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樓梯野戰_春色宜人女主蘇黛宜書包

第八章某人的性福生活(7) – 活塞用多了也怕勞損 美夢有時候總嫌醒得太快。
Ardon把車停好,下車過來幫葉沙開門。
這行為純屬多此一舉,SLR的門明明就是自動的。但是男人高興的時候樂得裝紳士,而女人就喜歡享受這點被當成女王對待的殷勤。
葉沙慵懶地靠在座位里,挑釁般歪著頭仰著下巴,眼神似笑非笑地跟著Ardon的身影,看得Ardon身體一陣發熱。
這個女人天生帶著一股惹人憐的傲氣,總能輕易激發男人的征服欲和破壞欲。Ardon有種沖動想把她帶回家,壓碎了揉爛了,藏在屋里再也不出來。
當然,只是個念頭一閃而過而已。他還不至于那么淫欲薰心。
他們最近做得有些密集了,就算是他,也開始有些力不從心的感覺。
引擎再好也得定期保養,活塞用多了也怕勞損不是。
Ardon才剛轉過車頭,不遠處傳來一聲興奮到有點兒神經質的呼喚:「Ardon?哦,Ardon,親愛的,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你不會是來找我的吧?」
葉沙坐在車里,視線被背對著她的Ardon擋住,只分辨出這女子的英文有濃重的南美腔。然后她看見兩只掛了不知道多少手鐲的胳膊出現在Ardon脖子后面圈住,一陣親吻的「嘖嘖」聲充滿了水音,讓葉沙不免聯想到某種狗。
Ardon這么魁梧的男人都被這女子沖過來的氣勢撞得向后一仰,手撐了一下車頭才又站直身體,手臂摟了那女子的腰,用葉沙聽不懂的語言嘰哩咕嚕一通講。那個女人依舊很激動,跟著一陣嘰哩咕嚕嘰哩咕嚕。
葉沙坐直了身子,手撐在車門上托著下巴,面無表情地看熱鬧。
剛剛感動的余溫還在胸口,現實就已經來給她敲警鐘了。
這樣也好,免得自己因為他那句脫口而出的『她是我的女朋友』而開始想入非非。
葉沙從一開始就明白的,她也不過是他的一個女人而已。就像古代帝王的妃子,太受寵了容易被蒙蔽雙眼,看不到他身邊別的女人,那都是不為她意識而改變的赤裸裸的客觀存在。
嘰哩咕嚕的對話告一段落,那個女人似乎完全忽略了葉沙的存在,摟著Ardon又是一陣濕吻才開開心心轉兩人樓梯野戰_春色宜人女主蘇黛宜書包身離去。
不得不佩服,這個無賴唬弄女人絕對是有一手的,葷素不忌。
葉沙用手一撐車門,身手靈活地跳了出去,站在Ardon身邊,看著不遠處走路都像在跳桑巴,左右扭動著的那個翹得可以放茶杯的大屁股,一邊搖頭一邊嘖嘖稱贊:「身材不錯哦。」
Ardon輕笑,一把摟住葉沙的腰,手指去挑她下巴,「怎么,吃醋了?」
葉沙躲過他輕佻的手指,歪著頭斜眼看他,「你喜歡那樣的?」
Ardon搖搖頭,「大的東西不一定就好。」
一只大手捏上葉沙的屁股,「我還是喜歡緊點兒的。」
「是你自己尺寸太小吧。」葉沙被自己隨口說出的話嚇了一跳。近墨者黑,自己怎么也開始下流起來了。
Ardon倒是沒生氣,咬著她的耳朵略帶挑逗,「我是大是小妳最清楚。比起那個拉丁口袋,我更喜歡在床上被妳勒到快要窒息的感覺。」
跟這種下流胚子沒辦法好好講話,葉沙拍開他的手徑自走進樓里。
Ardon在她身后笑的得意,「我什么時候來接妳?」
葉沙也不回頭,用手比了個六。
「那我等妳電話。」Ardon朝著她背影喊。
葉沙伸開另外三根手指向后晃了晃,全當是拜拜。
轉過樓梯角,葉沙站在窗口向外看去。那個男人還沒走,靠在車門邊不知道在跟那個女人打電話,眼角眉梢盡是張揚的性感與挑逗。來往SLAI的學生可不是等閑之輩,有個頭髮剃掉一半的瘦消男孩對著Ardon吹口哨,背過身,撅著屁股做了個猥瑣的手勢。
Ardon戴上葉沙隨手丟在車里的墨鏡,贈與那男孩一根中指,一腳油門揚長而去。留下男孩在原地樂不可支的和身邊朋友嘰嘰喳喳。
就是這么一個家伙。
葉沙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自己喜歡的就是這么一個家伙。
要命的。
早晨又是加餐又是送人,上課的時間早過了,Ardon直接把車停在ODZ的停車場。
舉步下車,感受著來往的那些女孩子們投注在他身上的目光,略顯頹靡的精神為之一振。
也沒幾日,走在校園里竟有種闊別多時的感覺,進ODZ大門之前,他深深地吸了幾口校園里清新的空氣,感覺通體舒暢。
看來憋在家里著實不太適合他。那個女人的確足夠吸引他,但享用的太過頻繁不免有些疲勞。他更需要這校園里來往的新鮮女學生們refresh他的眼睛與呼吸。
再好吃的東西也不能偏食暴食,對身體不宜。
「喲,快看看誰來了。」歐陽靠在吧檯邊,手肘支著合起來的筆記本電腦,托腮打量他,「林大少這是改邪歸正了?這髮型是要cosplay裴勇俊么?」
「應付老爺子的,等一下就去拆了。」Ardon皺眉,伸手扯了兩下頭上的接髮。粘得還挺結實,折騰這么幾天也沒給小女人拔光了。
這是第二個人說他的新髮型像那個高麗棒子了,這讓他非常郁悶,轉身從冰箱拿了一瓶啤酒。
歐陽有點兒幸災樂禍的表情,「聽說你那個暴脾氣的馬子都見過老爺子了。怎么,把人家肚子搞大了,老爺子要收糧?」
Ardon反手拍向歐陽的后腦勺,「竟說喪氣話,只耕不種哪兒來的糧可收。」
歐陽還不善罷甘休,「不會吧,老爺子可都親自跑一趟來了。別死撐著面子,常在田里耕,難免有差池,兄弟能理解。只不過庶出的比較可憐,林家不一定會認。」
「什么庶出的嫡出的。你家里最近又拍古裝劇呢?勾搭上歐氏哪個小演員了?」Ardon把歐陽的筆記本電腦抓過來,「project題目下來了沒?這次跟誰一組?」
「老爺子一來,林大少居然關心起學業來了?」
「我可是全A的學生。」
「是全學期只想A的學生吧。放心,咱們組有倆美女。這次,你我一人一個?」
Ardon瞟了一眼電腦熒屏,嘴角滿意地勾起。
「走,去生活館。」
「干嘛?」歐陽迷眼壞笑。
「去放鬆放鬆。」

第八章某人的性福生活(8) – 身體已經陷下去了,但心要留住 「沙,是妳么?」朱麗安站在樓梯上召回葉沙的魂,「我正在等妳。」
「哦。」葉沙回頭,踩著高跟鞋上樓。
朱麗安上下打量她,「妳,還好吧?」
葉沙點點頭,「老師,沒事,我很好。」
朱麗安有些驚訝,「經歷了那樣的事,我還擔心妳會需要一些時間恢復。不過看妳現在的狀態,我總算放心了。」
葉沙對老師笑笑,「我沒事。耽誤了老師的時間,真是對不起。」
「我的時間倒也無所謂,只是妳若錯過這次畫展就可惜了。人年輕的時候總會經歷一些事,我只是希望妳能認真體會箇中感覺,然后有機會表現出來。我知道妳可以。」
「謝謝老師賞識。」
「那讓我看看妳準備的畫吧。」
葉沙有一點窘迫。畫展的畫早就說要準備的。但她最近的生活全用在應付那個無賴身上了,別說畫畫,飯都沒正經吃幾頓。現在也只能拿之前的作品充數。
朱麗安接過她作品翻拍的小樣,一張一張地認真翻看。
葉沙心虛地看向窗外。
自己以后的日子要怎么過?總不能就這樣困在他的床上。
這種事,就算她想,他也不可能只守著她一個。此時此刻,他身邊靠著誰,他在跟誰汙言穢語,他又對誰挑逗勾引……
打住打住。他和她不可能24小時都粘在一起,而他原本就是那種男人。如果才剛一分開就開始擔心這些,她不是自尋煩惱么。
受不得刺激就別找他,既然上趕著接受了他,那就單純享受在一起的激情就好。
她一再提醒自己,身體已經陷下去了,但心要留住。
Ardon光溜溜地趴在按摩床上,接的頭髮已經摘掉了,耳朵上方重新剃短的部分貼著頭皮,太短以至于無法凸顯雕花,青亮的幾乎反光。
此刻,他正半瞇著眼睛從側墻的鏡子里打量今天年輕的按摩師。
一雙柔軟的玉手,熟練地推開滴在腰背肌上加熱過的精油,指尖滑過每一寸敏感的骨縫肌理,把多日來的疲累一絲絲地推開。
「妳是新來的?」他確定自己沒有見過她。
「嗯。」按摩師沒有表情地應著。
Ardon扭頭仔細看她。
他看出來她有些緊張,幾乎素顏的五官僵著,盡量讓自己看起來鎮定專業。
「我欠妳錢?」
她有些訝異,「并沒有,林先生。」
「那就是妳媽去世了?」
清秀的眉毛皺了一下,遂又舒展開。
聲音依舊平靜,「林先生,為什么這么說?」
「妳就不能笑一個?」
按摩師嘴角抖了抖,「抱歉,林先生,請您趴好。」
Ardon想自己最近的口味真的是變了,竟然對這種死人臉開始感興趣了。他翻了個身,對有些束手無策的按摩師說:「先按這邊好了。」
朱麗安放下手里的小樣,看著對面有些走神的葉沙,「看來妳是不想參加這個畫展了。」
葉沙連忙回過神,摸了摸有些發燙的臉頰。
自己到底在干什么?Ardon一走,她滿腦子都是這兩天他們在一起的畫面。碰巧他們這兩天也沒干別的,怎么回憶怎么血脈賁張,心頭發緊。
「對不起,老師,我這兩天休息的不太好。」
朱麗安神色略緩和了一些,看葉沙的確臉色有不正常的潮紅,可能真的生病了也不一定。
「我只是想知道,這次畫展妳是不是真的想參加?」
葉沙趕緊端坐,「當然,當然要參加。」
朱麗安翻著面前葉沙拍的自己作品的照片,「這是一次機會沒錯,一次讓業界看到妳的機會。但妳的這些作品,實話說,沒有一個可以用。我不是打擊妳,妳的這些畫隨便給一個路人,他們肯定都說妳畫得不錯。有眼睛的都看的出來,這是人,那是狗,山是山,海是海。但畫畫不是單純地復制妳看到的東西。妳堅持寫實派沒有錯。但寫實不是讓妳畫一張傻瓜機都能拍出來的照片。就算是攝影,妳也要有情緒,要有妳自己想要表達的感覺在里面。」她拿起一張照片,「妳說,我們把這張畫掛在墻上,要向看畫的人表達什么?他看一眼,頂多說一句,畫得挺像的,絕對不會再看第二眼,因為沒有必要。」
葉沙低頭看著那張自己頗為滿意的畫作的小樣照片被朱麗安丟在地上。
「不服氣?」朱麗安把那一疊小樣放在桌上,「要不要看當年我參加這個新晉畫展的畫?」
葉沙點點頭。
那是一張暖色調的寫實派油畫。
畫里的場景,是一個女孩的臥室。
白色窗框的窗子,放著一盆凋謝了的玫瑰花。粉紅色的窗簾拉開了一半,陽光斜照進來。空氣中浮動的灰塵略模糊了后面歐式的化妝臺。化妝臺前的椅子上,搭著一件新娘的白紗禮服。
屋子的中間是一張有四根床柱掛著粉紅色蕾絲幔帳的公主床,陽光灑在虛掩的幔帳上,白得發亮,顯得神圣而純潔。
可當葉沙仔細看那幔帳縫隙中露出來的景象,心中卻是一緊。
一具骷髏蜷縮地側躺在灑滿了玫瑰花瓣的床上,而在骷髏肚子的位置,有另一具顯然是嬰兒的骸骨,以同樣的姿勢,頭向下蜷縮在那里。
整張畫給人一種非常溫暖充滿希望的感覺,并無一絲恐怖,各處細致的粉紅色裝飾甚至有些夢幻。骷髏的姿勢甚至讓人覺得安靜而平和。
畫的名字叫,『等待』。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55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