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歌順著實實的視線,看到不遠處有四個嬉鬧的玩家,等級大約在六十等左右。”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四 33.再遇仇人

唸故事書的鬧劇結束了,很快的休息時間一個小時過去了。

傭兵們把私事處理完畢,一伙人整裝待發,討論出下一個副本位置,準備傳送至其他地圖再戰。

就在眾人單腳剛踏入傳送鎮,實實忽然臉色一變,發出急促的驚呼聲。

「等等!」

實實拉住隱形貓衣擺,小臉蒼白,抿緊了嘴唇。

9289

自從找到新方向開始練生活技能,實實對自己逐漸變得有自信,他自製的毒液和地雷,可以讓他一個人面對同等怪戰斗,并且獲勝,如今,他甚少出現膽怯害怕的神情。

實實顯露出難得的驚慌,血霧傭兵團眾人紛紛警戒起來。

刑歌順著實實的視線,看到不遠處有四個嬉鬧的玩家,等級大約在六十等左右。

「我認出來了,那群人是當時騙我裝備的騙子!」實實說。

「喔,是當時的騙子?」千曜危險的瞇起眼睛,。

「真巧,遇到仇人了。」隱形貓露出一抹深意的微笑。

血霧傭兵團得知仇人在附近,赤裸裸打量的目光掃向騙子四人組,再加上先前實實發出一陣驚呼,諸多明顯不過的舉動,引來四個騙子的注意。

騙子四人發覺有人正對著自己指指點點,紛紛轉頭望向實實。

那一瞬間,幾乎是對視。

「怎么又遇上他們了?難道他們沒忘記我,特地來追殺我嗎?」曾經欺負過自己的人竟又再度遇到,實實感到有些慌張。

「實實,你別緊張,那群人只是碰巧來到城鎮,不是特別針對你。」刑歌安慰道。

實實的游戲前期練的慢,不過后來由血霧傭兵團沒日沒夜的帶練,迅速升到六十三等,彌補掉之前的落差,而依照普通玩家的練功速度來算,練的快一點差不多該練到六十等了,此區「瑟夫康夫頓特」又是聚集中階玩家的地圖,碰巧遇到并不奇怪。

騙子四人團隊顯然馬上就認出實實,眼里閃過一絲情緒,不過很快的收斂起來,他們臉上帶著虛假的笑容,往實實的方向走上來。

仇人相遇,氣氛緊張。

見他們滿臉嘻笑、毫不在乎的模樣,實實握緊雙拳,吼著:「你們這群騙子!竟然又我遇到了,把我的裝備還回來!」

「你在說什么,這位仁兄,我們第一次見面,我不認識你。」

「是呀,說我們騙裝備,沒有證據別含血噴人,這是誣賴的行為,不可取呢。」

騙子四人組不愧是騙子,個個搖頭聳肩,耍賴到底。

實實氣的發抖,偏偏又拿不出證據來,只得瞪著騙子四人組。

「小兄弟,你這樣看人很不禮貌,看在你年紀還小,我就不跟你計較了,需要我教你江湖規矩嗎?」其中一個騙子說完,伸出手就想去碰實實。

「住手!」隱形貓一個瞬移上前,一把撥開騙子的手。

騙子四人組臉露訝異,在場除了實實,還有五個人對他們採取敵視的態度,他們沒料到實實有幫手了。

「……這幾位是?」

低等玩家對高等玩家丟鑒定術顯示不了結果,騙子四人組得不出結果,只得乾巴巴的問。

卷四 34.不想死把裝備交出來

傭兵們互看一眼,心里了然,照著實實的游戲時間來算,騙子的游戲資歷頂多就一個月,還算是菜鳥,因此,沒聽過血霧傭兵團在外種種事蹟,認不出大名鼎鼎的刑歌模樣,實屬正常。

「我們是誰不關你的事。」千曜冷哼著,知道實實曾被這群人騙過,傭兵們語氣自然不會好聽。

「別轉移話題,你們說不認識實實,但這孩子口口聲聲說認識你們!人已經找上門來,你們騙了裝備,還想說謊嗎?」白淵說。

「前輩們,別這么兇,好聲好氣談話嘛,你們跟實實很熟嗎,就這么相信他的片面之詞?話說回來,前輩你們幾等,六十五等?七十等?」一個像是騙子領隊的玩家走上前,試圖攀談。

騙子四人組的想法很簡單,實實這個好騙的小孩,可沒那么大的能耐去認識高等玩家,就算有認識什么高手,早該來復仇了,不會拖到一個月后才出現。

所以他們猜想著,血霧傭兵團眾人跟實實是最近才認識的,關係不是很熟。

另外,傭兵和實實很明顯裝備打扮就是個練功團隊,其中一個騙子很肯定看過千曜幾分鐘前在買紅水修裝備,代表他們在這附近打怪。既然是一隊的,等級應該是不會差太多,再加上,會在中階城鎮出現的玩家,等級頂多就是那樣了,不會高到哪去,所以騙子們更加確性,實實找來的這些幫手,根本不足以畏懼。

騙子的想法合情合理,照理來說,應該與他們設想差距不遠。

可他們不知道,事情遠不如他們預期。

實實一開始沒找人復仇,是因為當時的他確實無依無靠,況且這孩子壓根沒想過要復仇,只想著要增強自己能力。

另外,他們組隊目的是帶實實練功升至一百等,不是單純的一支練功隊伍,會選擇來中階城鎮,純粹是實實方便,真要論起等級,血霧傭兵團幾乎是一百等封頂。

最后一點,血霧傭兵團雖然才認識實實幾天,交情卻不淺,他們可都是罩實實的。

實實看似單純無知很好欺負,實際上,這孩子背后有表哥烈火獠牙當靠山,前方又有血霧傭兵團擋著,現在還練出一身生活系技能,一般玩家若是欺負他,絕對是吃不完兜著走。

騙子四人組顯然沒預料到實實私底下有這么多故事,評斷情勢后,傻傻的以為己方更勝一籌。

他們揚起頭,露出囂張的笑容,雙方已經撕破臉,連偽裝也懶的偽裝了。

「是我們做的又怎樣?」

「他自己太笨了,誰會把裝備交一群不認識的玩家手里,蠢成這樣活該被騙。」

「我們在幫他累積教訓呢,新手時不學著點,以后游戲會被騙的更慘呢。」

騙子四人組承認了罪刑,態度卻極度差勁。

游戲至今,刑歌看過的壞人多的數不清,還沒見過敢大言不慚自稱是做好事的壞人,這幾個騙子極度惡劣,連她也下了殺心。

刑歌皮笑肉不笑問道:「騙走的裝備在哪?你們等級差不多該換裝備了,應該還留在身上吧?」

「呵,我們正準備賣掉,已經找好買家了。」騙子領隊得意忘形說著。

「很好。」刑歌一笑,得知裝備在這些人身上,那就好辦了。

「不想死的話,把裝備通通交出來!」她沉著聲說道。

騙子四人組紛紛一愣,刑歌的模樣是個氣質少女,而她說的話卻與她自身形象相反,直接的落下狠話,毫無挽回之意。

騙子領隊吼著:「妳這是什么意思?我們不會給的!」

「你想不想給無所謂,我們可以打到你爆出來!」千曜拿出巨劍,陰陰笑著。

「你們應該知道吧,玩家死亡有一定機率會掉出身上物品。」白淵提醒道。

「哼,殺人有機率爆裝備,但那只有百分之五的機率而已。」騙子領隊嘴硬。

「放心好了,我們會守著重生點,一遍遍輪殺,殺到身上裝備通通噴出來,不怕拿不到。」刑歌說。

「別開玩笑了,殺人會紅名,會被NPC守衛追殺……」騙子領隊冒了一滴汗,提了一般玩家對殺人的顧忌。

「既然要殺人,不怕紅名。」千曜一臉看白癡的眼神。

騙子領隊沒有說話了,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