么也拒絕不來。
葉沙嘆了一口氣,坐下來。
自己這么敏感做什么,難道就因為衣服是莫言買的?
說起來莫言應該算是她的貴人。如果不是莫言,她大概早已經像前幾次一樣縮回自己的窩里面,躺在床上胡思亂想,哪會像現在衣冠不整地坐在他家客廳里。
要得到一些什么,必定要放棄另外一些什么。值不值得,都是自己的選擇。
到底什么是對她來說更重要的,也要她自己去想清楚。
Ardon沐浴更衣穿戴整齊下樓來,一眼便看見換了一身新衣服站在樓梯口的姑娘。白色的襯衣裙,用一條棕色皮革編織的腰帶鬆鬆地系著,更顯腰身纖細。深灰色菸腿褲,腳上一雙紅鞋,長髮高高地扎了一個馬尾,簡潔干練,身形修長挺拔。她靠著樓梯扶手,半側了臉仰頭看著他,那臉上略帶倔強的表情,竟讓他覺得莫名的感動。
「這還差不多。」
某人的臉色明顯變好,隨手從門口架子上拿了一只墨鏡,往她鼻子上一架,氣勢立馬上升一百五十點。他伸手捏住她的小下巴,把她拉過來嘬了一口,嘬得兩片性感紅唇亮晶晶地微翹著,總算心滿意足,「走,我送妳去學校。」
老爺子回去了,Ardon自然又開回自己拉風的SLR。故意收了頂棚,向全世界展示副駕駛座上他自認為同樣拉風的,他的女人。
一路不少注視的目光,葉沙開始還有些不習慣。看看身邊永遠當自己是好萊塢巨星的某人臉上那牛氣的表情,自己不免也深受影響,看向車外時下巴都跟著上揚了兩度。
葉沙暗自嘲笑自己,原來自己還是逃不過這一點點虛榮,女人的天性。
車拐上downtown狹窄的小路,越靠近葉沙的學校SLAI,街上越多奇裝異服的行人。路口擺了幾個賣原住民手工制品的小攤,還有SLAI的學生把自己不知所云的畫作掛在施工工地的鐵絲網柵欄上,蹲在路邊,和乞丐一樣在面前擺著一只破帽子等待有緣人。
Ardon看看剛走過去的幾個把頭髮染成彩虹色穿的像變色龍一樣的學生,回頭看看葉沙,笑道:「妳還真不像搞藝術的。」
葉沙挑釁地看著他,「是啊,我沒他們那么『溫柔』。」
她還記得Ardon把她從路邊劫持走之后在海邊車里說過的話。
Ardon笑著搖搖頭,「人對某種職業多少都有些既定印象。只是一種感覺,我總覺的妳不應該學藝術。」
葉沙輕嘆一口氣,「是啊,畫畫有什么前途呢?一百個畫家有九九個窮困潦倒,最后一個掙扎在藝術和商業之間迷失自己。」
這是那個人在她選擇出國的時候對她說的話。
她就真的那么喜歡畫畫么?仔細想來,還真的沒有喜歡到瘋狂的程度。但十六歲的那個她,懷揣著滿腔對整個世界的逆反心理,拿著放大鏡守著自己那個小小夢想,義無反顧地就出來了。
「妳喜歡畫就畫吧,我總不至于讓妳窮困潦倒沒飯吃。」Ardon伸手摸上葉沙的大腿,帶著特別的意味摩挲著『安慰』,「妳不是學的應用藝術么?我以后給妳開一間廣告公司,天天畫,想畫什么就畫什么。別人的創意我都不要,只選妳的。」
葉沙轉過頭看著Ardon,有些意外。他似乎是第一個如此支持她畫畫的人,雖然他對她其實一無所知。
她有點兒感動,卻又不敢讓自己太感動。這個男人的話,有多少能信,有幾分真心?就算他現在是真的,可明天呢?
明天這一句笑言可會成真?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55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